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
  1. 【入选“主题出版重点出版物”。继《苦难辉煌》畅销三百万册后,金一南全新集大成之作

一部感天动地的奋斗史诗,一代一代人铸就的中华之魂。以广阔全面的视野、一以贯之的犀利文笔、磅礴激昂的气势,向读者生动客观阐述了中国从百年沧桑民族复兴的辉煌道路。

  1. 直击全球热点,紧密结合当下局势,化繁为简,解读军事、政治、经济多重议题。】

以全球视野,解码中美贸易之战,深度挖掘,洞察真相,解答大众疑惑;揭示中国经济发展之谜,梳理中国崛起征途中的博弈较量,对世界格局走向做理性瞻望。

  1. 【书写中国道路,完整呈现金一南历史观,回答“为什么是中国”这一历史之问。】

钩沉150年中国历史风云,深刻解读新中国历史性变革中所蕴藏的内在力量,倾心讲述中华民族重要历史进程中的中国故事,回答“为什么是中国”这一历史之问,为党和人民提供强大的精神激励。

  1. 【解读中国道路书写中国力量·彰显中国自信。】

书名字体遒劲有力,激昂发问;腰封烫金工艺,熠熠生辉,凝聚精神力量;封面专金印刷,彰显大国气象。


【内容简介】

金一南将军全新著作。一部感天动地的奋斗史诗,一代一代人铸就的中华之魂。深刻解读新中国历史性变革中所蕴藏的内在力量,倾心讲述中华民族重要历史进程中的中国故事,回答“为什么是中国”这一历史之问,为党和人民提供强大的精神激励。

全书以甲午中日战争至21世纪世界新格局形成之间的历史事件为研究材料,深入剖析近现代初期破碎山河中的世道人心,回顾岐路惶恐间的挣扎徘徊,阐释共产党人的伟大历史自觉,解读抗战胜利的能量密码,钩沉中国崛起征途中的博弈较量,历数改革强军的挑战与机遇,瞻望世界格局的未来走向。以广阔全面的视野、一以贯之的犀利文笔、磅礴激昂的气势,向读者生动客观地阐述了中国从百年沧桑到民族复兴的辉煌道路。


【作者简介】

金一南
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全国模范教师,全军优秀教师,连续三届国防大学“杰出教授”。曾赴美国国防大学和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主要研究方向为国家安全战略,兼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南军事论坛》主持人,《中国军事科学》特邀编委。

2006年获全军首届“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奖”;

2007年当选全军英模代表大会代表;

2008年被评为“改革开放30年军营新闻人物”;

2009年被评为“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做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2010年被评为“中华文化人物”。

曾出版《苦难辉煌》《胜者思维》《心胜》《浴血荣光》等,2011年,其著作《苦难辉煌》获出版界奖项“中国出版政府奖”。


【媒体评论】

一部波澜壮阔的中国近现代史,如果没有一代又一代真人前仆后继,追寻真理救国救民,我们很可能至今还在黑暗中摸索和徘徊。正是这些真人点燃了中华民族一代又一代人的心中之火,才使我们至今未曾堕落、未曾被黑暗吞没。

……

回顾中华民族的救亡与复兴之路,无限感慨。我们曾经是奴隶,否则不会有1840—1949的百年沉沦;我们也拥有英雄,否则不会有1949—2049的百年复兴。从1840年到2049年这两百年中,中华民族的命运已经发生并且正在发生何等波澜壮阔的变化,这一伟大变化又是多少代人流血牺牲奋斗的结果!

——金一南


【目录】

散沙——山河破碎时的世道人心

第二章 变局——歧路惶恐间的挣扎与徘徊

第三章 星火——共产党人的伟大历史自觉

第四章 重生——抗战胜利的能量密码

第五章 醒狮——朝鲜战争的鸟瞰钩沉

第六章 利益——中国崛起征途中的博弈较量

第七章 制胜——改革强军的挑战与机遇

第八章 大势——世界格局走向的理性瞻望


【前言】

引言

2017年初特朗普上台后,来势汹汹,咄咄逼人,中美贸易摩擦愈演愈烈。2018年9月,特朗普政府执意发动贸易战,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亚洲人、欧洲人、非洲人、美洲人,很多都为之震惊。其实这不是美国强盛的产物,反而是美国出问题了的重大标识。

为什么美国要如此针对中国?

