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3500年人类绘画编年史

1001幅世界名画高清图

680余位画家导游艺术世界

83位国际专家联合编写

全球16种语言版本畅销50万册

英国中产阶级家庭客厅陈列书

老少咸宜的艺术欣赏画册

适合大人、小孩和访客随意翻阅的艺术任意门宣传语:

世界经典绘画作品的图像合集

适合全家人的艺术博物馆

一本书将所有时代的绘画作品尽收眼底


【内容简介】

《有生之年一定要看的1001幅画》是一部以时间线串起经典作品的“人类绘画编年史”,由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院士、画家史蒂芬·法辛担纲主编。83位艺术家、博物馆管理者、艺术评论家和艺术品收藏人组成的国际撰稿人团队对3500年人类绘画史上680余位画家的1001幅代表作进行了兼具专业性与知识性的品评,图文并茂地呈现了人类文明史上璀璨的艺术遗产。英文版于2006年初次面世,历经2011年、2016年和2018年的三次修订,已被翻译成16种语言出版,累计销量超过50万册。本次中文版根据2018年的英文第4版翻译制作。

《有生之年一定要看的1001幅画》全彩展现了人类的绘画历史,带领读者畅享一场信息量丰富的视觉盛宴。史蒂芬·法辛教授担纲甄选,由艺术家、博物馆管理者、艺术评论家和艺术品收藏人组成的国际撰稿人团队以敏锐的视角为每一幅画撰写了兼具专业性、知识性与可读性的画评。通过阅读书中对画作的精辟讲解和对画家的介绍,你将认识绘画史上那些具有纪念意义而又颇具争议、吸引人眼球而又令人难忘的1001幅作品,包括从古埃及壁画到当代油画中颇负盛誉的名画,及大量曾被忽视的杰作和需要引起人们关注的现代绘画宝库。

书中收录的作品有些收藏在巴黎的卢浮宫、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等著名展馆,很容易找到,也有一些收藏在不易到达的偏远画廊,它们都值得我们去看一看。《有生之年一定要看的1001幅画》将为你的艺术之旅导航。相信每一次审慎的回顾都会伴随美丽的再现,每一次随意的翻阅都是艺术修养的积累。

贡布里希的《艺术的故事》让我们了解艺术的发展史,《有生之年一定要看的1001幅画》则可视作它的“图本”,让我们能直接欣赏艺术作品。


【作者简介】

史蒂芬·法辛(Stephen Farthing),英国画家、艺术史作家,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院士。自1977年开始,一直从事美术教育工作,曾任牛津大学拉斯金绘画学院院长、纽约艺术学院常务董事、伦敦艺术大学绘画研究教授等。著有《艺术通史》《有生之年一定要看的1001幅画》《501位艺术大师》《现代艺术指南》等。


【媒体评论】

在观赏这1001幅画作的过程中,你兴许会邂逅一万多幅图画也未可知。……本书就是希望能够告诉你,如何去看,以及到哪里去看。

——杰夫·戴尔,英国国宝级作家

本书是一次丰富而充满惊奇的精品绘画巡览,而非加长版的奥斯卡提名名单或者我私人爱好的随意展览。

——史蒂芬·法辛,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院士,著名画家,本书主编

贡布里希的《艺术的故事》让我们了解艺术的发展史,《有生之年一定要看的1001幅画》则可视作它的“图本”,让我们能直接欣赏艺术作品。

——张维军,清单控丛书主编

对大部分无缘游遍世界美术馆的读者来说,这部永远翻不完的瑰丽画册就是绝佳选择。

——英国亚马逊网读者五星评论

一部非常有价值的参考书。

——美国亚马逊网读者五星评论


【目录】

引言

画作索引

15世纪前

15世纪

16世纪

17世纪

18世纪

19世纪

20世纪

21世纪

术语

画家索引

撰稿人

图片来源

致谢

图片所以(部分)

