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一本赞扬和骂名同样猛烈的书。

它提出了惊世骇俗的“暴民理论”;它预见了20世纪的心理学和政治发展;它影响了所有不想被他影响的人,如弗洛伊德、戴高乐等;它道出了我们感到不舒服却不得不认可的真相——不想做乌合之众却常常不自觉地置身其中……

◎一个全译本。

⑴ 不同于一些版本跳过某些较难句子、段落未译,本书完整译出所有句段。

⑵ 保留原著中作者添加的所有注释,以及改版后作者再次添加的注释。

◎一个更流畅的版本。

⑴ 青年翻译家马晓佳,中科院心理学硕士,持二级心理咨询师证,尤其擅长翻译心理学著作。同时具有英语专八资质,作品受到俞敏洪、李阳的称赞。

⑵ 本书为极简翻译文风,比经典译本少1/5的字数,纠正其中30余处硬伤、千余处语焉不详。历时一年翻译完成,反复修改20多遍,减少艰深晦涩之处,深入浅出。语言贴近生活,既有学术性,又不失现代感。

⑶ 本书为较难理解的地方,加上了细致的注释,减少理解障碍。

例如:“……与大陆法系(包括中国在内)不同,英美法系属于判例法,更关注具体的案例而不是抽象的条款。


【内容简介】

这本书提出了惊世骇俗的“暴民理论”,颠覆了人们对群体的通常认识。

首先,群体是一种新的生命体。当不同的个体聚集成群体,就仿佛变成了一个独立的生物,它有自己的性格、情绪、行为模式。

第二,群体会抑制个人的理性反思能力。一个人无论多么聪明、理性,一旦进入群体,就会变得盲目、冲动。他会不加怀疑地接受群体提供的意见、想法和信念,盲目地模仿群体中其他人的行为和态度。

第三,群体冲动、易受暗示,容易变得情绪高涨甚至激愤。暴徒们会因为成了群体的一员而感到力量无穷,不允许自己的任何愿望受阻。

第四,群体类似于动物,群体需要驯养。想要影响一个群体,而不被群体影响,就需要用类似催眠的方式进行掌控,也就是使用暗示、断言等方法。

本书预见了20世纪的心理学和政治发展,书中的思想深刻影响了弗洛伊德、罗斯福、戴高乐等学者和政治人物,被弗洛伊德誉为“当之无愧的名著”。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古斯塔夫·勒庞(1848—1931),群体心理学创始人,法国社会学家、人类学家。出版了几十部著作,完善了心理学和人类学学说。

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在认真阅读了勒庞的作品后,坚持要会见勒庞。另一位国家元首亚历山大德里也曾写道:“如果你见到勒庞,告诉他智利共和国总统是他的狂热崇拜者。”在勒庞的众多著作中,1895年出版的《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为著名。此外他还著有《各民族进化的心理学规律》《法国大革命和革命心理学》《战争心理学》等一系列社会心理学力作。

译者简介

马晓佳,青年翻译家,中科院心理学硕士,持二级心理咨询师证。英语专业八级,著有《笨苹果的英语学习法》,受到俞敏洪和李阳的称赞;翻译图书30余种,包括《自卑与超越》《旧制度与大革命》《人是一棵会思考的芦苇》《梦的解析》等。


【媒体评论】

勒庞的这本《大众心理研究》(即《乌合之众》),是当之无愧的名著。他极为精致地描述了集体的心态。

——奥地利心理学家 弗洛伊德

在社会心理学领域已有著作中,*有影响的也许非勒庞的《乌合之众》莫属。

——美国社会心理学大师 奥尔波特

群体行为的研究者不可不读的文献。

——美国社会学家 墨顿


【目录】

序 人这一生,需要认真读几本书 

序 

读 群体的时代

*卷 群体的性格

1章 基本特征:性格统一律

2章 群体的情绪和道德  

第1节 冲动性、动态性、狂暴性 

第 2节 轻信性、易感性 

第 3节 情感的单向极化 

第 4节 排异、专制、保守 

第 5节 道 德 

3章 群体如何相信、推理和想象  

第 1节 群体如何获得思想 

第 2节 群体的逻辑 

第 3节 群体的想象 

4章 群体信念都采取的一种宗教形式 

第二卷 群体的思想观念

1 群体观念的间接因素 

第 1节 民族因素 

第 2节 传统因素 

第 3节 时间因素 

第 4节 社会政治制度 

第 5节 教育因素 

2 群体思想的直接因素 

第 1节 关键词、套话和形象 

第 2节 幻 想 

第 3节 经验教训 

第 4节 理 性 

3 群体领袖及其掌控方式 

第 1节 群体领袖 

第 2节 领袖的掌控方式:断言、反复和传染 

第 3节 气 场 

4 群体思想观念的变化极限 

第 1节 牢固的信念 

第 2节 可变的观念 

第三卷 群体的分类及各种群体的特点

1 群体的分类 

第 1节 异质性群体 

第 2节 同质性群体 

2 所谓犯罪群体 

3 刑事陪审团 

4 投票群体 

第5章 议 会


【免费在线读】

原 序

本书致力于描述群体的特征。

民族性格即一族人的先天共性之和,但当若干个体带着一个目的聚集成群,就会产生某些不同于民族性格的新特征。不难发现,这两种心理特征有时大相径庭,只是因为聚合成群这件事。

