【编辑推荐】

【内容简介】
  《如何说少年才会听,怎么听少年才肯说》是一本解决青春期孩子与父母之间冲突的实用指南。每一个步入青春期的孩子,都会发生让父母感到头疼的变化:他们常常关闭了自己的心扉,不再和父母交流,对父母提出的任何要求似乎都会不加思索地抵抗,父母的“好话”只会引起他们的反感。他们拒绝父母的价值观,挑剔父母的品味,喜欢干一些出格的事情……似乎就是要和父母“对着干。其实,他们心怀恐惧又渴望独立,他们表面叛逆内心却渴求被接纳、认可,他们从生理到心理正处于强烈的变化之中……
  两位杰出的美国家庭教育专家法伯与玛兹丽施,以她们敏锐的观察与实践,总结出一系列有效的方法与技巧,帮助父母走进青春期孩子的内心世界,并以具体入微的指导,让孩子与父母的沟通交流温暖而深入。
  家长将学会:如何表达他们的恼怒和气愤,而不受到伤害;如何对青少年的忧虑做有效回应;如何鼓励青少年合作和承担责任;如何不用惩罚的方式,帮助青少年面对自己的错误行为并弥补失误;如何用和平的方式解决冲突;如何抓住小的时机谈论性和毒品。
  青春期孩子将学会:同龄的其他孩子如何看待他们的担心和挫败;如何运用一定的方法与朋友和家人友好相处;如何用和平的方式表达自己与父母的不同看法。

【作者简介】

阿黛尔·法伯(Adele Faber)和伊莱恩·玛兹丽施(ElaineMazlish),国际著名亲子沟通专家,美国*畅销亲子教育书系作者。
她们是纽约市社会研究新校和长岛大学家庭生活研究所的创建者。本书是她们在创办的学校和研究所长期与父母们一起进行实验的研究总结。如今世界上数以千万的父母用自身的实践证明这些方法非常有效。她们除了在美国和加拿大各地频繁演讲外,还经常出现在《早安美国》(GoodMorning America)和《欧普拉》(Oprah)等热门电视节目里。
法伯与玛兹丽施都是三位孩子的母亲,她们已被收录于美国名人录。

两位作者的其他家教畅销书:
? 《如何说孩子才会听 怎么听孩子才肯说》堪称“父母与孩子的沟通圣经”,全美*销量家教图书;
? 《如何说孩子才肯学》美国《儿童》杂志评为“家庭教育年度*图书”;
? 《解放家长 解放孩子》荣获“克里斯多佛”奖;
? 《如何说孩子才能和平相处》荣登《纽约时报书评》畅销书排行榜*名。


【媒体评论】

法伯和玛兹丽施终于为青少年的父母写成了这本书。一本非常棒的书……值得所有的父母收藏。
——《波士顿环球日报》
那些读过《如何说孩子才会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的成千上万的父母,毫无疑问会对作者这本专门为青春期孩子父母所写的书感到兴趣,本书将引导父母走进青春期孩子的内心世界,切身体会他们的内心感受。通过阅读这本书,掌握与他们沟通的方法和技巧,让青春期少年在家长的引导下健康成长。
——《图书馆杂志》


【目录】

译者序 青春期:父母与孩子一起完成蜕变!
致谢
关于本书的诞生
作者手记

第1章 面对感受
在家庭中要创造一种氛围,让孩子觉得他们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感受。
父母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想法需要创造一定时机,才能让孩子倾听。
孩子遇到问题时,父母回应的方式,决定了是增加他的痛苦还是有助于他去解决问题。
回应少年感受的具体方法:
1.肯定想法和感受
2.用一个词或者声音回应感受
3.现实中不能实现的事情用幻想的方式完成
4.修正不好行为的同时,接受感受

第2章 我们仍然需要“确信”
我们对孩子说的很多话,站在孩子的角度来听,都是令人讨厌的。
尊重的态度和尊重的语言至关重要。
鼓励孩子与我们合作的各种技巧:
1.描述问题
2.说出你的感受
3.给出提示
4.提供选择
5.用简单的词语表达

第3章 惩罚还是不惩罚
惩罚的常见弊端。
给孩子自我修正的机会。
代替惩罚的方法:
1.描述问题
2.说出你的感受
3.告诉孩子怎样弥补失误
4.提供选择
5.采取行动

