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荣获1984年纽伯瑞儿童文学奖银奖。


【内容简介】

主人公司徒米特是巫师树村一家杂货店的店主。他向我们讲述了村子里发生的一系列怪事:在巫师树村召开的教友联谊会上,来了一个名叫泰德司布林的奇怪的小矮人。他声称只要花五毛钱从他那儿买一张带红点的卡片,就可以使你的一个愿望得以实现。十一岁的波莉是个说话没有分寸的坏脾气女孩子,为此她得罪了不少人,她的愿是让大家都喜欢她;罗威娜是个轻浮的女孩儿,十五岁时就开始谈情说爱,她看上了每年两次到镇上来卖农具的亨利派朴尔,她的愿望是让他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十六岁的男孩儿亚当,因自家农场干旱缺水而愁眉不展,他再也不愿到远处的蜘蛛河去拉水,他的愿望是农场到处都是水。*后,三个人的愿望都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实现了……


【媒体评论】

讲这个故事的人叫司徒米特。他是一个大人,成熟许多,所以没有上当;而被他讲入故事的几个都是孩子,才会把五毛钱买来的事情当成是真的,用手去触摸那卡片上的红点。五毛钱真是买不了什么很好的东西的,当小矮人在他的帐篷里把事情讲得难以置信的时候,几个孩子其实也没有立即就信以为真,可是他们还是都将信将疑地试了一试,结果就有了故事,有了名副其实的灾难。 故事的地点在巫师树村。制造难以置信的故事的小矮人叫布林。他是一个走遍天下的人,走到一个地方就搭一个帐篷,对你说,他可以卖愿望。愿望不是当场现身的,是在一张卡片上,在那一个红点的深处,你得到这张卡片,要付给他五毛钱。这只是能够实现一个愿望的卡片,所以他提醒你,想想好,别轻举妄动,然后才销声匿迹,又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搭帐篷,卖五毛钱的卡片了。 得到卡片的波莉实现的是什么呢?实现的是只要开口说话就像牛蛙一般叫起来:“呵唧咕!呵唧咕!”“咕呱呱咕咕呱呱!”她不愿意过普通家庭的普通人的生活,想很有钱,穿漂亮的衣服,引人注目,那么很好,你一开口说话就像牛蛙一般叫起来:“呵唧咕!呵唧咕!”“咕呱呱咕咕呱呱!”这不是便引人注目,成为中心了吗? 罗威娜虽然比波莉大,可是也只有十五岁。十五岁的女孩儿就爱上一个男孩事情是有一些太早了。罗威娜不仅爱上了,而且还希望那个叫亨利的男孩如果再来巫师树村,那么就住在她的家里,再不要离开,罗威娜已经到了想起亨利心里就好似有几千只蝴蝶飞舞的程度。这样,当亨利又一次出现在她面前时,她用手指紧紧地按住那个红点许愿:“我希望……我希望亨利派朴尔会在巫师树村扎根,永远也不再离开!”结果,亨利真的变成了一棵树,生根长叶子,成了一棵永远不能再离开巫师树村的树人,痛不欲生,是一棵无花果树。只有仔细看,才辨别得出那两只眼睛和一张嘴。五毛钱可以买个什么〖〗亚当的愿望倒是实现得有点不一样,先甜后苦。他家的小农场是个缺水的地方,一口井只要三天不下雨就会干枯,而现在是三个星期没有下雨了。他要找水,就像一个特别会发现水源的专家那样去找水,可以让久旱之地从此不会再为水的珍贵而苦恼、而颗粒不收甚至担心这锅碗究竟用什么来洗刷。他拿着一根树枝当探测杆在路上边走边戳,心里嘀咕着昨天晚上触摸着卡片红点时的心愿:“我希望我们农场到处都是水,足够洗、刷、做饭、喝的,灌溉庄稼用的,还……能剩下很多!”接来发生的事,所有被他点戳过的地方,都有冲天的水柱喷出,是开启巨大的瓶子盖发出的那种声响,没日没夜,水的确是足够足够了,没有旱的苦恼,根本不用再灌溉,可农场却成湖泊,你可以开了船行驶到任何的地方,包括原先的床底下。布林没有欺骗,用五毛钱买来的愿望也是可以实现的。只不过实现的愿望会有那原先已经注定的结果,朝着可怕的方向发展,而不是恰好符合,适可而止,让期盼的事情只在一个无灾无害的制约之中,不是想吃饱肚子就让你胀死,想往上跳一下,就日以继夜跳个不停,跳到天上再摔到地下,非粉身碎骨不可。这样说来,布林就还是有欺骗,因为你即使按他说的好好想一想,不轻举妄动,那五毛钱“价格”的方向还是会让你枉费心机,没有幸福的日子过。*后收回了愿望的是讲故事的司徒手中的那张卡片。他幸亏坚持到底没有相信五毛钱买来的会有好货,所以没有试一试。现在他可以试一试了,让三个幼稚孩子的愿望都化为泡影,于是生活才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也就是说,你没有花大价钱,没有出大力气,根本没做艰辛努力,那么你就不要自己对自己说,我要实现什么。走遍天下搭帐篷的布林,是骗子还是哲人呢?看见了人类蛮普遍的毛病,用这方式教训我们让我们变得聪明。天下路上的每一个骗子,都是让你同时也能得到来自哲人书籍上的提醒的,只不过一个是在诗意状态,一个非得痛心疾首之后。来自梅子涵《阅读儿童文学》


