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亚洲首位“雨果奖”得主,《三体》作者刘慈欣
中短篇科幻小说代表作(共6册)
首度授权中英双语版·全球独家!当当独家定制款函套、带大刘印签版套装!

★“整个宇宙,不过是百亿年前一次壮丽焰火的余烬。”
精选刘慈欣创作生涯具有代表性、极受欢迎、屡获大奖的中短篇科幻作品,全面呈现科学与宏大、瑰丽与浪漫并存的“刘慈欣宇宙”

★刘慈欣不止有《三体》,还有《流浪地球》《带上她的眼睛》《时间移民》
收录入选七年级教材的《带上她的眼睛》、入选高考阅读题的《微纪元》、银河奖特等奖作品《流浪地球》、银河奖大奖作品《全频带阻塞干扰》《地球大炮》《中国太阳》《赡养人类》《镜子》、宁浩电影《疯狂的外星人》原作《乡村教师》等21个中短篇故事

★一本中文版赠送同等厚度精美英文版,方便对照阅读,买一得二,论品质不计成本、价格良心。英文版由出版英文版《三体》的美国老牌科幻大社Tor出版,《纽约时报》《出版人周刊》等媒体力荐,被全球140多家图书馆收藏,引发全球热潮的中国科幻代表作

★知名科幻作家、资深科幻迷刘宇昆、周华(Joel Martinsen )、韩恩立(Elizabeth Hanlon)言一零(Carmen Yiling Yan)等专业译者领衔翻译,译文优美、易读,可感受中西文化的交汇,英语难度适中,适合初中以上学生及成人作为英语学习读物

★知名设计师设计,6色印刷,推翻此前所有版本刘慈欣作品的装帧形象,以科幻黄金时代复古风字体设计、手绘高精度插画打造最适合大刘的人文气质 经典风格


【内容简介】

本套装收录中英双语版《流浪地球》《带上她的眼睛》《时间移民》,共6册,21篇屡获大奖、zui能呈现刘慈欣瑰丽、宏大的科幻世界观的代表作。

《流浪地球》(中英双语版)在绝境中寻找希望,在宇宙剧变之中以信仰的力量对抗命运!
科学家们发现太阳将膨胀为一颗红巨星,期间地球表面上的一切将毁灭殆尽,于是他们计划建造能将地球发射到其他星球的巨大引擎,以保证人类长远生存。庞大的地球逃脱计划开始实施。在太阳灭亡的瞬间,一切都平息了,每个人怀揣着恐惧和希望踏上漫长的流浪之旅……

《带上她的眼睛》(中英双语版)向外探索宇宙深空,向内探索地心世界!
人类使用地层飞船深入地球内部探险,一艘地层飞船在航行中失事,下沉到地心,船上只剩下一名年轻的女领航员,她只能在封闭的地心渡过余生……

《时间移民》(中英双语版)人类探索无限生命与科技的浪漫幻想!
未来,迫于环境恶化和人口压力,地球政府决定派出远征队伍,选取25岁以下的人类成员向未来移民。队伍多次停留,但每一次地球环境都不再适合人类居住,最后一次航程,“大使”把时间定在未来11000年。人类开始了新文明的起点……


【作者简介】

刘慈欣,高级工程师,中国科幻文学领军人物。代表作《三体》荣获第73届“雨果奖”长篇小说奖,为亚洲作家首次获奖。其作品宏伟大气、想象绚丽,既注重极端空灵与厚重现实的结合,也讲求科学的内涵和美感,具有浓郁的中国特色和个人风格,为中国科幻确立了新高度。其中短篇科幻小说代表作《流浪地球》《带上她的眼睛》《乡村教师》《时间移民》等屡获银河奖等科幻大奖,或被收录入高考题目、中学教材,或改编为电影,影响力遍及全球。

英文版主要译者

Ken Liu,中文名刘宇昆,美籍华裔科幻和奇幻作家,也是译者、律师和电脑程序员。2012年,他凭借短篇小说《手中纸,心中爱》(The Paper Menagerie)分别夺得星云奖最佳短篇故事奖和雨果奖最佳短篇故事奖,成为第一位获得星云奖和雨果奖两项世界科幻小说大奖的华裔作家。刘宇昆曾将刘慈欣、郝景芳、陈楸帆、马伯庸、夏笳等中国科幻作家的作品译成英文在国外发表。2015年8月,他翻译的《三体》获得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2016年8月,他翻译的郝景芳的小说《北京折叠》获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

Joel Martinsen,中文名周华,美国人,华语科幻迷,《金融时报》旗下DANWEI网总编辑。因翻译刘慈欣的《三体II·黑暗森林》英文版而备受关注,该作品2016年获得美国豆瓣“佳读网”(goodreads)年度读者选择奖。另翻译过刘慈欣的《球状闪电》《超新星纪元》,王晋康的《蚁生》,刘洋的《火星孤儿》,迟卉的《苏醒2026》等中国顶级科幻作品。

