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细说盛宣怀家族》是上海辞书出版社推出的细说中国近代家族史书系一种。有《细说李鸿章家族》《细说张静江家族》等。全书系是近代家族史专家宋路霞多年来的作品集结。《细说盛宣怀家族》不仅有盛宣怀办洋务、实业救国,在上海滩创下晚晴洋务工程重镇的叙述,还有其子女如盛恩颐、盛爱颐、盛方颐等在十里洋场留下的故事,不仅有盛氏家族的“兴”,也有其“衰”,全景展示盛宣怀背后五光十色、跌宕曲折的家族悲喜剧。宋路霞挖掘的大量珍贵口述史料和图片资料,极具价值。
【内容简介】
《细说盛宣怀家族》系“细说中国近代家族史书系”之一。本书为近代上海*豪门盛宣怀家族的历史纪实。为作者多年来遍寻资料、勤作访问,东飞日美、南下港台,参阅大量文档,挖掘珍贵口述史料所得。叙述生动,图文并茂。作为洋务运动的一员干将,盛宣怀一生亦官亦商,亦中亦洋,创造了中国洋务史上十余项“*”,对近代工商业的发展影响极大。本书采用纪实文学的形式,且图文并茂,引人入胜。细分十四章节,从江淮一带常州盛氏说起,以盛宣怀为主轴铺开海派豪门网络。盛宣怀八儿八女,或风流,或多情,子女又都与豪门联姻,互相攀附。盛氏家族在两百年间繁衍了八代子孙,经历了一系列的社会变革和动荡,可谓大起大落,大喜大悲。盛恩颐、盛爱颐、盛方颐等,都是十里洋场的宠儿,盛老四的车牌4444,七小姐与宋子文的恩恩怨怨,都为老上海所津津乐道。20世纪50年代,盛氏家族全面衰落。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盛家后人如盛毓邮、盛毓度、盛承慧等,不仅靠自身奋斗重振了家业,更是乐于回馈社会,投身慈善,盛氏家族在社会发展潮流中沉淀、稳步向前。

作者宋路霞多年致力于上海地方史、近代家族史的调查、研究和创作,著作颇丰,在大陆乃至港台都有一定的影响力。中国近现代家族史书系是对宋路霞家族史专著的爬梳集结,其中既有对口碑极佳的旧著修订重版,如《细说张静江家族》《细说盛宣怀家族》,也有宋路霞在家族史方面的新丁,如《细说刘秉璋家族》。


【作者简介】
宋路霞,1952年生,山东济南人。上海作家协会会员。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曾任该校校报编辑部主任、图书馆支部书记。
主要研究方向:近现代家族史、上海史、上海洋楼文化。
主要著作:《李鸿章家族》、《盛宣怀家族》、《张静江、张石铭家族》、《百年儒商——南浔小莲庄刘家》、《百年收藏》、《上海的豪门旧梦》、《上海的豪门望族》、《洋楼沧桑》、《回梦上海老洋房》、《回梦上海大饭店》、《钱币大师马定祥》、《上海*老洋房》、《上海滩名门闺秀》、《浮世万象》(孙曜东口述、宋路霞整理)等。
【目录】
序一 宋路霞
序二 王仲伟
*章 龙城之望
运河边*富传奇的巷子
“花发如锦”与“和尚转世”

