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读者》《意林》杂志签特约作家

刷爆朋友圈的100000 阅读量爆文作者

95后元气美少女黎饭饭全新力作

《奇葩大会》百万爆文作者木汁倾情作序

全彩双色印刷,随书附赠少女“心翼”表白折纸

15个温暖治愈的成长故事,写给18岁不想长大的你

原谅我有点笨拙的少女心,时光翩跹仍然喜欢你


【内容简介】

原谅我擅自喜欢,原谅我一腔孤勇,原谅我爱恨分明。

在恋爱的不同阶段,我们受过伤,流过泪。有时在感情中跌倒,以为世界就此崩塌,但第二天还是要拍拍灰尘,勇敢地迈上向前的路。

15个关于成长和爱的治愈系故事,陪伴95后、00后重拾爱与被爱的勇气。

原谅我有点笨拙的少女心,时光翩跹仍然喜欢你。


【作者简介】

黎饭饭,98年天蝎座,双马尾少女的外表里住着一只尖牙利爪的猛兽。不想教你大道理,只想趴在你的耳边,给你讲真实又戳心的故事。

《读者》《意林》杂志签特约作家简书推荐作者。文章常见于中国日报,思想聚焦,青年文摘等公众平台,创下过多篇10W ,其中讲述年轻人恋爱观的《单身分九层,你在第几层》连续两天登陆微博热搜榜前十名。


【目录】

一、暗潮

1. 暗恋那五年

2. 月亮不发光

3. 我的纸上男朋友

4. 一步之遥

二、孤勇

1. 马卡龙女孩

2. 第三者观察日记

3. 百分百的纯友谊

三、热烈

1. 如何避开生命中所有的雨

2. 告白计划联盟

3. 异地恋见面前24小时

4. 不谈恋爱会死星人

四、告别

1. 前任遗物处理手册

2. 我写给你的*后一封信

3. 婚礼大作战

4. 再见十年


【免费在线读】

婚礼大作战

你不知道,自己会怒发冲冠掀桌而起,成为同学群里第二天的头条新闻,还是会哭得像条狗一样,躲在角落里吃眼泪味的喜糖。

你不知道,前任的新娘长什么模样。比自己难看,你会大骂前任没有眼光,抛下西瓜捡了芝麻。比自己好看,你又会自惭形秽,恨不得从未出现在现场。

1.

每个人都有一个不能提的名字。

每个人都有一个不能提的名字,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往的记忆都会被埋上厚厚的尘土,甚至在原地盖起高楼。但这个名字就像埋在地底的一颗炸弹一样,一旦引爆,建在上面的摩天大厦都会轰然坍塌。

而我的炸弹爆发在和高中同学豆子的聚会上。

本来老同学见面,吃吃喝喝再一块逛街挺高兴的,直到豆子说了那句话——

诶,周末你去不去张扬的婚礼啊?

谁?听到这个名字,我身上好像有一阵电流通过。

张扬啊,你忘了他啦?

我怎么会忘,这个贯穿了我高中两年大学四年的名字,忘记他就等于忘记了全部青春。

他要结婚了?我能感觉到自己声音的颤抖。

是啊,就这周六。豆子说完,才恍然大悟般捂住嘴,他没通知你吗?对不起啊……

我懂了,张扬通知了高中全班,唯独没有通知我他要结婚的消息。

不就是因为我和他谈过恋爱吗,给我这么个特殊关照,怕我坏了他们的兴致不成?我越想越气,恨不得现在就把他揪过来质问。

豆子小心翼翼地说:小果儿你别在意,现在婚礼很多都不请……前任吧。

我们和平分手,凭什么我就不能去他婚礼?

豆子一脸尴尬:据我所知,你们分手并不和平,你在朋友圈骂了他一个星期对吧?把他睡觉磨牙说梦话,袜子内裤一块洗都公之于众,他心里肯定不高兴。

我说的都是真话,刚分手还不允许发泄发泄情绪吗?

豆子又说,那你们分手之后,你叫搬家公司把他屋里的沙发、床、马桶都卸掉了算什么?张扬说他连着一个星期都只能去五百米开外的公厕,没买新家具之前晚上睡觉只能打地铺。

我反驳,一块租的房子买的家具,分手了房子归他家具归我不对吗?全让他一个人留着,我岂不是很亏?就算把马桶砸碎了我也不能让给他的大屁股坐。

那你还给大学的校长信箱写信,举报张扬大学期间考试作弊干什么?张扬差点以为自己要被吊销学位证,你这要是举报成功了不就害惨他了。

诚信考试人人有责,再说校长根本没打开过他那个信箱,后来不也没追究过张扬的事吗?我说。新时代的年轻人,分手不能和旧时代一样逆来顺受一声不吭,要勇于为自己的幸福而奋斗。

现在的关键点在于,张扬这个王八蛋,结婚居然不告诉我一声,虽然我本来也不想去,但事到如今,我还非去不可了!

......

5.

