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适读人群 :11-14岁

  四次儿童文学较高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获得者常新港作品。被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称为“具高贵血统的王书”。高品质的创作,带给你不一样的感动和震撼。

  《雪幕的后面》遴选了作者常新港在不同创作时期、不同写作风貌的中短篇小说。作者通过他深厚的写作功底,通过对故事深入浅出的有效讲述,触探到了人性的底部、成长的*深处,读后让人感到振聋发聩、惹人深思,带给当代少年儿童有深度的阅读,帮助他们获得人生的力量和底气。同时,作者为每篇文字创作了精当的导读文字,以此作为青少年读者朋友的阅读指导和思考。



【内容简介】

《书香童年》系列为作家自选集,集合了当下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在不同创作时期的不同创作风格的代表性的作品。体裁有小说,有散文。语言或诙谐灵动,或温婉细腻,淡淡的诗意和浓郁的书卷气息弥漫其中,是一套适合儿童阅读的优秀儿童文学佳作。

《雪幕的后面》遴选了作者常新港在不同创作时期、不同写作风貌的中短篇小说。作者通过他深厚的写作功底,通过对故事深入浅出的有效讲述,触探到了人性的*底部、成长的*深处,读后让人感到振聋发聩、惹人深思,带给当代少年儿童有深度的阅读,帮助他们获得人生的力量和底气。  


【作者简介】
常新港,中国作家协会全委委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已出版长篇小说《青春的荒草地》、《空气是免费的》、《毛玻璃城》、《陈土的六根头发》、《伤花落地》、《懂艺术的牛》、《五头蒜》、《天空草坡》、《生锈的孩子》、《烟囱下的孩子》等,以及小说集《麻雀不唱》、《十八场青春雨》、《逆行的鱼》、《羊在想马在做猪收获》、《淑女木乃伊》等八十余部。获*届、第二届、第六届、第九届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1994年度庄重文文学奖,第六届宋庆龄儿童文学奖,《巨人》“*受读者喜爱的作品”奖,以及冰心图书奖等。多部作品被译介到日本、韩国等。《土鸡的冒险》获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2008年优秀图书。

【媒体评论】
常新港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作家,是那种可以被我称为“真正作家”的作家,可以说是成长小说的“天王”。他的作品触探到的,是人性的*底部、成长的*深处,是真正能塑造少年儿童性格、给他们的精神打底子的好书。我用*的诚意向全国的少年儿童和家长、老师们推荐常新港的作品,他的作品,正是我说的具有高贵血统的“王书”。
   ―― 曹文轩(北京大学教授、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评论家) 常新港在中国的沉寂,是因为他做人太低调,可他的作品,却一直在呐喊。应该让更多的孩子阅读常新港的作品,从他的作品中找到成长的力量;应该让更多的家长和老师阅读常新港的作品,从他的作品中了解孩子们成长的心路历程。
   ――张之路(中国推广儿童阅读大使、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编剧)  常新港的作品从人性的层面完善了话语时代更为丰富和自然的话题,那里的悲壮气质使话语时代的作品在艺术方面变得成熟、完整,使得艺术敏感在升温。
     ――秦文君(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儿童文学作家)  常新港的儿童小说带来了标标准准的儿童小说所没有的生气、灵活、深度和艺术。在中国的儿童小说里,常新港是重要的一家。一家是无法随便称的。有的人写得很多,也有影响,但不是一家,恐怕也成不了,但常新港是的。
     ――梅子涵(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  一颗沧桑的心,造就了常新港独一无二的儿童文学世界,深邃辽阔、寂静华美。
    ――迟子建(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
      儿童的世界里有成年人的自信,而成年人的高尚在于始终保持着儿童般的率真。常新港的儿童文学创作在这一点上表达得如此迷人。
    ――阿成(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 

【目录】
1.雪幕的后面
2.麦山的黄昏
3.硕果仅存的宝贝儿
4.烟囱下的孩子
5.跟小咬在一起的七天
6.面包中的葡萄干
7.十五岁那年冬天的历史
8.淑女木乃伊
9.咬人的夏天
10.哑炮
11.猫和我
12.灵魂草场之旅  