第4章 共同解决问题
让孩子感到你和他是站在一起的。
共同解决问题的方法可以帮助你了解事情的真正进展。
共同解决问题的“五步法”。
1.让孩子说出他的看法
2.说出你的观点
3.和孩子一起集思广益
4.把所有的想法都写下来
5.重新看一下清单,决定哪些建议是你们都同意的,如何付诸行动

第5章 走进孩子的内心世界
“嗨,他是个青春期的孩子。”听到这句话时孩子的感受是什么。
青春期孩子觉得*美好和*担心的是什么?
青春期的孩子认为父母应该怎么帮助自己。
青春期孩子给父母的建议。
青春期孩子给朋友的忠告。
青春期孩子内心渴望的事情。

第6章 关于情感、朋友和家庭的问题
作者和孩子共同探讨问题。
孩子和朋友谈话的不同回应方式,决定了是破坏友谊还是带来安慰和支持。
孩子应该如何回应别人的感受。
1.用一个声音、词语回应感受
2.确定对方的感受
3.对现实中不能实现的事情用幻想的方式完成

第7章 父母和青春期孩子在一起
今天的父母和孩子都比以往更忙碌,承受着更多的压力。
沉默或者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
化解父母与孩子之间矛盾的方法:
1.无论父母还是孩子,当对方让你生气时,表达愤怒的方式:说出自己的感受和期望
2.无论父母还是孩子,称赞或感激对方时,要描述你的感受,或者描述你所看到的

第8章 面对性和毒品
关于性和毒品的问题,现在的情形和过去大不一样。
父母要不断强调自己的价值观和期望。
如何与孩子就性和毒品问题进行谈话:
寻找任何谈话的机会:听收音机的时候、看电视的时候、阅读杂志的时候、看电影的时候、看报纸的时候、看广告的时候、开车的时候及时评论现实中所看到的相关情形
父母自己身体力行

