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献给所有无论在任何年龄,都曾感觉不到自己存在的人。
★西班牙版《少年的你》!
是玩笑还是虐待?是游戏还是欺凌?
一场以恶为名的少年游戏,一个悲伤又刻骨的故事,
关于校园霸凌、原生家庭和青少年心理创伤。
★西班牙轰动社会的青少年小说,再版20次,销量超过120000册,位列写给青少年的社会问题图书类之首,一经出版便进入西班牙众多教育机构。
★在校园霸凌这个漩涡中,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
你相信吗?所有人都可能是恶魔,也可能是受害者。
★施暴者、受害者、旁观者、幸存者,独特的多重视角写作手法,阅读时如同在拼凑一副巨型拼图,
当你读完后一页,拼上后一块碎片,
你的眼泪将成为雨滴,成为这本书的一部分。
★随书附赠表白神器“爱·无限”书签,以及作者印签致中国读者的一封信。
★创意PVC透明护封设计,隐含故事深意。
★校园暴力是全世界都在共同面临的问题,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研究报告,全世界每3个学生就有一个曾遭欺凌。
不要让反对校园霸凌只是一句口号,希望这本书能让更多同样遭遇的孩子被看到,被拯救。


【内容简介】

一切都是从那群恶魔开始的。
你们成年人跟我们说不存在,只是为了不让我们害怕,但是你们也知道恶魔确实存在,而且无处不在。这样说吧,任何人都有可能今天还是正常人,明天就变成恶魔了,连你也不例外。被恶魔盯上后的某一天,我竟然拥有了超能力。我可以跑得飞快,可以在水下呼吸,还和龙一起飞翔。我甚至学会了隐身。我没发疯,我说的都是真的。


【作者简介】

埃洛伊·莫尔诺(Eloy Moreno),西班牙畅销书作家,其处女作《绿笔》已在全球售出20多万册,于2011年获得卡斯特利翁翁达赛罗奖,2012年挺入瓦伦西亚文学批评奖叙事版块的终轮。在《绿笔》之后,新作《隐形人》也迅速畅销,是目前西班牙购买量的5本青年书籍之一,在西班牙再版20次,销量超过120,000册,并被翻译成多种语言,版权出售10余个国家。


【书摘与插画】

一切都是从那个周五开始的。

那天原本就像任何一个周五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那天晚上我们有场数学考试。是的,在周五晚上。

我为了这场考试已经准备了好几个星期,因为我知道平均绩点的重要性。也因为我喜欢数学,喜欢玩数字游戏,喜欢心算……当然这些都是我的缺点。

我记得那天就像平常有考试时一样,我起得很早,比爸爸妈妈都早。

我还记得妹妹像每天早晨一样,跑到我房间钻进被窝蜷缩在我身边。而她这个举动,尽管那时她并不知道,在这个故事中至关重要,甚至最后救了我的命。

我猜想,妈妈会像每天起来一样催我穿好衣服,在厨房里喊我下楼吃饭。

在我家早饭时间总是一片混乱:爸爸喝杯咖啡就冲去上班,妈妈什么也不吃,因为她上班时间很早,给妹妹穿戴完毕后就得赶着送她去托管班。而我则一个人在家从 7 点 45 分待到差不多 8 点 10

分然后去上学。

从我家到学校步行大概需要十五分钟。当然这是之前,在我获得超能力后五分钟就能走到学校了。五分钟!有时还不到五分钟。

我总是利用一个人在家的那一小段时间给自己做个三明治。爸爸说这个世界不是为了喂养更多无用之人而存在的,所以如果我想吃什么就得自己亲手做。然而,他的这句话给我带来了非常危险的、

几乎收不了场的影响。我差点儿杀死一个恶魔。

那天,就像每个周五一样,我 8 点 10 分出门,因为穿过我家和萨罗家间的那个公园需要大约十分钟。我俩总是约在他家街道拐角处的那个超市见面,然后再一起朝琪莉等我们的那片空地走去。

