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王朔,当代中国文坛绕不过去的存在与永在
  你能看出更深的东西你就看,你不能看出更深的东西,起码也让你乐一乐。
  独家授权 权威版本
【内容简介】
《知道分子》是王朔的随笔集,收录了作者对一些文化现象的观点、看法。
  应该说,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王朔是非常“独特”的一个,他的风格曾影响了很多后来者。作为一个著名的“非主流”作家,他对一些文化现象、文化名人的看法当然也有特立独行的一面。在这些文章里,我们不论他的观点是否“正确”,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他真实的看法。
【作者简介】
王朔, 北京人。1958年生,1976年高中毕业后进入海军北海舰队任卫生员,1980年退伍回京,进入北京医药公司药品批发商店任业务员。1978年开始创作。1983年辞职从事自由写作。198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迄今已发表多部中篇及长篇小说,约160余万字,部分作品被改编成电影、电视连续剧。
  代表作《空中小姐》、《浮出海面》、《一半是火焰 一半是海水》、《顽主》、《千万别把我当人》、《玩的就是心跳》、《我是你爸爸》、《看上去很美》、《和我们的女儿谈话》等中、长篇小说,广受读者欢迎。
【目录】
我的几个国庆节
我的文学动机
痛、病——快乐着
数你*思想
女的是怎样练成的
都不是东西
从一个流言说起
吃错药引起的爱情
把刀插在朋友肋上
知道分子
灿烂的文明在哪儿
看3月12日《实话实说》
这之后一切将变
游戏规则
犹大的故事
我讨厌的词
我看王朔
我看鲁迅
我看老舍
我看金庸
我看大众文化港台文化及其他
回忆初夜
关于我是哪头的
你们怕了么
再告××卫视及各商业媒体
问北京交通当局
偶感
告王朔
阳光灿烂的日子追忆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回忆陈吾二三事
有个老头九十多
昆明周记
回忆梁左
为梁左序
梁左悼词
崔健印象
《王朔自选集》自序
《看上去很美》自序
序《他们曾使我空虚》
为海岩新作《海誓山盟》序
王海鸰和《大校的女儿》
看不出这人有什么追求
读棉棉的《糖》
读丁天的《玩偶青春》
为《英语也疯狂》序
何平序
鸟儿问答
电影《诗意的年代》中的几本声音
何东提问
与孙甘露对话
《幻想一:网络连续剧》之一
《幻想一:网络连续剧》之二
【免费在线读】
我的几个国庆节
  1958年我出生时这个国家刚刚建立九年,比我晚 一年出生的孩子很多都叫“国庆”或“十庆”。1959 年的国庆我没有印象,只在后来看了不少那一年拍摄 的电影,都是歌舞升平的那种,跟别的年份拍的片子 不一样。“文化大革命”批判了这批电影,说这批电 影表现了“资产阶级人性论”,证据是有的片子的女 主角爱上了男主角,有的片子的女主角很爱自己的父 亲。在当时那是不允许的,每个人都应该只爱* ,其他都叫“无缘无故的爱”。现在的官方说法,那 是中国电影的“*次高潮”。
  1971年,我参加了国庆游行的儿童组字排练。按 照计划,我和其他数万名儿童要共同组成那次游行的 背景,当军队和彩车走过天安门观礼台时我们就一齐 打开手中的彩色大纸本子顶在头上,向着天空拼出巨 大的标语:“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全世界无产者联 合起来!”为此,我们从夏天开始停课,每天在学校 集合,走十几公里路到天安门广场排练。很多小孩中 暑,尿裤子。广场旁边的便道上有一排排铁盖子,掀 开围上的帐篷就是临时厕所。有时我在里面尿半截儿 ,尿急的女孩子们就提着裤子冲进来占领了身后所有 的茅坑,我只好从另一出口仓皇逃出。有的男孩正在 大便,起也起不来,四周蹲满女孩,又羞又无奈,气 得掉下眼泪。
  等我们排练好了,这年的国庆游行取消了,党的 副主席林彪乘飞机出逃苏联,在蒙古坠机身亡。毛主 席很受打击,从那以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那年国庆 日改在各公园庆祝了,我*次去了颐和园,皇家园 林的美景令我目迷神乱。在颐和园后山我迷了路,听 到山外的阵阵管弦就是走不出去,穿山度林时被乱石 绊了一跤,右手背上至今留着一块小伤疤。
  以后的每年国庆我们都是发票游园,文工团在公 园里搭台表演节目,唱京剧,演杂技,还有女战士的 集体歌舞。我那时正在当小流氓,逢此场合便和另外 一些小流氓到公园里结交其他小女流氓。节日的公园 里到处可见独自或结伴游玩的良家少女,我们就上前 或尾随其后用轻浮的话挑逗人家,博人一笑,*终达 到与人结识的目的。我在那些公园里有过很多次美好 和不堪回首的精神恋爱。
  1979年,建国三十周年,我在青岛海军的一艘小 船上当水兵,10月回家探亲,家里有一张人民大会堂 国庆联欢晚会的票,让我去了。那是中国改革开放的 头两年,到处洋溢着乐观的气氛,晚会的节目很丰富 ,除了歌舞、京剧,还放外国电影。在宴会厅还组织 了大型舞会,无数穿戴时髦的青年男女在跳华尔兹, 大厅里响彻《蓝色多瑙河》、《维也纳森林》这样的 圆舞曲和中国民乐改编的《喜洋洋》、《步步高》等 舞曲。我不会跳舞,我穿着军装,我说不出我有多压 抑,我感到世道变了,我和我身上这身曾经风靡一时 令我骄傲的军装眼下都成了过时货。正在跳舞的人们 已经穿上了高跟鞋、喇叭裤、尼龙衫,烫了头发,手 腕上戴着电子表,大概还有人在说英语。回到部队, 我不再继续写入党申请书,也不再抢着打扫厕所替战 友洗衣服表现自己多么努力地在学雷锋。我跟我们头 儿说我有办法买到日本产的彩色电视机,揣着部队养 海带挣出来的三千块钱去广东倒走私电器去了。
  ……P1-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