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一经问世便引发轰动的小说处女作

◆这些年你究竟经历过什么,才会有今天的脱胎换骨

◆《英国病人》作者迈克尔·翁达杰、普利策奖得主保罗·哈丁盛赞。

◆上榜二十余个畅销榜单,重磅媒体一致推荐。

◆备受期待的文坛潜力新星。

◆“无论天上到底有多少颗星星,我真心希望死亡不只是一个歇脚之处。”

◆阅读雷吉娜·波特,就是阅读个人命运私密的真相


【内容简介】

两大家族,三代人,横跨70年,11场纵横交错的人生旅行。

深夜的大马士革路上,年轻女人和未婚夫的车被两个警察拦了下来;越战的战舰上,水中亡魂和抛不完的硬币在士兵脑海里挥之不去;在自家别墅门前,心灵孤独的白人孩子好奇地窥探着黑人新邻居一家的生活……

他们是律界精英、好莱坞星探、莎士比亚学者、越战退役的士兵,一幅跨越职业与阶层、种族、性别、年代的众生相,环环相扣,悄然交织出洪流般的命运旅途。

没有人知道,原来那些浮光掠影的片段,那些他们受过的伤、走过的路,早已描摹出他们后来的模样。


【作者简介】

【美】雷吉娜·波特 Regina Porter

雷吉娜·波特毕业于爱荷华作家工作室,凭借戏剧作品蜚声文坛,作品已在多家世界知名剧院上演。

2017年,雷吉娜·波特的小说处女作《他们这样旅行》一经问世,就在法兰克福书展引发轰动。小说野心勃勃,11个角色的命运在交错复杂的多时空内并行不悖,戏剧、诗歌等丰富元素点缀其间,更和美国半个多世纪的历史虚实相映,足见雷吉娜·波特炉火纯青的舞台调度能力,连普利策小说奖得主保罗·哈丁也惊叹,本书“宛如一座包罗人生悲喜万象的宏伟圣殿”。


【媒体评论】

——《纽约时报》

——《卫报》

——《旧金山纪事报》

——保罗·哈丁(普利策奖得主)

——贾迈尔·布林克利(美国国家图书奖提名作家)


【目录】

代代相传 /003

大马士革路 /011

这是医院,不准吸烟! /033

越战之后的爱迪 /091

炎夏时节 /117

搬家工人站着不动 /158

开飞机的埃洛伊丝1 /193

密涅瓦,无处不在 /243

七彩岛 /335

一只鳄鱼的重量 /370


【免费在线读】

《他们这样旅行》(第一章节选,有删减)

四岁那年,男孩问他的父亲,人们为什么要睡觉。父亲说: “只有这样,上帝才能去纠正人们‘干’砸了的事情。”

九岁那年,男孩问他的母亲,父亲为什么要离开家。母亲说: “只有这样,他才能为所欲为地想跟谁‘干’就跟谁‘干’。”

到了十岁,男孩很想知道他的父亲为何又回到了家中。母亲告诉他:“我都四十一岁了,实在懒得为‘干’那点事儿去找野男人了。”

十三岁那年,听惯了伙伴们嘴里滔滔不绝喷涌而出的各种污言秽语,“干”这个词已经提不起男孩的兴趣了。没。意。思。无。所。谓。

到了十八岁,这个名叫小吉米·文森特的男孩离开了故乡长岛亨廷顿,到密歇根大学读书。在所有人眼中,吉米是一名高才生,而且拥有让一切异性神魂颠倒的英俊外貌。凭着这样的条件,他本可以随心所欲地风流猎艳,可故事就是这么老套—— 他转而去追求了无比平凡的小妞儿艾丽丝。吉米说服自己,他是爱着艾丽丝的。于是,这两个大学新生饮酒作乐,试遍各种高难度体位。每当想到幸运之神如此垂青自己,欣喜若狂的艾丽丝都会紧紧抱住吉米,莺声低语着:“天哪,我好幸运。我真的这么幸运吗?‘干’呀,来呀!”

从密歇根大学毕业之后,吉米回到了东海岸。他在一家历史悠久的专业律师事务所找了一份助理律师的工作。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位来自新英格兰的高个子姑娘。这姑娘名叫简,是一名医学生, 却有着T台模特般的身材和容颜。她从不说脏话,只要有她在,两人总能成为人们目光的焦点。如此优秀的姑娘,在年方二十二岁、尚显青涩稚嫩的吉米看来,不仅是一个理想的结婚对象,更值得倾心相爱。平安夜,他带着简去拜见父母。这一天恰是两人恋爱一周年的日子。

三十五岁那年,詹姆斯成为了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尽管还算不上富甲一方,但至少他也是个有钱人了。詹姆斯曾经见识过,两个并不比他年长太多的合伙人因为患上心脏病而不得不卷铺盖走人。所以他尽可能地抽出些时间来,出去放松自己,有时在国内转转,有时干脆出国游历一番。他很享受这样的生活方式,因为他可以和各种各样的女人约会。最终,他在佛蒙特州的一片长满蓝莓的山丘上,迎娶了一位明德学院的美丽姑娘。詹姆斯和他的新婚妻子西格丽德买了一套能够俯瞰中央公园的三居公寓。西格丽德的容颜俏丽可爱,却有一处缺憾,那就是她鼻子上的一条伤疤,来自一位陌路人的馈赠。当时,西格丽德正和她的父母一起骑自行车在展望公园游玩。忽然,一个陌生人把西格丽德从她那辆粉色的施文牌自行车上撞了下来。那个穿着紧身衣的陌生人踩着直排轮旱冰鞋,高声叫骂着“给我滚开!”,像风一样从西格丽德身旁掠过。在詹姆斯看来,这个故事在某种程度上似乎预示了些什么。他和西格丽德彼此深深相爱着。西格丽德的笑声总是爽朗动人。两人育有一子,大名“鲁弗斯”,小名“拉夫”。西格丽德告诉詹姆斯,她不想再生第二个孩子了。休完一年产假之后,西格丽德重操旧业,做回了一名文字编辑。

四十五岁那年,詹姆斯的生活并未遭遇波折。他曾经听说过一个观点:人们到了四十多岁都会遭遇中年危机。然而詹姆斯对自己的生活状态感到很满足——他可以带着儿子拉夫到扬基大球场看棒球比赛,也可以坦然地享受周末时光,不去操心那些能带来丰厚收入的无聊工作。在他看来,到母校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兼职教课, 都要比在法律界浮沉来得更舒坦些。

转眼到了五十一岁,詹姆斯忽然感到生活中的波折如潮水般涌来。当他亲眼看着自己向来不太喜欢的父亲被埋进缅因州卡博特镇的家族墓地之时,这种感觉尤为强烈。葬礼上,律师事务所的一位同事拍着詹姆斯的后背,对他说道:“其实你挺幸运了,你至少以成年人的视角了解过你的父亲。可不是所有人都能活到八十一岁的。”詹姆斯真想顶他一句“滚蛋吧你,我根本不了解我的父亲”。不过话到嘴边又被咽了回去。他还是礼貌地说了句:“感谢你来缅因州参加葬礼,真的很感谢你。”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