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单读攒局做东,最懂喜剧的文字工作者贾行家、东东枪出马,拆解喜剧“新人”:脱口秀——

喜剧就是不正经?就是俗?就只是搞笑?单读PLUS对喜剧的偏见说不,率先将喜剧作为严肃话题来讨论。作家、喜剧资深爱好者贾行家、东东枪组成“贾枪cp”,往返北京、上海两地,采访一群喜剧创作者、爱好者并独家撰文。话题围绕喜剧“是什么”、“为什么”、“凭什么”和“图什么”展开,把脱口秀掰开揉碎,尝尝其中藏着的酸甜苦味。

程璐、王建国、庞博、呼兰、周奇墨……与国内最火的一批脱口秀演员独家长谈,走进他们的“艺术人生”——

“做了喜剧领导的山东男人”程璐、“自以为有多重人格”的王建国、“有道德洁癖的好学生”庞博、“脱口秀不是唯一的爱,但越来越爱”的呼兰、“想在舞台上撒点野”的温柔男人周奇墨、“代子出征”的王勉的父亲……脱口秀演员袒露自己不为观众知的另一面(内含李诞大量吐槽),回顾如何走上脱口秀的“不归路”,如何形成自己的创作方法论,以及对喜剧与人生的严肃思考。

★ 不要小瞧脱口秀,每门手艺背后的门道都很深——

脱口秀是什么?脱口秀不是什么?人人都能说五分钟脱口秀吗?这个行业有门槛吗?脱口秀在重塑中国的语言吗?必须传递价值观吗?稿子和表演哪个更重要?怎么判断一个段子的好坏?线上和线下演出的区别是什么?脱口秀大赛还会继续火下去吗?……关于脱口秀的种种问题,资深一线创作者为你作答,看完就想上台讲一段。

第一本单读PLUS,从设计开始,讲新的故事——

单读mook全新尝试,更大的开本、更多的版式变化,进一步探索设计语言与文本内容的边界,贴合脱口秀主题,夸张炫目而不失内在秩序感。封面铺满画面的信息量加上拼图的元素,展开对脱口秀内在的创作想象,期待读者从内文中收集出信息碎片来拼合自己眼中的脱口秀。内文通过双色印刷和分栏的变化,让读者感到如在现场一般的对话气息与节奏。


【内容简介】

《单读》首次推出《单读PLUS 喜剧的秘密:从脱口秀说起》,贾行家、东东枪任特约主编,邀请李诞、程璐、王建国、庞博、呼兰、周奇墨等国内最早一批脱口秀演员深度长谈,与他们一同回顾近十年来各自的心路历程、成长变化,分享难忘的演出经历、创作心得、工作习惯,交换对行业现状的观察和理解。虽然脱口秀演员的标准只有一个:好笑,但是这本书并不好笑。贾枪认真地追问他们关于脱口秀的一大堆“为什么”,试图认识目前还模糊不清的脱口秀这一行当,也目睹脱口秀演员想在日常生活中做到和在台上一样,以真实约束自己。这可能也说明了为什么今天我们愿意欣赏并且信赖脱口秀,因为此刻,我们需要真实,更需要大笑。

这是国内首次尝试以专书的体量和深度,从艺术创作、行业发展、大众文化、社会变迁等多个维度探讨“脱口秀”之于“喜剧”这一命题,我们期待它只是一个开始。


【作者简介】

贾行家,哈尔滨人,出版作品《尘土》《潦草》,现为得到APP专职作者。

东东枪,业余爱好写作,曾出版《六里庄遗事》、《文案的基本修养》等文字作品。


【目录】

李诞:喜剧的秘密

贾行家:访问飞鸟

东东枪:喜剧的“所以然”

脱口秀不是Talk show

脱口秀可能是什么

程璐:你不能假装房间里没有一只大象

王建国:世界上另一杯最凉最凉的凉啤酒

庞博:所有的事都是对的

呼兰:我就该这么幸运

周奇墨:大声说出无力感

梁海源:脱口秀是探索自我的工具

王勉:父与子

贾枪 × 阎鹤祥:相声的罪,脱口秀可以少遭

House × 周轶君:笑是个挺高级的事

颜怡颜悦 × 路内:脱口秀的终点是写作吗

快问快答


【书摘与插画】

喜剧的秘密

撰文:李诞

这个世界的秘密是敞开的。

你有天赋,又好学(好学是很大的一种天赋,是无天才之人的天才),秘密对你来说就是加速而已。不看,你早晚也能会。

这是我对我那本工作手册的态度,也是对这本书的态度。

故事早就被讲完了,变的是讲述的方法。脱口秀自然是一种讲述的方法,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人对信息的需求是刚需,每个在马桶上因为忘带手机而阅读沐浴露成分表的人都不难理解这个道理。所以,阳光之下确无新事,我们也要把旧事看成新事。换种方法讲故事,就是新故事。

这个世界的秘密是敞开的,佛陀已经说过的话,求道之人还是要跑到杭州的山上,吃和尚一记闷棍,才觉得自己悟了——其实早就悟了。苏格拉底认为,知识是回忆。

说话滴水不漏是小聪明的一大特征,敢下断论的才是苏格拉底,或者我奶奶。

喜剧能有什么秘密?你早就懂得,却还要盯着这本成分表看上一看,觉得原来如此。

是呀,原来就是如此。

访问飞鸟

撰文:贾行家

几个月里,我们在上海、北京两地,在做的是一件访问飞鸟的事:笑是什么,脱口秀是什么,不是什么,可以是什么……他们面露困惑,越是认真,越是迟疑。

这种迟疑比任何回答都叫我感动。

也许东东枪、罗丹妮和我促成了一次对他们有点儿意思的自寻烦恼:像一只鸟考虑飞那样考虑脱口秀,为什么要站在舞台上,此时的他和观众的关系,到底是真的拉近了一些,还是在共同“退而求其次”。当然,这两种情况都不错。真希望他们回答完以后就把答案忘掉。

喜剧的“所以然”

撰文:东东枪

我愿意相信这些记录不只是为如今的你我所作,也是留给很多年后的人看的,可能包括很多年后的我们自己,也包括很多年后的不知道是谁的人。我愿意相信,在他们生活的年代,欢笑与幽默仍然为人们所热爱,好的作品与创作者仍然被尊重,那些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名字与故事、那些历史上的“所以然”,仍然为他们所好奇。

我愿意相信,在未来,在他们生活的那个时代,幽默仍然未被视作一种坏东西——把这看成我对他们的祝福,也是可以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