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编辑推荐】

l 选录1917-1949民国原版出版物的稀见情诗;

l 跨越百年绵延不息的美丽火焰;

l 初恋/告白/心愿/热恋/相思/苦恋/回味;

l 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中华诗词》执行主编高昌,严选奉献。


【内容简介】
  《世间美好的事情,是爱有回应》是一部关于爱情的诗歌选集,作者选取了二百多首中国二十世纪以来的新诗,带领读者走进一个玫瑰色的梦境,体会如画风景、隽永哲思、蓬勃的梦和纯真的情。
  选取的诗歌,以爱情为主题,呈现蓬勃生机的爱的追求。有的野性豪迈,有的含羞柔情,有的真挚温暖,有的苍凉感人。但共同的是,它们都充满爱,充满年轻的激情,字里行间充斥着幸福的呼唤和欢乐的想象。
  民国时期著名文人如徐志摩、朱自清、沈从文、朱生豪、郭沫若、林徽因、胡适、汪静之、卞之琳、臧克家、闻一多、艾青、郁达夫、胡也频、戴望舒等的诗歌作品均有收录。


【作者简介】

  高昌,1967年生于河北辛集,1989年毕业于河北大学作家班。既以新诗入选过《诗刊》杂志的青春诗会,也以旧体诗入选过《中华诗词》杂志的青春诗会。现任《中华诗词》杂志执行主编,中国文化报社理论部主任,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委员,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