组织化群体在各民族生活中历来都起着重要的作用,但这种作用从未像今天.这么大。当代的一大特点是,群体的无意识行为完全取代了个体的有意识行为。

我努力用纯科学的方式研究各种难以理解的群体现象,即按部就班、循序渐进,尽量不受各种主张、理论和主义的影响。我相信这是发现一些真理的*方式,尤其当议题广受争议时,比如眼下这个话题。全心进行客观研究的 科学家,没有义务去关心自己的研究会损害谁的利益。著名思想家葛布勒特·德阿尔维奥拉先生*近发文评论,说我不属于任何当代学派.,但他不时发现,我和所有学派的观点都相反。希望这部新作亦堪当此论。不管归属于哪个流派,都必然先持有其成见和偏见。

我还得向读者解释,为什么他会觉得我的研究和据以得到的结论之间似乎完全没有因果关系。比如,我指出集群(包括议会在内)有严重的精神缺陷,却认为不能干涉其组织结构,只能对这种低劣性放任不管。

因为仔细研究过历史事实后,我无不发现,社会生命体在任何方面都和任何生物一样复杂,*不能突然强行对其进行根本改造。天道永进,偶尔激进,但绝不是以我们这种方式.。这本书能解答为什么对一个民族来说,*致命的莫过于对大革命的狂热了,无论它从理论上看多么美好。光革命没用,除非同时改变民族性格,但只有时间才拥有改变民族性格的力量。人被思想观念、情感和传统习俗所支配,这些东西其实就是我们自己;法律、制度只是我们性格的外现,表达着民族性格的需求。法律、制度是结果,民族性格是原因,所以前者无法改变后者。

研究社会现象不能越过民族因素,民族造就了本民族的社会现象。从理论上看,社会现象有*价值,但从实践角度讲,却只有相对价值。

所以在研究社会现象时,必须交替使用两个很不一样的视角。这样我们才能理解,纯粹理性表达的东西常和实践理性相反。几乎没有任何现象不适用这种区分,甚至自然现象。

从*真理的角度来看,立方体或者圆圈都有固定的几何形状,严格遵循特定的定理。但站在不同的角度观察,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观察角度不同,立方体会变成长方形或三棱体,而圆圈会变成线段或椭圆。而且,这些假象远比真正的形状更重要,因为我们看到的是它们,只看到它们,也只有这些假象可以画出来或照下来。

在某些情况下,不真实比真实更真实。完全按照原几何形状作画,画面就扭曲了,让人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们还可以假想一个世界,人们不能摸这里的东西,只能临摹或拍照,人们就很难理解它们到底是什么样的。而且,假如只有一小部分学者才能理解它们的样子,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研究社会现象的学者.应当牢记,社会现象既有理论价值又有实践价值,而且,在文明进化的论题范围内,只有 后者是重要的。明白这件事,会让人们谨慎,慎重对待貌似逻辑性很强的结论。

还有很多原因让我们必须这样保守。社会现象非常复杂,我们无法预测和整体把握各种现象的交互作用。而且,在可见的现象背后,常常好像隐藏着万千个不可见的原因。可见的社会现象仿佛是一种无限大的无意识的运行结果,一般不在我们的分析能力范围之内。可见现象就像波浪,是深海动荡在海面上的表现,而我们对海底一无所知。

就其大部分行为而言,群体心理表现出了*的低劣性,群体行为好像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控制,古人称其为命运、天道或天意,我们现在叫“死亡本能”。死亡本能的力量无法忽视,虽然我们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有时候感觉好像,民族内部的潜在力量在引导民族的发展。比如,有什么比语言更复杂、更合理又更神奇呢?但这种令人赞叹的社会产品是怎么产生的,除了是集体无意识性格的产物?*渊博的*语法学家也只能研究语法,他们无法创造语言。甚至说到伟人的思想,难道我们能完全肯定那都是他们自己创造的吗?那些观点无疑都来自个人的头脑,但难道集体精神没有提供万千尘粒,形成其赖以生长的土壤?

群体无疑总是无意识的,而无意识性也许正是其力量强大的一大秘密。在自然界,只被本能控制的生物完成的行为,复杂得让人赞叹。理性是人类很晚才获得的属性,太不完善,无法向我们揭示无意识的法则,更无法取代其地位。无意识因素在我们所有的行为中起着巨大的作用,理性的作用微乎其微,但我们不知道这种力量的运行机制。

所以,如果我们不想闯入模棱两可的猜测和不可验证的假设中去,只安全地待在科学可以研究的狭窄范围内,我们所有能做的,就是只观察和研究可见的现象。我们观察并总结出的每个结论,从原则上说都不够完善,因为在我们能够看清的现象背后,还有其他我们看不太清楚的现象,而在那些看不太清的现象背后,也许还有其他根本无法看到的东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