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71个摇滚明星、8个传奇厂牌、8位金牌制作人、3家知名俱乐部、3个重要音乐节

从猫王到滚石,从太阳到摩城,从菲尔·斯派克特到布莱恩·伊诺,从明星俱乐部到大帐篷,从伍德斯托克到“四海一家”和“现场八方”

每一句话都是大量信息的浓缩,每一张照片都堪称经典

信息图式的设计,让内容得以可视化呈现,欣赏一场视觉盛宴

丰富热辣的八卦趣闻,犀利独到的音乐见解, 满足乐迷们刨根究底的好奇心
【内容简介】

著名乐评人布鲁诺·麦克唐纳以71位摇滚明星、8家传奇厂牌、8位金牌制作人、3家知名俱乐部、3个重要音乐节为经线,详尽梳理了摇滚发展史上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本书用细致动人的情节、经典照片和令人耳目一新的设计全方位解读过去半个世纪的摇滚谱系,悉数摇滚舞台上轮番登场的各路明星。

《八卦摇滚史》中丰富热辣的八卦趣闻和犀利独到的见解将揭开那些鲜为人知的内幕故事。书中呈现的摇滚明星之间纷繁复杂的联系与影响一定会让爱刨根究底的摇滚乐迷们心满意足。
【作者简介】
布鲁诺·麦克唐纳(Bruno MacDonald),摇滚史学者、著名乐评人,《无法发行的60张唱片》《摇滚天堂》《乐队伙伴、歌迷、朋友和劲敌眼中的平克·弗洛伊德》与《空气吉他使用指南》等书的主编,备受好评的《摇滚编年史》《有生之年非听不可的1001张唱片》《有生之年非听不可的1001首歌曲》《摇滚指南》《摇滚百科》《吉尼斯热门单曲》等书的撰稿人。他还为Time Out、Q与《广播时报》等音乐杂志供稿。
【媒体评论】

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摇滚乐手们彼此都是亲戚。本书是“无所不知先生”写的无所不知摇滚八卦奇书——不是编造的,是确实发生过的。它是一本你不知道从哪里读、任意从哪里读、没回读都像是新书的书。它的信息量大得惊人,当然它有边界,就像是宇宙。它是无穷无尽的,这点也像宇宙。

——李皖,知名乐评人

这部创意新颖、结构精妙的摇滚史为“二战”后每位主要的摇滚乐艺术家、厂牌和制作人提供了至少一个跨页篇幅的描述,并且使用醒目的图形和优秀的照片,将他们跟受其启发、与其合作及其所从收益人联系在一起。书中充满各类八卦和鲜为人知的事实……

——《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
【目录】

序 6

引言 8

使用指南 9

01 一曲激起千层浪 10

02 刺激,迷幻,疏离 34

03 性感与摇滚 120

04 超酷发型,大热金曲 188

05 此时此刻,尽享娱乐人生 236

索引 282

图片来源 288


【前言】

如果没有Pink Floyd的Syd Barrett,我就不会成为一名摄影师。Syd是我的朋友,他那令人难忘的音乐和造型是人们灵感的源泉。和他唱歌时的状态一样,我*次拿起相机也是在进入迷醉状态之后。1969年春天一个难忘的夜晚,我用Syd的方式探索了世界。那年秋天,我*次拍出了一组出彩的照片,而当时的拍摄对象正是Syd。现在想来,有之前的机缘,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因为对摄影和Syd的热爱,1972年初(Ziggy Stardust发行前三个月)我认识了David Bowie。他喜欢我之前给他拍摄的照片,而且他也一直是Syd的忠实粉丝,不愿放过一点内幕消息。另外,我和David都很欣赏Iggy Pop和Lou Reed:1971年的冬天,David在纽约与他们相识,而我则一直是这两位音乐人的支持者(在那遥远的过去,喜欢他们的人并不多),这样的志同道合让我和David的友谊更加深厚。1972年的夏天是取得突破的梦幻季节。在David的帮助下,Lou Reed和The Stooges乐队在伦敦亮相,他们的华丽摇滚获得了强烈的反响,David自己也因为风格独特而迅速蹿红。好像命中注定一般,我拍摄了Transformer和Raw Power两张传奇专辑的封面,并且因此分别拿到了100英镑和200美元的巨款。真是令人怀念的日子啊……

