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藏着我们应对现实生活的密码
关于人性善恶、成长困惑、爱情角力、职场争斗,甚至家庭琐事

35位武侠奇女子 35种人生剧本
给我们应对当下的力量,越过人生的刀锋

金庸武侠江湖的奇女子,也许是生活里的你、我、她

面对“老公家的讨厌侄子”、脾气古怪的“公公”、顽劣不堪的女儿,中年黄蓉是如何充当家庭和睦的稳定器的?

原生家庭缺爱的周芷若,注定与一生找爱的张无忌在一起没前途,但为什么赵敏能像一块加血的大水晶,总能源源不绝地给张无忌输出生命能量?

为什么郭芙花钱时暴发户的味道很浓,妹妹郭襄花钱就能有高级感?当一个人企图用价格标榜自己的时候,更容易暴露自己层次不高;

你也很体面,我也很体面,我们的爱情却只收获了一个永远寂静的朋友圈。为什么说林朝英和王重阳没能在一起的根本原因在于“假装”谈恋爱?

爱情,从来不是一个关于公平的游戏。“赤练仙子”李莫愁为什么会陷入认为世界待她不公的情绪黑洞之中,好端端的人生就此葬送?

整部《神雕侠侣》,尽是尴尬之人。为什么不引人注目的完颜萍却能不深陷无果的缘分,不执着无谓的执着,拿了一个尴尬的剧本,却活得最不尴尬?
……

六神磊磊的犀利评说,为我们提供了新的思考角度和借鉴路径。


【内容简介】

捕捉原著少被留意的细节,六神磊磊妙笔勾勒金庸女子群像

知名自媒体人、畅销书作家六神磊磊读金庸系列新作。精选金庸武侠江湖中的35位奇女子,从人物性格、爱情婚姻、事业选择、处世智慧等多角度解读女性生存智慧,配以精美古风人物插画,传神再现“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故事中的女子形象。

除了对原著人物故事的深度探寻与细节还原,作者尤其结合现代人面临的成长困惑、爱情角力、职场争斗和家庭琐事,从女性视角切入,辛辣评说,用或振奋或遗憾或惋惜的故事结局去启发我们对现实的思考:

为什么郭靖和黄蓉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中年黄蓉和少女黄蓉相比又有什么改变?为什么生于豪门的郭芙会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为什么赵敏能让张无忌铁心跟随?为什么拿到尴尬人生剧本的完颜萍活得却一点也不尴尬?为什么天生丽质的李莫愁会被生活辜负?为什么武功了得的小龙女却总是躲避矛盾、害怕冲突?为什么说三句话不离表哥的王语嫣人生掉到针眼里去了?……

书中奇女子所经历的生活悲欢和人生起落,也映射着现代人成长过程中躲不开的困惑和挑战。六神磊磊的犀利解读,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考角度和借鉴路径。


【作者简介】

六神磊磊,作家,知名自媒体人。著有《六神磊磊读唐诗》《你我皆凡人——从金庸武侠里读出来的现实江湖》《六神磊磊读金庸》等。作者曾任新华社重庆分社记者,长期从事时政、政法报道。2013年开设专栏“六神磊磊读金庸”,借武侠人物评说时事热点、社会现象,成为颇具影响的自媒体。在金庸小说已然被众多读者反复解读、诠释的情况下,六神磊磊的金庸解读仍然脱颖而出,以其犀利、独到的视角独树一帜,广受读者欢迎。