几乎天天如此,我们三个就这样一起上学。当然,这是在我学会隐身之前。那个周五,我像往常一样,背起书包,关上门,走下台阶。

那个周五,就在这个还不知道隐身为何物的男孩从家里出发的同时,另一个住在几个街区之外的小男孩也从家里出来,向同一所学校走去。

他也要参加周五晚上的数学考试,但他什么也没复习。挂不挂科对他来说都一样,因为他已经休学了一年,他知道不管怎样老师都会让他通过的,这就是体制的好处,他想。

他背上书包,里面装的有可能是书也可能是石头,因为二者对他来说都一样,或许石头可能还更有用些。他的脑子正在盘算着其他事情,比如贝蒂,那个打着鼻环和脐环的漂亮女孩。

他突然发觉自己没吃早饭就出门了。当然这对他来说也无所谓,因为可以在休息时搞到一份。

我快速穿过公园,脑子里仍然在复习着考试的题目,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街角的超市,萨罗已经在那儿等我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打小就认识,一起度过了好几个夏天,有时候在我爷爷奶奶家,有时候在他家,有时候在某个夏令营……我俩一见面就互相击掌,这是自从自行车事故发生以来,多年间我们一直坚持的一个问候仪式。

我想象着那个周五我们会谈论很多事情:考试,琪莉,周末计划,我考试复习得有多好而他则像往常一样,正好能及格但是仅仅是及格而已。萨罗从来没有考过六分以上,但也从没有低过五分。

总是不多不少刚刚及格。

我们也聊到把考试安排在晚上是有多变态,而且还是个周五的晚上。大家都知道晚上考试是最糟糕的。最好的考试时间是一大早,

这样刚刚复习过的东西还都历历在目,特别是早早考完就能放松下来,也不会一整天都焦虑不安。

我们继续沿着街道往下走,一直走到那片空地处,远远地就看到了琪莉。她和我是如此不同,总是那么、那么、那么亮眼,那天更甚……

琪莉穿着一身黄色的衣服,从头到脚。黄毛衣,黄裤子,黄鞋,像是一只戴满手镯的大柠檬。

我和萨罗笑了好一会儿,但她无所谓。这就是我最喜欢她的地方,总是我行我素,一点儿也不在乎别人的想法。

不到两分钟我们就到了学校。

我记得那天,像其他所有有考试的日子一样,课间休息时,很多人手里都捧着书或者笔记本直到考前最后一刻。而我从不在考试将至时临阵抱佛脚。

琪莉和萨罗他们俩确实也是拿着书去吃午饭的。

上课铃响了,大家都跑着赶回来。因为接下来的两节课就要开始考试了。

我们在大教室外的走廊上等着老师的到来。每当考试时总会有人到最后一刻还抱有一丝希望,祈祷会发生些什么:比如老师生病、错过考试之类的……但是这一次希望又一次落空了。老师头上冒着汗珠一路小跑地拿着一堆试卷赶来了。

“快点儿,快点儿!”他一边在教室里来回踱步一边喊道。

另一个和他一起来的老师站在门边开始传递名单。我们按照名单顺序依次就座。

有时一个小小的细节就能改变一切。如果那天教室里的桌子不是这样摆放的,如果有人缺考,如果名单有误……无论发生上述哪种情况,我都不会像现在这样躺在医院。可见一个微小的变化足以改变整个生命的轨迹。

我们走进教室。我看见萨罗坐在教室的另一角,而我和琪莉的座位几乎挨着,中间只隔了一个同学。我探出脑袋跟她打招呼。我俩相视一笑,她满脸的雀斑随着身体的晃动而晃动。

“安静!”老师说,但没人搭理他。“安静!!!”他再一次大声喊道,又喊了四遍大家才安静下来。

“现在分发试卷。”老师一边戴上眼镜一边说,“拿到试卷后扣放在桌子上,我说开始才能翻开。

接着他和那位监考老师开始发卷子,我们所有人在拿到卷子后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将它打开快速浏览上面的题目。

“今天是周五,答题完毕你们就能交卷回家了。”他半笑着说。

“如果您允许的话我现在就可以交卷!”教室后排有人说道。大家哄堂大笑起来。

“别说蠢话了,考试开始。”

我们有一个半小时的答题时间。

但我早早就答完了。

并且很多人也发现了这一点。

也可能就是这个细节改变了一切。

考试很简单,对我来说那是相当的简单。我叔叔也是老师,他说,现在的科目都越来越容易。为了使班上最差的孩子能好受些,题目的难度一降再降。“要是某天有个同学不会写字,所有人都陪着他练一整年书法。”他有一回这么跟我说。