【目录】

代序
那捧玫瑰的手,仿佛就是这世界的中心……
*辑 前言
海棠树吐出红色的芽苞,
问我梦见你有多少次了。
醉 ◇ 胡适 -002
小诗 ◇ 宗白华 -003
羞涩 ◇ 金克木 -004
风 ◇ 何达 -006
沙扬娜拉 ◇ 徐志摩 -008
种子—给江静 ◇ 李虹 -010
无题 ◇ 彭丽天 -012
过伊家门外 ◇ 汪静之 -013
无题 ◇ 胡适 -014
不足之感 ◇ 朱自清 -016
寄之琳 ◇ 废名 -017
小夜 ◇ 白文 -018
春阴 ◇ 南星 -019
我们在月光底下缓步 ◇ 玄珠 -020
能唱 ◇ 王独清 -022
温柔 ◇ 胡也频 -024
我的恋人 ◇ 戴望舒 -026
伊的眼 ◇ 汪静之 -028
游云 ◇ 曲秋 -030
夏 夜 ◇ 何其芳 -032
春天的心 ◇ 林庚 -034
窗 ◇ 莪伽 -036
窗 ◇ 陈敬容 -038
笑的种子 ◇ 李广田 -040
Imitation of Love ◇ 赵景深 -042
春 ◇ 穆旦 -044
冬夜 ◇ 辛笛 -046
鸟儿飞去 ◇ 朱英诞-048
姑娘 ◇ 陈辉 -050
游女 ◇ 黄雪尘 -052
八重子 ◇ 戴望舒 -054
偷寄 ◇ 应修人 -056
无题 ◇ 张爱玲 -057
银鱼 ◇ 施蛰存 -058
邮吻 ◇ 刘大白 -060
山里的小诗 ◇ 冯雪峰 -062
欢乐 ◇ 何其芳 -064
一个深夜的记忆 ◇ 鲁藜 -066
蕾 ◇ 邹荻帆 -067
恋女之篱笆 ◇ 徐迟 -068
是你告诉了杏花么 ◇ 罗吟圃-069
第二辑
好像是女人半松的裤带,
在等待着男性的颤抖的勇敢。
颂 ◇ 沈从文-072
亲密 ◇ 陆志韦-074
蛇 ◇ 邵洵美-076
雨中过二十里铺 ◇ 陈梦家-078
招远 ◇ 南星-080
晚祷—呈敏慧之二 ◇ 梁宗岱-082
我喜欢你 ◇ 小兵-084
灯笼 ◇ 徐訏-086
给— ◇ 殷夫-088
一串疯话 ◇ 林徽因-090
妹妹你是水 ◇ 应修人-092
北山坡上 ◇ 穆木天-094
静夜 ◇ 成仿吾-096
温柔 ◇ 李金发-098
天神似的英雄 ◇ 徐志摩-100
八行小唱 ◇ 路易士-102
鼠嫁女 ◇ 陈江帆-103
小诗 ◇ 王统照-104
病榻 ◇ 绛燕女士-105
隐痛 ◇ 潘漠华-106
云和月——寄M ◇ 郑振铎-108
我的梦 ◇ 覃子豪-110
呵,我爱的…… ◇ 殷夫-112
我的恋人 ◇ 孙道临-114
雨雪 ◇ 金克木-116
赠绿漪芷丽 ◇ 汪静之-118
她像 ◇ 方令孺-120
致某某 ◇ 刘梦苇-122
种树 ◇ 朱生豪-124
懒 ◇ 饶孟侃-126
蔗红词 ◇ 郭沫若-128
瓦釜集 (选二)◇ 刘半农-129
第三辑
我愿我的心是一条可爱的小径,
让她一步一歌地低徊在我的心上吧。
我愿 ◇ 刘大白-132
心愿 ◇ 李金发-134
我愿我的心是一条可爱的小径 ◇ 蓬子-136
雨后 ◇ 穆木天-138
眼光的流痛 ◇ 王统照-140
我愿 ◇ 张我军-142
恋歌 ◇ 琴音-144
花 ◇ 周作人-145
诗一首 ◇ 方令孺-146
傍晚的家 ◇ 路易士-145
什么能够使你欢喜 ◇ 冯至-148
无题 ◇ 邹荻帆-150
我沿山间以彳亍 ◇ 吴奔星-152
假如你走来 ◇ 陈敬容-154
倘使 ◇ 陆志韦-156
是谁把? ◇ 刘大白-158
她那颗小小的心 ◇ 俞大纲-160
铁路行 ◇ 刘梦苇-162
赠爱人 ◇ 柯仲平-164
鱼化石(一条鱼或一个女子说) ◇ 卞之琳-166
妆台 ◇ 废名-167
强盗 ◇ 公木-168
贼 ◇ 公木-170
有赠 ◇ 戴望舒-172
假如你愿意 ◇ 俞平伯-174
有一座坟墓 ◇ 朱湘-176
陌生的游客 ◇ 梁宗岱-178
眼 ◇ 罗念生-180
告诉文黛 ◇ 陈梦家-182
呼唤 ◇ 林薇-184
我放我的爱在海里
—送美先生去美国 ◇ 徐芳186
讯病 ◇ 侣伦-188
第四辑
一个神秘的微颤。
经过我们两心深处。
约会 ◇ 沈祖牟-192
别拧我,疼 ◇ 徐志摩-194
我们的皇后 ◇ 邵洵美-196
一滴香涎 ◇ 邵洵美-198
