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独有!黑塞遗物大公开】不为人知的黑塞遗物信札首度公开,有且仅有该版本收录

本书特附来自黑塞遗物中写给友人的书信一封,在该书信中黑塞回应自己的童年生活,自己的“德米安”少年时

100周年典藏纪念版进口牛皮纸、圆脊锁线精装、刷新你的阅读和珍藏体验

  圆脊锁线精装、进口牛皮纸、环切不干胶贴纸、80g象牙白画刊纸,每个细节精雕细琢

超值!附赠中国红扎线手账本中国红扎线、黑塞文艺手账本

  附赠手账本,有黑塞的音容笑貌,还有黑塞的暖心文字,更有属于你的书写空间

超推荐!数不清的人推荐又推荐防弹少年团BTS金南俊、金秀贤、《德鲁纳酒店》IU李智恩蒋勋都在推荐

 全球40多种语言,超过1.4亿人口耳相传

 防弹少年团BTS金南俊、《制作人》金秀贤、《德鲁纳酒店》IU李智恩超喜欢的书

 荣格、托马斯·曼、保罗·科埃略、蒋勋、李欣频、钟文音、蒋方舟、周云蓬挚爱的作家荣荣格说:

  读黑塞的书,就像在暴风雨的深夜,感受到灯塔的闪耀。

 蒋勋说:

  《德米安:彷徨少年时》,因为黑塞我喜爱上一种独白式的文体,像日记,也像书信;像孤独时自己与自己的对话。


【内容简介】

《德米安》是黑塞的代表作之一,以抒情的笔调、细腻的文字描写少年辛克莱追寻自我、坚定地成为自己、探索自我命运的心路历程。这部心理小说可以说是黑塞标志性的、纪念碑式的名作。

出生并成长于“光明世界”的辛克莱,偶然发现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那里的纷乱和黑暗,使他焦虑困惑,并陷入谎言带来的灾难之中。这时,一个名叫德米安的少年出现了,将他带出沼泽地,从此他开始走向孤独寻找自我的征途。之后的若干年,“德米安”以不同的身份面目出现,在他每一次孤独寻找、艰难抉择的时候,成为他的引路人。

德国文学大家托马斯·曼评论道:“这是一部以它极为精确的描写击中时代神经的作品。整整一代青年深信,一位代言人起自他们生命深处,他们满怀感激而且如痴如醉地被他吸引。每个人的生命都是通向自我的征途,是对一条道路的尝试,是一条小径的悄然召唤。”

提起黑塞,保罗·科埃略说:“赫尔曼·黑塞已然感受到我们这一代人那种内心的骚动、那种青春时代自寻其路的固有需求;这种需求让我们每个人都必须索取天经地义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自己的生命。黑塞的这种先知先觉也必然启发未来时代的人们。”


【作者简介】

赫尔曼·黑塞(Hermann Hesse),德国作家、诗人、评论家,20世纪*伟大的文学家之一。

1936年,黑塞获得瑞士*文学奖歌特弗利特凯勒奖;1946年,获歌德奖;同年又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21岁时自费出版*本诗集《浪漫之歌》。27岁时,《彼得卡门青》一出,佳评如潮,一举成名,获得包恩费尔德奖,继而是《在轮下》《德米安》《荒原狼》《玻璃球游戏》《悉达多》等一部部不朽之作,饮誉文坛。自20世纪60年代起,黑塞就成为美国大众的*,在美国,他是20世纪被阅读*多的德语作家,他的“Do You own thing”成为美国整整几代年轻人的座右铭。在法国,雨果称他为“德国浪漫派*后的一个骑士”。在日本,黑塞是除了歌德之外*著名的德国作家。对黑塞的崇拜还蔓延至全球,他的作品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总印数超过1.4亿册。
译者:林倩苇
  台湾辅仁大学德国语文学研究所毕业,台东大学文学研究所博士。曾在德国法兰克福大学青少年文学研究所进修,喜欢孩子与童书,喜欢在文字与音符中漫游。从事翻译工作多年,翻译作品有《我的小村如此多情》《松鼠先生和月亮》《松鼠先生知道幸福的秘诀》《车轮下》《牧羊人的城市奇遇记》《碧娜鲍许:舞蹈、剧场、新美学》等。