阿斯卡纽斯射杀西维亚牡鹿

阿维尼翁的少女

哀悼或者夜的轮回

哀悼基督

埃尔隆德前往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

埃克巴坦那2号

埃森海姆祭坛画

埃斯特家的里奥尼罗肖像

艾西斯和欧西里斯神庙

爱德华·格里姆斯顿

爱德华·迈尔教授的肖像

爱神的教育

爱之歌

安德列·德兰

安德烈·多利亚肖像

安德鲁夫妇

安格尔·贾尼维的希望和绝望

安乐椅上的女人

安娜特

安妮女王

安涅尔浴场

安泰俄斯

奥地利的安娜和她的儿子路易十四

奥地利的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皇帝军装像

奥尔加斯伯爵的葬礼

奥菲利亚

奥库里

奥林匹亚

大卫·休谟

大浴女

代尔夫特一栋房屋的庭院

带火器的天使

带火绳枪的天使

带阳台的房间

戴草帽的自画像

戴红帽子的女孩

戴手套的自画像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丹麦艺术家在罗马的詹索拉客栈

单人室中的圣奥古斯丁

单艇上的马克斯·施密特

淡紫色的女士

盗窃癖者肖像

得克萨斯州阿马里洛的标准加油站

德墨忒尔崇拜入会仪式

德文郡的贝里·柏米罗伊城堡

迪亚哥

地图

帝国的改革和覆灭

帝国的历程:毁灭

第二个故事的阳光

*剂牙膏

电气灯棱镜

吊环运动员二号

订婚一

冬景图

冬天的莫宁顿新月

洞天山堂图

独眼巨人

独自睡觉,双腿叉开

对方形的致敬:欢娱

对话

对沃邦先生的致敬

多恩三联画

朵拉·玛尔肖像


【前言】

杰夫·戴尔

“*棒的十幅画”“*的五部小说”,那些榜单真叫人恼火……这太荒唐了:假如可供挑选的范围原本就少之又少,那么很可能你根本就没得选择。瞧,你去搭一趟长途航班,或者在乡村度个周末,可能会为带上哪本书而烦恼不已,不过,要是叫你在托尔斯泰或陀思妥耶夫斯基之间明确选择,*合乎常理的反应是“两者都好”。同样,如果哪天你不得不遴选出刚刚好十幅伟大的名画,这就不是个人喜好的问题了,而是赌上艺术与文明自身命运的抉择。

然而,当范围扩大至1001幅,该想法看上去就说得通了(这个多出来的“一”很关键:一千是个合理明智的截点,再加个一就表示总有例外的余地。所以在一千零一的理念中暗含着一千零二,而既然有了容纳一千零二的余地,那么就有……)。它是个普遍的概念——是种包罗万象的独一性。而在观赏这1001幅画作的过程中,你兴许会邂逅一万多幅图画也未可知。

另一个方面,“一千零一”这个想法也很贴心,不会叫人烦恼。本书中的一些画作属于私人藏品,因而只有在各地巡展时才看得到。平日里,你可以设法去观赏除此以外的作品。大致而言,有三种途径可供选择。

*种是打算观赏的作品就在自己家乡常规列展,或是附近的博物馆正好在展出某位艺术家的作品。还有比这更方便的吗?乘上巴士,买好门票,排队去看你喜爱的作品吧。

第二种则是你恰好拜访画作所在的某城市,或者一个临时特展正在进行之中,这也十分便捷。不过,事情并不总像看上去那般简单。多年来我便一直抱着这种模糊的念头,想去看一眼高更的《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然后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在波士顿正好有段空闲,便去了波士顿美术馆,还特意没有咨询作品的挂放位置。我希望能邂逅它,就像一次偶遇。*后我逛完了整栋大楼,才发现这幅画已经被收了起来,好像需要修复,要不就是出借在外(我忘了是哪一种情况)。这真是所谓的墨菲定律。

于是就有了第三种可能:特地前往某处,去参观某幅作品或一次展览。这当然不是说,观赏皮耶罗·德拉·弗朗西斯卡的作品就成了你在乌尔比诺做的*一件事,不过那却是我与当时的女友奔赴该地的理由。这有点儿类似一场朝圣,途中发生的林林总总(例如火车和巴士、葡萄美酒、晚餐、性、激烈的争吵)都成为这次赏画经历的一部分。

