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黑色幽默之父冯内古特,百年诞辰纪念精装!

这场灾难永远地改变了每一个人,只有黑色幽默不变地嘲笑一切、抚平一切。

◆ 村上春树、阿特伍德、波拉尼奥、格雷厄姆·格林、多丽丝·莱辛、今敏、朴赞郁、木心、麦家……都爱阅读冯内古特。

◆ 本书入选《时代》周刊“100本永恒经典”、现代图书馆“100本世纪经典”、美国公立高中大学阅读书目、《世界禁书百部》……

作者冯内古特亲历战争后,用了25年,写废5000多页,试图回忆这场改变了他一生的灾难,zui后只是讲了一个时空穿越的故事。

◆ “冯内古特的小说既滑稽又悲伤,他的痛苦从不严肃,他是独特的。”——多丽丝•莱辛(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 冯内古特基金会特别授权,收录作者印签、序言。

◆ 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虞建华导读,深入领略黑色幽默和荒诞现实。

◆ “我写了《五号屠场》,从每个死人身上赚了3美元。”——冯内古特

阅读冯内古特,就是用黑色幽默反抗荒诞现实。


【内容简介】

故事中的一切,或多或少都发生过。至少,关于战争的部分是相当真实的。

比利被外星人绑架了,他因此从时间链上脱开了。

他上床睡觉时是个老态龙钟的鳏夫,醒来时却在他的婚礼日。

他从1955年的那扇门进去,从另一扇门出来的时候是1941年。

他说,他多次看见自己的出生和死亡,看见自己发财致富、儿孙满堂,也看见自己成为战俘,一遍又遍地经历“五号屠场”的灾难……


【作者简介】

[美] 库尔特•冯内古特(Kurt Vonnegut,1922—2007)

20世纪美国极具影响力的黑色幽默文学作家。格雷厄姆•格林推崇他为“美国当代zui有才能的作家”。在1960年代的美国大学校园,冯内古特的小说几乎人手一册,他被称为“几代美国青年的偶像”。

冯内古特擅长以黑色幽默描绘时代的荒谬。当暴力、愚蠢、敌视、仇恨泛滥成灾,绝望的人们遭受无法愈合的创伤。在笑声下,是冯内古特对全人类深切的关爱和疗愈。

他的许多文学创作与其在二战中的亲身经历息息相关。

1945年,年仅23岁的冯内古特遭德军俘虏,被囚禁在德累斯顿战俘营。英美联军发动大轰炸时,冯内古特身处屠场的地下室内。整座城市在炮火中烧成废墟,他是幸存的7名美军战俘之一。

战争在冯内古特心底留下难以磨灭的创伤:“我目睹过德累斯顿的毁灭……我的反应之一当然是笑。上帝知道,这是灵魂在寻找宽慰。”25年后,讲述此事的《五号屠场》终于出版。时值越战,本书在社会上引起争议,多次遭禁。冯内古特由此成为20世纪70年代美国反战的代言人,这部小说也被誉为“结束了越南战争的杰作”。

译者简介:

虞建华,上海外国语大学资深教授,曾任上海外国语大学语言文学研究所所长。译有冯内古特代表作《五号屠场》《时震》《回首大决战》等。


【媒体评论】

——村上春树

——多丽丝·莱辛(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诺曼·梅勒(普利策文学奖得主)

——《纽约时报》

——冯内古特

——《五号屠场》第131页


【目录】

五号屠场

译后记《五号屠场》:用另一种方法表现灾难


【免费在线读】

听我说:

比利·皮尔格林从时间链上脱开了。

比利·皮尔格林上床睡觉时是个老态龙钟的鳏夫,醒来时却在他的婚礼日。他从1955年的那扇门进去,从另一扇门出来的时候是1941年。他反身又走进那扇门中,发现自己来到了1963年。他说,他多次看见过自己的出生和死亡,任意造访了发生于两者之间的所有事件。