Venus ◇ 郭沫若-200
冬之妻 ◇ 路易士-201
SONNET ◇ 吴兴华-202
梦 ◇ 冯乃超-204
我们 ◇ 宗白华-206
小楼 ◇ 李白凤-208
她这一点头 ◇ 曹葆华-209
画像 ◇ 徐訏-210
故乡 ◇ 李金发-212
遥遥 ◇ 冯至-214
幻中之邂逅 ◇ 闻一多-216
迷人的夜 ◇ 侯汝华-218
七夕 ◇ 田汉-220
无题 ◇ 卞之琳-222
高楼 ◇ 周作人-224
我能有 ◇ 白采-225
迷儿歌 ◇ 杨骚-226
雨巷 ◇ 戴望舒-228
款步 ◇ 戴望舒-232
赠内 ◇ 戴望舒-234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一句爱的赞颂 ◇ 林徽因-236
影答形 ◇ 吕亮耕-238
本事 ◇ 卢前-239
一笑 ◇ 胡适-240
狂 ◇ 叶善枝-242
第五辑
以辫发的青缨作结,
说要系航海的明珠。
跟随者 ◇ 徐玉诺-246
歌里的灾祸 ◇ 沈宝基-247
死 ◇ 路易士-248
SAPPHICS ◇ 石雨-250
烦忧 ◇ 戴望舒-251
到我这里来 ◇ 戴望舒-252
也是微云 ◇ 胡适-254
呼唤 ◇ 饶孟侃-256
疑虑 ◇ 梁实秋-257
栽花 ◇ 萧红-258
断章 ◇ 卞之琳-259
海上的声音 ◇ 方玮德-260
流星 ◇ 李广田-262
劝友人 ◇ 穆旦-264
诉说 ◇ 南星-266
街头 ◇ 废名-268
海 ◇ 废名-269
银铃 ◇ 蓬子-270
琴的哀 ◇ 李金发-272
孤独 ◇ 冯雪峰-274
窗外 ◇ 康白情-275
整片的寂寥 ◇ 刘大白-276
相思 ◇ 冰心-277
红豆之什(节选) ◇ 闻一多-278
沉默 ◇ 臧克家-280
独自 ◇ 朱自清-282
怅惘 ◇ 潘漠华-284
第六辑
只零落如过时蔷薇的花瓣,
传出单纯的辽远之音。
到 ◇ 闻青-288
在你面上 ◇ 蓬子-289
雁儿啊,永不衔一片红叶再飞来 ◇ 石评梅-290
给—— ◇ 高长虹-292
蕙的风 ◇ 汪静之-296
废园 ◇ 朱湘-298
无题 ◇ 阿垅-300
断弦的琴 ◇ 曾卓-302
祝福 ◇ 何其芳-304
偶 然 ◇ 徐志摩-306
山居杂诗 ◇ 俞平伯-308
水手 ◇ 刘延陵-310
我是只小羊 ◇ 邵洵美-312
风夜◇ 冯君培-314
来吧 ◇ 邵洵美-316
你来 ◇ 沈祖棻-318
女人犹如蚌里的肉 ◇ 梅娘-321
别 ◇ 沈紫曼-322
铃之记忆 ◇ 玲君-324
南京 ◇ 左舜生-327
教我如何不想她 ◇ 刘半农-330
希望 ◇ 胡适-332
苦杯 ◇ 萧红-333
失恋 ◇ 徐雉-334
相遇已成过去 ◇ 闻一多-336
诀绝 ◇ 孙大雨-338
无 题 ◇ 许地山-340
题照相册 ◇ 杭约赫-342
寄故人 ◇ 汪铭竹-344
月夜 ◇ 沈尹默-346
别离 ◇ 郭沫若-347
第七辑
美开了一家当铺,
专收人的心。
当铺 ◇ 朱湘-350
秋夜 ◇ 胡怀琛-351
落叶的爱 ◇ 张爱玲-352
季候 ◇ 邵洵美-354
颓加荡的爱 ◇ 邵洵美-355
我,大衣 ◇ 柳木下-356
渡头 ◇ 柳木下-358
我们俩 ◇ 刘半农-359
他 ◇ 唐俟-360
去了 ◇ 沈玄庐-362
我的爱情除以三 ◇ 路易士-364
卷烟 ◇ 白文-365
无题曲 ◇ 汪静之-366
别丢掉 ◇ 林徽因-368
火柴 ◇ 闻一多-370
秋叶 ◇ 陆小曼-372
北极熊 ◇ 俞铭传-374
树 ◇ 艾青-376
航海 ◇ 绿原-377
故事 ◇ 唐祈-378
爱的三部曲 ◇ 公木-380
时序的挽歌 ◇ 庐隐-382
旧梦 ◇ 刘大白-383
心上的写真 ◇ 刘大白-384
苦乐美丑 ◇ 林损-386
泪 ◇ 臧克家-388
归舟 ◇ 钱君匋-389
怕 ◇ 白夫-390
百无聊奈者之歌 ◇ 郁达夫-392
春风和杜鹃 ◇ 秋蘅-394
我是不会变心的 ◇ 何 达-395
灯下 ◇ 李广田-396
泥土 ◇ 鲁藜-397
到邮局去 ◇ 应修人-398
那一晚 ◇ 陈梦家-400
雪花的快乐 ◇ 徐志摩-402