现在,我尽可以——跳回一段——飞去波士顿看当年错过的高更,不过首先自己倒也没那么迫不及待,其次,如果能给将来留一手,留那么点儿盼头,也是个不坏的打算。自信在未来时日,我会再次置身波士顿,同这幅与自己擦身而过的作品相见。未完成的梦想就为生活带来了目标。至于作品本身是否名副其实——尽管人人都赞其伟大——就我来说,我自己会下*终的判断。而这也是我要亲眼去看的原因——看看它是如何与其所享有的赫赫声名相称的。

在看过这幅画作或其他特定作品之后,是否就会改变乃至提升一个人的生活,这一点还有待商榷。这要取决于作品以及观赏作品的个人。观看过本书收录的一部分名画,就能变成更加体面的人吗(更为彬彬有礼、和蔼可亲,对待小狗更加温柔,不再那么乖戾)?未必。那么人们为何还要看画呢?我想,*好的答案——该用否定句式来回答,说得少也就错得少:因为不看的话就是在浪费我们的眼睛。

就我个人而言,假使没见过死亡谷、吴哥窟、瓦拉纳西或是纳米比亚的死谷,我就觉得有生之年徒然虚度了。绘画比起这些真实的场所又如何呢?如果能选择,你会去看一幅画,还是做点儿别的?阅读本书仅仅意味着领略一些必然性以外的自由。你可以去看名胜古迹,你也可以去看描绘名胜古迹的绘画作品。也许你无法尽览一切、踏遍世界,但可以迈出*初的一步。本书就是希望能够告诉你,如何去看,以及到哪里去看。


【免费在线读】

圣罗马诺之战

保罗·乌切洛 Paolo Uccello

约1440年 | 板面蛋彩画 | 180 x 320厘米(每块)| 英国国家美术馆,意大利乌菲齐美术馆,法国卢浮宫

保罗·乌切洛(约1397—1475)也被称为保罗·迪·多诺,是文艺复兴时期透视法的早期大师。他出生在佛罗伦萨,在大师洛伦佐·吉贝尔蒂的工作室接受训练。乌切洛是地位较低的理发师兼外科医生之子,所以他*早进入的是医生和药剂师行会。1425年,他迁居威尼斯,受聘铺设圣马可大教堂的马赛克。《圣罗马诺之战》由三块大型画板构成,可能是为佛罗伦萨*有势力的赞助人美第奇家族绘制。作品描绘1432年发生在佛罗伦萨和锡耶纳之间的一场小规模战役。伦敦画板(上)展现佛罗伦萨司令官尼古拉·达·塔伦蒂诺带着仅20名士兵在圣罗马诺的一次战斗中赶走锡耶纳人。这幅画板是描绘战争场景的精心之作,也充分表现了乌切洛对透视法的痴迷——裂开的长矛、遍地的尸体、色彩鲜艳的纹章盔甲所形成的矩阵,引导观众体验暴力与血腥的刺激场面。在乌菲齐的画板(右页上)展现了达·塔伦蒂诺在战斗中让博尔纳蒂诺·德拉·契阿尔达落马。乌菲齐的画板曾是三部曲的中心,也是艺术家*署名的画板。*后一块画板来自卢浮宫(右页下),描绘了米歇洛托·达·科迪诺拉的反击。乌切洛把战争这个新主题引入15世纪的艺术之中,并在画板上进行了透视法无与伦比的实验,为绘画艺术开创了新的道路。

桑德罗·波提切利 Sandro Botticelli

约1477—1482年 | 杨木板蛋彩画 | 203 x 314厘米 | 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

