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 东野圭吾2021年高能新作!“真相不一定是你想要的!”

★ 汤川?加贺?——神尾大侦探首秀!

★ 东野圭吾自我超*越之作:“我的作家生命,因为创作了这位侦探而得以延续。”

★ 继《嫌疑人X的献身》《恶意》之后,新系列开篇之作!

★ 上市即登顶日本Amazon、东贩等4大图书榜单!

★ 比《解忧杂货店》五味杂陈,比《沉默的巡游》意味深长。


【内容简介】

《无名之町》是东野圭吾ZUI新长篇小说,中日同步推出,中文简体SHOU次出版。

======

神尾老师死了。

退休前,他是小镇上人人爱戴的老师,亲切又有威信,陪伴许多孩子长大成人。

三周前,神尾老师收到同学们邀请,答应参加他们毕业十五年的同学聚会。

一周前,神尾老师在自家后院被害,尸体被上门拜访的学生发现。

同学聚会当天,在以前上课的教室里,活跃于各行各业的学生们坐在了一起:银行职员、居JIU屋老板、IT公司社长、人气漫画家……

只听哗啦一声,教室的前门开了。

门口站着的,是已经死去的神尾老师。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

日本作家。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开始专职写作;

1999年,《白夜行》领衔年度周刊文春推理小说榜,《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同时获得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并领衔年度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领衔年度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yang公论文艺奖;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媒体评论】