【前言】

代 序

那捧玫瑰的手,

仿佛就是这世界的中心……

新诗的出现是20世纪中国*重要的文学现象之一。关于新诗的起源,学界说法众多。胡适先生1919年的《谈新诗》中将新诗的出现称作“八年来的一件大事”,是从1911年辛亥革命来算的。帝制崩塌,思想解放,确实为新诗的诞生做了思想上、时代上的诸多准备,而就目前史料所见,还是以胡适先生1917年2月在2卷6号《新青年》发表《白话诗八首》为*鲜明的一个标志。此前此后,出现了众多的尝试者和探索者,“牛叉”纷呈,“大神”众多,共同组建了新诗初年的灿烂星座。

新文化运动的洪流,冲开了各种礼教、家法的重重堤坝。恋爱自由、婚姻自主的呼声,在当年那种封闭沉闷的心理环境中激起了澎湃的巨浪。《妇女杂志》《学生杂志》等新式报刊纷纷推出“爱的专号”“配偶选择专号”“青年与恋爱专号”甚至“离婚专号”,各种爱情观念在这一阶段的新诗题材中占了巨大的份额,也给我们今天的阅读带来强烈的历史感和在场感。

自我意识的觉醒,个性情感的宣泄直至性爱观念的变化,是社会理念变化的一个*直观的标志。傅绍先先生在1926年出版的情诗选集《恋歌》的卷头语中说:“我们中国,向来禁谈情爱,男女爱欲,差不多大家看作一件不道德的事情。但是上帝造人的时候,早拿情爱注在我们祖先的血管里,流传下来,直到今日。所以我们一面虽被桎梏般的礼教束缚着,一面仍旧要任情地歌唱,将我胸中的悲哀,欢乐,愉快,抑郁完全抒写出来。……恋爱是创造人间*的工具。我们知道社会的文明,是由生物进化而来,那生物进化不是由两性爱来的吗?所以可以大胆的说,恋爱是神圣的,是艺术的,板着面孔的道学先生,固不配反对,就是我们也无所用其忌讳。亲爱的青年男女们,你爱她吗?你爱他吗?快尽情的唱。道旁的弟兄,园中的姊妹,正在这里等着你们,—唱呵,尽情的唱呵。”这段话写在新诗诞生后的*个十年即将结束的时候,这里的“尽情”二字,尤其值得关注。

郭沫若先生在1920年1月18日致宗白华先生的一封信中说:“只要是我们心中的诗意诗境底纯真的表现,命泉中流出来的Strain,心琴上弹出来的Melody,生底颤动,灵底喊叫,那便是真诗,好诗,更是我们人类底欢乐底源泉,陶醉的美酿,慰安的天国。”这里的“生底颤动,灵底喊叫”,其实也就是“尽情”二字而已。

打开这本来自久远年代的爱情诗集,就仿佛走进一个玫瑰色的梦境。有数也数不清的浪漫的细节,有美丽如画的风景,有隽永如诗的哲思和深情,有蓬勃的梦,有绿色的爱,更重要的是有纯真的感觉……

空气中悬满了春的音符。轻轻一碰,就是回肠荡气叮叮咚咚的千千阕歌。歌词中的每一句,都是玫瑰、玫瑰、玫瑰……谁能相信,在萧索的苟且现实里,还有一些生活在过去年代里的人,曾经手捧着孤独的玫瑰,小心地守护着一缕缕浪漫的春光?他们手捧着的那些温柔的芬芳和甜蜜的情感,在这个沉重的现实主义的世界里或许太清浅太轻微了,但是比火更灼热的是心灵,比夜更明亮的是眼睛,比酒更芬芳的是玫瑰—那玫瑰的小小的花盏里,贮满了幸福的呼唤和欢乐的想象。

这本爱情诗集里的每一颗心,都是柔软的, 所以才有爱、有同情、有滚烫的温度、有柔韧的弹性和鲜红的色彩。那些野性的汉字们,让我知道了什么是豪迈。那些含羞的汉字们,让我知道了什么是柔情。我爱那些飘香的真挚的汉字,还有那些温暖的柔软微笑。我爱那些奔驰的滚烫的汉字,还有那些苍凉的起承转合。我爱那激动人心的悄吟,也爱那豪爽温馨的独白,还爱那些烈酒般的拥抱和热吻……

正如鲁迅先生所言,“这是血的蒸气,醒过来的人的声音”。触摸那久远雄浑的沧桑岁月,感受那原始本真的天然风光,倾听那桀骜不驯的动人天籁,贴近那单纯的、干净的、朴素而美丽的博大和宽广……随便长成一棵草,或者任意开出一朵小花。愿意是什么颜色的就是什么颜色的,愿意是什么形状就是什么形状……头顶是蓝蓝的广阔的天空,脚下是金色的辽阔的大地,身边是奔放的自由的风和豪迈的纯洁的歌声。这些宽肩膀的汉字们,高嗓门的汉字们,细线条的汉字们,含糖量高的汉字们,总让我有一种奔腾的冲动,有一种驰骋的欲望。仿佛扬鞭一啸,就可以雄姿英发地千里奔驰,远远甩开身后万丈红尘的所有束缚与名缰利锁的所有羁绊……