第二章 末世才人
“武进文不进”的命
李鸿章 乱世得英才
长留天地之留园

第三章 洋务巨擘
招商局万事开头难
上海滩快刀斩“旗昌”
“水线”之战
糊涂世界中办银行
痛苦的钢铁工业先驱
中国高等教育的领头羊

第四章 力挽中国
人在商界而鞭辟中枢
“东南互保”隔江灭火
“非汝等,恐无今日”
盛康之死与大权旁落

第五章 魂断铁路
买了条铁路再拆掉
铁路之难难于上青天
挟官以凌商 挟商以蒙官
千奇百怪的“密电码”
“铁路国有”引发天下大乱
辛亥大逃亡

第六章 重帷深处
大家闺秀董夫人
一封信气死刁夫人
庄夫人的大干世界

第七章 豪门联姻
枝枝蔓蔓的姻亲网络
邵府两代人娶回盛家女
一等好亲家孙宝琦

第八章 乡关何处
庄夫人被困老公馆
流亡日本好辛苦
争回家产人已老
举城争睹大出丧

第九章 公子天下
十里南京路,一个盛老四
盛老五“牡丹”花开花又落
盛老七赔了夫人又折兵
黑白大王盛老三
东方奇男邵洵美
阴阳一生邵式军

第十章 小姐心事
七小姐与宋子文的恩恩怨怨
彭七乐逍遥,盛八不痛快
西花厅里的盛范颐
盛名奈何“女门低”

第十一章 遗产风波
老公馆方寸大乱
老太爷留下几多遗产
中国*件女权案
民国政府再次捡走“皮夹子”

第十二章 野火春风
上海滩*后的“小开”
宠辱不惊盛毓邮
东山再起盛毓度
汽车专家庄元端
慈善大家盛承慧
穷则思变闯天下

第十三章 钓鱼岛之谜
徐逸说:钓鱼岛是我的!
专家说:“慈禧手谕”是假的!
毓邮说:徐逸做假!

第十四章 海上寻踪
盛家的老房子
盛家的新企业
“盛档”新成果
附录一 盛宣怀家族世系简表
附录二 盛宣怀年表
附录三 主要参考书目
【前言】

  自2001年1月台湾立绪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出版《百年家族•盛宣怀》以来,转眼十四年过去了。这期间,河北教育出版社于2002年1月出版了《盛宣怀》,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于2009年8月出版了《盛宣怀家族》。如今,由上海辞书出版社推出的《细说盛宣怀家族》已是第四个版本了,属于第三次修订再版。
  这十四年来,中国发生了很大变化。自然,盛氏家族也发生了很多事情。首先,一批对我的写作有很大帮助的老先生先后故去了,他们是盛毓邮先生(盛宣怀的孙子)、孙蔚青先生(盛宣怀的侄女婿)、盛毓琛先生(盛宣怀的孙子)、盛毓珠女士(盛宣怀的孙女)、马芳踪先生(盛宣怀的孙女婿)、邵祖丞先生(邵洵美的长子、盛宣怀的曾外孙)、彭国裕先生(盛宣怀的外孙)、盛承业先生(盛宣怀的曾侄孙)。这对盛氏家族的研究来说,无疑是无可挽回的损失。他们是活资料,是“活宝”,可能心中还留有很多故事。比如在谈到某些敏感话题时,他们常常犹豫不决,然后说:“唉,以后再跟你说吧。”人们思想的“解放”往往是渐进的,但是口述历史常常又等不及这种“渐进”。面对生老病死的自然法则,我深感家族史研究的无奈。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想这不仅仅是指物质财富,也可以指精神层面。盛宣怀家族毕竟树大根深,影响深远,而且代有人才出,值得“捕捉”的人物有很多。从盛宣怀的祖父盛隆算起,到“乐”字辈已是第七代了。目前“颐”字辈在世者已是凤毛麟角,“毓”字辈人都已步入老年,正在精神抖擞地创业实干的是“承”字辈和“乐”字辈。十四年来,我有幸又“追踪”到一些有故事的盛家后人,于是,这本《细说盛宣怀家族》又增补了不少内容,比如盛宣怀的侄女盛范颐老人抗战中随夫上前线的故事;盛宣怀的孙女盛毓新、盛毓敏不堪后母虐待,从日本逃回中国的故事;盛宣怀的外孙庄元端在逆境中发奋图强、从玩小汽车到制造大卡车的事迹;盛宣怀的曾孙女盛承慧继承家族的慈善传统、大手笔“助困、助学、助医”的事迹;盛宣怀的曾侄孙王征(盛毓南的儿子,随母亲姓)为整理和利用“盛档”,勇闯丁关根病房的故事……从中可知,他们对社会的担当,对事业的追求,对灾难的忍受和抗争,对历史的宽容,可谓有声有色。
  老上海常说“富不过三代”,尽管盛家在十年浩劫中也有过灾难,但已经富了六七代了。可贵的是,盛家以慈善为怀的传统还在延续。盛宣怀的曾孙女、盛恩颐的孙女、盛毓绶的女儿盛承慧女士是盛家第十七世后人,她富而不忘回报社会,在河南、安徽等地设立“盛承慧慈善基金”,帮助贫困学生完成学业;她还在广东江门市(其丈夫黄炳均先生的故乡)捐款一亿元(每年两千万元,分五年),设立“昌兴关爱基金”,帮助生活困难的父老乡亲摆脱困境,走入阳光生活;她甚至还带着女儿冒着风险,深入河南“艾滋病村”;在曾祖父创办的上海交通大学校庆115周年时,她慷慨捐款一千万元,在该校设立“盛毓绶细胞与免疫力研究中心”……盛承慧是盛宣怀的“富四代”,身价数亿,但她质朴无华,谦和内秀,柔中有刚,常常念及祖上的恩泽。她常谦虚地说,自己没能继承祖上的本领和事业,但是做慈善,是她*可以继承的事业。纵观盛家的历史,我们不能不承认家风、家教、家训的力量。从这个意义上说,或许盛家的故事,对眼下热议的“富二代”、“富三代”问题,也是一面极好的镜子。
  承蒙广大读者和出版社领导的厚爱,《细说盛宣怀家族》又推到了大家面前。但愿这本书能促进对家族史的关注和研究。如果我们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家族都安静地、优质地生活和运转了,我们的和谐社会还离得远吗?权作序言。
  2015年1月
【免费在线读】