1972年到1973年间,我以极低的预算导演了Bowie的四部影响深远的音乐录影带,包括“John, I'm Only Dancing”“The Jean Genie”“Space Oddity”“Life on Mars?”。2009年,这些音乐录影带(和Bowie其他的MV一起)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永久收藏。在我们拍摄这些音乐录影带的时候,几乎没有电视台愿意播放它们,然而今天,它们却被奉为具有重要意义的艺术作品。另外,值得一提的是,David在2000年把四首录影带的画面版权全部赠送给了我。这样慷慨的绅士精神让我深受感动。

一夜之间,这些华丽摇滚的代表人物成了炙手可热的明星,开始在全球巡演。似乎每个漂亮姑娘都喜欢那些化着浓妆的男孩。1972年8月,Lindsey Kemp在伦敦彩虹剧院组织了一场演出,乐队Roxy Music参加演出并为Bowie伴唱,我也就是在那时*次为他们拍摄了照片。1972年8月到1976年期间,在Roxy Music结束和Eno的合作之后,我在演出筹备和现场表演的过程中多次为他们拍照。

1974年6月1日,岛屿唱片(Island Records)组织了一场演唱会,并准备发行相应的现场专辑。我受邀为这张专辑拍摄封面。Lou Reed在乐队Velvet Underground时代的搭档John Cale(之后在20世纪70年代我又给他拍了三四次照片)、 Nico(1975年我再次为她拍照,Lou也参加了那次十分亲密但是有些怪异的拍摄)、Brain Eno和Kevin Ayers(曾经是乐队Soft Machine的成员,后来也多次成为我的拍摄对象)都参加了这场演出。

1973年,因为喜欢我为Bowie和Reed拍摄的封面,当时默默无闻的乐队Queen找到我,希望(或者说Freddie希望)我也能为他们打造一个惊世骇俗的“华丽摇滚”形象。*终,我通过镜头满足了他们的愿望。后来,我还为他们拍摄了第二张专辑Queen II的封面(他们的歌曲“Bohemian Rhapsody”的录影带就模仿了这张照片的风格)。这张照片可谓贯穿了他们的演艺事业。当时的拍摄灵感来源于一张Marlene Dietrich1932年拍摄Josef Von Sternberg的电影《上海快车》(Shanghai Express)时的剧照。我*次把这张照片给Freddie看的时候,他十分激动,笑着说:“我就要Marlene的位置。”

1975年,Malcolm McLaren告诉我他手上有一支叫作Sex Pistols的乐队,并邀请我拍摄他们在圣马丁艺术学院举行的首次伦敦演唱会。他还告诉我,他和Vivienne Westwood在国王大道开了一家名叫“性”(Sex)的小店。因为资金紧张,我的报酬就是这家店里出售的一种奇特的内衣。这种内衣是橡胶材质的,在某些重要部位有洞,特别不舒服,我穿了一两次就扔掉了。不过现在我倒是觉得当时应该把它们保留下来,说不定能从收藏家那里赚上一笔。此后,我又为Sex Pistols拍过几次照片,不过很快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在朋克音乐发展迅速的纽约,我花了大量时间拍摄了当时活跃于舞台之上的各色人等,包括The Ramones、The Dead Boys、Talking Heads(我为这三支乐队拍过专辑封面)和Patti Smith。当然,我也为乐队Blondie拍过照。Harry女士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让为Blondie拍照成了对我来说*吸引力的事情。2004年,我在筹备出版Blondie的摄影集《摄想一下》(Picture This)时,Debbie评论道:“米克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很高,非常英俊,同时十分疯狂。为我们拍照时,他那双无比灵巧的手可以让魔术师自惭形秽。当时我想如果他男扮女装,他完全可以取个名字叫作‘幻觉小姐’。”