【目录】

序 言 越过人生的刀锋
壹 ◇ 南 兰 小心让你特别舒适的人
贰 ◇ 田青文 抵御“做坏人”的乐趣
叁 ◇ 郭 襄 有种爱叫我望着你,你望着远方(外 1 篇)
肆 ◇ 黄 蓉 多数的黄蓉、郭靖都不会相遇(外 3 篇)
伍 ◇ 郭 芙 要选对赛道(外 4 篇)
陆 ◇ 穆念慈 穆念慈:是个骗子
柒 ◇ 林朝英 不要假装自己在谈恋爱
捌 ◇ 李莫愁 如何面对人生里的不公平
玖 ◇ 小龙女 最好的“与世无争”,是没人能和你争
拾 ◇ 洪凌波 当心“假强人”型老板
拾 壹 ◇ 完颜萍 当你拿到一个尴尬的剧本
拾 贰 ◇ 裘千尺 离婚案,何苦弄成谋杀案(外 1 篇)
拾 叁 ◇ 小 昭 被爱和被需要是两回事
拾 肆 ◇ 纪晓芙 做人不能既要、又要、还要
拾 伍 ◇ 周芷若 她和张无忌在一起没前途(外 2 篇)
拾 陆 ◇ 赵 敏 我替周芷若说句话
拾 柒 ◇ 殷 离 殷离:也许根本就没有复活
拾 捌 ◇ 丁敏君 不要给人当棍子
拾 玖 ◇ 王难姑 过日子不要两头堵
贰 拾 ◇ 灭绝师太 《倚天屠龙记》,一部女性事业的溃败史
贰拾壹 ◇ 静 慧 打工人要避免太入戏
贰拾贰 ◇ 温青青 吃醋不能吃得毫无长进
贰拾叁 ◇ 梅芳姑 什么锅配什么盖
贰拾肆 ◇ 阿 朱 替男人安排太多是种病(外 1 篇)
叁拾伍 ◇ 王语嫣 不要掉到针眼里
贰拾陆 ◇ 刀白凤、王夫人 段正淳的女友团(上)
贰拾柒 ◇ 阮星竹、甘宝宝 段正淳的女友团(下)
贰拾捌 ◇ 秦红棉 宁碰康敏,别碰秦红棉
贰拾玖 ◇ 梦 姑 梦姑的好爸爸
叁 拾 ◇ 岳灵珊 岳不群夫妇的坏教育(外 2 篇)
叁拾壹 ◇ 戚 芳 别给烂人捅你最后一刀的机会
叁拾贰 ◇ 程灵素 我爱你,与你无关(外 1 篇)
叁拾叁 ◇ 符敏仪 上司不明确表态怎么办


【前言】

越过人生的刀锋

这其实是一本关于成长的书。
人的成长,无非就是学会面对三样东西:面对诱惑,面对委屈,面对执念。
男性和女性都是一样的。毛姆说,一把刀的锋刃总是难以越过。而这些就是人生的刀锋。
哪怕是再聪明机智的个体,也可能在其中某一项上倒下。金庸小说里的人就是这样。
康敏无法面对诱惑,权力的诱惑、被爱的诱惑,所以她变得贪婪,最后不择手段。
李莫愁无法面对委屈,于是过度地报复,到处去杀戮,不明是非。
灭绝师太无法面对执念,固执地相信绝对的善和恶,非黑即白,所以不可理喻。
面对凛冽的刀锋,作为脆弱而又充满欲望的凡人,该如何越过?我觉得有一个词很好:温柔。
这是一个经常被误解的词。很久以来,总有人爱说女性要温柔,因而遭到不少非议——凭什么女性就要谨小慎微,低三下四?
事实上,真正的温柔不是对他人的,而是对自己的。当面对诱惑、面对委屈、面对执念的时候,我们都需要对自己温柔。
你可以炽热地去追求,但要温柔地控制好脚步;你可以强烈地去控诉,但不妨温柔地呵护自己的内心;你也可以果断地拒绝与放下,但不妨温柔地说声再见。
欲望会让世界前进,而温柔的力量让世界可爱。

我个人的主要工作,就是解读金庸的武侠小说。他的书中有几百个女性,其中性格鲜明的精彩人物,少说也有几十个, 如“马疾香幽”的木婉清,“玉树琼苞堆雪,冷浸溶溶月”的小龙女,“紫衫如花,长剑胜雪”的黛绮丝,“同一笑,到头万事俱空”的李秋水和天山童姥……
每一个金庸笔下的女性,都有成长的悲欢故事,都有她们各自人生的刀锋,让我们回味不尽。
郭襄到底有没有“误终身”?
岳灵珊为什么如此柔弱而长不大?
戚芳救丈夫为什么错了,为什么说不要给烂人捅你最后一刀的机会?
对此,我都会作为一个观察者,给出个人的解读。

在我们古代的文学名著里,女性角色是很少的。“四大名著”里只有一本是认真写了女性的,另外三本都是基本只讲男性,女性基本是陪衬或者“工具人”。
但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我们古代的武侠故事里,女性的比例却明显多不少。任渭长在《三十三剑客图》里,选了三十三个古代剑侠,里面有十个女性,这些剑侠里最知名的也基本是女性,比如赵处女、红线、聂隐娘、荆十三娘。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侠女很多的有趣现象?可能是女性爱憎分明,更有“侠”的色彩和胆气。
希望这一册《越过人生的刀锋——金庸女子图鉴》,既能让你我品味经典武侠文学的魅力,也能使大家体会江湖侠女的风采,同时还是一次对人生、成长的共同启示。


