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内容简介】
丁佳心,女,三十六岁,高三(1)班班主任。
  邵天一,男,十七岁,高三(1)班优等生。
  刘畅,男,十八岁,高三(1)班转学生。

  他爱她,他也爱她,而她呢?
  隐秘而炽热的禁忌之恋,感情魔障吞噬着懵懂的青春和生命,
  终于,因爱疯狂,为爱失控。

【编辑推荐】
从《天浴》《少女小渔》到《金陵十三衩》《归来》(《陆犯焉识》),严歌苓的作品被一次次搬上大银幕。她的作品因题材丰富、情节动人、画面感强烈而受到张艺谋、陈凯歌、姜文等诸多大牌导演的青睐。她还参与诸多电影的编剧,如电影《梅兰芳》《危险关系》等均取得不错的票房佳绩,其中《天浴》荣获美国影评人协会奖及台湾电影金马奖大奖。这些使严歌苓成为了大众眼中的“金牌编剧”。
  写作上严歌苓也取得了不凡的成就。她的《扶桑》被美国《洛彬矶时报》评为年度十大畅销书,《赴宴者》荣获华裔美国图书馆协会授予的“小说金奖”,美国《时代》杂志给予整版介绍,英国BBC广播作为“睡前一本书”整篇朗读。此外《小姨多鹤》也收录于中国影响力的600本书。
  严歌苓的人生经历是则传奇。从部队文工团舞蹈演员、战地记者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艺术硕士,获得写作MFA学位,再到好莱坞编剧协会会员,现跟丈夫女儿一起旅居德国,过着恬淡的写字生活。
  而今,严歌苓携长篇小说《老师好美》盛大“归来”。新书讲述了一段令人唏嘘不已的禁忌之恋。三十六岁单身离异的女班主任,与两位花样少年跨越年龄鸿沟,他们那“不能说的”情感纠葛碰撞,擦出危险火花。一场不伦之恋反噬着纯真懵懂的青春和生命,深陷爱情囹圄的女人多么糊涂与盲目,而为爱疯狂的男孩又是怎样的绝望与凶残?畸形情网缠住三个人,每个人都懵懂而炽烈地寻找感情,却又不知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老师好美》是严歌苓继《金陵十三钗》《陆犯焉识》后又一力作,她以其一贯细腻激情的笔触,独特的自述式与视觉化的叙事风格,讲述校园中隐秘而炽烈的不伦之恋,揭开女性感情朦胧的面纱,描绘情欲背后女性复杂矛盾的内心世界,带你体验女人另类而危险的美。
  《老师好美》也是严歌苓将目光首次聚焦中学校园,为写本书,她专程去学校体验校园生活,以期给读者呈现真切、生动、鲜活的故事面貌,这是严歌苓在题材、写作手法和女性角色塑造上又一次新鲜成功的尝试。


【作者简介】
严歌苓
1958年生于上海。作家。好莱坞编剧协会会员。
曾为部队文工团舞蹈演员、战地记者。
1988年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艺术硕士及写作MFA学位。
现旅居柏林。

代表作品:
长篇小说
《妈阁是座城》
《补玉山居》
《陆犯焉识》
《金陵十三钗》
《赴宴者》
《寄居者》
《小姨多鹤》
《第九个寡妇》
《雌性的草地》
《一个女人的史诗》
《无出路咖啡馆》
《心理医生在吗》
《扶桑》
《霜降》

中短篇小说自选集
《少女小渔》
《天浴》
《穗子》
《白蛇》
【媒体评论】
  我以为中国文坛要非常认真地对待严歌苓的写作,这是汉语写作难得的精彩。她的小说艺术实在炉火纯青,那种内在节奏感控制得如此精湛。
  --北京大学文学系教授陈晓明