【目录】

前言
两个世界
该隐
强盗
碧翠丝
奋力冲破蛋壳的鸟
雅各的战斗
夏娃夫人
结束与新生
黑塞主要作品表
黑塞年谱


【前言】

提起我的故事,无法不从遥远的过去开始。可能的话,我想追溯到童年*初的时光,甚至还要再往前,直到我出生的源头。
  小说家创作的时候,总是不自觉扮演起神的角色,他们似乎全知全能,可以洞察任何一个人的生命,仿佛上帝一般叙述着故事,不带一丝模糊,通达一切事理。这点我办不到,其他作家也办不到;即使我的故事对我而言,意义格外重大,远超过任何故事对一个小说家的重要性,但我还是办不到。因为这是我的故事。因为这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故事,属于某个独一无二、真实的个体;它并非虚构、假设性、理想化的角色,更不是一个绝不可能的存在。然而,什么才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人类不但比以往更不了解,甚至还可以率性枪杀那些大自然所孕育的珍贵、无与伦比的人,好像若我们不能比独特的人更出色一些,恐怕真会有一把枪把我们从这个世界扫除。果真如此,叙述故事就完全失去意义了。可是,每个人并非只是他自己而已,他也是无可取代的一个点,世界的现象在这个点上交错相遇,仅仅这么一次,此后不会再有。所以,每个人的故事都重要,都永恒、神圣。任何人只要活着并履行大自然的意志,他就是一种传奇,值得佩服、尊敬。灵魂在每个人身上成形,创造物在每个人身上受苦,救世主被钉在每个人的十字架上。
  今天,很少人知道人为何物。许多人觉得他们领悟到了,因此更可以无所挂碍地死去,没有遗憾,正如我完成这个故事之后,未来将更坦然地面对死亡。
  我不认为自己是个智者。我曾经是一名探索者,现在也还依旧是。但是我不再从群星和书本中寻觅,而是开始聆听让我血液澎湃不已的教义。我的故事并不愉悦,不像杜撰的故事那般甜美和谐;带着胡闹和困惑、疯狂和梦幻,就跟所有不愿再说谎的人的生命一样。
  每个人的生命代表一条通往他自己的道路,代表他在这条路上所做的尝试,代表他在幽微小径中得到的启示。从来不曾有人完全成为他自己,尽管如此,大家还是努力去尝试,有人懵懂,有人清醒,人人尽其所能。每个人身上都存留着出生时的痕迹——远古时代的黏液和蛋壳,直至终了为止。有些从来不曾变成人类,而继续当青蛙、蜥蜴、蚂蚁。有些人腰部以上是人,腰部以下是鱼。可是,大家都是大自然创造人类的成果。每个人都源于自己的母亲,都以同样的方式来到世上,都出自同样的深渊。人人尝试走出深渊,朝各自的目标努力,我们可以彼此了解,但真正能够深刻了解自己的,却只有每个人本身。


【免费在线读】

想象这样一个问答游戏,目标是你必须像一个原始的、保护欲强的、充满情绪的大脑那样回答问题。你要做的就是扮演一个人的大脑,针对如何保护你的主人回答一系列问题。这个游戏就叫作“如果我是你的大脑”。

