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 王小波推崇的文学大师!

◆ 我们的命运与归宿,都写在了《桤木王》的寓言里!

◆ 历史仅有的法国龚古尔文学奖全票通过作品!

◆ 法国销量超400万册,读者心中的“神书”。

◆ 影响了中国文坛一代作家:王小波、莫言、毕飞宇等都爱看图尼埃的作品。

◆ 被誉为与诺奖得主格拉斯的《铁皮鼓》相媲美的杰作。

◆入选专刊世界名著的文库与书单:《七星文库》《西方正典》《理想藏书》。

◆一本思考密度、象征意义和信息量极大的寓言式小说。

◆改编电影《乱世启示录》,由奥斯卡奖导演沃尔克•施隆多夫执导,著名影星约翰·马尔科维奇出演。


【内容简介】

  桤木林的沼泽中挖出一具沉睡千年的古尸,

  人们以歌德诗歌中魔王的名字称呼它:

  桤木王。

  ----------------------------------------

  一个吃人的魔鬼,出没在时间的黑夜。

  我是迪弗热,一个法国汽修厂老板。人们叫我“吃人魔鬼”,但我只是一个躲藏在大众之中的无辜之人。我充满柔情,可世界却邪恶,背信弃义。你看到那充满意义的征兆背后,无处不在的恶了吗?在这个魔鬼主宰的时代里,一切都“倒错”了。

  而人们还不知道,人类灾难的根源,就在他们每个人身上……


【作者简介】

  【法】米歇尔•图尼埃(Michel Tournier)

  法国新寓言派杰出作家,前龚古尔学院院士,被视为20世纪下半叶法国文坛的代表人物。

  图尼埃生长在一个德国文化氛围浓厚的家庭,童年时曾亲历纳粹的疯狂岁月。从巴黎索邦大学取得文学与法学学位之后,他又进入德国图宾根大学学习哲学。他将哲学思辨注入到文学创作中,作品融合了法国式的浪漫奔放与德国式的深邃理性,因此也被誉为“哲人作家”。

  图尼埃的处女作《礼拜五》荣获法兰西小说大奖,而第二本小说《桤木王》则以史无先例的全票通过摘得1970年的龚古尔奖,一举奠定了他在世界文坛不可动摇的权威地位。

  2016年,图尼埃逝世,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向他的才华致敬:“图尼埃是一位拥有无限才华的伟大作家。”

  译者简介:

  许钧,浙江大学文科资深教授,翻译家。翻译出版《桤木王》《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追忆似水年华》(卷四)等30余部法国文学名著与社科名著。


【媒体评论】

◆我自幼就喜欢读小说,并且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写小说,直到二十七八岁时,读到了图尼埃的一篇小说,才改变了自己的看法……因为这个发现,我曾经放弃了写小说,有整整十年在干别的事。

——王小波 《我对小说的看法》

◆《桤木王》是自普鲁斯特的作品出版之后,法国尤为重要的一本书。

——《纽约客》

◆“桤木王”,这是一个富有象征性的悲剧,它已经远远超出了非善即恶的二元对立,超出了人性与魔性之间的永恒冲突。

——翻译家许钧

◆图尼埃是一位拥有无限才华的伟大作者。

——法国前总统奥朗德

◆我很喜欢《桤木王》,图尼埃在人性之恶面前的冷峻让我震动。

——毕飞宇


【目录】

一 阿贝尔·迪弗热用左手写下的文字

二 莱茵河的鸽子

三 极 北

四 罗明滕的吃人魔鬼

五 卡尔滕堡的吃人魔鬼

六 承载天体


【免费在线读】

  《桤木王》(章“阿贝尔·迪弗热用左手写下的文字” 节选)

  1938年1月3日。你是个吃人魔鬼,拉歇尔常这样对我说。一个吃人的魔鬼?就是说一个在时间的黑夜中出现、浑身充满魔力的怪物?对,我相信自己的魔性,我的意思是说那种隐秘的默契,它将我个人的命运与事物的发展深刻地结合起来,并给我的命运以力量,让事物顺应我的命运发展。

  我也觉得我是在时间的黑夜中诞生的。世人总是热切地关注死后等待他们的东西,而对自己生前到底是何种模样毫不在乎,对这一毛病,我向来反感。此世总比彼世强,更何况它很可能掌管着彼世的钥匙。然而我呢,早在一千年前,十万年前,我就已经在世了。当地球还是个在氦天中旋转的火球时,那个使地球燃烧、让地球旋转的灵魂,就是我的灵魂。再说,我出生的年代如此久远而骇人听闻,足以说明我的超然之力:生命与我早就并肩而行,我们是一对如此古老的伴侣,相互间无需特意的爱,只要顺应像世界一般古老的相互适应力,就可互相理解,从不相互拒绝什么。

  至于魔性……

  首先,何为魔鬼?词源已经有着某种出人意料,令人感到有些惊诧的东西:monstre(魔鬼)一词源自montrer(指示)。所谓魔鬼,就是在集市等场合用手指指示给人看的东西。因此,一个生物越有魔性,就越应该展示。这使我不禁汗毛倒竖,因为我只能在黑暗中生活,并坚信我的那伙同类是因为误会了才让我生活,因为他们不知道我。

  若要不当魔鬼,必须类同于同类,与同类一致,甚至要与祖先同一形象。或者必须有着使你从此成为一个新种类的个链环的后代。因为魔鬼不是自己繁殖的。六条腿的牛犊是活不了的。骡子和江鳕生来就无生育能力,仿佛大自然有意要断绝了一种它认为不合理的实验。而正是在这里,我获得了永恒,因为它使我同时充当了祖先和后代。我与世界一般古老,和世界一样永恒,因此,我只能有被推定的父母和收养的子女。

  …………

  我重读了这几行字。我叫阿贝尔·迪弗热,在戴尔纳门广场经营一家汽车修理厂,因此,我不是个疯子。不过,我刚刚写的这些文字应该以百分之百的严肃态度去对待。那么又怎样呢?那么,未来将担负起其基本的职能,展示——或更确切地说,阐明——上面这几行文字的严肃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