【免费在线读】
雪幕的后面
  大片的雪悠然地从空中垂落下来时,天空一片迷茫,我不知道天地间的舞台上会上演哪一出大戏。我总有一个怪想法,大雪落后,人世间总会有大事发生。那年,我正上五年级。十二三岁的男孩子,有很多害怕的事情,比如说,死,或者是跟死有关的事情。它会给人的心里带来波动和恐惧。不怕死的孩子,都是书中写出来的假孩子和根本不可能存在的人。
  程婶养的两只猪死了,是得瘟疫死的。两只猪马上要出圈了,在卖掉它们之前,程婶早已经把一笔笔钱该怎么花都计划好了。猪死了,那些花钱的理想破灭了,所以,程婶哭了,她是逢人便要谈那两只猪,提到猪就要哭。爱骑车打猎的黄瘸子的狗死了,黄瘸子一个星期不吃饭,他差一点就绝食死了。黄瘸子打猎,根本离不开他的狗,他一枪命中野物时,狗会去把猎物叼回来。他有嗜睡的毛病,秋天在草地上,冬日在雪上,困意来了,阻挡不住,他倒地就睡。在雪上睡久了,会被冻伤,会有危险,他的狗就会及时叫醒他。狗是黄瘸子的生命伙伴,是他的一条腿。刘林的爸爸自杀了,听说他吃了能让一头大象都醒不过来的那么多的安眠药。刘林的爸爸跟我爸爸一样,他们是一起来的农场,一起在学校当老师,他爸爸教数学,我爸爸教语文,他们又是一起被戴上高帽子游街。刘林的爸爸一个字都没留下,所以,刘林的妈妈哭得伤痛欲绝。她一直在家里翻找刘林爸爸可能留下的遗书,她觉得丈夫去了那么远的地方,一定会留下话的,不能不留下话啊……
  刘林爸爸的自杀,让我在那个冬天失去了理想。原来,一个原本有理想的鲜活的人是可以自杀的。
  爸爸的工资是马车老板赶着马车从十八里外的连队送到家里的。爸爸戴着高帽游了三个月街之后,被发配到农场下面的连队劳动去了。但是,爸爸在一个秋天之后,他的两条腿变得一条粗一条细了,我们看见后,非常吃惊,医生说那是典型的神经性肌肉萎缩。爸爸问:“怎么会这样?”
  医生说:“*简单的理由是外部重复的刺激。”
  爸爸“哦”了一声,说:“那就对了!”
  医生问:“什么对了?”
  爸爸说:“这个秋天,我一直赤脚站在泥坑里和泥,刚开始感觉到凉,后来就没感觉了,是麻木了……”
  医生严肃地说:“你的腿不能再从事体力劳动了,尤其是冬天,再这样下去,你就瘫了!”
  爸爸开始在冬天养病。他一直在挽救自己的那条细腿,用尽所有的康复手段,天天夜里用尺子量自己的腿,看它是不是粗壮一点了。
  送工资的马车老板叫张中杨,方脸,留着一圈黑黑的络腮胡子。
  妈妈说:“老张,胡子该刮刮了!”
  张中扬说:“不刮好,冬天挡风,脸不冷。”
  妈妈笑着问他:“夏天呢?也不见你刮啊?”
  他说:“不刮好,挡蚊子!不怕咬!”
  院门外传来一声鞭响,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爸爸对我们说:“你张叔送工资来了!”但是,我打开家门看见来人后,愣住了。
  门口站着一个拿着鞭子的陌生人。我回头对屋里的爸爸喊:“爸!……”爸爸闻声迎到门口,也跟我一样,愣愣地看着来人。
  “是我,张中扬!”来人说。
  “老张?”爸爸的脸上更显惊愕。
  当家里人都从面前这个“陌生人”脸上找到那个熟悉的张中扬的影子时,都在心里问:“这是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情了?”
  张中扬叔叔的脸又黑又瘦,浓黑的络腮胡子像雪染了一样变白了,他摘掉羊绒帽子,头发也白了。一个月没有见面,他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
  妈妈从厨房出来,根本不敢认站在门口的张中扬。她正在和面,准备擀面条,满手都是面粉,手心朝上,端在胸前。
  “是老张?……”
  “我是张中扬!”马车老板张中扬对着我们全家人说。
  妈妈说:“你家里出什么事情了?”
  张中扬看见妈妈满手面粉,问道:“正擀面吧?”
  妈妈想起来,说:“老张还没吃饭吧?你坐下,我先给你煮面。”