特朗普生气的地方在于,之前美国在忙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在中东的黑窟窿里扔了6万亿美元,他说这些钱“足以建设两个美国”;现在美国国家债务突破22万亿美元,早已超过国民生产总值;国家制造业萎缩,工程技术人才短缺。与此同时,中国却在大力搞建设,建会展中心,建机场,建高速公路,建高铁,国家面貌一新,而且日益在高端科技领域崭露头角。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上台后的几乎所有举动,都是力图阻止美国衰落的产物。《纽约时报》著名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就认为:中国不再只是接近美国了,中国与美国已经平起平坐。虽然他的话有危言耸听的一面,但今天的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全球第二大消费国、全球第二大吸引外资国、全球制造大国、全球贸易大国、全球大外汇储备国。

多少年来,美国各界一直没有放松对中国的密切关注。2015年年初,美国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在《华尔街日报》发表长文《正在到来的中国崩溃》,认为“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后阶段已经开始,它退出历史舞台的速度将超过许多人的想象”。同年3月20日基辛格访华,我们在北京与基辛格会谈,有人对基辛格先生发问:“现在怎么回事?美国人怎么又开始吵吵中国崩溃论了?”

基辛格先生不知道这个情况,他回答说:“你们都是大学者,不要老看美国的小报啊,不要拿小报的消息来跟我讲事。那些小报是要登广告博取眼球的,消息都是耸人听闻。”

我们说:“基辛格先生,不是小报,是《华尔街日报》;写文章的也不是小人物,而是大人物沈大伟。”

基辛格听了一愣。但他到底是个老牌政治家,稍愣片刻,便回答我们一句话:“沈大伟想当副国务卿。”

我们原来以为这是个学术问题,经基辛格这么一点拨,才明白原来这是个政治问题。当时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在即,谁将出任总统?美国有一批像沈大伟这样的学者在揣摩、迎合,想通过投其所好,混个一官半职。美国官场有“旋转门”之说——学者通过旋转门成为政府官员。当年大学教授基辛格就通过旋转门,成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看来沈大伟也想旋转一把,弄个副国务卿干干。

基辛格说:“沈大伟当不成副国务卿,他不知道,我知道。年底以前他会知道的。你们不用担心,年底以前他的态度会变过来。”

基辛格果然是个老谋深算的政治家。2015年6月我们访美,7月3日离开美国,《华尔街日报》又刊发了沈大伟的另一篇长文《如何与一个崛起的中国打交道》。看来沈大伟已经明白自己当不成副国务卿了,只好又回归学术圈子。所以后来他辩解说他并没有唱衰中国,那篇文章的标题是媒体加的,他本人并不是这个意思。

这在美国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你在美国讲中国崩溃,文章有人看,书有人买;你在美国讲中国崛起,也一样,也是文章有人看,书有人买。

已经90多岁的基辛格其实也很辛苦,日程安排非常紧,人也很累,跟我们谈着谈着,脑袋一低就睡着了。他的助手说:“没关系,你们继续说,他睡着了也能听见。”继而又说:“你们的问题太温和了,你们应该提一些尖锐问题,他一受刺激,就不会睡觉了。”中方商量,谁提尖锐问题呢?有人说:“金教授,你提个尖锐问题。”我提尖锐问题?什么问题叫尖锐问题?当时根本来不及多考虑,我灵机一动,就问道:“基辛格先生,我有个问题:1972年您陪同尼克松总统到中国访问,您的车队有多少辆车?”

基辛格一听这个问题——那是他风光的时刻——立刻兴奋起来,说:“多少辆车?四五十辆吧。”我说:“不对,是107辆。”

“107辆?你怎么知道?”他的眼睛一下睁得很大。

我说:“基辛格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1972年2月21号您陪同尼克松总统到北京访问,我当时是北京一个街道小厂的学徒工,正在上班路上,公共汽车到西单十字路口被堵住了,长安街全线戒严,美国总统车队通过。我当时在22路公共汽车上面,我们全车人一起数:1、2、3、4、5……后一直数到107,后这个数字几乎是全车人一起吼出来的,给我太深印象,所以至今不忘。我是工厂的学徒工,年年被评为优秀学徒工,虽然我家离工厂远,但我从未迟到,就那天迟到了,西单路口卡了我50多分钟,交通疏散20多分钟,次上班迟到!”

我讲到这里,全场大笑,基辛格也跟着笑起来,精神来了,也不困了。紧接着茶歇,茶歇完后下一轮会谈开始。谁也没想到,基辛格首先扶着椅子扶手站了起来,把身体转向会谈桌斜对面的我,鞠了一躬,说:“现在,为43年前那次耽误你上班,我在这里向你正式道歉。”

这真是一个出人意料的场面,让人猝不及防。双方代表都鼓起掌来。大为震动的我当时只想起这样一句话,我说:“基辛格先生,三天前您对*主席讲了一句话:真不敢想象,中国和美国终于有一天能一起讨论整个世界未来的和平与进步了。我现在借用您这句话说一句:真不敢想象,43年前被尼克松车队堵在西单路口的一个小学徒工,今天能跟您坐在一起会谈,并接受您的正式道歉。不敢想象!”