我的作家生命,因为创作了这位侦探而得以延续。——东野圭吾


【目录】


【免费在线读】

为了尽可能地保护现场,这栋房子暂时被封锁了。木暮告知真世可以离开时,已是午后。和来时一样,柿谷他们会把真世送回旅馆。这时,武史问她:“你住在哪儿?”
“丸宫。”真世回答。武史凝思片刻,点了点头。
“虽然是个不怎么样的旅馆,行吧,我也去那儿住,让我搭个车。”
“我倒不介意……”真世看了看柿谷。
“没问题,那我坐前面。”柿谷说着,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真世坐进后座,武史跟着上了车。
“太好了,柿谷组长真是通情达理。”武史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
“不敢当。”
“给我一张您的名片吧,有事我好联系您。”
“好的。”
武史接过柿谷递来的名片,仔细看了看。“慎重起见,我确认一下,我们的住宿费能从调查费里出吧?”
听到这里,真世吓了一跳,忍不住看了一眼叔叔的侧脸。他看起来并没有觉得自己说了什么过分的话。
“啊,这个有点……”柿谷含糊其辞。
“有点什么?为了配合调查,我们把自家的房子都腾出来了,你们应该要给点补偿吧?”
“我先和总务商量一下……”
“那就麻烦你了,柿谷组长。你们出不出钱关系到我们今晚到底能吃什么。”武史坦然地说。看样子,如果警方能包下住宿费,他打算好好享受一餐。
不过真世感到很奇怪,武史在接过名片之前就叫了柿谷的名字,连“组长”的职衔都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的?真世不记得柿谷做过自我介绍。
没多久,车就开到了丸宫门前。柿谷说了句“今后也希望得到你们的配合”,真世和武史下了车。
进了丸宫正门,他们在前台看到老板娘的身影。“欢迎回来!”老板娘亲切地打了个招呼。她一定不会想到,这两位客人刚从凶杀案鉴证现场回来。
拿到房间钥匙之后,真世试着问了句:“今晚起我的叔叔也想入住,还有房间吗?”
老板娘的微笑中带着些困惑,她敲了敲面前的电脑,抬起头说:“没问题,有房间的。”
“好给我安排的客房。”武史说,“皇家特别套房、总统套间之类的,有吗?”
老板娘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套房有是有,但只接受两位以上的客人同时入住。如果只有一位客人,恐怕只有一种房型……”
武史响亮地啧了一声。“受疫情影响,这里也没有别的客人吧?本想狠狠挥霍一下。真不会做生意。没办法,就按你说的来吧。”
“非常抱歉!那请您登记一下。”老板娘拿出了入住登记单。
入住手续办好了,入住时间还没到。武史说肚子饿,两人便决定在旅馆里的日式餐厅一起吃午饭。和早上一样,真世没什么食欲,她看了看菜单,选了份自己吃得下的山药泥荞麦面。武史则点了份烤鸡肉串套餐和扎啤。
“你还吃得下口味这么重的饭菜?”真世诧异地问,“还要喝啤酒?刚刚才得知自己亲哥哥被杀了。”
“你有意见?”
“与其说是有意见,不如说是奇怪。一般人应该会吓得吃不下饭吧。”真世边说边看了看武史冷漠的脸,猛然意识到一件事。“难道你早就知道父亲遇害的事了?”
武史一言不发地抱着胳膊,闭上了眼,一副不想回答的样子。
“叔叔!”真世拍了拍桌子,“你在听吗?”
“吵什么?我睡眠不足!”武史一直闭着眼睛。
“你回答我,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以前从来不会这样。”
“刚才我跟警察说的你没听见吗?是我的第六感。”
“谁信啊,你告诉我实情!”
“你知道了要干吗?这跟你没关系。”
“我很好奇。求求你,告诉我吧!”真世双手合十,但武史毫无反应。
没多久,菜端上来了。武史终于睁开了眼睛,伸手去拿扎啤杯,吃着烤鸡肉串微微点了点头。“味道还凑合。值不值这个价就是另一码事了。”
真世瞟了一眼桌边立着的菜单,没觉得烤鸡肉串套餐的价格有多贵。就在那一秒,她想起了什么。是的,叔叔有一个显著的特点。
“午饭,我来请客吧?”
武史停下筷子,向真世投去怀疑的目光。“作为交换条件,我就要告诉你我为什么来,对吗?你觉得这么点小钱就能动摇我?”
“那今晚的晚餐和住宿费我也包了,怎么样?”
“一周的住宿费。”
“啊?”
“我打算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直到案件有头绪为止。至少也得一周左右。”
“你在说什么?有你这么敲诈侄女的吗?”
“不愿意就算了,反正我无所谓。”
“……那明天的午餐我也请了。”
“砍得太多了,我让到四天吧。”
“两天!不能再多了!”
“再加上第三天的午餐吧,成交。”
真世叹了口气。这是一笔意料之外的开销,但也没办法拒绝了。“好吧。”
武史从上衣里取出了一部手机。“我刚进自己的房间,手机就响了,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不过你没管它。”
“因为我知道手机收到了什么。”武史点开手机,把画面给真世看。
那是一条视频。真世盯着屏幕,忍不住惊叫出声。画面里的人是武史,地点正是刚才去过的他的房间。武史拉开屋里的窗帘,打开窗户时,画面静止了。
“你为什么有这个视频?”
“你还记得房间墙上挂的那幅画吗?上面画着一个女人的脸。”
“嗯,闭着一只眼睛的女人吧?”