  妈妈进厨房给张中扬下面时,他在厨房门口探头看了一眼面板上的面,对妈妈说:“都给我下了吧!”
  妈妈愣了一下,面板上的面是我们一家人的午饭,看来,张中扬饿坏了。他在等面时,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望着窗外阴沉沉的天,好像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以前给爸爸送工资时,赶上吃饭,就在我们家吃了,从不吃第二碗,总是捂着碗口说:“饱了饱了!”不让妈妈再盛饭。
  妈妈从厨房里把面端出来,摆在桌上,又在桌上放了一小碗腌辣椒。张中扬把羊绒帽子扔到炕上,开始埋头吃面条,连吃了三口,抬头对我说:“孩子,去给我剥头蒜。”我去厨房给张中扬剥蒜去了。等我剥了几瓣蒜进屋把蒜摆到张中扬碗边上时,他顺手把吃空了的碗递给我:“让你妈妈给我盛上。”
  张中扬吃光了面板上所有的面,他用妈妈递给他的一块毛巾,擦了一下挂在白胡子上的面汤,说:“我孩子的妈一个月前走了。生了一种大病,她丢下了五个孩子给我。过去,我觉得是我一个人养活孩子,她一走,我才知道,五个孩子是我们俩一起养大的。现在,老大学会了干重活,老二帮着他哥干,老三是女孩,她学会了一天做三顿饭,老四和老五在灶房烧火,喂鸡喂鸭……”
  他说话时,还指着我说:“老二跟他一样大了,老三老四跟你们家老二差不多大……”张中扬叔叔在拿着自己孩子跟我们做比较时,我觉得他的头发和胡子又白了许多。他的头发和胡子再白下去,还能白成什么样?就变成雪了吧?
  张中扬说:“孩子妈走了之后,这是我吃过的*好吃的一顿面条了……”妈妈说:“以后来家里,我给你做一锅面!”张中扬说:“那我就是过年了。”
  那天,他临走时,把爸爸的工资掏出来,放在桌上,用手捂住,半天没松开,像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要说。我们全家人都盯着张中扬摁住爸爸工资的手。
  “其实……昨天就该送工资过来了,没经过你们同意,我借了三十块钱。这是剩下的。我会很快还给你们……”
  爸爸说:“用吧用吧,别急着还!”妈妈也说:“别客气,先用着吧!”
  张中扬终于松开了手,像放下了一件心事,对我们说:“我走了,我会很快还上那三十块钱的!”张叔叔摇着鞭子,马车轮子碾着地上的积雪,发出一种人的呻吟声,嘎吱嘎吱地走了。我站在雪地里,觉得天色、灰蒙蒙的环境,还有什么别的东西令我心情压抑,让我觉得不对。我突然发现张叔叔手里的鞭杆上鲜艳的红樱没有了,换成了一块黑布……它像黑精灵,刺目地在雪地里飘荡着远去,它在追赶另一只已经远去的黑精灵吗?
  我在雪地里伤感着,一直伤感到家里人喊我进屋。
  元旦快要到时,妈妈问爸爸:“张中扬快来送工资了吧?”爸爸说:“元旦前肯定送来。”妈妈又问了一句:“他借的三十块钱有两个月了,这次能还了吧?”
  我看见爸爸面有难色,停顿了好一会儿,爸爸才说:“老张家里有难处,让人家缓缓吧!别催!”
  妈妈说:“我没催,按常理,快过元旦了,该还钱了!”
  张叔叔赶着马车给爸爸送工资来了,还从马车上拎下两只灰色的野兔子。他把野兔子扔在我们家的院子里说:“我在山里套的,带过来两只给你们过元旦吃!”
  爸爸很高兴地说“谢谢啊!”我发现妈妈并没有显出多高兴来,反而表情比平时冷淡一些。但是,妈妈还是给张中扬做了面条吃,然后,张叔叔留下爸爸的工资告辞了。
  关上门,我听见妈妈对爸爸说:“你说说,张中扬送来两只野兔子,不还钱,这两只野兔子是不是就顶了三十块钱了?”
  这回,爸爸没说话。我觉得是因为爸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妈妈,这句问话回答起来很有难度,就像爸爸的那条变细的腿,想要恢复到原来的粗壮,很难。