  严歌苓的作品是近年来艺术性最讲究的作品,她叙述的魅力在于“瞬间的容量和浓度”,小说有一种扩张力,充满了嗅觉、听觉、视觉和高度的敏感。
  --著名评论家雷达

  与我们的一些作家经验式的写作不同,严歌苓的语言里有一种“脱口秀”,是对语言的天生的灵气。
  --著名作家梁晓声

  严歌苓为人物设计了基调,后来他们有了自己的生命和意志,走了自己的路,这种未知是阅读中最有魅力的。
  --著名评论家贺绍俊

  严歌苓的文字美得像诗,在她笔下,无论是食物或水故事里的主人公都有了生命。她生动的描述和精彩的故事是绝佳的组合。
  --Boey Ping Ping

  她的小说是含情脉脉的,又是笔墨张扬的。她的小说中潜在或是隐形的一个关于自由的概念特别引人注目,那就是个人自由。
  --陈凯歌

  我笔下的女性人物有一个共性,就是她们都有一点点迟钝,有一点点缺心眼。
  --严歌苓

  我希望把我感动的东西放在我的文字里,有着女性的体温,有着皮肤的质感。
  --严歌苓

【免费在线读】
  声音是检察官的。壮年的中低音,陈述过人类太多的悲欢离合、自相残杀,因而过于成熟,因而提前衰老。就是这个男中音把被告席上少年情杀者的壮烈故事讲得平铺直叙,无关痛痒,以致少年瞪着两只榆树叶形的大眼睛,似乎在听一堂他不感兴趣却至关重要的物理课。
  声音在大厅里激不起丝毫回音,满场旁听者的肉体成了最好的吸音装置。"被告闯入受害人家中,拔出预先准备的西式厨刀,向受害人脊背猛刺。受害人因背后攻击转过身来,本能地伸手挡护脸部和头部,而被告却误以为对方欲夺其刀,更进一步丧失理智,向受害人腹部和胸部连刺三刀……"
  听到此处,大厅的空气激灵了一下。人们看了被告席上的少年一眼:那细细的脖子,细细的手腕,臂力和腕力足够屠杀一条生命?需要多饱满的激情,多彻底的无情,才够把那一系列凶狠的动作发射出去?
  少年瞪着眼,似乎无奈地陪着众人把检察官的陈述听下去。事件中的主角不叫刘畅,叫被告,所以刘畅站在这里和大家一块儿听那个被告的凶杀故事。一个妇人越来越响的呜咽都不能使他的知觉凝聚。妇人为什么呜咽他也不想知道。死静的场子被她哭活了,有人向妇人移动,递给她纸巾和安慰。妇人竟然从旁听席踉跄出来,站在过道,她要干什么刘畅也不想知道。只见她朝着法官踉跄而去,被两个警察摁住后便顺势跪倒在地。妇人破碎的嗓音混在呜咽中:"请……法官……一定要为我儿子……"下面的话空下的词句全被呜咽填满。"我家天一死得冤啊……"旁听席里许多妇人的鼻息都粗重了,一个接一个地擤鼻涕。她们不是现在的母亲就是将来的母亲。
  被告席上的少年眨了眨眼。天一姓邵,同学们总是连名带姓地叫他邵天一。有时不怀好意地连他的爱好一块儿叫:诗人邵天一。这一点刘畅似乎是记得的。呜咽的妇人是邵天一的母亲无疑了。
  邵家大妈被拖回她原来的席位,大厅里唏嘘和耳语形成的气流还在浮动。刘畅身边的辩护律师叹息了一声。这么多妇人陪着邵天一母亲哭丧,对赢下这个案子,赢下他客户的小命可能不利。检察官陈述完毕。最后一段话用来做结论:"被告人是有预谋、有准备地故意犯罪,手段残忍,情节恶劣……"这段无数次出现在谋杀案公诉报告中的语言说完后,检察官静下来。
  被告的思绪在"故意杀人、手段残忍、情节恶劣……"这三个词组上飘游。高三的语文课学的全是高考题,整天招架的就是主语、谓语、状语……但这三个词组是什么呢?况且被那中年的、不为所动的嗓音平铺直叙地念出来,什么意思呢?中年男声突然高了半个调门,刚才长长的停顿后他或许深吸了一口气,调门是被一股气顶上去的:"在此,我不得不提到一位女教师在这个不幸事件中的角色和责任,她的名字叫丁佳心。"
  "丁佳心"三个字使刘畅的心刺痛了一下。什么是心?丁老师在她获奖的教学论文中曾经写道:"心,并不指心脏,心是一个生命除了肉体存在的一切存在。那个存在不跟你要吃的、要喝的,但它要除了吃喝之外的一切,连你的梦它都要;因此它是生命的生命。那就是心。心的疼痛便是生命的生命在疼痛。"过去的一年,丁佳心老师就是被告刘畅肉体存在之外的一切存在,是他生命的生命。
  少年落泪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