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医院,就像人间小小缩影,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各种各样的故事,并于此间呈现出别样质感。作者以充满人文关怀的视角,记录了自己在做实习医师时期的所见所感。在其笔下,病人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他们经历着身心的痛苦,也坚强与脆弱着;同时,作者也发出“医师亦是‘人子’”的呼喊,希望借此让患者看到医师的局限、医师的无可奈何。患者与医师,皆非符号,他们皆是有限的活生生的个体!


【内容简介】

本书分为两个部分,共计 54 篇。是作者弃医从文后,应媒体之邀,经由追忆与反省而写成的文章。全书呈现 54 个生命遭遇难题的故事,主要以作者在医院实习期间的所见所闻及由此引发的关于生命、人伦、情感的思考构成。畅销近 20 年,是由医学观人生的力作。


【作者简介】

王溢嘉,著名心理科普作家,台湾大学医学系毕业,先后在《联合报》《南方都市报》等十余家报纸杂志撰写专栏,历任《健康世界》月刊总编辑、《心灵》杂志社及野鹅出版社社长等职。著有《心灵捕手:弗洛伊德的爱欲推理》《变态心理揭秘》《人性心理学》《虫洞书简》等畅销书近50种。

作品曾获《中国时报》开卷版年度十大好书奖,入选《联合报》读书人年度推荐书、台湾大学生票选十大好书等,且有多篇文章被选入台湾中小学和大专院校语文课本中。


【目录】

序言

第—部 ∣ 实习医师手记

白衣,誓言,我的路

你是新来的医生?

我的死活,自有安排

狂乱震颤的一刻

尊严与圣洁之外

一张病人的照片

死亡边缘,回头猛省

宣布死讯,心如电转

任性的妻子,慈祥的母亲

生命何价?拈花微笑

七个“走索者”

急诊室中的欢喜冤家

鲜血带来的悸动

微妙的默契与对立

生命可以比较吗?

老教授的慧眼

可怜天下父母心医师亦是“人子”

谁来决定婴儿的命运?

来到医院的锣鼓手

医学是“怕死的科学”?

飞入杜鹃窝

用金钱买道义

一首家族的悲歌

可怜身是眼中人

小孩梦中的恶魔

除夕夜的凄婉歌声

冷酷现实?感情用事?

不要和生命开玩笑

生死难以抉择

恰似剑客的感慨

肉瘤上的玉兰花

随时准备翻脸的信赖

忧惧成真的热泪

第—次也是zui后一次的慌乱

善意中隐藏着残酷

斯文扫地,留住生命医学加诸一个老人的荒谬

如果那一针打在我身上

探索,在显微镜下

冥思,病痛的哲学

面对死神,不必卑屈

第二部 ∣ 枫林散记

生命与尊严

童子何辜?

苦涩的辩护

他还不会死!

医者的许诺

死前的希望

谁来遗爱人间

医疗的陷阱

从弃婴谈助人

清醒的疯子

所谓“儒医”

我们的“血肉”在哪里?


【免费在线读】

医师亦是“人子”

老邱回到医师宿舍后,往沙发上一坐,边脱医师制服,边摇头叹气:“现在的医师实在越来越难当了!”

躺在床上的林肇华,掀开蚊帐,露出一张睡眠不足的脸说:“怎么了?昨天不是听你说,有一位女病人夸奖你打针的技术很好吗?”林肇华昨晚在外科急诊处当班,因为来了将近二十个病人,一夜没睡,早上他那张脸,在晨曦中,就跟癌症晚期病人的脸差不多。

“有一个心脏病病人死了,病人家属写了状子,到法院告医师。”老邱说。

“不会是告你吧?”我问。

“是告为病人急救的住院医师。今天大家在医务室看法院转来的起诉状,看了实在令人哭笑不得。”

