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目录】
总编序
第5卷前言
导论
普林斯顿大学 马里乌斯?B.詹森
一个终结,一个开始和一个转型
转型的舞台
历史学家与19世纪的日本
第一章 19世纪初的日本
马里乌斯?B.詹森
将军与摄政者
宽政改革
城镇,旅行和城市文化
农村:增长,盈余,以及管理的难题
西方世界的形象
综合考察
第二章 天保危机
哈佛大学东亚语言和文明系 哈罗德?包利瑟
天保饥馑
民众骚乱
外部威胁
批评家及其批评
藩政改革
幕府改革
水野忠邦
余波
启示
第三章 德川晚期的文化与思想
芝加哥大学 H.D.哈洛特宁
游戏的文化
文化的游戏
嘉言懿行及其支配能力
崇拜的复兴与作品
济世救民的宗教
沿海防御和国家富强
多元文化实践与政治集权的胜利
第四章 外国的威胁与口岸的开放
伦敦大学 W.G.比斯利
锁国政策面临的挑战
1857—1858 年的商业条约
执行中的问题
最终解决
通商口岸体制下的贸易关系
第五章 明治维新
马里乌斯?B.詹森
内忧外患
哈里斯条约及其后果
“尊攘”派
朝廷与幕府、大名的类型
条约口岸与外国影响
幕府的垂死挣扎
各地的改革
“王政复古”
历史上和历史编纂学中的明治维新
第六章 明治初期的反对派运动,1868—1885
爱荷华大学 史蒂芬?佛拉斯特
早期的农村抗议活动
明治地税与村民抗议
“士族”叛乱
民权运动
结语
第七章 日本转向西方
东京大学 平川佑弘 著 若 林正 译
书的媒介:现代西方文明的初次认识
从理论到实践:德川晚期和明治早期的出国旅行者
文科和理科的教师:明治时期雇用的外国人
西方思想和制度的日本化
资本主义精神:第一批西洋文学的译书
回归日本:明治年轻人中的自我意识
第八章 社会变迁
普林斯顿大学 吉尔伯特?罗兹曼
各种假想的再思考
社会分层
城市转型
家庭决策
结论和比较
第九章 19世纪的经济变化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 西德尼?E.克劳科尔
19世纪初的经济
天保改革
对外贸易的开放
明治维新:连续性与变化
经济发展,1868—1885年
转型及其本质
第十章 明治政治制度
W.G.比斯利
初步决策
“废藩”
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
明治宪法
1890年以后的政治社会
第十一章 明治时期的保守主义
华盛顿大学 肯尼思?B.派尔
对日本启蒙运动的挑战
早期明治保守主义:道德需要
保守派与外国关系的问题
官僚保守主义的出现
通往工业社会的保守派
保守派的社会规划
明治保守主义的遗产
第十二章 驱向强国地位的日本
芝加哥大学 入江昭
现代国家的外交政策
明治时期的政体与社会
国内事务与外交事务的交织(1868—1880)
国内政治与海外扩张(1880—1895)
帝国主义和军国主义(1895—1912)
征引书目
词汇索引
译后记
【媒体评论】
  王石评江户时代(来自中国企业家)
  到哈佛之后,我研究企业伦理,研究日本的江户时代,发现我必须研究中国的传统哲学,原来了解很少。日本明治维新之所以能成功,不仅是因为在江户时代的教育普及(江户时代日本的文盲率只有10%,1949年中国的文盲率是90%),知识分子对西方文化的接受(代表西方文化的"兰学"在日本盛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工商阶层在经济中的主导作用,他们是支持明治维新的经济力量。江户时代之前,日本的商人地位比中国的还低,日本的商人地位比中国的还低,武士可以找理由拿他们试刀,杀死他们可以不用负责任。在江户时代,已经出现了为商人确定他们社会地位的哲学家。比如说石田梅岩本身就是商人出身,最后他自己办学自己讲商人哲学,他在理论和哲学层面上,提高商人地位,也就是说商人赚钱就像武士治理好国家、农民种田丰收的道理一样,而不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无商不奸,士农工商,最后的才是商。实际上中国到了今天,也只看到吴晓波从中国商业史的角度对商人和商业思想进行梳理和反思,但是真正从理论和哲学层面来谈中国工商阶层的地位的,现在还没有。

【作者简介】