我听说过很多情侣,度过了大风大浪,却过不了婚礼这关。

看见张扬苦恼又无处发泄的样子,我高兴得不行,叫上豆子到卫生间里哈哈大笑。

这么多年,你怎么还像个小孩一样?豆子说,扎气球这么幼稚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对,我就是幼稚,就是无理取闹,谁叫他当初喜欢我又不负责到底呢。

正说着,隔壁传来张扬和另一个高中男生的声音,我连忙闭上嘴不出声。

肯定是小果儿来过了对不对?张扬说,我就知道这么幼稚的事只有她能干得出来。

我以为下一秒张扬要将我骂个狗血淋头,不知为何,他的言语中竟流露出些许悲伤。

其实我也没想到我们会分手,*后一次吵架,她把我删得一干二净,怎么也联系不上。我以为她出出气就没事了,结果反倒越走越远。后来认识了潇潇,从恋爱到结婚都一帆风顺,却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兄弟,你这是新婚焦虑症吧,男同学劝道,别想那么多,相信你的选择。

唉,说真的,结个婚像蜕了一层皮一样,婚礼时间、地点、形式、彩礼数额、邀请谁不邀请谁,从订婚来我为这些琐事跟潇潇吵了无数回架,直到昨天晚上还在吵。

……

和未婚妻吵架?活该。谁让他在我这里,学会了如何告白、如何制造惊喜,却唯独没有学会如何去挽留呢。

那时我们住在一起,经常吵吵闹闹,也是因为一点小事就吵得不可开交。

我说,我要分手。

张扬说,别开玩笑。

我说,我要分手。

张扬说,我到底哪里不对你能说出来吗?

我说,我要分手。

张扬说,如果你租好房子了的话,收拾好东西就搬走吧。

我说好,随即趁张扬不在家的时候叫人卸了家中的沙发、马桶和床,心中隐隐期待着他怒火朝天地找上门来,顺势把我扑倒在床上。但张扬只是闷不做声地忍受了几天没有家具的生活,然后马上去宜家买了新的。

我借朋友之口告诉张扬,我要举报他考试作弊,让老师吊销他的学位证,以为他会来苦苦哀求,叫我放他一马,没想到张扬除了花更多的时间去投简历和面试之外无动于衷。

我在朋友圈里大骂张扬,把我从认识他到分手发现的所有缺点臭毛病都公之于众,添油加醋地宣扬了好多天,确保我的女生朋友里,没有一个会喜欢上张扬。

可张扬始终没有理过我。

就像使出全力的拳头打到受了潮的棉花上一样,我的猛烈攻势得不到回应,满腔的火气全都反弹给了自己。

我躺在熟悉的双人床上,从不肯承认到逐渐地接受了自己的单身事实。

婚礼开始前两小时,张扬和他的未婚妻不知为何又有了口角。

未婚妻坐在大厅陪父母,张扬则一个人走到楼梯间。

我听说过很多情侣,度过了大风大浪,却过不了婚礼这关。

前半生你认识的几乎所有人都会过来,送上或敷衍或违心的祝福。繁琐的形式和礼节不断地挑战着两个人的关系,要送多少彩礼啦,婚车用什么牌子的啦,怎么排座位,关系好的人要不要送特殊的伴手礼……*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你人生中*重要的仪式之一。

悄声领个证就行了,要搞得熟人皆知,难免会出差错。比如,招惹到像我这样不请自来的婚礼煞星。

我猜张扬是一定要去抽烟,这是上学时养成的习惯,爬到楼梯的*顶层,那是老师们监管的法外之地。

我趁人不注意,悄悄地跟了过去,和他总保持着半层楼的距离,刚刚好不被发现。

由于酒店楼层高,大多数人都选择电梯,步行楼梯里连灯都没有开,张扬半路上掏烟盒时,一个小玩意“啪嗒”一声掉到地上。

张扬没有察觉,继续往上走。

我凑近了定睛一看,是一个刻着我和他名字缩写的钥匙扣,飞机形状,机尾处歪歪斜斜地画了一颗爱心。

6.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我们*次去旅游,青岛,在机场送的纪念品。

当时我和张扬还没住到一起,可以说是纯情少男少女,宾馆都开两间房。

白天漫无边际地在海边闲逛,晚上,张扬总会拿出一系列理由敲我的房门。

小果儿,我手机好像放你包里了。

我给你买了包小鱼干要不要吃?

腿好酸啊,你帮我揉揉行不行?