“那幅画里装了一个可以监测移动物体的摄像头。只要有移动的物体出现,它就会拍下来自动发送到我的手机上。”武史摇晃着手机说。
“你什么时候装的啊?”
“当然是在嫂子去世、那个房间收拾出来之后。哥哥说我随时可以回来住,但我并不想这样。不过就算我不在家住,也不希望有人随便闯进来,所以我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过去两年,摄像头偶尔也有启动的时候,都是哥哥进屋开窗透气而已。但昨天下午,我却收到了这样的视频。”武史再次把手机给真世看。
视频拍摄的还是武史的房间,但画面里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衣服、戴着帽子的男人。他在房间里四处张望,然后走近橱柜,手按上柜门说:“组长,这里有一个小柜子……”男子刚说到这儿,画面就停了。
“就是这样。”武史放下手机,“从衣着上看,视频里的男人是刑警,这意味着房子里发生了案件,所以我连忙赶回来了。走到家附近的时候,我看见院门已经贴上禁止入内的封条,还有警察在看守。我在附近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哥哥的遗体已经被警察运走了。”
“打听?怎么打听的?”
“这没什么难的。我只是问,那栋房子里出了什么事,你们要是知道,请告诉我。”
“邻居没认出你是我叔叔吗?”
“我住在那里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也没怎么和邻居打过交道,他们不可能记得我。而且保险起见,我还戴了口罩,他们都以为我是刑警呢,一个个添油加醋地跟我讲了好多。当然,也是我有意在引导。”
武史说得漫不经心,真世也不好再追问下去。对叔叔而言,这点事做起来简直易如反掌。
“好了,内幕就透露到这里。这顿饭钱,还有接下来两天的住宿费、第三天的午饭钱,就拜托你了啊。”武史拿起筷子,再次吃了起来。
没办法,说好的事要守约。真世叹了口气,也拿起了筷子。她一边往嘴里塞山药泥荞麦面,一边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对了,”真世又停下筷子,抬头问,“葬礼怎么办?”
武史刚端起扎啤杯,正要往嘴里灌啤酒,听到后停了下来。
“葬礼吗……”
“总不能不办吧?一旦联系了亲戚,大家一定会大吃一惊的。该怎么跟他们解释呢?办葬礼的话,现在就要着手准备了。可是遗体还没有送回来,警察说要做司法解剖,也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
“快的话今天晚上,迟明天应该就可以了。”武史语气肯定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
“司法解剖已经结束了。要是不尽早送走遗体,县立大学法医学的那帮人就该皱眉了。”
“解剖已经结束了?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调查负责人的手机上收到了报告。”
“调查负责人?手机?”
真世想起了木暮那张狐狸脸。她回忆了一下他和武史的对话,“啊”地叫了一声。“难道是那个时候看到的?你从木暮警部那儿顺走了警察证,又从他另一个口袋里偷走了他的手机?”
“准确来说,是我把警察证放回他口袋的时候。你可别乱说,传出去了多难听。我那不是偷,只是借用。那个人根本就不会把侦查情况透露给遗属,一直瞎扯什么死因啊、被害人的着装啊都是机密的鬼话。对这种没礼貌的家伙,他的个人隐私权什么的忽略也罢。”
真世想起来,武史问那些问题时一直看着后院。原来那时候,他手中正拿着木暮的手机。之后,当他聊到自己经营的Trap Hand酒吧,让木暮去搜时,看起来像是从木暮口袋里掏出了一部手机,其实在那之前,手机一直就在他自己手上。
“那个警察的手机没锁吗?”
“锁了,要输密码来着。”
“那你怎么解的锁?”
“输密码解的啊。”
“那密码……”
“他不是打了个电话去确认我的居民信息吗,那会儿我就把密码记下了。”
当时的场景真世还记得。“但你怎么看得到……”
手机屏幕——真世还没说完,武史就竖起食指在空中划动。
“解锁密码这种事,只要看对方手指的操作和眼珠的转动就能知道,傻瓜都看得出来。”武史轻描淡写地说道,伸手去拿烤鸡肉串。
原来如此,真世终于弄懂了。要是从别人那里听到这番话,她一定会质疑其真实性。但武史能装成刑警在附近找邻居打听消息,这点事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真世也才刚反应过来另一件事,问:“那你知道柿谷的名字和职衔,也是因为看了木暮的手机?”武史答道:“嗯,差不多。木暮的手机里写着‘辖区联系人刑警柿谷’。木暮是警部,如果柿谷和木暮警衔相同,合作起来可能会彼此顾忌;但要是从本部派来的人级别较低,双方心里都会不痛快。所以我推测,柿谷的警衔应该是警部补,职衔应该是组长。”
真世看着叔叔那若无其事的表情,觉得他说得挺有道理。
“真了不起!”真世试着夸他,“不愧是武士……”
砰的一声,武史重重地放下啤酒杯,瞪着真世说:“别提那个名字!”
“为什么?”
“也别问为什么,总之不要再提了!”
真世缩了缩脖子。
武士禅——叔叔当魔术师时的艺名。


【书摘与插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