当然无论我如何努力,也无法把那束玫瑰从遥远的年代“想”到眼前的这台电脑屏幕上。那双捧玫瑰的手仿佛太遥远了,太遥远了,遥远得仿佛真的就只是一个玫瑰色的缥缈的梦。但是请相信,没有微信号的人也有爱,不会打手游的人也有梦,没有坐过高铁的人也有充满激情的远方。

远方,许多沉重的桂冠和黄金的宝座都像麦秸垛一样随着火焰散尽了光辉,这玫瑰却仍然年轻,捧玫瑰的手也仍然芬芳。那捧玫瑰的手指引着灵魂和梦想的方向,仿佛就是这世界的中心……

笔者写这篇序言的时候,恰好是2017年的2月14日。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很多美丽的爱情故事在尽情地盛开着。想起我自己当年谈恋爱的情景,仿佛心头还涌动着甜蜜的波涛,如今我的儿子也开始悄悄写爱情诗了。调皮的时间跑得可真快。我很高兴把这些遥远年代的情诗推荐给今天的男孩女孩,算是来自情人节的一份特殊礼物吧。浸满了爱的文字是有温度的,春天万岁,真情万岁,荷尔蒙万岁!

*后,在文末附一首我自己写于1988年的短诗,作为选注这本诗集的一个小小纪念吧:


【免费在线读】

梧桐树下的约定

蛋黄的月光像个美丽的梦

蛋清的月光像份遥远的情

梧桐闭上沉醉的眼睛

茑萝绷紧柔弱的神经

好像寻找着什么秘密

好像等待着什么约定

云朵飞翔着的乌青的翅膀

悄悄被早晨的露珠洗干净

——胡适

醉过才知酒浓,

爱过才知情重;——

你不能做我的诗,

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注: 载1917年2月《新青年》第2卷第6号。后作为第三节,与另一首《梦与诗》 合并为一首,即“都是平常经验,都是平常影象,偶然涌到梦中来,变幻出多少新奇花样!//都是平常情感,都是平常言语,偶然碰着个诗人,变幻出多少新奇诗句。//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但以我个人观点来看,还是作为单独一首更耐咀嚼。

我们在月光底下缓步

——玄珠(即茅盾)

我们在月光底下缓步,

你怕草间多露。

我们在月光底下缓步,

你如何懒懒地不说话?

我们在月光底下缓步,

你软软地头靠着我的肩窝。

我们在月光底下缓步,

你脉脉双眸若有深情难诉!

终于你说了一句:明日如何……

我们在月光底下缓步。

注:写于1927年8月9日,载1927年《文学周报》第5卷第16期,玄珠即茅盾先生。这是一首茅盾轶诗,人民文学出版社《茅盾全集》也未收入。

温柔

——胡也频

你坐在荷花池畔的草地上,

将清脆的歌声流荡到花香里,

并诱惑我安静的心儿,

像飘渺的白云引着月亮。

你倦了,以明媚的眼光睨我

又斜过你含笑的脸儿,

如春阳里雪捏的美人,

软软地须要持撑。

我偷望远处的飘忽袖影,

灿烂在树上的艳冶阳光……

你的发儿已散漫到我的胸前了

并语我:那鸭群戏水是无意思。

啊!当你单独地走过绿荫,

那流泉岩畔的芷草,路旁的玫瑰,

与藕香亭下的百合,都羞怯了,

我不能唱着歌儿描你的美丽。

注:此诗写给恋人丁玲,纯真、热烈而奔放。作者1931年2月8日在上海龙华被当局杀害,为左联五烈士之一。

我的恋人

——戴望舒

我将对你说我的恋人,

我的恋人是一个羞涩的人,

她是羞涩的,有着桃色的脸,

桃色的嘴唇,和一颗天青色的心。

她有黑色的大眼睛,

那不敢凝看我的黑色的大眼睛—

不是不敢,那是因为她是羞涩的,

而当我依在她胸头的时候,

你可以说她的眼睛是变换了颜色,

天青的颜色,她的心的颜色。

她有纤纤的手,

它会在我烦忧的时候安抚我。

她有清朗而爱娇的声音,

那是只向我说着温柔的,

温柔到销熔了我的心的话的。

她是一个静娴的少女,

她知道如何爱一个爱她的人,

但是我永远不能对你说她的名字,

因为她是一个羞涩的恋人。

注:写于1928年,诗人时年23岁,寄居在上海施蛰存处,爱上了施蛰存的妹妹施绛年。此诗收入1929年4月1日出版的诗人自编的*本诗集《我底记忆》,诗集扉页印有A Jeanne(给绛年)几个法文字。

伊的眼

——汪静之

伊的眼是温暖的太阳;

不然,何以伊一望着我,

我受了冻的心就热了呢?