这是他说的。

比利患有时间痉挛症,难以控制下一步的走向,所去之处并不一定都很好玩。他说他一直处于一种上台前的恐慌状态,因为他无法知道接下来登场的是他生命过程中的哪一部分。

比利1922年生于纽约的伊利昂,是城里一个理发师的独生子。他是个长相滑稽的孩子,长大后变成了个长相滑稽的青年——高挑羸弱,身材像可口可乐的瓶子。他从伊利昂高中毕业,排名班中前三分之一,在伊利昂验光配镜专科学校上了一学期夜校课程,然后应征入伍,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期间他父亲在一次狩猎事故中意外身亡。事情就是这样。

比利随步兵部队到欧洲服役,成了德国人的战俘。1945年从部队光荣退役后,比利又进入伊利昂验光配镜专科学校学习。在学校的最后一年,他与学校创办人和拥有者的女儿订了婚,然后经历过一次轻微的精神崩溃。

他被送到普莱西德湖畔的老兵医院进行治疗,接受了几次电击休克疗法后出院回家,与女友完婚,修完学业,在老丈人的帮助下开始在伊利昂做生意。伊利昂是个尤其适合做验光配镜生意的城市,因为那是通用锻铸公司的所在地。公司要求每一名雇员配有安全眼镜,并在生产区域戴上眼镜。伊利昂通用锻铸公司下有六万八千名员工。镜片和镜架的需求量非常可观。

赚钱主要靠镜架。

比利发了财。他有了两个孩子,芭芭拉和罗伯特。后来,女儿芭芭拉也嫁给了一个验光配镜师,比利帮着他建立了他自己的生意。比利的儿子罗伯特在高中时是个问题少年,但后来参加了著名的绿色贝雷帽特种部队,走上正道,成了一个不错的青年,去越南打过仗。

1968年初,包括比利在内的一批验光配镜师,租了一架飞机从伊利昂前往蒙特利尔,去参加一个验光配镜师国际会议。飞机在佛蒙特州的糖槭山山顶坠毁,除了比利之外无人生还。事情就是这样。

当比利在佛蒙特一家医院休养、恢复时,他的妻子因一氧化碳事故中毒死亡。事情就是这样。

飞机失事后比利最终回到伊利昂的家中,一段时期内十分沉默。他头颅上方留下了一道可怕的伤疤。他不再工作,请来了一个管家。他的女儿几乎每天都来看他。

接着,在全无征兆的情况下,比利突然前往纽约市,参加了一个通宵的无线电聊天节目。他谈了从时间链上脱开的事。他还说,他在1967年遭飞碟绑架。飞碟来自特拉法玛多星球,他说。他被带到特拉法玛多,在一个动物园里被裸体展出,他说。在那儿他与另一个地球仔,从前的电影明星蒙塔娜·怀尔德哈克配成一对。

伊利昂的某些“夜猫子”在收音机里听到了比利的谈话,其中一个给比利的女儿芭芭拉打了电话。芭芭拉急了,同丈夫一起赶到纽约,把比利领回家。比利虽然态度并不强硬,但坚持说他在电台说的一切都确有其事。他说他是在女儿婚礼的那天夜里遭到特拉法玛多人绑架的。没有人发现他失踪,他说,那是因为特拉法玛多人是通过时间翘曲将他带走的,因此他可以在特拉法玛多待上许多年,而离开地球只有一微秒的时间。

又一个月过去了,一切安然无事。接着比利给伊利昂的《新闻头条》报写了一封信,被刊登了出来。他在信中描述了特拉法玛多的生灵。

信中说他们两英尺高,呈绿色,体形像带把的橡皮泵。他们的吸盘朝地,非常灵活的手柄指向天空。每根手柄上端是一只小手,掌心长着一只绿色眼睛。这些生灵十分友善,而且他们能够看到四维空间。地球仔只能看到三维物体,对此特拉法玛多人深感可惜。他们有许多奇妙的东西可以教给地球仔,尤其是对时间的认识。比利承诺在下一封来信中讲述其中一些奇妙的东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