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现在,儿童平均每天会花约7个小时接触电子屏幕,大多数男孩在21岁前玩游戏的时间累计超过10000小时,而平均每天在户外进行无组织玩耍的时间却只有几分钟;儿童能够辨认出1000多个企业的标识,却对自己所居住地区的原生植物认识不到10种;

城市规模的迅速扩张和智能数码设备的泛滥,导致当代儿童与大自然的严重脱节,这种“大自然缺失症”正威胁着孩子们的健康。几乎完全生活在室内和被技术产品淹没的童年是一种贫瘠的童年,会对孩子生理、思维和情感上的成长产生许多负面影响。

科学研究表明,体验大自然对人的健康成长至关重要,对儿童的影响尤为深刻。经常接触大自然有助于缓解孩子的压力、抑郁和注意力缺陷,还可以减少霸凌行为、对抗肥胖症和提高学业成绩。重要的是,在大自然环境中度过充足的时间能给儿童的认知、情感及社会性发展带来长期的益处。

古生物学家桑普森博士精心提炼了人类学、心理学、教育学、神经科学和生态学等多个学科的前沿研究成果,向成年人展示了许多引导孩子走近并爱上大自然的手段,如家门口蹲点观察、提问式启发、讲述“宇宙故事”;你可以让数字技术成为你的盟友,和孩子一起充分探索城市和荒野中的自然环境。


【内容简介】

当代儿童面临与大自然的严重脱节的问题,这种“大自然缺失症”正威胁着孩子们生理、思维和情感上的健康成长。

科学研究表明,体验大自然对人的健康成长至关重要,对儿童的影响尤为深刻。经常接触大自然有助于缓解孩子的压力、抑郁和注意力缺陷,还可以减少霸凌行为、对抗肥胖症和提高学业成绩。重要的是,在大自然环境中度过充足的时间能给儿童的认知、情感及社会性发展带来长期的益处:

本书帮助你抓住培养对大自然热爱的时机——童年,成为孩子的自然导师,促进孩子与自然建立有意义的、持久的和深层次的联结。


【作者简介】

斯科特·D.桑普森(Scott D. Sampson

一位恐龙古生物学家和科普工作者,也是让人类与大自然建立联系的热情倡导者。曾经担任美国丹佛市自然科学博物馆研究和收藏部副总裁兼首席馆长,目前担任美国加州科学院执行主任,并以“古生物学家斯科特博士”的身份担任知名儿童电视系列片《恐龙列车》(Dinosaur Train)的主持人和科学顾问。

译者简介

汪幼枫,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翻译系副教授。


【媒体评论】

这部及时而重要的著作为地球和无数家庭带来了一条意味深远的信息。

——《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

斯科特·桑普森是方兴未艾的新自然运动的领导者之一,该运动非常关注人类的健康和福祉,尤其是儿童的健康和福祉。在《与孩子重回自然》一书中,他将对大自然力量的优雅阐释与为任何关心儿童的人提供的实用技巧结合起来。在这个人类与大自然其他领域之间的联系极其脆弱的时代,斯科特为父母和老师们提供了一本渊博而鼓舞人心的著作,为孩子们提供了一件无价的奇妙礼物。

——理查德·洛夫(Richard Louv),《森林里后的孩子》(Last Child in the Woods)和《大自然原则》(The Nature Principle)的作者

我们现在都知道大自然对孩子们是有好处的,但是跨入大自然世界的门槛似乎令人望而生畏,不知所措。不过不要绝望,因为斯科特·桑普森为我们提供了一本指导手册,教我们如何帮助孩子们爱上大自然。桑普森凭借他的智慧、智识和同理心,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简单而深刻的方法,让我们得以进入大自然世界,通常就从我们自家后院开始。只要我们能迈出步,勇敢地和他们一起走出去,他就会帮助我们完成剩下的工作。

——莉莉·泰勒(Lili Taylor),演员,母亲,美国观鸟协会董事会成员

[桑普森]令人信服地阐明了培养儿童与大自然的联系的重要性,并就如何在当今繁忙、高科技、日益城市化的生活所带来的的种种压力下做到这一点提供了深思熟虑的指导。

——《科学美国人心理》(Scientific American MIND)

斯科特·桑普森雄辩地提出,把人与大自然联系起来是我们这个时代紧迫的议题之一。在生活中充当孩子们的自然导师不仅对青少年的健康至关重要,而且对我们热爱并生活的地方也至关重要。归根结底,拯救大自然——其实应该说,在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走向未来——要求我们找到各种途径,帮助孩子们与大自然建立联系并爱上大自然。桑普森用《与孩子重回自然》一书为我们提供了一张导航图,帮助我们踏上这段旅途。棒的是,一路上我们将玩得很开心!