  马里乌斯 B 詹森,曾担任华盛顿大学教授,1959 年到普林斯顿担任历史和东方研究教授。他在1969年成为东亚研究新系的第一主席,担任名誉日本历史教授,於 1992年退休。他一生著作有20多本,包括《日本和孙中山》 (1954),《日本和中国》,《从战 争到和平: 1894年-1974年》(1975 年),《日本和世界: 两个世纪的变化》 (1981), 等等。
  译者简介:
  王翔,日本国名古屋大学博士。现任浙江 财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 “政府特殊津贴”。
【免费在线读】
  总编序
  自二十世纪开始以来,由于这种在各卷编者指导下由多位专家所撰写的多卷本系列著作的方式,剑桥的历史叙述已经在英文阅读的世界中建立起一种模式。撰写剑桥日本史的计划开始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并于1978年宣告完成。这一任务可并不轻松。对于西方的历史学家来说,日本历史的详细情况并不是尽人皆知的事情。日本的文化模式与西方的文化模式有很大不同,尤其是在专业术语和语言文字方面还存在着一些令人望而怯步的问题。然而,值得庆幸的是,在以现代概念性和方法论的术语重新阐释日本历史方面,国外的学者一直得到了上个世纪的日本学者们所取得的卓越成果的帮助。
  在日本的文化和思想构成中,历史一直扮演着一个主要的角色,而日本的历史记录也是悠久和完整的。自古以来,日本的统治者就已经在神话和历史的传说中寻找其合法性,而日本的思想家们也是从他们国家的过去探索出民族道德和价值观念的体系。历史的这种重要性还因早期阶段即已进入日本的大陆文化的影响而越发加强。随着日本人的思想意识转为关心王朝的起源问题,随着日本人在时间和现实方面逐渐表现出佛教的观点,随着日本人为了武士阶级的统治寻找理由,日本的历史表述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到了十八世纪,当时的历史言说又需要解释政体的神性,需要证明统治者的地位来自于他们的美德和仁慈,还需要说明政治变迁已经导致形成了一种神道教、佛教和儒教规范的高度自觉的融合。
  在十九世纪,日本人开始熟悉西方的历史表述方式,并且感觉到有必要使自己国家的历史适合一种更为普遍的世界历史的叙事范式。由于现代日本国家接受了它在其他国家中的位置,日本的历史述说也就面临着把狭隘的过去与更为普遍的现在调合起来的任务。历史学家们了解了欧洲文明进程的种种往事,并把十九世纪的日本描述为脱离武士统治、重归君主政体之下文官制度的过程,而这正是更为普遍的、世界性模式的一个组成部分。巴克尔(Buckle)、基佐(Guizot)、斯宾塞(Spencer),以及之后的马克思(Marx),都相继提供了历史叙事的框架结构。
  不过,二十世纪的天皇制民族国家的意识形态,起到了抑制普世主义在历史叙事中充分表演的作用。帝国领域的扩张及其意识形态的膨胀迫使历史学家们循规蹈矩,尤其是在有关日本国家起源的问题上不得越雷池一步。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失败带来了这些压制因素的解放,取而代之的是在一段时间内对帝国的自负进行强制性的谴责。很快,高等教育的发展带来了日本学术界在研究尺度和多样性上的种种变化。历史研究的自由如今得到了大范围的扩展。朝向西方世界的新开放,带来了对于西方诸般历史表述方式的浓厚兴趣,也产生出这样一种历史专业,即以往那些小心谨慎并耽于考证的历史学者们开始以更为广阔的视野来重新思考历史的资料。
  也正是在这一时刻,对于日本历史的认真研究开始在西方世界兴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英语世界中唯一著名的关于日本历史的综合评述是G B 桑塞姆(Sansom)的《日本:简明文化史》,该书首版于1931年,此后一直在销售。英国和美国学习日本学的大学生,许多曾在战时语言培训项目中接受过训练,很快就能前往日本学习游历,并与日本学者一起参与合作研究计划。国际性的讨论会和专题研讨会所产生的多种论文集,成为了衡量日本史研究的理论焦点和叙事技巧进步的标杆。就日本国内而言,历史学术的繁荣,图书出版的普及,以及历史浪漫情怀的流露,都提高了一个国家的历史意识,见证了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的种种引人瞩目的变化。