桑德罗·波提切利(亚历桑德罗·迪·马里亚诺·菲利佩皮,1441—1510)起初是个金匠学徒,后来成为修士菲利波·利比(约1406—1469)的学徒。利比发展出一种富有表现力的描绘人物之间互动的风格,并能运用继承自后期哥特式艺术的高度装饰性细节。波提切利也受安东尼奥·德尔·波拉尤奥洛(约1432—1498)的影响,他用充满肌肉的造型宣告一种依靠人体解剖学与人体比例来绘制具象作品的新方法的问世。波提切利的绘画有各种尺寸,他凭借对风景和人物的精致再现,在历代*受喜爱的画家中始终名列前茅。《春》纪念的是佛罗伦萨的文艺复兴——这个共和国文化、政治和经济的新生。这幅画起初悬挂在美第奇家族的凉亭里,作为《维纳斯的诞生》的姊妹篇。在《春》中,波提切利制造了一幕生动的场景,从左至右依次是神话人物墨丘利、美惠三女神、爱神维纳斯、仙女克洛里斯和丰裕女神弗洛拉以及西风之神赛弗。他们之上是情欲之神丘比特,他的小箭正瞄准了美惠三女神。一些学者提出这幅画是波提切利对新柏拉图主义(一种异教和基督教的混合)感兴趣的例子。然而,波提切利绘制这幅神话画的原因可能仅仅是受美第奇家族的委托,这个家族对古典历史和艺术的兴趣影响了当时的很多画家。

扔花的人

班克斯 Banksy

2000年 | 砖上模版拓印颜料

街头艺术家班克斯(罗伯特·班克斯,1974—  )比起其他人,为提升英国的涂鸦格调做出了更大的贡献。那些通常违法的哗众取宠的冒险行为为画家赢得了都市传奇人物的名声,无数报纸的专栏攻击他的作品破坏文物。班克斯描述自己为“艺术上的恐怖主义者”,他的主要艺术手段是采用模具,往往未经许可便将颜料涂在墙壁上。班克斯的作品和高雅的艺术形成了对比,*著名的是他的“毁坏油画”系列——班克斯潜入英国泰特美术馆、法国卢浮宫以及其他声誉斐然的艺术场馆,把他的那些涂鸦偷偷挂在艺术场馆本来的藏品旁边。其中一些19世纪的田园风景被“直升机”或“电视塔”破坏,满脸严肃的肖像被唐突地喷上涂料或戴上防毒面具。班克斯的很多艺术创作在其深处有着颠覆性,无论他是否把传统艺术等同于涂鸦。他描绘反抗权威的无政府主义,比如这幅《扔花的人》,就把暴力的象征炸弹替换成和平的象征——一束鲜花。2005年,他把这个图像推向*——在把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西岸隔开的300英里长的安全带上,他描绘了瞭望远处绿洲的窗户和梯子——它们代表打破围墙的方法。

摘禁果的人

瓦格希·姆图 Wangechi Mutu

2015年 | 拼贴画 | 美国纽约格莱斯顿画廊

活跃在纽约的肯尼亚艺术家瓦格希·姆图(1972—  )是视频艺术家与雕塑家,但*知名的或许是她的拼贴艺术。她的大幅拼贴画常常展现一位女性主人公,植物、人体与机器一道被嫁接入这个怪物般的形象之中。她的作品向超现实主义者马克思·恩斯特致敬,恩斯特往往在自己的拼贴作品中把不同寻常的植物和奇怪的装置并置。像恩斯特那样,她巧妙地隐藏了各块拼贴之间的接缝。2015年姆图为威尼斯双年展的展览创作了装置《世界的所有未来》,她将拼贴画《摘禁果的人》放在入口担当历史背景,与雕塑《她从自身得到了整个世界》、动画视频《负载所有的终点》构成了装置的剩余部分。这幅图取材于《圣经》故事,也汲取了姆图故乡肯尼亚的传统创世故事。世界上的*个女人夏娃正要摘取生命树上的禁果。她是人类与机器的混合物——部分是金属,部分是血肉——这象征了女人的物化。蛇作为姆图作品中的常见形象,在本画中是一个双头怪物,正从画的另一边诱惑夏娃,怂恿她快点行动。拼贴古怪但吸引人,观众不但关注到了夏娃对苹果的觊觎,也感受到了人类对物质的贪婪。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