我看了看表,还不到一个小时,我已经全部答完了。于是斜眼看了看其他人,大家都沉浸在各自的世界里:有的缓缓地转着圆珠笔几乎什么也没有写,有的看上去像是把问题读了一千遍,还有的时不时地看向天花板找寻灵感……而我,早早就答完了。

但我又羞于这么早交卷,于是假装开始检查答案。

在学校里最重要的生存法则之一,就是不要表现得太聪明,这样就不会被别人注意。中不溜儿是最好的,不会因为太优秀或太差劲而过于显眼。实际上不用功的人比刻苦学习的人更引人注目,至

少我爸爸是这么说的。

而我也是这样做的,假装检查着答案。这时我听到了那个声音。

“咝,咝……”

“咝,咝……”

这声音像是窃窃私语。

我一动不动,想要判断它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我的幻觉。

“咝,咝……”

不,这不是我的想象。而且这一次音量又高了些。是后面有人在叫我。然而我并没有回头。我没有回头是因为我知道坐在后面的是谁。

“咝……喂,混蛋……叫你呢。”他小声朝我嘟囔着。

我吓了一跳。

我不敢将头整个扭过去,只是微微转动了一下,已经足够确认心里所猜想的:没错,就是他,坐在那儿,在我身后。

“把你的考卷递给我。”他压低嗓门说。

“嗯,嗯,我还没写完呢……”我撒谎道。

“没事儿……”他又说,“快递给我,把我的拿去。”这时我感到有东西碰到了我的后背,是他的考卷,我猜想。我全身发麻不寒而栗。

我用目光搜寻着老师,可他正在教室的另一端和一位同学在谈论着什么。

“还不给我吗,白痴!”他又提高嗓门。

也可能是我的回答改变了一切。我本来可以不去唤醒那第一个恶魔,这样也不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唤醒之后成百上千的恶魔……

但是我的答复从那一刻起,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不。

“你说什么?!”他生气地喊道。

我不敢吭声,往前缩了缩,生怕他从后面给我一击。

“怎么了?”老师一边朝我俩走来一边问。

“没事,没事。”他回答道。

“没事。”我说。

“你答完了吗?”老师问我。

“是的,已经答完了。”我连忙把试卷交给他,只想尽快逃离这个地方。

“好的,答完题的同学可以交卷离开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教室里一片椅子的声响。

那天我既没等琪莉也没等萨罗,拿起书包,出了校门就径直朝家走去。

在路上我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回头张望,尽管没人跟上来,但我还是止不住地浑身颤抖。我知道那声“不”将会招来很多麻烦。

当这个男孩急匆匆朝家走去的时候,另一个坐在一张白卷前,既生气又吃惊。

“不,他居然跟我说不!”他心里想着,什么也顾不上了,什么考试,朋友,老师……这个仅有一个字的简单回答使他内心彻底崩溃了。

他的思想,特别是他的身体都早已习惯别人对他百依百顺,或许正因如此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一个否定的答语了,不管是在家里、在学校,还是在外面……因

为一声“不”就意味着与他为敌。

他个头高大,身体强壮,还很帅气,而且要什么有什么。此外,还比同班同学都大了两岁。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他的小拇指缺了一截。据他所说,这是在一场打斗中和心脏上方的那

道伤疤一起留下的。至少他是这么说的。没人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也没人敢去质疑他。

“不。”

“他居然跟我说不。”他心想。

“那个白痴以为自己是谁啊?

“他竟然敢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我,跟我说不,太丢脸了。

“最糟糕的是这回又要挂科了。家里的两个老东西已经说了,如果再不及格就要没收我的手机、零花钱、摩托车,一切。

“因为那个白痴,我考试过不了了,但是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一定。

“他居然敢跟我说不。”

实际上他最担心的并不是挂科,因为不管怎样,他知道爸爸妈妈最终还是会把手机、零花钱、摩托车,他所需要的一切都还给他的;最让他在意的是那个“不”字。这个字一直萦绕在脑中挥之不去。不,不,不,不,不……像一把机关枪扫射着这副经不起任何失败的身躯。

他讨厌等待,想此时此刻马上复仇,于是向一扇门一脚又一脚地发泄着怒火。吐口水,攥紧拳头,咬紧牙关,仿佛马上就要爆炸了。

他不能等,也等不了,因为他不会,也没人教过他。因此他必须做点什么,否则就要疯了。这时突然脑子里有个想法一闪而过。

“完美。”他一边想着一边拨通了朋友的电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