  1978年,作为检验日本史研究水准的一项工程,编纂这部日本史系列著作的计划被提上了日程。当代西方历史学家能够利用现代日本历史研究成果的坚实基础。把这部系列著作的卷数限制在六卷之内的决定,意味着诸如艺术史、文学史、经济史的一些方面、科学和技术史,以及地方史等一些丰富的内容将不得不忍痛割爱。本系列著作既得益于日本,也得益于西方世界那些严肃认真的研究及其出版物。
  虽然多卷本系列著作自二十世纪初以来就在日本多次出现,但直到十九世纪六十年代,西方世界接受过专业训练的日本历史学家的数目仍然太少了,不足以支撑起这样一项事业。虽然这样的历史学家的数目有所增长,本丛书主编仍然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利用日本的专家来撰写他们持有明显优势的那些部分。在这样的情况下,翻译行为本身也就包含了一种编撰合作的形式,这种合作需要历史学家们训练有素的技能,这些历史学家的姓名理应得到承认和鸣谢。
  展现在读者面前的这部多卷本日本史的主要目标是优先考虑英语读者的需要,而提供一部尽可能完备的关于日本历史的记录。但是,日本的历史之所以引起我们的注意,还由于其他一些原因。从某些方面来说,似乎我们对日本了解得越多,我们就越会被其与西方历史表面上的相似性所吸引。关于日本历史发展过程的悠久而连续不断的记载,使得历史学家们禁不住想要寻找日本与西方世界在政治模式和社会组织之间的相似之处。现代日本民族国家的迅速崛起,曾经占据了日本和西方相当多历史学家的注意力。另一方面,专家们也都有意愿指出通过似是而非的相似性而误入歧途的危险。
  我们在认识日本历史方面所取得的显著进步将会不断持续并加速。关注这一重大而复杂的研究目标的西方历史学家将会继续努力推进自己的研究事业,他们也必须这样做,因为日本所扮演的世界角色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这个世界需要更加广泛和更加深入地认识日本,这将继续是一件显而易见的事情。日本的历史属于世界,这不仅是因为人们具有认知的权利和必要性,同时也是因为这是一个充满兴味的研究领域。
  约翰 W 豪尔
  马里乌斯 B 詹森
  金井 圆
  丹尼斯 特威切特
  五卷前言
  书中日文名称根据日语罗马字拼法的赫伯恩系统而罗马字化,中文名称则依照韦德-贾尔斯系统罗马字化。除了引用以英文写作的日本人名之外,日本和中国的人名都遵循其本国的构成形式,姓氏置于名字之前。在存在个人姓名非止一种文本的情况下,作为专门名词,它们将在词汇索引表中以英文和日文两种形式加以表现。脚注中引用的参考文献,依据本卷末尾引用的著作目录的作者姓名,按字母表顺序排列。至于日期,在1872年日本采用西方历法之前,日本和西方的纪年并不完全吻合。在1872年之前的纪年,一般给出的是日本阴历的月份和日期,同时加上与之最为吻合的西方年份和月份(例如,1848年4月)。在月份和日期已经转换为西方日期的情况下,它们则将以西方的形式加以表达(例如,1868年4月6日)。
  我们衷心感谢日本基金会承担了本卷书稿撰述及日本专家所写章节翻译的全部费用,还有书稿编辑与会议讨论所需的花费。在本卷撰写过程中的那些年里,许多年轻的学者曾经通过在文字处理机上打印文稿、使术语用法规范化,以及汇编参考书目和词汇索引等,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帮助。若林正(Bob Tadashi Wakabayashi)对于本卷编辑的帮助尤其显得重要。卢克 罗伯茨(Luke Roberts)和李 巴特勒(Lee Butler)汇集了引用书目的清单。大卫 哈维尔(David Howell)和托马斯 斯凯洛(Thomas Schalow)编译了词汇索引表。在此,我们谨对他们,并对斯科特 米勒(Scott Miller)和康斯坦丁 瓦帕里斯(Constantine Vaporis),特别是对本卷的各位撰写者致以谢意,感谢他们的耐心和宽容。
  马里乌斯 B 詹森


【编辑推荐】
  《剑桥日本史》是**套*重要的综合展现当前关于日本史知识和研究的书籍,是知名日本学者和西方历史学家马里乌斯 B 詹森对日本进行深入研究的成果。这套书涵盖从史前时期直到现在,日本在经济、文化、外交上的重大事件和发展历程,是学生和学者研究日本和远东地区必不可少的参考书籍。卷5跟踪了从晚德川时代到二十世纪初日本的基础和政治、制度及社会发生变化的过程。
  本卷《剑桥日本史(第5卷19世纪)》中日本史权威专家还讨论了在十九世纪晚期封建社会受西方世界的影响及其回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