我的故事就从一段经历开始讲起,当时我十岁,正在我们小城里的拉丁文学校念书。
  回忆中,昔日的种种气味迎面袭来,愉悦夹杂着敬畏的苦楚,令我内心激动:暗沉的巷弄,明亮的房子,钟塔和钟声,人们的面貌,舒适温暖的房间,神秘、阴森、恐怖的房间。狭窄、温热,兔子和女仆的气息,还有家用常备药和干果的味道。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就在那儿交错,各自运行,一如宇宙的两极——白昼与黑夜。
  父亲的房子构成其中一个世界,严格说来,应该是父母亲两人的组合。我对这个世界比较熟悉,它意味着母亲和父亲、慈爱与严格、典范与学校。这个世界充满柔和的光泽、明亮与整洁;愉快轻柔的谈话、干净的双手、清洁的衣服、良好的习惯,也都属于家中这个世界。在这里,人们早晨要唱赞美诗,每年会庆祝圣诞节。这个世界笔直地指引着未来的道路:义务和责任、愧疚和告解、宽恕和良善的决心、爱与尊敬、《圣经》的话语和智慧。人们必须坚守这个世界,生命才能明确、美好且有条理。
  与此同时,另一个*的世界也在这个家里运转。那是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它的味道不同、言语不同,承诺和要求也不同。那里有女仆和工匠、妖怪故事、丑闻和谣言;各式各样奇特、诱人、惊悚、扑朔迷离的事物:屠宰场、监狱、醉汉、骂街的女人、生产的母牛、跌倒的马等,还有关于盗窃、杀人、自杀的传闻。邻近弄堂、隔壁房子里,随时上演着野蛮且残酷的画面,令人好奇又害怕。警察,流浪汉,醉汉打老婆,傍晚时分成群从工厂里涌出来的少女,对人施咒的老妪,藏匿在森林里的强盗,被逮个正着的纵火犯。一个鲜明的世界,充满活力,散发迷人的芬芳,生机盎然,与我父母生活的屋子大相径庭。这实在很不错,让我们这里不仅有和平、秩序和宁静,有义务和良知、宽恕与爱,更棒的是,还有其他事物:喧闹和刺耳、阴森与暴力,即使想要逃离的话,也只要一下子就可以回到母亲身边。
  这两个世界彼此分隔,却又紧密相邻,真是奇特!例如家里的女仆丽娜(Lina),当她坐在客厅门边,和我们一起晚祷,嘹亮地唱着圣歌,干净的双手放在平滑的围裙上,她完全属于父母亲、属于我们、属于光明与正直的世界。然而,到了厨房或木棚里,当她对我叙述无头男子的故事,或在肉摊前跟邻妇吵架,她则归属于另一个被神秘笼罩的世界。这种情形也发生在所有人身上,尤其是我。没错,身为我父母的孩子,我属于光明正直的世界,但眼光所及,处处可见另一个世界,甚至置身其中,即使它对我而言既陌生又可怕,常常感到良心不安。有时候,我甚至宁愿活在被禁止的世界;重返光明,反倒像回到不那么美好的地方,乏味、枯燥又无聊。
  有时候我很明白,我的人生目标是以父母亲为榜样,那会是光明与纯洁,优越且规律。然而,通往目标的路途还很遥远,在那之前,必须先读完中学,进入大学,参加各式各样的测验和考试。而且,这条途径多半得穿越黑暗的路段,人往往就此流连忘返,甚至沉迷其中。所有浪子回头的故事情节莫不如此,阅读这些故事,曾让我深深着迷。在这种故事中,把返回父老身边与回归良善,描写得如此抚慰人心和了不起,让我完全相信这就是*的正道,值得人们追求。然而,那些有关邪恶和迷惘的描述,对我却更具吸引力。说句老实话,有时候我对于浪子忏悔、回头是岸的结局,简直感到惋惜。然而没有人会这么说,也不敢这么想,顶多把它当成一种预警和可能性,埋藏在意识的*底层。就像说到魔鬼,我很可以想象它潜伏在马路下面、混迹在市集或酒馆内,但不论伪装或者现形,都绝不会在我们家里。
  我的姊妹同样属于光明的世界。我时常觉得,她们在本质上更接近父亲和母亲:她们比我更好,更有教养,更完美。她们有缺点和坏习惯,但在我看来并不严重,跟我的情况不同;我与邪恶的接触,充满沉重的压力,饱受折磨,我比她们都还要接近黑暗的世界。我的姊妹跟父母相似,值得体谅与尊敬。假如跟她们吵架,事后总会自责不已,自认是个麻烦制造者,应该请求她们宽恕。因为损及我的姊妹,就等同损及我的父母,还有损及良善与高尚。有些秘密,我宁愿告诉*堕落的街头无赖,也不能够同姊妹们分享。
  在凡事如意的日子里,当一切光明且感觉正确时,跟姊妹们玩耍真是愉快。跟她们在一起,看着自己置身于一个正确、崇高的假象中,感觉相当美好。当天使的感觉,应该就是这样吧!这是我们想象得到的*境界了,天使甜蜜且美妙,被光明的声音与香气所围绕,有着过圣诞节的幸福。啊,这样的时光是如此难得!通常在玩的时候,明明是一些大人允许的无害游戏,我却有突如其来的亢奋、激动,让姊妹们难以招架,*后演变成争吵和不快的局面。而只要我一发怒,情况就变得很恐怖;我会口不择言地说出当下即后悔的脏话,做出令自己良心不安的恶劣举动。接下来,便是懊恼的时刻,我只能痛苦地请求原谅。然后光明重现,恢复到数小时或片刻前的平静以及感恩的温馨。
  我在拉丁文学校就读,市长和林场主任的儿子和我同班,他们有时候会来找我玩。他们任性、蛮横,却都还是良善、正派世界里的一分子。我们或多或少瞧不起附近的一些孩子,瞧不起公立学校学生,但不表示从来不和他们接近。我的故事就要从他们其中的一位讲起。
  一个闲暇无事的下午,当时差不多十岁的我,和两个邻居孩子一起闲逛。随后,一个高大的男孩也来插一脚,他约莫十三岁,强壮且粗鲁,是公立学校的学生,裁缝师的儿子。他的父亲是个酒鬼,一家子声名狼藉。我认得这个法兰兹克洛摩(Franz Kromer),我很怕他,内心并不希望他来加入我们。他的举止俨然一个成年人,还会模仿工厂年轻学徒的动作和说话的方式。在他的指挥下,我们紧靠着桥墩往下走到河边,躲进*座桥拱下方。河水缓缓流动,河面和桥拱之间的狭长河岸上堆满垃圾、杯盘碎片、各种破烂旧物、散乱成捆的锈铁丝,还有各式各样废弃物。这里,偶尔还可以捡到一两样有用的物品。
  法兰兹克洛摩下令在这段河岸搜寻,要我们把找到的东西交给他。他检查以后若不是占为己有,就是丢进水里。他特别指示留意铅、黄铜、锡制的东西;找到了,他就通通往自己身上塞,连一把老旧的牛角梳子也不放过。跟在他身旁,老让我惴惴不安,并非为了父亲若晓得这件事,一定会禁止我跟他来往,而是因为我害怕法兰兹这号人物。然而我很高兴他没有排斥我,对待我就像对待其他同伴一样。他发号施令,几个孩子遵从行事,似乎是大家长久以来形成的相处默契。即使今天是我*次跟他在一起,也不例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