【免费在线读】

黄蓉:她和郭靖,也有不为人知的十年

郭靖和黄蓉有一段婚姻生活,有十来年的时间,我们其实是不大了解的。

正如前文所说,郭靖和黄蓉,五好家庭、人生赢家,一说起来就是事业、爱情成功的典范。
但其实,他们有一段婚姻生活,有十来年的时间,我们是不大了解的。
在《射雕英雄传》结尾的时候,他们在一起了,两个人当时都是十几岁,少男少女,就像童话里说的: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等到两个人在续书里再次出场的时候,都已经三十岁左右,一个是郭大侠,一个是黄帮主,意气风发,就像史诗里说的,国王和王后接受着万众的瞻仰。
这中间有十来年的时间,故事没有写,其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
这是不为人知的十年,是消失的十年,但是这十年太重要了。他们后来婚姻的成功、人生的圆满,很大程度上都在于这十年。

她性子向来刁钻古怪,不肯有片刻安宁,有了身孕,处处不便,甚是烦恼。

对刚结婚的黄蓉,金庸只淡淡提了这么一笔,再没有说更多。总之,我们能够得到的信息是:当时的黄蓉刚嫁人,怀孕了,很烦躁。
她正式开始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了。这个时候的她,大概觉得自己不再是小公主了,不能穿着白衣衫、头发上戴着金环、划着船唱着歌儿到处玩了,而要抱着郭芙喂奶了。
金娃娃大概也不养了,小红马也骑得少了。她的心情很不好。
她有一个老爸,却完全靠不住,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只会装帅耍酷,关键时候找不到人。
别人都羡慕这样的老爸:哗,你爹是黄药师,帅呆了。可 是,这样的老爸谁有谁知道。
生郭芙的时候,黄药师并不在身边。按道理说,他“医卜星象,无所不能”,如果能在场守护一下,哪怕是象征性地,至少黄蓉会安心得多,可是他真的不在。
黄老邪就是这么任性。到后来,黄蓉生下双胞胎郭襄姐弟俩,还是在战场上,敌人都在产房外面砸门了,当时的情况可以说是凶险无比、命悬一线,老爸照样不在。
不但老爸靠不住,还有个师父洪七公也靠不住。
要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境界,洪七公可一点都不比黄药师差。自从丐帮的挑子撂下后,他老人家动不动一消失就以十年计算。
这些可能都是黄蓉暴躁的原因。
家里的关系,也是让人烦。
柯大公公这个人,本质是好的,正直、仗义。黄蓉娘俩儿要是有危险,柯大公公大概愿意拿命来保护。
可是,讲义气的人不等于好相处。柯大公公是个老顽固,脾气暴躁,又爱摆臭架子,再加上还有点不良嗜好,喜欢赌个钱之类的。
后来,黄蓉就说:你在嘉兴的债主,我都给你打发了。说起来轻描淡写,但将心比心,家里有一个债主一大把的老赌棍,说起来也闹心不是?
这些倒也算了,柯大公公还特别爱面子,你帮他的忙,还得小心照顾他的自尊心。
黄蓉的脾气性格本身也是带刺的,自带软猬甲属性,用金庸的话说就是“向来刁钻古怪”,估计这些年和柯大公公少不了有些摩擦。
丐帮还有各种杂事。黄蓉本来就不是事业型的,属于有才能、无野心的女人,并不爱当职场强人。几万叫花子,事事都让人头疼,污衣派和净衣派还要搞内斗。
挺着个大肚子,抱着个奶娃子,还要处理臭叫花子的事情,估计她想想都烦。
郭芙一天天长大了,黄蓉解脱了吗?并没有。书上说“这女孩不到一岁便已顽皮不堪”。
到了五岁那年,小丫头开始学武艺,桃花岛上的虫鸟走兽都遭了殃,不是羽毛被拔得精光,就是尾巴给剪去了一截,“昔时清清静静的隐士养性之所,竟成了鸡飞狗走的顽童肆虐之场”。黄蓉还得追着擦屁股。
我们不知道她生活的具体细节,但是一定不会像“王子、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那么简单。书上说,黄蓉经常对郭靖发火,“找些小故,不断跟他吵闹”。
金庸没有详写,但是可以猜想她的心理状态。孩子,带来的是无穷无尽的屎尿屁;婚姻,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武功不想练了,事业成了负累;“丈夫”两个字的背后,是柯大公公等复杂的人际关系。
某些傍晚,她也许坐在岸边,看着大海胡思乱想,一会儿心想自己结婚是图什么,一会儿心想说不定欧阳克还更好。
我觉得,郭靖和黄蓉从谈恋爱到现在,之前碰到的那些坎儿,不管是丘处机逼婚,还是华筝公主的婚约,或是郭靖和黄药师的误会,都没有这一次考验人。
那个时候,有爱就可以走下去,有爱就有一切。可是现在,光有爱好像也解决不了问题。桃花岛上,不再是俏黄蓉和靖哥哥,而是一个暴躁的年轻妈妈和一个情商不高的新晋爸爸。像黄蓉这么刁钻的人,一旦任性起来,真的很要命的。
可是,谁让黄蓉遇到的人是郭靖。
他不会猜人的心思、口才不好,但是温和、长情,能够做好一件事——好好陪着。
她心情好的时候、不好的时候,天晴下雨、刮风打雷,他都陪着。

