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1、《桶川跟踪狂SHA人事件》作者清水洁又一高口碑话题力作!

· 清水洁“推理反转式”纪实报道代表作,日本版《SHA人回忆》。

· 一本书“改写”现实——17年冤案获得重审,蒙冤者无罪释放。

· 倾听微弱的声音,戳破日本司法的黑暗面,揭开科学侦查的谬误,讲述受害者的无言伤痛。

2、撼动日本的女童失踪案“足利事件”全纪实!

· 直击儿童诱拐、女性安全、冤案误判、受害者有罪论、侦查黑幕、媒体报道争议等社会痛点议题!

· 亲临案发现场,还原案情细节,叫停17年冤狱……撼动日本的调查报道!

3、 获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新潮纪实奖,提名大宅壮一非虚构文学奖,被纪伊国屋书店评为年度ZUI佳图书!

· 日本纪实报道必读之作,比肩《黑箱》《巨浪下的小学》的非虚构文学。

· 采写详实,收录14幅图片,再现案件调查全过程……被誉为“调查报道的圣·经”!

· 故事好看,情感震撼,后劲极强,每一位读者都是真相的见证人!


【内容简介】

1979年,栃木县足利市,五岁女童福岛万弥失踪。

1984年,栃木县足利市,五岁女童长谷部有美失踪。

1987年,群马县太田市,八岁女童大泽朋子失踪。

1990年,栃木县足利市,四岁女童松田真实失踪。

四起案件其实发生在同一区域,位于日本栃木县与群马县交界处。但栃木县警方只办栃木县的案子,群马县警方只办群马县的案子。

1991年,栃木县警方在侦办松田真实失踪案时,逮捕了一名男子,认为他就是本县三起案件的凶手。警方召开记者见面会,媒体接连报道,令公众相信连环SHA童案已全面告破,凶手已落网入狱。

1996年,群马县太田市,四岁的横山由佳梨再次失踪。


记者清水洁注意到这一连串事件的关联。

2007年,他重返事件现场。面对普遍认为准确度极高的DNA型鉴定结论,面对警方引以为傲多年的办案功勋,面对即将超过追诉时效的铁案,他大声而坚定地提出质疑。


【作者简介】

清水洁

日本著·名调查记者。

1958年生于东京,曾供职于新潮社《FOCUS》杂志,现为日本电视台报道局记者、解说员,早稻田大学新闻学研究生院兼职讲师。自担任记者以来,一直致力于以案件、事故为中心的调查报道,倾听微弱的声音。

代表作有《足利女童连续失踪事件》《桶川跟踪狂SHA人事件》等。曾获日本记者会议(JCJ)大奖、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新潮纪实奖等荣誉。


【媒体评论】

我被这本书震撼了。我从未读过如此有力量的非虚构作品,我对作者强大的报道能力只有敬佩之情。

——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评审委员 贵志祐介


清水先生是一位著·名的记者,曾采访报道过“桶川跟踪狂SHA人事件”“足利事件”等大案,放出过许多推翻警方与检方调查结论的DU家特写。

——伊藤诗织在《黑箱》中评价清水洁


调查报道的圣·经——这是我读完本书后,觉得ZUI恰当的形容。

——日本著·名调查记者 牧野洋


【目录】

序言

第一章 动机

第二章 现场

第三章 委托

第四章 决断

第五章 报道

第六章 成果

第七章 追踪

第八章 混乱

第九章 强震

第十章 山道

第十一章 警钟

后记

文库本后记


【免费在线读】

序言(节选)

如果你手边有一份日本关东地区的地图,请随我一起打开它,以北部某个地点为圆心,画出一个半径十公里的圆。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地方,居住着普普通通的人。房屋鳞次栉比,孩子们在阳光下嬉戏,到处欢声笑语。

要是告诉你,在这个小小的圆形区域内,十七年间有五名女童无故失踪,你会作何感想?这些小女孩有的至今下落不明,有的被找到时,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而且,凶手尚未落网。

这不是小说情节,这是活生生的事实。

“这么一个小地方,会对小女孩下手甚至杀害她们的人不可能有很多。”一位失去女儿的父亲认为,这是同一个凶手在连环作案。

我深以为然。

可如果侦查机关不这么认为呢?如果他们逮捕了其中一起案件的凶手便以为大功告成了呢?如果这个被抓捕归案的“凶手”是清白的呢?

这是一个普通的居住区,也许就是你现在住的地方。在路上、公园、弹珠游戏厅、超市,你可能每天与逍遥法外的杀人凶手擦肩而过。也许你有一个年幼的女儿、妹妹或孙女,在下一个被害人出现之前,谁能保证明天卷入案件的不是自己珍视的家人呢?

现实中就是会发生这么残酷的事,例如“足利事件”。

警方以诱拐杀人的罪名逮捕了一个名叫菅家利和的男人,检方随后提起公诉,最高法院做出无期徒刑的判决。整个过程媒体争相报道。因杀人案而胆战心惊的居民纷纷松了一口气,安心回归各自的生活。

但菅家是清白的。由于失当的侦查、杜撰的证据、虚假的供述,菅家被关押在狱中十七年半。日本最高法院的一个决定,剥夺了一个无罪之人的自由与时间;更可怕的是,还给了真凶“特别恩典”——一个名为“时效”的沙漏。就算日后日本司法机关承认了失误,还菅家一个公道,真凶依然获得了“免死金牌”。

真的就此作罢吗?

倘若冤案已经平反,警方是不是可以重新立案侦查?检方也应该立即行动。还有媒体,难道就不用报道真凶逍遥法外的危险了吗?

作为记者,知道多少就报道多少,是我的工作。亲赴现场,事无巨细地调查案件和事故背后的真相,这样的生活我已经过了三十年。这片被称为“调查报道”的领域,就是我的战场。

还是周刊新闻记者时,我写过一本书,名为《桶川跟踪狂杀人事件》。一个“三流”周刊以调查报道挑战“一流”媒体手头的官方消息,其中艰难可想而知。即便如此,我还是踏上了独力采访之路,最终揪出凶手,揭露了警方在办案过程中的种种问题。

如今旧事重提,是因为本书中的案件与“桶川事件”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当年的案件使我知道,警方为自我保护会指鹿为马,媒体也会被警方提供的真假难辨的消息牢牢操控。日本司法系统与媒体联手修建起来的围墙坚不可摧,一介小小记者实在势单力薄。因此我写书,只为将信息传递出去。

遗憾的是,情况并无改变。不仅如此,还在继续恶化。

通过本书,我想说,已经平反的冤案“足利事件”并非终点,而是起点。公众并不知情而日本司法系统极力想压制的“北关东连环杀童案”、身藏暗处的真凶以及某个“炸弹”,我要在书中一个个揭开其庐山真面目。

我最想说的是,在日本,声音最为微弱的五个无辜女孩从世上消失了。

我不会就此作罢。

绝对不会。


【书摘与插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