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内容简介】

崔健三十五年歌词创作首度结集出版:

五十六首带着体温的摇滚诗歌;一代人的青春胎印与时代预言。

自从1986年,崔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第一次吼出“一无所有”,三十多年来,一首首犀利如刀的“摇滚诗”始终在我们心头激荡。而崔健的诗歌结集成书,“让‘一无所有’的主题与变奏,铭刻在历史记忆中”。

王朔说:“听崔健的歌,仿佛自己的心灵存在于他的音乐中,像烟只能通过火来点燃。”

循着这些诗歌,我们得以进入一个汹涌年代的心灵,进入与当下仍在密切共振的青春呐喊、反叛能量和天真的勇气。

“只要这种声音还响着,理想就在,希望也还在。”


【作者简介】

崔健,1961年生于北京,著名音乐人、电影人,被誉为“中国摇滚乐的开山人”。

1986年5月,崔健登上北京工人体育馆的舞台表演自己的作品《一无所有》,宣告了中国摇滚乐的诞生。此后陆续推出《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解决》《红旗下的蛋》《无能的力量》《给你一点颜色》《光冻》《飞狗》等原创摇滚乐专辑。

三十多年来,崔健不仅仅是一个摇滚巨星的存在,他已成为一个标记我们时代的文化符号,是中国当代音乐史上的一面旗帜。


【媒体评论】

北岛:“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到今天,糅合了中国民谣的传统和现代西方音乐,他唱出来的不只是一代人的声音。崔健的诗歌结集成书,让‘一无所有’的主题与变奏,铭刻在历史记忆中。”

姜文:“崔健是穿旧军装的新诗人,他用嗓子把诗唱出来,用小号把诗吹出去,他的摇滚撼动了几代人。”

王朔:“他有如我的青春胎印。他的每一声歌唱都如同我自发的呐喊……崔健是有勇气的,像坏脾气的孩子般执拗。他在该出现的时候来了,并一直坚持在那里。祝愿他无愧于自己。”

马世芳:“崔健对他的艺术,从精神到技术都有极清晰的掌握与自觉。老崔想得比绝大多数乐评人和拥趸都更多、更深、更远。”

刘瑜:“崔健使很多人认识到音乐可以如此自由,以前人们把音乐之美与清亮的嗓音、抒情的表情和优美的舞蹈联系在一起,但是崔健的音乐让人们发现了莽撞之美、粗放之美甚至嘈杂之美,他使很多人通过音乐感受到什么是自由。”

叶三:“他是文学表达、思想表达与音乐表达完美结合第一人。崔健的歌词始终保持着摇滚乐最可贵的内核: 社会批判性。在音乐方面,在中国,崔健几乎是唯一解决了文学表达和音乐技法表达相融的人。他的作品抛开歌词听,是最好的FUSION作品,其和声、曲式和编排都是最高级的音乐表达。”

贾樟柯:“记得有一回,崔健在太原开演唱会。我从汾阳跑到省会,为的是到山西省体育馆听他唱歌。演唱会棒极了,歌词具有反叛性,打动了一部分年轻人。我现在还能完整地唱出一些歌,例如《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一块红布》。不过当时,对摇滚感兴趣的人还是少数。即使在太原,听唱这些歌的人也不多。这些歌曲是我内心世界的一部分,是属于我的歌。”

张晓舟:“《飞了》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崔健蕞佳作品之一,在其作品中无论是音乐还是歌词都最为晦涩最为奇特,那是他在1994年对时代的超前预言……《飞了》表现出一种新的时代感受力:那就是失重、飘浮的无力感,他依旧在做各种犀利的政治隐喻,但也敏锐地感受到商业离心力的作用。”(《刘翔跟着崔健,孤独地飞了》, 2012年8月,纽约时报中文网)

班宇:“[《小城故事》三部曲]是我认为华语音乐里唯一能比肩《Desolation Row》这类的叙事长曲,洗练而独特的口语,蕴藏着的隐喻与能量,素朴的干禧年史前史,但讲述方式却是独特的,我在当代小说与诗歌里都没见过类似的,它既软又硬,与你的任何时代捕捉都能形成互文,总在上紧发条,向着深处盘旋,邓丽君的采样又轻轻化解:像白衣缓缓飘落在地上,风越大,你越抓不住它,复杂到没有五千字根本说不明白。”


【书摘与插画】

崔健印象

文/王朔

对我这种在那十年度过自己整个少年时代的人来说,还未成年就已失去了心肝,只是自己不知而已。特别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中国,刻意渲染了一种气氛,让人觉得自己正在获得解放,很长时间还以为自己很幸福呢。那不久,我在一盘录得很差的带子里听到了崔健的《一无所有》和其他几首听似吱吱呜呜实则是在吼叫的歌。怎么说呢,他打破了一种错觉,揭露了一些真相,最重要的是他让我听到了一个人的心灵。原来人是有心灵的。这个常识那之后我才知道。

很长一段时间,只要我想、有需要让自己感到自己有心灵,就听崔健的歌,仿佛自己的心灵存在于他的音乐中,只有通过他的嗓子和他拨动琴弦的手指才能呈现出来,像烟只能通过火来点燃。这该算着魔吧?那段时间又很幸福,以为再也不会失去自己,健康的心灵被可靠地寄托在美丽的地方,如果想自我感动一把,自我证实一把,就把老崔的录音带找出来按一个键,如同把钱存在银行想花就去取。我宁愿崔健和他的音乐代表我存在,代表我斗争,代表我信仰,我把重大的责任都交给他了。

我要指出,崔健的音乐有很大的麻醉作用,他会使像我这样不肯承担的人觉得自己什么也没放弃,理想还在,勇气还在,希望还在,只要这种音乐还响着,我们这些人就不是毫无价值——然后是再一次地破灭和极大地失落和空虚。

没有什么音乐能支持哪怕是最平凡的人的一生。即便是崔健,由于历史的原因他有如我的青春胎印。他的每一声歌唱都如同我自发的呐喊,很美,很能提升自己的自我感觉。可最终,我该面对的还得面对,难堪的过程一步也无法省略。曲终人散,什么也没改变。

为什么人需要自我感动?需要一种音乐寄托自己的情感?为什么不敢承认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无意义的?看到了未来又怎么样?知道了来历又能如何?我知道自己还是会深陷在这越来越新、越来越高的城市中,混迹于饭馆、酒吧、舞厅那一间间其实没什么不同的小房子里,一天天老下去。崔健给过我们多少“力量”——这是他常爱用的歌词——今天想来,也不过是徒增感伤的淡淡记忆。

上个月,又重新听了很多遍,感动越强烈,内心越空荡,乃至每次都在歌声中睡过去,一个梦没有,像是在沉沦。

他总是朴素的、乐观的,还有几分天真,几分与世隔绝,像是高山积雪刚融化,冰冷、清冽,水寒伤骨。

写到这里时想,崔健是有勇气的,像坏脾气的孩子般执拗。他在该出现的时候来了,并一直坚持在那里。祝愿他无愧于自己。

2000年10月25日 于北京

修订于2022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