知道爱妻脾气,每当她无理取闹,总是笑笑不理。
若是黄蓉恼得狠了,他就温言慰藉,逗得她开颜为笑方罢。

这些年,她一次次地恼,又一次次地被逗得开颜为笑。黄蓉也是幸运。遇见郭靖时,她十五岁,最叛逆的时候,连那么厉害的老爸她都敢反了,郭靖却一路陪过来了。
结婚之后,从武林公主变成孤岛孕妇,转为暴走模式,郭靖也陪过来了。不知不觉,他们的婚姻持续了十年,两个人都到了三十来岁,终于都完成了二次成长,越过了山丘。两个人并肩离岛,重新行走江湖。
他们发声长啸,约战李莫愁,“两人的啸声交织在一起,有如一只大鹏一只小鸟并肩齐飞,越飞越高,那小鸟竟然始终不落于大鹏之后”。李莫愁怕了。她听出来,这两股啸声“呼应相和,刚柔并济”。
这种默契,不是谈恋爱能谈出来的,而要靠长期的陪伴和了解,才可以做到。到这时,郭靖终于守到了他人生最好的礼物。他过了最难的关卡,驶往了更开阔的水面,以后,再也没有什么风浪可以动摇他们的船。
很多年后,在襄阳城头,郭靖手持长剑督师,鬓边已经有不少白发。黄蓉站在背后望着他,“心中充满了说不尽的爱慕眷恋”。这是郭靖得到的回报。
“人海之中,找到了你,一切变得有情义”,这其实是相对容易的。相比之下,更难的是“逐草四方沙漠苍茫,哪惧雪霜扑面;射雕引弓塞外奔驰,笑傲此生无厌倦”。(完)