  见爸爸不回答,妈妈自己说下去了:“元旦不还钱,春节肯定要还的!我还想在这个春节给三个孩子做新上衣过年哪!……”
  妹妹*小,她一听,就说:“我要过年的新衣服!”爸爸瞪了妹妹一眼,妹妹马上跟妈妈说:“我爸瞪我!”
  爸爸想摆脱这个话题,站起身走出屋去。我看见爸爸一个人在雪地里转啊转,就是不回家。
  春节到了,天上下了一场很大的雪。张中扬叔叔来了,除了送来爸爸的工资,还带来了两只山鸡。他还是从马车上把它们拎下来,扔到我们家的院子里:“过春节吃吧!我在山里套的!”
  张中扬叔叔指着山鸡红蓝色漂亮的羽毛对妹妹说:“羽毛要留好,可以扎毽子!用山鸡的羽毛扎的毽子,两年都踢不坏!”
  妹妹和弟弟都高兴地用手去捋山鸡的羽毛。妈妈一直望着张叔叔,像是希望他说点别的。但是,张中扬叔叔还是没提那三十块钱的事。
  张中扬叔叔离开的那天晚上,妈妈和爸爸因为这件事情吵起来了。其实,一直是妈妈在吵,在大声冲着爸爸吼,爸爸大多时候是保持沉默的。妈妈跟我们说,爸爸不说话,比说话还让她生气。
  “你应该问一下张中扬,三十块钱三四个月不还说得过去吗?元旦不还,春节也不还?就打算不还了是不是?上次送两只野兔子,今天送两只野鸡,真就顶了三十块钱了?……”
  爸爸不想再听下去,他又推开门走了出去。妈妈更加生气,回头看到我,对我说:“给你爸送棉帽子去,你没看见他光着头走的?”
  我抓着帽子追爸爸。春节前后的夜里很冷,我看见爸爸两只手捂住耳朵,在雪地里原地转圈。他看我送来棉帽子,问我:“你妈让你送的?”
  我“嗯”了一声。爸爸戴上棉帽子,对我说:“你张叔难啊!”我又嗯了一声。爸爸问我:“你说,我该张口跟你张叔要那三十块钱吗?”
  我说:“爸,三十块钱不少啊!”
  爸爸说:“对生活困难的人家来说,三十块钱更不算少了!所以,爸爸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你张叔还钱!”
  是这样啊!我想,在这个冬日的夜晚,我明白了爸爸的沉默。
  半个月后的一天,张中扬叔叔的马车进山拉木头时,马车在转弯的斜坡上滑翻了,把他砸在了车下。他在医院里坚持躺了两个多月,没有闯过死亡关口,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这个世界。那时候,北大荒大地上的草还没长出来,深山里的树下还能看见残留的积雪。
  妈妈和爸爸谁也不提那三十块钱的事了。他们不愿提及。
  大约过了七八年的样子,我们家已经搬离了农场,在一座城市里生活了。有一天,我们家来了一个人,他让我觉得很面熟,方脸,浓黑的络腮胡子,三十多岁。他一见我爸,就叫叔叔。
  妈妈用手指着他:“你……你……你是……张中扬?”
  他说:“我是张中扬的大儿子张小小!”
  爸爸悲喜交加地说:“真像啊!刚才还以为看见了你爸张中扬!”
  张小小说找我们家很不容易,通过好多圈的人际关系,才找到我们。爸爸问他们家里兄弟姐妹都好吧,张小小说:“都好!”
  张小小坐了好久,临走时,从口袋里掏出三十块钱,放到茶几上:“我爸在我们小的时候对我们说;‘要记着一笔账,欠人家三十块钱,一定要还上。’我爸想还钱的那些天,他老是说,他好像已经没有能力还了,让我们记住还。我爸说得*多的话就是……”张小小顿了一下,在他的记忆中,被他父亲重复*多的话,已经变成*沉的*重的话了:“他说,你们家从没催爸爸还过钱!一次都没催过!爸爸说,他认识你们一家人,是他的福气!这三十块钱,我代爸爸和我的弟弟姐妹们还你们,我们都长大成人了,谢谢叔叔和婶!”
  爸爸还是不说话,沉默着,他该说句话了。我仔细望过去,看见爸爸抽泣着根本就说不出话了。妈妈的嘴唇也抖动着,两只手像是找不到一个地方安置,在半空里晃着,像要捧起什么又要丢下什么……
  我同样眼含泪水,看见很多年前的雪幕缓缓闭合。
  ……

【书摘与插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