【目录】

序言 奇怪的小矮人*章 咕呱呱咕咕呱呱第二章 树人第三章 水,水,到处都是水尾声 在司徒米特的商店里


【免费在线读】

“波莉凯穆?”  波莉非常紧张地挥挥手。默拉丝考小姐正好看到她在座位上。也许老师不会问……  “波莉凯穆?”默拉丝考小姐看着手里的点名册,抬起头。“波莉,”她说,“规定是很明确的,如果想要在点名册上标出是出席了,当我叫到你的名字时一定要回答‘到’。”  波莉一声不响地点了点头。有一个男同学格格地笑了一声。阿加沙本多凑近尤妮斯英格索尔。“这还是*次看到波莉什么话都不说。”阿加沙告诉龙妮斯。  波莉听到这番话,也顾不得考虑嘶哑的叫声了。  “到!”波莉大声地回答。默拉丝考小姐点了点头,继续喊着名字。  波莉无法相信眼下发生的一切。不管怎么说,她又可以说话了!整个上午,波莉都没有说很多话。即使说了,也是小声耳语。但是嘶哑的叫声似乎已经完全消失了。就在要吃午饭的时候,她交给默拉丝考小姐各州首府名字的考试卷子,她仅仅答错了两个。  在操场上,男同学们争秋千的争秋千,抢跷跷板的抢跷跷板。看到这些,波莉非常生气。她刚要大声喊叫,让他们让给女同学们玩儿一会儿,突然,勒兰维克斯塔福抓住她的胳膊,把她领到操场的角落,勒诺拉坐在那里。  “你看上去比蛇患了牙痛的样子还要难看。但是先不要喊叫。也许喊叫是使你的嗓子发不出声音的首要原因。”  “我非常高兴,一切都过去了。”勒诺拉说,“嘶哑的叫声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波莉?”  “今天早上,”波莉回答说,“我正在吃早饭,就在我抱怨我妈妈把土司烤焦的时候,突然……”  “要是我抱怨我妈把土司烤焦的话,她会打我屁股的。”勒兰说。  “你先让嗓子休息一下,波莉。”勒诺拉说,“默拉丝考小姐说,你整个上午都表现得非常有礼貌,以前从来没有见到你表现得这样好。”  波莉笑了,她很希望听到默拉丝考小姐对她的表现很满意。  午饭后是数学课。这是波莉*擅长的课。  阿加沙本多被叫到前面,在黑板上做一道乘法题。在写数字的时候,她的手直发颤。大家都知道阿加沙对数学一窍不通。  “7乘以7等于77。”阿加沙自言自语地嘟哝着。  波莉举起手。“7乘以7不等……不等于……77,”她说,“等于49。”  “很正确,”默拉丝考小姐说,“有人做得比你好,阿加沙。”  阿加沙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波莉把身子向前靠了过去,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  “不要难过,”波莉说,“任何人都会犯……”  “难道你就不能不说话,你……你这个小刺猬!”阿加沙小声地说着,“也许你的数学好,但你仍然还是一个没有用的东西,而且永远都是!”咳,这下可伤了波莉的心!没有人没有任何人那样说过波莉的。  “阿加沙本多,你这个低能儿!”波莉大声地喊着,根本不在乎大家听到,“你一点儿人情味儿都没有!”  “咕呱呱咕咕呱呱!”  教室里人人都在找牛蛙在什么地方。  “咕呱呱咕咕呱呱!咕呱呱咕咕呱呱!”  大家又在找!  “是波莉凯穆!”教室*后一排有一个瘦得皮包骨头的男孩叫着,“波莉听上去就像一只牛蛙!”  其他同学也都用手指着她笑。波莉无法忍受这一切。  “咕呱呱咕咕呱呱!”她大声喊。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