——M.桑贾扬博士,PBS《地球生世纪》(Earth: A New Wild)节目主持人,保护国际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执行副总裁及资深科学家


【目录】

前言
致谢
导言 满满一靴子蝌蚪
部分 大自然,遗失与发现
第1章 野化思维
大自然是什么?我们真的需要它吗 / 18
神圣的大自然还是恐怖的大自然 / 19
我们需要大自然吗 / 22
什么是大自然 / 24
大自然的益处 / 27
贫瘠的童年 / 31
博物学家的国度 / 35
第2章 地方的力量
发现附近的大自然 / 41
宇宙中错综复杂的结构 / 43
恋地情结:对地方的热爱 / 46
体验式学习 / 49
重新学会看和听 / 50
大三和弦 / 53
第二部分 基本要素
第3章 郊狼之道
自然指导基础知识 / 60
自然导师 / 64
蹲点,漫游,玩耍—一切在于体验 / 67
讲述当天的故事 / 70
提问者 / 73
化身为郊狼 / 76
第4章 与万物相联系
地方本位学习 / 82
驯化儿童 / 85
地方本位学习 / 89
食物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 94
绿色学校 / 95
整体性的世界 / 97
第5章 宇宙树上的母亲们
挖掘故事意识 / 106
故事的力量 / 108
拥抱内心的讲故事者 / 111
宏观故事 / 115
第二个宏大理念 / 119
第三部分 生命阶段
第6章 爱玩耍的科学家
指导幼童 / 128
爱玩耍的科学家 / 130
什么是玩耍?它为何如此重要 / 135
在大自然中玩耍 / 137
泥土是有益的 / 140
大自然游乐场 / 141
指导目标 / 144
第7章 能力大爆发的年龄
指导童年中期的儿童 / 150
以爱好为杠杆 / 153
狂喜时刻 / 158
被软禁在室内的人生 / 160
蜂鸟育儿法 / 163
需要全社区的参与 / 165
家庭大自然俱乐部 / 168
第8章 社会性动物
指导青少年 / 173
少年人的大脑,少年人的渴望 / 175
青少年和大自然 / 177
找到你自己 / 180
到荒野中去 / 183
大自然母亲没有种族偏见 / 185
成人仪式 / 189
归来 / 192
第四部分 障碍与解决方案
第9章 危险的关系
平衡科技与大自然 / 198
为数码原住民而忧惧 / 201
混合思维 / 205
在野外活动中使用高科技 / 208
恐龙、火车和室内大自然 / 210
万事皆可请教大自然 / 213
数字博物学家 / 215
第10章 再野化革命
在大城市中培养大自然爱好者 / 220
原生化 / 223
绿化城市 / 226
再野化 / 229
革命 / 233
革命者们 / 237
后记 不断扩大的盘旋 / 244
参考文献 / 252