“里面怎么写?”我和林肇华几乎同时问。病人告医师的事情,医师总是敏感的。

“病人心跳停止,住院医师为他做心脏按压,当然是没有救活。病人家属的状子上写的是:‘某医师将双手按在病人柔弱的胸前,活活把他压死!’……”老邱叹口气说,仿佛要吐出他胸中的一股“闷气”。

“写得太过分了,真是好心没有好报。”一向乐天的林肇华,脸上也露出了沉重的神色。

“病人家属也许不明白做心脏按压是为了救病人的性命,所以才会这样说。但看了这种状词,实在令人冷了半截,平素无冤无仇,怎么会‘活活把他压死’呢?”老邱一直在摇头。

“这种事好像常常发生,那一天我也听总住院医师说,一个病人呼吸困难,他好心帮他插气管内管,想帮助他呼吸,病人没有救回来,结果家属也告了他一状,说是‘某医师不知怜恤,将一条铁管硬生生插进病人的喉咙,夺去了他宝贵的生命!’……”

虽然是中午,但阳光照不进来,空空洞洞的宿舍里显得很凄清。三个人一时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再说话。

“此亦人子也!”陶渊明这句吐自豁达胸怀的悯人话语,一直给我很深的感触。看到不幸的病人时,我亦常想:此亦人父也,此亦人母也,此亦人夫也,此亦人妻也。这样,病人不再是一堆症状、数字、X光片的组合,虽然他已昏迷,已将不治,但他仍和所有健康的人一样,有他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我不知道病人眼中的医师是副什么模样,只会问你哪里不舒服?这里摸摸,那里打打,看X光片、打针、开药、开刀?也许病人和家属看到的医师就是如此,他应该不顾任何艰难,不计任何毁誉和代价,来解除病人的痛苦。但医师亦是“人子”,他亦有他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为何有少数家属会前恭后倨,看自己的亲人不幸不治后,就用种种恶毒的语句来攻讦医师呢?医师的心不是铁打的,如此挫败、如此践踏医师的心灵,也许可以稍稍平息病家无处申诉的怨气,但“伯仁”并非因我而死,救他的医师有一天也同样难逃一死,这不是谁的错,谁都没有错。

老邱的故事使我想起一位同学的父亲,他在台中附近的一个小乡镇开业。在那个小镇有几家医院,但只有他这家医院深夜会为病人开门,小镇的人习以为常,深夜有病不去敲别家医院的门,都去敲他的门,他也一一应诊。有一次老医师不幸自己生了重病(医师也会生病,也许不少人一下子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半夜有一对夫妇来敲门,老医师自己爬不起来,破例没有开门,结果这对夫妇就在门外破口大骂了将近半个钟头,躺在楼上的老医师听在耳里,痛在心里,心想:“我三四十年来深夜有求必应,只因这次自己病重,结果被人‘骂街’,其他的医师呢?他们为什么不去找其他的医师?为什么不去骂其他的医师?”

老医师病好后,痛定思痛,在医院门口挂了一个诊疗时间的牌子,超过时间他就不看病了。老医师虽然老了,经过了人生的多少风浪,但他依然是个“人子”,他的心灵在受到误解和摧残时,仍然会阵阵抽痛的。俗语说:“事未易察,理未易明。”不晓得内情的人也许会妄下断语,说这位老医师“贪图个人享受,不顾病人死活”哩!

肉瘤上的玉兰花

中午,同寝室的几位实习医师在宿舍内休息。

这段时间是我们彼此交换在各病房见闻的机会,我们谈论的话题经常有着浓厚的嘲讽意味,几个年轻、健康的人,天天以那些为病痛所苦的人作为话题,本身就具有十足的嘲讽意味。

在闷热的午后,一短串干燥的笑声从寝室的窗口爆出,穿过凝滞的大气和门廊,在不远处的太平间回响,给人一种郁闷和难过的感觉。

今天中午,林肇华医师谈起他刚到耳鼻喉科病房时,照例对自己的病人先做一番认识。他走进一间三等病室,发现一张病房上居然挂着蚊帐。在病房挂蚊帐本就离奇,更何况是大热天?蚊帐内躺着一个模糊的人影,他不解地走过去,把蚊帐掀开。