伊的眼是解结的剪刀;

不然,何以伊一瞧着我,

我被镣铐的灵魂就自由了呢?

伊的眼是快乐的钥匙;

不然,何以伊一瞅着我,

我就住在乐园里了呢?

伊的眼变成忧愁的引火线;

不然,何以伊一盯着我,

我就沉溺在愁海里了呢?

注:写于1922年6月4日,收录亚东图书馆1922年版《蕙的风》。

——莪伽(即艾青)

在这样绮丽的日子

我悠悠地望着窗

也能望见她

她在我幻想的窗里

我望她也在窗前

用手支着丰满的下颌

而她柔和的眼

则沉浸在思念里

在她思念的眼里

映着一个无边的天

那天的颜色

是梦一般青的

青的天的上面

浮起白的云片了

追踪那云片

她能望见我的影子

是的,她能望见我

也在这样的日子

因我也是生存在

她幻想的窗里的

注:这首诗写于诗人在常州任教时期,发表于1936年12月《新诗》月刊一卷三期。莪伽就是艾青先生。

山里的小诗

——冯雪峰

鸟儿出山去的时候,

我以一片花瓣放在他嘴里,

告诉那住在谷口的女郎,

说山里的花已开了。

注:*早收录在湖畔诗社1923年版《春的歌集》。单纯透明,真挚深情。

种 树

——朱生豪

诗人说:“诗是像我这种蠢材做的,只有上帝能造一株树。”

—题记

我要在庭心里种一株树,

用五十年的耐心看它从小变老,

我要在树底度我的残年,

任秋风扫着落叶。

为着曾经虐待过我的女郎,

我要在树干上刻满她的名字,

每一片叶上题着惨毒的相思,

萦秋风吹下落叶。

我将赍着终古的怨恨死去,

我要伐下这树作我的,

棺木,当末一序的秋风,

卷尽了落叶。

注:见于《扬子江诗刊》2004年*期夏夜清《落笔文华洵不群》。朱生豪先生1944年12月26日逝世,以翻译莎士比亚*为著名。这首诗是写给宋清如的,他写给宋女士的情书中也颇多明丽隽永之句。如:“为什么我一想起你来,你总是那么小,小得可以藏在衣袋里?我伸手向衣袋里一摸,衣袋里果然有一个宋清如,不过她已经变成一把小刀”“我们一天活着,则希望总未断绝,我肯用地老天荒的忍耐期待着和你一秒钟的见面”“希望你快快爱上了一个人,让那个人欺负你,如同你欺负我一样”“顶好是一切希望都化为现实,在生命终了前的一秒钟中”“接到你的信,真快活,风和日暖,令人愿意永远活下去。世上一切算得什么,只要有你。我是,我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饮了这一杯酒,朋友,趁我们还未成为路人,请多多的望我几眼吧”“你如照镜子,你不会看得见你特别好的所在,但你如走进我的心里来时,你一定能知道自己是怎样好法”“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

因其文字实在太好,爱不释手,此处多引几段,与读者共赏。

我愿我的心是一条可爱的小径

——蓬 子

林荫路上款步着一个美丽的姑娘,

从姑娘的发上喷散了松脂的清香。

好似两朵小白花摇荡在红心草间,

也似一对白色翅膀的小鹅游泅在春水上面,

她百合花茎似的迷人的小小的脚儿,

我真疑心两只白鸽儿飞翔在草上了。

我愿我的心是一条可爱的小径,

绿茸茸地,嫩草如鸭绒般诱人。

让她一步一歌地低徊在我的心上吧,

或者Nymph似疯疯地颠跳着吧。

只要她的足趾一个个地践踏在心窝上,

正如乐师的手指按动着披霞娜的琴键呵,

胜利的歌音迸散在我心窍了,

—在她足下留下黄金似的爱情之印痕了。

注:载1929年水沫书店诗集《银铃》。

本 事

——卢前(即卢冀野)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树梢鸟在叫。

不知怎么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注:卢前即卢冀野。这首诗又名《梦里花落知多少》,1934年创作,曾由黄自先生作曲。这首诗在作家三毛和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中都被引用过,曾被误为是他们的作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