【前言】

像许多孩子一样,我小时候很喜欢恐龙。毫不夸张地说,“paleontology”(古生物学)是我早学会拼写的单词之一。4岁时,年幼的我已经记住了数十种史前生物的多音节名称。我会在自家后院挖掘化石(可惜没成功过)。家庭野营结束后,我会把各种各样的石头(偶尔也有化石)带回家,其中大部分被放到了后院。在我4岁时的一张黑白照片上,我亲热地抱着一只水泥铸成的剑龙,它是我的真爱。
但与大多数孩子不同的是,我对恐龙的爱一直都没有消失。有人说我从来没有真正长大过。在考虑了若干种职业生涯后,我终选择在多伦多大学攻读动物学博士学位。我的论文包括命名和描述在蒙大拿州发现的两种先前不为人知的有角恐龙。
1999年,我接受了位于盐湖城的犹他大学的双重职位:在犹他州自然历史博物馆担任古生物学馆长和在地质与地球物理系担任助理教授。对于我这样的恐龙迷来说,这确实是我梦寐以求的工作:有博物馆资源用于实地考察和化石清修工作,有机会接触研究生,还能在一天的车程内发现大量奇妙的化石。我还利用各种机会去遥远的地方寻找恐龙(至少是它们的骨骼化石),在非洲等地度过了许多快乐时光。看起来我将终生以此为业了。
但是在2007年,身为终身教授和博物馆总馆长的我放弃了这一切—应该说,是其中的一大部分。我继续在犹他州寻找化石,但我和妻子托妮决定搬到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在那里,我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公共科学教育和培养人与大自然的联系中。很多同事都认为我疯了,有一段时间我也这么认为。我为什么要做出如此巨大的改变呢?
这归根结底是出于两种令人信服的见解。首先,当代儿童与大自然的脱节正威胁着他们的健康。几乎完全生活在室内、被技术产品淹没的童年是一种贫瘠的童年,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许多负面影响,包括生理、思维和情感上的。其次,当前趋向于改变童年性质的流行做法也在威胁我们生活的地方,甚至可能威胁到人类的未来。人类可能只有一代人的时间(有人说不到,有人说还要多一些)来进行深刻的变革,让自己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在那之后—好吧,就像很多人说的,大自然总是后的赢家。
如果说可持续发展依赖于改变人类与大自然的关系,那么当代儿童与大自然之间的鸿沟就是我们这个时代为严重、容易被忽视的危机之一,威胁着人类和无数其他物种。帮助儿童爱上大自然应该成为国家的头等大事,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保护物种和野生环境不相上下。在我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一直在向科学界以外的人群传递科学知识,其中也包括儿童,但后来我觉得有必要用更为直接的方式为这项迫在眉睫的工作做出贡献。
从那时起,我的工作采取了多种形式,包括写作、演讲和各种媒体项目。其中引人注目的例子是由吉姆·亨森公司(Jim Henson Company)制作的美国公共电视网(PBS)儿童频道系列节目《恐龙列车》(Dinosaur Train)。截至本书撰写之时,该剧每天都在美国及其他许多国家播出。我担任该剧的科学顾问和主持人,负责为剧本提供咨询,并帮忙为动画角色创作故事,其中包括年轻的霸王龙巴迪和小无齿翼龙(一种会飞的爬行动物)塔尼。每一集结束之际,我都会出现在镜头前,讲述故事背后的科学原理,把恐龙的史前世界和我们的现实世界联系起来。在节目结束前,我总是会充满激情地大声疾呼:“走出去!走进大自然!做出自己的发现吧!”
《恐龙列车》取得了巨大成功,也带来了很多乐趣,有数以百万计的儿童和家长在收看它。通过我的写作和演讲活动,这个节目也为我提供了绝好的机会来促进儿童与大自然的联系。然而,就在几年前,我遇到了一个根本性的问题,那感觉就像被霸王龙甩出大腿狠狠踢在肚子上:孩子们究竟是如何与大自然建立联系的?这一过程又是如何随着他们的成长而改变的?对此我有一些想法,但我真的不知道答案。
我推测,既然有这么多组织在从事与大自然建立联系的工作,那么一定会有一大堆关于这个主题的书籍。经过缜密的搜索,我发现,从观鸟到园艺,有关户外活动方面的儿童书籍真的为数不少,还有大量书籍是专门针对环境教育的。然而,除了少数例外,这些书籍并没有直接深入探讨如何与大自然建立联系,更不用说这一过程会如何随着孩子的年龄增长而发生变化了。幼儿和青少年会以与成人不同的方式与大自然接触,人人都同意这个说法,但这些方式到底是怎样的呢?通过进一步挖掘,我找到了一系列学术论文,大部分是在过去的20年间撰写的,针对的正是这个问题。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本书对这些研究成果进行总结,供广大普通读者阅读。
终,为了寻找答案,我的涉猎范围远远超出了科学文献。我走进后院、教室、学校园圃、城市公园、自然教育中心、博物馆,还进入了荒野中。我研究了自然指导课程,和女儿杰德一起学习“鸟语”,和儿童们一同待在野外。在这一过程中,我很尴尬地发现,我本人与大自然联系的感觉,不得不说,也是少得可怜的。所以,在撰写本书时,我力图加深这种联系,既是为了杰德也是为了我自己。终,所有这些研究让我得出了一系列结论—关于人与大自然的联系是如何运作的,以及这一过程是如何随着儿童的成长而改变的。这些发现的意义触及育儿和教育的核心,也触及童年本身的核心。《与孩子重回自然》讲述的就是这样的故事。它的目标读者是所有希望用科学而巧妙的方法帮助孩子爱上大自然的人。如果你有兴趣成为身边孩子们的自然导师,这就是一本适合你的书。
2013年,就在我开始郑重其事地撰写这本书时,我们一家人又从加州穆尔海滩的滨海村庄搬到了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市,为的是抓住另一个机会。当时丹佛市自然科学博物馆为我提供了一个行政职位,让我有机会处理全市范围内的重要工作。现在已经是我任职的第二年了,我很高兴能在这样一个富有远见的机构里发光发热。而且,由于有许多新同事和朋友提供建议,搬到丹佛市后,本书的内容也得到了极大的修正。
后,《与孩子重回自然》的撰写过程一直笼罩在悲伤的氛围中。就在我开始撰写初几章时,我的母亲—我生命中伟大的自然导师,在一次严重中风后,经过漫长的健康恶化,去世了。接着,大约一年之后,就在我完成手稿几周前,我的姐姐克丽在罹患癌症两年后非常突然地去世了。这些巨大的损失让我更加坚信,有必要克服日常生活中的喧嚣,专注于重要的事情。我本人深切地希望这本书就是重要的事情之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