  《细说盛宣怀家族》:
  
  1900年(庚子)是百年来中国*痛苦的年头之一。
  这一年盛宣怀正在全国铁路总公司督办的任上,还是汉冶萍公司、中国电报总局和中国通商银行的老板。一般情况下,晚清政坛上的事是轮不到他管的,他肩上那些“富强要政”已经让他忙得够呛了。但是有时候你不管政治,政治还是要来管你的。眼看北方“拳乱”日起,把他千辛万苦建起来的电报、电话、铁路等设施,一阵旋风似地刮得乱七八糟,大局愈发不可收拾,他必须出来“突出”一下政治了。
  这年春天盛宣怀接到上谕,要他去北京与聂缉槊会同总税务司赫德,照会各国公使,着手修改税则事宜,争取能够通过增加进口物品税收的办法,来对付因甲午战败带来的巨额战争赔款。
  这年五月,北京城里已经有义和团活动的踪迹,马路上时常能看到义和团的揭贴,直隶、山东、山西、河南等地,义和团已成如火如荼之势,烧教堂、杀“二毛”、拔电线杆、掀翻铁路……凡是有洋人和洋货的地方,大都遭了殃。各国不断向北京发出警告,他们的部队正在集结并向北京进发。
  要命的是,朝廷内部对于“抚团”还是“剿团”的立场长时间没有确定,两种意见针锋相对,互不上下,慈禧太后忽左忽右,久无定论,督抚大员无法作为,使得局面越来越乱。以慈禧太后身边的几个“载”字辈的满族亲贵(即载勋、载漪、载濂、载滢,后人称之为西太后身边的“四人帮”)为基于,还有大学士刚毅、大学士徐桐父子、甘军首领董福祥、前任山东巡抚毓贤等,都是力主“抚团灭洋”的“好汉”;而以兵部尚书徐用仪、光禄寺卿袁昶、吏部侍郎许景澄,以及东南一带的封疆大吏李鸿章、刘坤一、张之洞、袁世凯等人,则是主张“剿杀拳匪”,和平解决教案问题,主要目的是力争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里,师夷之长,加强“新政”,壮大自己。
  在此性命交关的紧急关头,老奸巨猾的军机大臣、老佛爷的心腹之臣荣禄却“生病”了,闭门不出,也就不需表态。
  在这种复杂的局面下,精明的盛宣怀在一旁洞若观火,尤其是荣禄的不明态度,使他“轧出苗头”,预感到京城将出大乱,于是赶紧收拾行囊,携带家眷,向朝廷奏明“前往上海考察货物时价”,匆匆赶回上海。
  盛宣怀毕竟是清廷的忠臣,三代受恩于清廷,在此危难时刻,必然以“执政党”的利益为重。于是,他心急火燎地飞驰函电,请求中央赶紧抓住时机,加紧围剿,勿使事态滋蔓。他向两江总督刘坤一通报情况:“拳匪二十九、初一将涿州至卢沟桥丰台铁路车站机厂全行焚毁……”又向朝廷建议:“必须临以纪律严明之大军,方易解散了结。