Elizabeth Hanlon,中文名韩恩立,美籍译者。2016年至今翻译过多部中国短篇科幻作品,包括刘慈欣的《白垩纪往事》《流浪地球》《太原之恋》《赡养人类》《中国太阳》;华语科幻星云奖获得者何夕的《汪洋战争》、刘洋的《迷雾》等,并在美国科幻权威杂志《克拉克世界》杂志(Clarkes world Magazine)上发表。她的最新译作是中国女性科幻作家短篇集《春天来临的方式》(The Way Spring Arrives),2020年10月由托尔(Tor)出版社出版。

Carmen Yiling Yan,中文名言一零,目前就读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是刘宇昆的合作译者。曾翻译过多部中国科幻作家作品,如刘慈欣的《全频带阻塞干扰》《镜子》《诗云》,钱莉芳的《天意》,吴霜的《腊八粥》,张冉的《以太》等,是刘宇昆“最信任的译者之一”。她的翻译作品已由《克拉克世界》、《银河边缘》(Galaxy's Edge)及《光速》(Light Speed)等世界著名科幻杂志出版。


【媒体评论】

他利用深厚的科学知识作为想象力基础,把人间的生活和想象的生活融合在一起,产生了独特的趣味。这样的(创作)能力我不具备。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莫言

刘慈欣单枪匹马,把中国科幻提升到了世界水平。——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严锋

非常狂野的想象力。——美国前总统 奥巴马

刘慈欣的作品唤起了人们对探索和宏观之美的兴奋感。他在中国的知名度可以和美国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相媲美。——《纽约客》

科学和哲学思辨、政治和历史、阴谋论和宇宙学的独特融合。——《冰与火之歌》作者 乔治·R.R.马丁评价《三体》


【目录】


《流浪地球》

中文版目录

流浪地球
微纪元
全频带阻塞干扰
地球大炮
乡村教师
中国太阳

英文版目录
The Wandering Earth
The Micro-Era
Full-Spectrum Barrage Jamming
Cannonball
The Village Teacher
Sun of China

《带上她的眼睛》

中文版目录

梦之海
诗云
欢乐颂
带上她的眼睛
地火
思想者
吞食者

英文版目录

Sea of Dreams
Cloud of Poems
Ode to Joy
With Her Eyes
Fire in the Earth
The Thinker
Devourer
Mountain

《时间移民》

中文版目录

时间移民
镜子
2018年4月1日
太原之恋
坍缩
赡养上帝
赡养人类

英文版目录

The Time Migration
Mirror
2018–04–01
Curse 5.0
Contraction
Taking Care of God
For the Benefit of Mankind