根据他的形容,掀开蚊帐后,他“和病人做瞬间惊惶的瞠视”!出于本能的反应,他急急放下蚊帐,但他马上觉得后悔,因为慢一步出现的“超我”告诉他,这样做是不对的。原来躺在蚊帐内的是一个在上颌骨部位长癌瘤的病人,癌瘤已蔓延到整个脸部,他的脸上全是随意滋长的癌瘤,有些部位的癌瘤已经烂掉,露出湿黏、猩红的肉芽。这幅恐怖的景象,随着令人扑鼻作呕的异味,和病人夹在癌瘤中间深陷、难解的眼光一起映现在林肇华医师的视网膜上,在他的大脑内成形。

这是多么恐怖的“视觉经验”,因为事先没有任何预感,所以在惊惶中,他急急放下蚊帐。但他马上觉得后悔,一个医师若对病人的“病痛”怯于正视,对病人将是何等的打击!病人大热天挂蚊帐,一方面是为了减少癌瘤散发出来的异臭四溢,一方面是为了防止逐臭的苍蝇在他爆裂开来的肉瘤上飞爬,可说是用心良苦。

林肇华所遭遇的故事,及这个故事引出来的问题,于我心有戚戚焉。前一阵子,我在外科急诊处也遇到了一个类似的故事。

病人是一位三十岁已婚女性,因左腋附近的恶性肉瘤在开刀后复发,从南部转送到台大医院来。她左腋下的复发肉瘤已蔓延到左胸壁及左上臂,好像在左腋下夹着一个橄榄球。主治医师看过后,判定无法再开刀,只得留在急诊处做支持疗法。

由于她的肉瘤已溃烂流渍,需经常换药。而换药正好是我的职责,记得在次为她换药前,护士建议我戴上口罩,因那恶性肉瘤即使在覆满层层纱布时,仍可闻到一股扑鼻的腥臭。

我觉得戴口罩对病人是一种侮辱,所以拒绝了护士的好意。

在我用镊子夹开覆在病人肉瘤上,被血水、恶渍渗透的层层纱布时,那股难以形容的腥臭随着蔓延开来,我屏息强行忍住,但它仍不断刺激我鼻孔的黏膜,在把纱布全部揭开,露出那狰狞的肉瘤时,我的意志终于敌不住生理的反应,别过头去干呕了两声。

这是非常失礼的动作,但我已尽了我的克制力。

我再度转过头来,注视眼前这块无法相信会在人间发生的恐怖肉瘤,在湿润的肉芽面上,我发现两只在其上细细蠕动的白色小蛆。

这个时候,我的脑海里一片空白,腥臭已不像原先那么难忍,我一面谨慎地呼吸着那股异味,一面用纱布拂去小蛆,用消毒药水清洗,然后再覆上层层的纱布。

随后几天,都是我为她换药。第三天,病人的推床已因旁边病人的抗议,被移到阴暗的角落位置,且用一个遮架遮起来。

那天,病人小便解不出来,我在为她导尿后,顺便看看她的肉瘤是否需要换药。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喜欢经常为她换药的冲动。

她用右手帮着我解开肉瘤上的层层纱布,纱布解开后,我赫然发现在肉瘤溃烂凹陷的地方,有两朵玉兰花,玉兰花的花瓣已被血水浸透,早已失去芳香,我呼吸到的仍是阵阵的腥臭。

人间之至香(玉兰花)与人间之至臭(肉瘤)血水交融在一起,这实在是一种奇怪的组合,我默默地看着它们,然后看看病人,她也正用一种我能即刻了解的眼光看着我。

她身上长着人间至丑的肉瘤,但她试图以人间至美的方式去化解它。

刹那间,我仿佛了解到我为什么会有喜欢为她换药的莫名冲动,我必须正视人间之“至丑”,然后才懂得去接纳和珍惜那人间的“至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