  否则养痈成患,滋蔓难图。地方受害,何止铁路!”他又向荣禄等大帅建议:“凡聚众持械,即准格杀,以免统将误会,袖手失机”;“津城市教堂三处被毁,聚众不散,病在不肯杀人!”他甚至直接电奏皇上:“今匪患已著,若再姑容,恐各省会匪愈炽,内外勾结,或有举动,更恐各国推广保护使馆之议,派兵分护商埠、教堂、铁路,何堪设想!……似宜趁各省土匪尚未联合,外人尚未启齿,即就现在有力,克期肃清畿辅,消外衅而遏效尤。”他还劝说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应当尽快主动将“剿拳”、“护洋”的方针照会各国事务衙门,要让他们知道,朝廷已经在派兵剿匪了,并无姑息,以堵洋人的嘴。一旦外衅内乱相因而至,大清王朝危若累卵,后果将不堪设想!也可以说,盛宣怀在五月初九那天的电奏中,就已经预见到了八国联军登陆入京的一幕。
  这期间,由于慈禧太后的怂恿姑息,北方的局势一发不可收拾。京津地区的电线杆全被拔起,电线全被拉断,北京与外界的通讯联络完全中断,琉璃河、长辛店、丰台一带的铁路也全被破坏……朝廷的圣旨只好依靠古老的“八百里快骑”往济南传送,再通过坐镇济南的袁世凯与各地联络。李鸿章这时身在广州,段数也不低,他派大儿子李经方前往济南,与袁世凯共济时艰,济南就成了临时的情报联络中心。
  北方的战火使上海的经济遭受了巨大损失,各地在上海转口的货物无法运出,轮船招商局的营业额不及平时的一半,江海关的税行到了门可罗雀的地步。更为严重的是,英国人已经把三艘军舰分别开到了汉口、南京和吴淞口,以防不测;还放出舆论,一旦形势需要,英国将出兵占领江阴炮台、江南制造局以及整个吴淞地区。
  盛宣怀再也坐不住了,他不断地致电长江沿线的总督大员张之洞、刘坤一及山东巡抚袁世凯,互通情报,献计献策,同时与宁、汉、沪等地的各国领事频频接触,酝酿中东南地区实行“互保”,与朝廷的“抚团灭洋”政策来了个分庭抗礼。这就是说,你朝廷若弄得战火南下,对不起,我们南边要“格杀勿论”。你们要“灭洋”,由你们灭去,我们南边却要联合一起,实行“互为保护”。凭盛宣怀的聪明才智,他知道清廷并无与洋人打到底的决心与实力,弄到*后,少不了又要与洋人讲和,说不定今天是“借团灭洋”,明天还会“借洋灭团”呢!后来的事实表明,盛宣怀不愧为大战略家,他把后来的事情全预料到了。
  南方的督抚思想基本统一了,可以实行“互保”,而北方的战火何时能灭?盛宣怀这时寄希望于他的老上级李鸿章。李鸿章自甲午战败后已经失势,此时在天涯海角当两广总督。他致电李鸿章,劝他在国家危难的关头出来主持和局。而李老夫子却说:“国事太乱,政出多门,鄙人何能为力!”他又去游说张之洞,说:“傅相(指李鸿章)督直二十五年,深得民心,若调回北洋,内乱外衅,或可渐弥。”同一天他又致电刘坤一,希望张、刘二人以封疆重臣的资格,向朝廷推荐李鸿章回镇直隶,拯救万一。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