大家再一次鼓起掌来,连基辛格也在那里微笑着鼓掌。

此事让人感慨万千。事后我常常想:基辛格凭什么给我鞠躬道歉?因为我背后是一个崛起的强大的中国。如果我背后是一个下滑的衰落的中国,基辛格会一趟一趟往中国跑?我也不过是一个街道小厂的退休老工人,能与基辛格坐在一起会谈?我们个人的命运,就这样和国家的命运紧紧结合在了一起。

离开国家命运,还谈什么个人命运?

……


【免费在线读】

第八章 大势——世界格局走向的理性瞻望(第3小节)

中国的优势所在

在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始以后,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

中国经济学家看衰中国,看股市,看企业,瞧资金链,瞧市场,一片萧条,出大问题了。同样,美国经济学家也看衰美国。这个现象非常奇特,冷战期间绝没有这样过。冷战期间是苏联专家看好苏联,美国专家看好美国。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中美经济学家对自身缺点了若指掌,自己的毛病自己清楚,而彼此对对方的缺点有所不知,这是共同的。

不同点呢?中国经济学家焦虑中国的现在,为股市、制造业、市场等着急上火;美国经济学家焦虑美国的未来,当下看来美国股市还凑合,就业也还可以,但将来怎么办?债务怎么办?将来要出大麻烦。

这就要看中美两国各自的优势是什么。中国的优势,我们分三点来讲:制造优势,市场优势,开放优势。

首先看我们的制造优势。美国制造业产值长期居于世界制造业产值的20%以上,后来跌落了。日本制造业高峰时期,也就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曾经达到世界制造业产值的20%,后来也跌落了。德国制造业倒比较稳定,长期稳居在世界制造业的10%以内。中国制造业异军突起,到了2009年,中国占比上升到18%,美国占比下降到18%,中美各占世界制造业的18%。2018年,中国制造业占全球比重29.4%,居世界;2025年中国制造业将上升到占全球比重40%至45%。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统计:中国是世界上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包括39个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的国家,形成门类齐全、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

此外,未来的中国将拥有全球多的理工毕业人才。《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统计,44%的中国大学生主修自然科学、工程学,而美国只有16%。考虑到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倍,这个数字和趋势十分可怕。美国人统计,中国每年学工程学的、学自然科学的本科毕业生达500万人,即使其中90%转行,每年也能产生50万个工程师。这太可怕了。

美国人不爱学这些,而是爱学习法律、金融、医学,这些学科来钱快,待遇,谁还会去学工程技术?今天美国缺少工程师是很大的问题。绝不单是特朗普要返回制造业,之前奥巴马也提出返回制造业,问题是美国怎么返回。中国福耀玻璃的董事长曹得旺,观察了美国二十多年才敢在美国办厂。他说,美国要返回制造业,除非返回到20世纪70年代。现在是美国制造业向海外转移,只有恢复那个时候的条文法规及各种奖惩制度,它的制造业才能恢复。美国怎么恢复?回不去了。福耀玻璃在美国招工人,40岁算年轻的,一般都50岁、60岁。年轻人谁愿意去当蓝领工人?根本招不到年轻的工人。美国经济学家忧虑美国的未来,年轻人都不干制造业了,将来怎么办?

美国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近讲了一段还算实事求是的话:“2017年,巴尔的摩89%的八年级学生无法通过数学考试,这不是中国的错。义务教育与大学阶段学习数学和科学的美国人太少,以至无法为研究生院输送大量未来的美国科学家,这不是中国的错。面对中国理科研究生大幅增加,美国政府未能恢复像1958年《国防教育法》那样的项目,这不是中国的错。我们国防机构的运作方式催生了艾森豪威尔总统警告的那种‘军工复合体’,这不是中国的错。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官僚主义严重,经费很不稳定,这不是中国的错。在华为努力成为世界领导者的11年中,老牌的美国电信公司官僚主义严重,地位稳固,未能为5G制定一项全球战略,这不是中国的错。中国正在迎头赶上,并且有可能超过我们。这是因为我们,而不是因为他们。”

2013年,奥巴马在迈阿密港口演讲,鼓励美国重新返回制造业。结果一阵风吹来,把一面美国国旗吹掉了,露出了上海振华重工的标志。原来,所有吊车上都有一面美国国旗,凡是有中国企业标志的地方都被美国国旗挡住了。港口风大,一阵风吹来,奥巴马正演说要恢复美国制造业,结果吊车上露出了上海振华重工的标志。连美国媒体都尴尬地说:“我们的总统在中国的重型装备之下,要求恢复美国制造业。”