【书摘与插画】

刹车时代

我没见过黑夜,我没见过星星,我没见过春天、秋天和冬天。
我出生在刹车时代结束的时候,那时地球刚刚停止转动。
地球自转刹车用了四十二年,比联合政府的计划长了三年。妈妈给我讲过我们全家看最后一个日落的情景,太阳落得很慢,仿佛在地平线上停住了,用了三天三夜才落下去。当然,以后没有“天”也没有“夜”了,东半球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有十几年吧)将处于黄昏中,因为太阳在地平线下并没落深,还在半边天上映出它的光芒。就在那次漫长的日落中,我出生了。
黄昏并不意味着昏暗,地球发动机把整个北半球照得通明。地球发动机安装在亚洲和美洲大陆上,因为只有这两个大陆完整坚实的板块结构才能承受发动机对地球巨大的推力。地球发动机共有12000台,分布在亚洲和美洲大陆的各个平原上。从我住的地方可以看到几百台发动机喷出的等离子体光柱。你想象一座巨大的宫殿,有雅典卫城上的神殿那么大,殿中有无数根顶天立地的巨柱,每根柱子像一根巨大的日光灯管那样发出蓝白色的强光。而你,是那巨大宫殿地板上的一个细菌,这样,你就可以想象到我所在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了。其实这样描述还不是太准确,是地球发动机产生的切线推力分量刹住了地球的自转,因此地球发动机的喷射必须有一定的角度,这样天空中的那些巨型光柱是倾斜的,我们处在一个将要倾倒的巨殿中!南半球的人来到北半球后突然置身于这个环境中,会有许多人精神失常。比这景象更可怕的是发动机带来的酷热,户外气温高达七八十摄氏度,必须穿冷却服才能外出。在这样的气温下常常会有暴雨,而发动机光柱穿过乌云时的景象简直是一场噩梦!光柱蓝白色的强光在云中散射,变成由无数种色彩组成的疯狂涌动的光晕,整个天空仿佛被白热的火山岩浆所覆盖。爷爷老糊涂了,有一次被酷热折磨得实在受不了了,看到下大雨喜出望外,赤膊冲出门去,我们没来得及拦住他。外面的雨点已被地球发动机超高温的等离子光柱烤热,把他身上烫脱了一层皮。
但对于我们这一代在北半球出生的人来说,这一切都很自然,就如同对刹车时代以前的人们来说,太阳、星星和月亮是那样自然。我们把以前人类的历史叫作“前太阳时代”,那真是个让人神往的黄金时代啊!
在我小学入学时,作为一门课程,教师带我们班的三十个孩子进行了一次环球旅行。这时地球已经完全停转,地球发动机除了维持这个行星的这种静止状态外,只进行一些姿态调整。所以在我3岁到6岁这三年中,光柱的光度大为减弱,这使得我们可以在这次旅行中更好地认识我们的世界。
我们首先近距离见到了地球发动机,是在石家庄附近的太行山出口处看到它的。那是一座金属的高山,它在我们面前赫然耸立,占据了半个天空,同它相比,西边的太行山山脉如同一串小土丘。有的孩子惊叹它如珠峰一样高。我们的班主任小星老师是一位漂亮姑娘,她笑着告诉我们,这座发动机的高度是11000米,比珠峰还要高2000多米,人们管它们叫“上帝的喷灯”。我们站在它巨大的阴影中,感受着它通过大地传来的震动。
地球发动机分为两大类,大一些的叫“山”,小一些的叫“峰”。我们登上了“华北794号山”。登“山”比登“峰”花的时间长,因为“峰”是靠巨型电梯上下的,上“山”则要坐汽车沿盘“山”公路走。我们的汽车混在不见首尾的长车队中,沿着光滑的钢铁公路向上爬行。我们的左边是青色的金属峭壁,右边是万丈深渊。车队由50吨的巨型自卸卡车组成,车上满载着从太行山上挖下的岩石。汽车很快升到了5000米以上,下面的大地已看不清细节,只能看到反射的地球发动机的一片青光。小星老师让我们戴上氧气面罩。随着我们距喷口越来越近,光度和温度都在剧增,面罩的颜色渐渐变深,冷却服中的微型压缩机也大功率地忙碌起来。在6000米处,我们见到了进料口,一车车的大石块倒进那闪着幽幽红光的大洞中,一点儿声音都没传出来。我问小星老师地球发动机是如何把岩石做成燃料的。
“重元素聚变是一门很深的学问,现在给你们还讲不明白。你们只需要知道,地球发动机是人类建造的力量最大的机器,比如我们所在的‘华北794号’,全功率运行时能向大地产生150亿吨的推力。”
我们的汽车终于登上了顶峰,喷口就在我们头顶上。由于光柱的直径太大,我们现在抬头看到的是一堵发着蓝光的等离子体巨墙,这堵巨墙向上延伸到无限高。这时,我突然想起不久前的一堂哲学课,那个憔悴的老师给我们出了一个谜语。
“你在平原上走着走着,突然迎面遇到一堵墙,这墙向上无限高,向下无限深,向左无限远,向右无限远,这墙是什么?”
我打了一个寒战,接着把这个谜语告诉了身边的小星老师。她想了好大一会儿,困惑地摇摇头。我把嘴凑到她耳边,把那个可怕的谜底告诉她。
“死亡。”
她默默地看了我几秒钟,突然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我从她的肩上极目望去,迷蒙的大地上,耸立着一片金属的巨峰,从我们周围一直延伸到地平线。巨峰吐出的光柱,如一片倾斜的宇宙森林,刺破我们摇摇欲坠的天空。