下次再见面……


【免费在线读】

第 1章 面对感受

我不知道自己期待什么。我从停车场跑到校门口,紧紧地抓住快要被风吹跑的雨伞,心想:什么人会在这么凄冷的夜晚,离开温暖的家,来参加一个关于青少年的讲座?
教导处的负责人在门口向我打招呼,并把我带进了一间教室,里面有大约 20位家长已经在等候了。
我先做了自我介绍,称赞他们能在这么恶劣的天气情况下参加讲座,然后发给他们胸牌,让他们填写好自己的名字。在他们边填写边聊天的时候,我趁机观察他们。来参加的人各种各样:男性和女性人数差不多,有不同的种族背景,有些是夫妻一起来的,有些单独来的,有的穿职业装,有的穿着牛仔服。
等他们都差不多就绪了,我让每个人做一下自我介绍,并且简单说一说孩子的情况。
大家没有犹豫,都踊跃发言。孩子的年龄从12岁到16岁不等。几乎每个人都谈到在当今世界,面对青少年时存在很大的困难。但是,我仍然感到他们有些拘束,藏着掖着,可能是因为不想在一开始就向满屋子的陌生人表露太多。
“在我们开始深入讨论之前,”我说,“我想先向大家保证:我们在这里讨论的事情是保密的,我们所说的一切都只保留在这间屋子里。谁的孩子抽烟、酗酒、逃学、超前性行为,都是自己的私事。大家同意吗?”
大家都点头同意。
“我们都是同路人,共同经历一场惊险刺激的探险,”我继续说道:“我的任务就是告诉大家沟通的方法,让我们的亲子关系更融洽。你们的任务就是检验这些方法,回到家里实际运用它们,并且把结果反馈回来。哪些有帮助?哪些没有帮助?哪些起作用?哪些不起作用?这样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一起寻找到*有效的方法,来帮助孩子完成从童年到成年的‘痛苦蜕变’”。
我停顿了一下,等待大家的反应。“为什么一定是‘痛苦的蜕变’?”一位父亲先提出了这个问题。“我不记得自己在青春期的时候有这么难,也不记得我给父母带来什么难处。”
“那是因为你是个乖孩子。”他的妻子咧嘴一笑,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是啊,也许因为我们在青春期的时候,更容易做个乖孩子。”另一位父亲评论道,“今天的很多东西在从前听都没听说过。”
“假设我们都回到‘从前’,”我说,“我想我们可以从自己的青春期中学到一些东西,或许这样可以让我们深入地体会到今天孩子们的感受。我们先来回忆一下在那个阶段里*美好的时光。”
刚才的那个“乖孩子”麦克首先发言:“对我来说,*美好的时光就是参加体育活动,和朋友们一起出去玩。”
有人说:“对我来说,*开心的就是来去自由。自己坐地铁进城,坐公交车去海边。特别好玩儿!”
其他人跟着附和:“允许穿高跟鞋、化妆,和男生交往时激动的心情。我和女友迷恋同一位男生,经常会问:‘你觉得他喜欢我,还是喜欢你?’”
“那时的生活很简单,周末的时候我可以一觉睡到中午。不用担心找工作、付房租、支撑家里,不用为明天担忧。我知道自己可以依赖父母。”
“对我来说,那段时光就是探索我是谁,体验不同的个性特点,幻想未来。我可以自由地想象,同时又有来自家庭的安全感。”
一位女士摇摇头。“对我来说,”她伤心地说,“青春期*美好的部分就是长大离开家。”
我看了一眼她的胸牌。“凯瑞,”我对她说,“青春期听起来不像是你生命中*美好的时光。”
“其实,”她说,“青春期结束是一种解脱。”
“解脱什么?”有人问道。
凯瑞耸耸肩回答道:“担心是否被接纳……非常努力地去尝试……努力微笑让大家喜欢我……从来没有真正适应……总是感觉像个局外人。”
其他人很快继续她的话题,包括刚才那些只回忆起阳光灿烂日子的人们。
“我也有同感。我记得当时感觉自己很笨、很缺乏安全感。我体重超重,讨厌看到自己的样子。”
“我曾提到和男生在一起很刺激,但其实,带给我更多的是困扰:喜欢他们,又和他们分手,并且因为他们而失去朋友。整天想的就是男孩子,从我的学习成绩上就能看出这一点。我差点没有毕业。”
“我当时面临的问题是来自其他男孩子带来的压力,他们做很多明明知道是错误或者危险的事情。我做了很多傻事。 ”
“我总是感到困惑。我是谁?我喜欢什么?我不喜欢什么?我是一个有自己思想的人,还是一个没有主见的家伙?做真实的自己是否还能被人接受?”
我喜欢这个学习小组,感谢他们的坦诚。“告诉我,”我问,“在那段跌宕起伏的日子里,父母说的或者做的事情当中,有哪些是对你有帮助的?”
大家开始努力回忆。
“我的父母从来不在我的朋友面前对我大喊大叫。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事情,比如回家太晚,而我的朋友又和我在一起,他们会等朋友们离开后再教训我。”
“我爸爸常对我这么说:‘吉姆,你应该坚持自己的信念……当你产生怀疑的时候,问问你的良心……永远都不要害怕做错事,否则你永远都不会做成事情。’我常想:‘又来这一套了。’但是,有时候我真的会听他的话。”
“我妈妈总是督促我不断提高。‘你能做得更好……再检查一遍……再做一次。’她从不让我放弃任何事情。而我的爸爸觉得我很完美。所以我知道什么事情该找谁。我平衡得很好。”
“我的父母坚持让我学习各种技能:如何平衡收支、如何更换轮胎,他们甚至每天让我读五页西班牙文。我当时很讨厌这一点,但是后来我因为懂西班牙文而找到一份好工作。”