其次是中国的市场优势。

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是全球第二大消费国,是全球第二大吸引外资国,是全球制造大国,是全球贸易大国,全球外汇储备,这就是中国的现状。

《华尔街日报》曾这样报道中国固有的优势:的基础设施,齐全的制造业,依然廉价的劳动力,重要的是它的市场规模、它的制造规模,都无法取代。

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打,先各家打600亿美元,后来美国加2,000亿美元,我们再加600亿美元。美国加这2,000亿美元,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联邦贸易委员会联合召开听证会,美国企业界都提意见哪个该上税、哪个不该上税。美国贸易委员会就跟美国企业家讲,,优先到别国采购产品,尽量少采购中国货物;第二,力所能及把企业从中国迁出去。但美国企业家怎么回应?不到中国采购,到哪儿采购?到印度尼西亚吗?到印度、孟加拉吗?它们有中国的规模吗?有中国品种齐全吗?有中国的交货时间、交货质量吗?并没有。美国把企业从中国迁出去,可以迁到泰国,可以迁到越南,迁到菲律宾,迁出去以后生产的产品卖给谁?泰国能吸纳吗?越南能吗?它们有那么大的市场吗?在泰国、越南、菲律宾生产出来的产品还得卖给中国,再进中国市场还加道关税,你说这是干什么呢?

所以说,今天美国一批政治家、一批军人想跟中国打冷战,经济界、企业界不想,他们想在中国赚钱。中国是美企市场,市场就是的利益来源、的利润来源。

现在国内市场、国际市场发育得完全不一样,我国对外贸易依存度大大下降了。如果贸易战发生在10年前,对我们的影响肯定比今天大得多。但今天我国已经由10年前的对外贸易占国民生产总值的64%下降到33%了,再过10年要下降到20%以下。虽然我们的对外贸易量不断地增长,但比例下来了。因为中国的内需上来了,内需在蓬勃发展。“双十一”的网购就非常典型。

中美爆发贸易战,在中国经济不确定性增大的情况下,国内外媒体都把2018年“双十一”消费作为观察中国消费能力的晴雨表,连阿里巴巴的马云都觉得没信心了,因为2017年“双十一”24小时成交1,682亿人民币,2018年能不能打破?马云觉得很难。结果2018年“双十一”24小时成交2,135亿人民币。

在上海的主会场,各国记者——澳大利亚记者、美国记者、新西兰记者、日本记者、韩国记者、欧盟记者,发出一片惊叹:“一切购物纪录被打破”;“这个星球上的购物节”;“中国内需的爆发力让世界惊叹”;等等。

2019年“双十一”,更达到了24小时成交2,684亿人民币,继续创造空前的数字。

在经济萧条的情况下,看看我们中国市场的潜力!所以我们讲,不管美国政府如何决策,美国企业一定要挤进中国市场,谁也不可能和一个长期比自己还大的市场持续进行贸易战。打什么呢?打生意,打利润,打到后没钱可赚了,这又是图什么呢?

后是中国的开放优势。

美国对我们开放吗?华为进不去,阿里巴巴进不去,三一重工、中联重科都进不去。而今天中国各级政府还在招商引资,欢迎外资大举进入,到底是谁开放?

北京大学教授潘维讲:“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有个中国大陆去的同学读材料学博士,是早公派的留学生尖子中的尖子。他的家庭生活非常困难,父亲靠拉板车养活妻子和六个孩子,全家只有他一个人念了大学。赴美不久,他就信了基督教,很快开始激烈地批评自己的祖国。他的博士论文研究陶瓷材料,是尖端材料,毕业后却长期找不到工作。陶瓷材料研究是保密行业,不容外国人插足。尽管他不喜欢祖国,却一直无法通过美国政府的安全检查。后来他给一家小公司做实验员,每小时不到十块钱。再后来他放弃了自己心爱的专业,去做芯片工厂的质量检查员,过那种平静而普通的美国生活,永远不可能成为陶瓷材料专家了。”

潘维讲的这个小伙子非常可惜,他本来能成为一个陶瓷材料专家,尽管他完成了宗教认同、意识形态认同,但美国人不让他研究陶瓷材料。在美国人看来,你完成了宗教认同、意识形态认同,你也无法完成种族认同。这个根本的区别永远横亘在那里,无法逾越。

今天我们访美,留指纹,将来还要留瞳孔扫描结果。美国人访华用吗?不用。特朗普讲了,几乎每一个中国留学生都是间谍。我们说过美国留学生是间谍吗?不仅没说过,我们想都没想过,都是国际友人,友好对待。如此看来,到底是谁开放?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