我们很快到达了海边,看到城市摩天大楼的尖顶伸出海面,退潮时白花花的海水从大楼无数的窗子中流出,形成一道道瀑布……刹车时代刚刚结束,其对地球的影响已触目惊心:地球发动机加速造成的潮汐吞没了北半球三分之二的大城市,发动机带来的全球高温融化了极地冰川,更使这大洪水雪上加霜,波及南半球。爷爷在三十年前目睹了百米高的巨浪吞没上海的情景,他现在讲这事的时候眼睛还直勾勾的。事实上,我们的星球还没启程就已面目全非了,谁知道在以后漫长的外太空流浪中,还有多少苦难在等着我们呢?
我们乘上一种叫船的古老交通工具在海面上航行。地球发动机的光柱在后面越来越远,一天以后就完全看不见了。这时,大海处在两片霞光之间,一片是西面地球发动机的光柱产生的青蓝色霞光,另一片是东方海平面下的太阳产生的粉红色霞光。它们在海面上的反射使大海也分成了闪耀着两色光芒的两部分,我们的船就行驶在这两部分的分界处,这景色真是奇妙。但随着青蓝色霞光的渐渐减弱和粉红色霞光的渐渐增强,一种不安的气氛在船上弥漫开来。甲板上见不到孩子们了,他们都躲在船舱里不出来,舷窗的帘子也被紧紧拉上。一天后,我们最害怕的那一刻终于到来了,我们集合在那间用作教室的大舱中,小星老师庄严地宣布:
“孩子们,我们要去看日出了。”
没有人动,我们目光呆滞,像突然冻住一样僵在那儿。小星老师又催了几次,还是没人动。她的一位男同事说:
“我早就提过,环球体验课应该放在近代史课前面,学生在心理上就比较容易适应了。”
“没那么简单,在近代史课前,他们早就从社会知道一切了。”小星老师说,她接着对几位班干部说:“你们先走,孩子们,不要怕,我小时候第一次看日出也很紧张的,但看过一次就好了。”
孩子们终于一个个站了起来,朝着舱门挪动脚步。这时,我感到一只湿湿的小手抓住了我的手,回头一看,是灵儿。
“我怕……”她嘤嘤地说。
“我们在电视上也看到过太阳,反正都一样的。”我安慰她说。
“怎么会一样呢,你在电视上看蛇和看真蛇一样吗?”
“……反正我们得上去,要不这门课会被扣分的!”
我和灵儿紧紧拉着手,和其他孩子一起战战兢兢地朝甲板走去,去面对我们人生中的第一次日出。
“其实,人类把太阳同恐惧连在一起也只是这三四个世纪的事。在这之前,人类是不怕太阳的。相反,太阳在他们眼中是庄严和壮美的。那时地球还在转动,人们每天都能看到日出和日落。他们对着初升的太阳欢呼,赞颂落日的美丽。”小星老师站在船头对我们说。海风吹动着她的长发,在她身后,海天连线处射出几道光芒,好像海面下的一头大得无法想象的怪兽喷出的鼻息。
终于,我们看到了那令人胆寒的火焰,开始时只是天水连线上的一个亮点,亮点很快增大,渐渐显示出了圆弧的形状。这时,我感到自己的喉咙被什么东西掐住了,恐惧使我窒息,脚下的甲板仿佛突然消失,我在向海的深渊坠下去,坠下去……和我一起下坠的还有灵儿,她那蛛丝般柔弱的小身躯紧贴着我颤抖着;还有其他孩子,其他的所有人;整个世界,都在下坠。这时我又想起了那个谜语,我曾问过哲学老师那堵墙是什么颜色的,他说应该是黑色的。我觉得不对,我想象中的死亡之墙应该是雪亮的,这就是为什么那道等离子体墙让我想起了它。这个时代,死亡不再是黑色的,它是闪电的颜色,当那最后的闪电到来时,世界将在瞬间变成蒸气。
三个多世纪前,天体物理学家们就发现太阳内部氢转化为氦的速度突然加快,于是他们发射了上万个探测器穿过太阳,最终建立了这个恒星完整精确的数学模型。巨型计算机对这个模型计算的结果表明,太阳的演化已向主星序外偏移,氦元素的聚变将在很短的时间内传遍整个太阳内部,由此产生一次叫氦闪的剧烈爆炸。之后,太阳将变为一颗巨大但暗淡的红巨星,它膨胀到如此之大,乃至地球将在太阳内部运行!事实上,在这之前的氦闪爆发中,我们的星球已被气化了。
这一切将在四百年内发生,现在已过了三百八十年。
太阳的灾变将炸毁和吞没太阳系所有适合居住的类地行星,并使所有类木行星完全改变形态和轨道。自第一次氦闪后,随着重元素在太阳中心的反复聚集,太阳氦闪将在一段时间反复发生,这“一段时间”是相对于恒星演化来说的,其长度可能相当于上千个人类历史。所以,人类在以后的太阳系中已无法生存下去,唯一的生路是向外太空恒星际移民。而照人类目前的技术力量,全人类移民唯一可行的目标是半人马座比邻星,这是距我们最近的恒星,有4.3光年的路程。以上看法人们已达成共识,争论的焦点在移民方式上。
为了加强教学效果,我们的船在太平洋上折返了两次,又给我们制造了两次日出。现在我们已完全适应了,也相信了南半球那些每天面对太阳的孩子确实能活下去。
之后我们就在太阳下航行了,太阳在空中越升越高,这几天凉爽下来的天气又热了起来。我正在自己的舱里昏昏欲睡,听到外面有骚乱的人声。灵儿推开门探进头来。
“嗐,飞船派和地球派又打起来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