终于,我禁不住他的软磨硬泡,将房门拉开一条缝,张扬像只鱼一样钻进来。

那天我才发现,原来世界上有比躺在床上玩游戏更有意思的事情,那就是两个人一块躺在床上玩游戏。

喊着“过来过来”“开大”“哎呀你怎么不保护我”,伸腿就能踹他一脚。

张扬不甘示弱地踹回来,我不解气,扭过头去拿胳膊肘戳他。不知不觉间,两个人的肢体离得越来越近。

第二天早上,树影中的阳光一晃一晃地照到我们的被子上。

张扬流露出少有的温柔模样,说,小果儿,我会对你负责的。

临走前,机场在发免费刻字的飞机纪念物,我叫张扬要了一个,刻上我们俩的名字。

我们以后要来青岛度蜜月!我大喊道。

好,张扬晃着钥匙扣说,这就是信物,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分开之后我找张扬要过这个钥匙扣,他轻描淡写地说“扔掉了”,被我一通臭骂然后拉黑。

没想到这么多年,他还一直留着。

酒店大厅,身穿婚纱的女孩起身走到楼梯口,像是要进来找张扬。

这是我*次看见张扬女朋友的正脸,不,应该说是未婚妻。

她化着精致的妆,两只手提着婚纱的裙摆,像一只高贵的白天鹅。都说婚礼是一个女孩*美的时刻,一点也不错。

张扬刚好抽完了烟,准备从楼上走下来。

我的脑中闪现过一个邪恶的念头:结婚当天身上还带着和前女友有关的东西,让未婚妻发现了肯定得大闹一场。

这真是*好的报复。

我把钥匙扣放回原处,躲到楼梯外,等待着见证奇迹的时刻。

张扬的未婚妻提着婚纱走上台阶,被地上的一个小玩意吸引了目光,捡起来一看,上面赫然刻着张扬和另外一个女生的名字。

与此同时,肇事者张扬正好走到她面前。

她将钥匙扣摔到张扬身上,质问他这是什么。

张扬的脸色瞬间变得复杂起来,未婚妻气急败坏,捶打着让他说些什么,难道都要结婚了,你心里还想着别的女生吗?

沉默良久后,张扬开口,缓缓说道,对不起,我的心里还有小果儿……

未婚妻将头纱一扔,捂着脸跑出了大厅,留下满场的嘉宾不明所以。

7.

横亘在我们之间的那些年突然变得像一粒种子一样渺小,被风带到遥远的过去。

头脑风暴时间到此为止。

滚吧滚吧,滚去结婚,然后永远也不要让我看见你。我心中骂道。什么狗血情节,千万不要发生。

我迅速捡起他掉在地上的钥匙扣,揣进口袋里,就像当年他拿走我mp3时一样手疾眼快。

然后,和向下走来的张扬擦肩而过。

分手后我想象过无数次和他相遇的画面,想象中我会抡圆胳膊给他一个大巴掌,大喊“王八蛋”,或者泪如雨下地诉说起我们分手之后的点点滴滴,亦或是两个人久久相望无言,就像电影中演的那样,过去的画面纷纷在天空中浮现。

然而事实是,我从张扬的身边走过时,他的目光始终没有在我身上多停留半分,就好像路过那些每天都会碰见的陌生人,和他们之间不会有多余的故事诞生。

横亘在我们之间的那些年突然变得像一粒种子一样渺小,被风带到遥远的过去。

未婚妻找了上来,埋怨了他两句,叫他下楼给亲戚们敬酒。

好啦老婆,马上下去。

楼梯间里,张扬和他心爱的女孩拥吻在一起。

我是走廊黑暗中的一颗电灯泡,从楼层高处远远地俯瞰着这一切,曾经幼稚的对话回响在耳边。

喂,你说我们会结婚吗?

为什么不结婚?除非你不想结婚。

如果你结婚的对象不是我怎么办?

不可能,我上哪找一个比你还漂亮的老婆啊。

那如果你结婚的对象不是我,我就去你的婚礼砸场子!我可是说真的,你要是敢和别人结婚,我一定不会祝福你们。

婚礼正式开始。

穿白色拖地纱裙的新娘满脸幸福地走向张扬。

我躲在角落的饭桌边,将桌上的花生豆一颗一颗地往嘴里塞。

司仪问:张扬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女子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贫穷还是康健,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保护她,尊重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张扬说:我愿意。

同样的话又重复了一遍,白纱下的女孩拿起话筒说“我愿意”。

然后,成千上万的粉红色花瓣从天花板上散落下来,全场响起悠扬的婚礼进行曲。我看着我曾经*喜欢的男生,娶了他*喜欢的女生。

也许他只是今天偶然把钥匙扣带在身边,也许新娘早就知道我们的故事,也许被发现这件东西并不算什么,毕竟张扬已经认不出擦肩而过的我,但我还是把它带走了,在千钧一发之际。

我想他在卫生间里发的牢骚不全是出自真心,就像当初我们频繁地吵架然后分手一样,误会和不肯认输让我们渐行渐远,我不希望张扬再错过一个他喜欢也喜欢他的人了。

前任的婚礼,还是不去比较好。

因为你不知道,自己会怒发冲冠掀桌而起,成为同学群里第二天的头条新闻,还是会哭得像条狗一样,躲在角落里吃眼泪味的喜糖。

你不知道,前任的新娘长什么模样。比自己难看,你会大骂前任没有眼光,抛下西瓜捡了芝麻。比自己好看,你又会自惭形秽,恨不得从未出现在现场。

*重要的是,你不知道,身临其境在这些幸福温馨的气氛里,会不会忽然之间,燃起想要恋爱结婚的念头。

对,从张扬的婚礼回来之后,很多天里,我的脑袋里只飘着五个字:好想结婚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