“我知道自己不应该说这些,因为在座的有很多职业女性,也包括我自己,但是我真的希望从学校回到家里的时候,妈妈能在家。如果那天在学校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我就可以随时向她倾诉。”
“所以,”我说,“你们大多数在青春期都体验到了父母的支持。”
“这只是一个方面,”吉姆说。“我爸爸正面说教的同时,也带来很多伤害,我做的事情在他眼里永远都不够好。他也告诉我这一点。”
吉姆打开了大家的话匣子,不愉快的记忆开始涌上心头。
“我很少能从妈妈那里得到支持。我面临很多问题,特别需要指导。但是,我从她那里得到的永远是千篇一律的说辞:‘当我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之后,我就学会把所有的事情都藏在心里。
“我父母常常让我有愧疚感。他们会说‘你是我们*的儿子……我们对你有很多的期望……你还没有发挥出自己的潜能。’”
“我父母的期望总是在我的期望之上,他们把自己的问题归咎于我的问题。我是家里六个孩子中的老大,他们期望我做饭、清理房间、照顾弟弟妹妹。我没有时间做青春期孩子该做的事情。”
“我的例子正相反。我像个小孩子一样被父母过度保护。没有父母的允许,我不能做任何决定。我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做心理治疗,才找到自信。”
“我的父母来自另外一个国家,文化完全不同。在家里我做每一件事情都被严加看管。我不能买想要的东西,不能到想去的地方,不能穿想穿的衣服。即便我已经上高中了,做每件事都必须得到父母的批准。”
*后一个发言的是劳拉。
“我妈妈正相反。她太溺爱,不给我们设立任何规矩,只要我高兴可以来去自由。我在外面待到凌晨两三点,也没有人在乎。从来没有宵禁或者任何干涉,她甚至让我在家里体验刺激的感觉。16岁那年,我就吸毒酗酒,我堕落的生活很恐怖。妈妈对我的放纵至今仍然让我心怀怨恨,我的生活被她毁了很多年。”
大家被刚才所听到的故事震惊了,都沉默不语。*后吉姆发表了他的看法:“唉,父母们的初衷可能是好的,但是*后有可能毁了一个孩子。”
“但是,我们毕竟都走过来了,”麦克反对道,“我们长大、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庭。不管怎样,我们都长大成人了。”
“你说的也许没错,”刚才提到心理治疗的那位琼女士说道,“但是我们花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摒弃那些不好的东西。”
“并且有些东西你永远都去除不掉。”劳拉补充道。“这就是我来到这里的原因。我女儿的行为开始让我担心,我不想在她身上重蹈我妈妈的覆辙。”
劳拉的话把大家拉回到现实中来。人们渐渐开始谈论他们现在对孩子的焦虑。
“儿子的态度让我很困扰。他不想遵守任何人的规定,就像我当年15岁的时候一样,是一位反抗者。只是我当时把反抗情绪隐藏起来,而他表现了出来。他一直要去触犯底线。 ”
“我女儿只有12岁,但内心渴望被认可,并且特别希望被男孩子接纳。我担心她有一天为了得到大家的喜欢,而做出有损名誉的事情。”
“我很为儿子的功课担心,他现在一点儿都不用功。我不知道是因为他在运动方面投入太多,还是因为他太懒。”
“我儿子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结交新朋友和扮酷上。我不喜欢他和他们混在一起,他们对他的影响很坏。”
“我女儿就像个两面派。在外面表现得像个乖孩子,可爱、快乐、有礼貌,但是回到家里,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我告诉她不能做这儿、不能要那儿的时候,她的态度就会变得非常恶劣。”
“听起来很像我女儿。只是激怒她的是继母,气氛会非常紧张,特别是我们在一起过周末的时候。”
“我对青少年的整体情况都很担心。现在的孩子们不知道会吸到什么、喝到什么。我听说过太多聚会中发生的事情,男孩子偷偷把毒品放到女孩子的饮料里,然后强奸她们。”
当大家讨论起这些令人焦虑的事情时,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凯瑞不安地笑道:“好了,既然我们知道问题是什么了,快,我们需要知道答案!”
“在青少年问题上没有捷径可走,”我说,“我们不能保护他们完全摆脱现今世界所面临的所有危险,不可能让他们减少青春期所经历的情绪波动,也做不到把他们从充斥着不健康信息的流行文化中解脱出来。但是,如果你能在家庭中创造一种氛围,让孩子觉得他们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感受,那么他们就有机会敞开心扉,倾听你的感觉。他们会更愿意考虑成人的观点,接受你的约束,也更有可能被你的价值观所保护。”
“你是说还有希望!”劳拉大声叫道。“不会太晚?上周我在恐惧中醒来。脑子里想的都是女儿不再是个小姑娘了,再也回不到从前了。我瘫在床上,回想以前对她做的所有错事,心里觉得非常沮丧和内疚。
“接着,有什么东西触动我。嗨,我还没死,她也还没有离开家。并且,我永远是她的妈妈,或许我可以做一个好妈妈。请告诉我现在还不晚。”
“我也有同样的经历,”我向她保证说,“改善亲子关系永远都不会太晚。”


【书摘与插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