一位曾经负责过Bowie在纽约的公共关系事务的年轻女士把我介绍给了Siouxsie和她的乐队Banshees。1980年,我在纽约为他们拍照,这也是我和他们的*一次合作。后来乐队在欧洲发行的12英寸单曲的封面和20世纪90年代收录他们歌曲的群星精选集的封面都取自这组照片。另外,我也有幸多次拍摄了我*喜欢的摇滚女星Joan Jett,她*成功的专辑I Love Rock'n'Roll的封面就是我的作品。Joan曾经是乐队The Runaways的成员。十年之后,我为她的乐队旧友Lita Ford拍摄了专辑封面。没能在The Runaways短暂的演艺生涯之中为全部成员拍照是我*的遗憾之一。

1980年,稚气未脱的Madonna来到了我位于麦迪逊大道的工作室。那时她刚刚离开底特律,穿着一件底特律老虎棒球队(Detroit Tigers)的T恤,体内的音乐潜力似乎还在沉睡。不过那天下午和她聊天的时候我就发现,麦当娜心中不乏对未来的期许。试拍时,尽管我没有要求她那样做,麦当娜还是肆无忌惮地伸出了舌头。当时,她的外形和气质都有一种原始和粗糙的感觉,很难想象几年之后,她就摇身一变成为流行天后。这组照片被我遗忘了25年之后,突然从我的档案夹里蹦出来。现在只要举办摄影展,我都会展出这张吐舌头的照片。

1986年,当时还走华丽摇滚路线(化着大浓妆、穿着奇异的服装)的Mötley Crüe乐队把我空运到洛杉矶,请我为他们的*专辑Theatre of Pain拍摄一组宣传照。这次合作火花四溅,场面空前:我搭建了许多富有异域风情的场景。当时拍摄的乐队成员洗泡泡浴的照片直到新千年才随着乐队自传《肮脏》(The Dirt)的出版与大众见面。这张照片是他们狂野戏谑(还有肮脏)作风的*好写照。

1996年,我做了心脏搭桥手术。术后恢复期间,出版商、博物馆和画廊对摇滚照片和肖像的兴趣不断高涨,这也让新千年的新生代摇滚音乐人、说唱艺人和表演艺术家知道了我的名字。(又一次)好像命中注定一般,Syd、Bowie、Iggy、Lou、Queen、Blondie、Sex Pistols、The Ramones、Talking Heads这些我早期拍摄对象的生活、音乐和形象引起了新生代音乐人的无限遐想。恰巧我刚刚对这其中的好几位进行了新的拍摄(Bowie、Lou、Iggy、Debbie Harry和Mötley Crüe均在此列)。

与新生代音乐人的接触让我跟上了时代的步伐,与我合作的艺术家包括The Killers、The Yeah Yeah Yeahs、Kasabian、Foo Fighters、Daft Punk、Scissor Sisters、The Brian Jonestown Massacre、Nas、Maxwell、 Snoop Dogg、Ziggy Marley,甚至还有Lady Gaga、The Gossip和Janelle Monae。前所未有的曲风融合大量出现,摇滚、说唱、灵魂、雷鬼和舞曲不再相互排斥。这又是一个激动人心的黄金时代,能够再次亲身参与其中,我感到非常高兴。过去我走过的路漫长奇特又崎岖,然而我的敏锐未曾消退,我对拍摄新照片的渴望更是一如从前。

作为一名摄影师,我有幸拍摄了许多这个时代*杰出的摇滚艺术家。在这本书里你会了解他们与其他音乐人、厂牌、制作人、音乐工作室还有各类音乐会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换句话说,也就是整个摇滚的世界。在人类历史和我的人生里,摇滚占据着独特的地位。对于我和其他许多人来说,Syd永远活在我们的回忆之中。就像我在开篇的时候说的一样,没有Syd,就没有米克•洛克的摄影。

米克•洛克(Mick Rock)

于美国纽约


【书摘与插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