郭襄:深情之人要活出宽度

如果你是一个用情很深的人,比如郭襄这样的,人生就越需要有更多的出口,要能找到更多的意义,才有回旋的余地,就不会把自己困死在沙堆上。

郭襄是一个深情之人。什么叫深情之人?就是对感情总容易投入很多的人。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对待感情的态度和习惯也不一样。有的人经历感情的时候容易陷得深,就好像大船吃水深一样。与之相反,有的人可能就陷得浅。
李敖写过一首小诗:“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像海深,我的爱情浅。”持这种态度的就是浅情之人,或者说是薄情之人。注意,这里所说的“薄情”是中性词,不带贬义的,并不是批判,只是说人对待感情的习惯不一样,有人“吃”感情吃得深,有人就吃得浅。
金庸小说里有很多所谓“浅情之人”,男性像欧阳锋、杨康等等,女性则比如郭芙、阿珂等等,他们的爱情体验就属于很浅的。
你看,欧阳锋有一个情人,便是他嫂子。他对嫂子谈不上有多深的感情,更看重的是武功和功业,对感情上的追求不是很强烈。杨康也是一个“浅情之人”,他的确有些喜欢穆念慈,但这在他的人生追求里并不是特别重要,对他而言,身家事业、追求发达显赫重要得多。
郭芙也有这种“浅情”的特征。她认为自己爱杨过,也爱耶律齐,甚至对大武、小武兄弟也都动过心。她每一次的恋爱体验都不大深。《鹿鼎记》里的阿珂更是如此,她并不爱韦小宝。当初,她讨厌韦小宝、愿意跟着郑克爽,是一种现实选择,后来离开郑克爽、跟了韦小宝,也是一种现实选择。
浅情之人动感情,类似于游泳,一般来说都可以比较自如地划水,可以换气,可以抽身上岸,一个小小的泳池是绊不住他们的。而所谓深情之人的感情则不一样,他们动情不像游泳,而像跳水,动辄就是从十米高台跳下去,容易彻彻底底把自己交代出去,并且陷进感情里之后也不太容易抽身。金庸笔下的女性,像殷素素、阿紫、郭襄、梅芳姑都是这样的人。
深情之人还有个问题,就是感情一旦失败,往往人生就随之溃败了,生命容易变得失去质量。金庸笔下有一个女性叫梅芳姑,她喜欢一个叫石清的人,可是石清不喜欢她,和别人结婚生子了。梅芳姑从此十几年过得浑浑噩噩,还把石清的孩子抢了过来作为报复。可问题是,自己拿这个孩子也不知怎么办好,只能稀里糊涂地养下来,不明不白地当了这么个妈,每天陷在怨恨里,自己的人生完全毁掉。
另一个女人李莫愁也是,初恋情人没有选择她,她就陷入了痛苦、怨恨之中,人生后半场过得毫无质量。这些人都是陷入感情太深了,吃水太深了,还没来得及换气,转眼间水就淹过了头顶,稍不留神就溺毙了。她们的人生从第一场痛哭之后就完蛋了。
然而,在这许许多多的深情之人里,郭襄是个不一样的。
她是不是个深情之人?是的。郭襄是一个天生灵敏而细腻的人,对于杨过简直不是十米高台跳水,而是百米高台跳水、悬崖跳水,一片深情。然而和李莫愁、梅芳姑等人不一样的是,郭襄的人生并没溃败,甚至变得更加精彩。
有这样一句话,“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意思是说就因为见了杨过,一辈子搭进去了。但我认为这句话要具体分析,什么叫“误终身”?倘若只是说耽误了终身大事,耽误了恋爱结婚,那这句话没错;但如果说郭襄的人生被毁了,生命的质量和意义被毁了,我觉得根本没有,这并不成立。
你看郭襄满世界遍寻不见杨过,惆怅不惆怅?当然是惆怅的,我们读者对此也充满同情。但问题是,你同时看看她潇洒不潇洒?我瞧着很潇洒。她一个人,骑着青驴,带着短剑,踏遍千山万水,去了山西的风陵渡,去了陕西的终南山,去了河南的少林寺,还去了隐秘的绝情谷、万花坳,兴之所至,就是身之所至,你能说这样的人生不精彩吗?
不但这样,郭襄还认识了不少有趣、好玩的朋友,结交了各种奇人异士。去少林寺的途中,她邂逅了何足道,这个人被称为“昆仑三圣”,有弹琴、击剑、下棋三样绝技,是个特别有趣的人。她还碰到了少年时期的张君宝、少林寺的无色禅师等等,这些人也都是新鲜有趣的人。
郭襄还和他们一起经历了许许多多好玩,甚至惊心动魄的事情。比如:跟何足道谈琴、论剑,和张君宝一起大闹少林寺,还听觉远大师传授《九阳真经》。这些经历,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不可多得的奇遇,是足可以回味一生的事情。你说,郭襄这些经历精不精彩?十分精彩。她一点都没牺牲生命的质量。
郭襄后来的人生又怎么样了呢?她出家了,开宗立派,在四十岁的时候创建了峨眉派,成为一代宗师。峨眉派短短几十年就蜚声江湖,跟少林、武当等并列。她还亲自创制了许多门武功,这些武功都是享誉江湖、流传后世的。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这已经可以说是很顶级的成就了。
一味总拿一个“情”字去怜悯郭襄,事实上是小看她了。她的一辈子简直活出了不少人十辈子的精彩。
为什么会这样呢?何以同样是深情之人,别人高台跳水就溺毙了,比如李莫愁、阿紫等,而郭襄悬崖跳水却能跳出精彩来?这就是开头说的,郭襄的生命有宽度。
一般来说,越是深情之人,就越容易受到感情的反噬,受伤之后的回血能力就越差。相应地,越是这种人,人生就需要有更多的出口,找到更多的意义,这样才有回旋的余地——人生一旦活得够宽,面前的海岸线够长,就不容易把自己困死在沙滩上。
郭襄就是这样。在她的人生里,家人、朋友、事业、奇遇、体验,共同构成了人生的宽度。就譬如一位大将军,十面出击, “情”这一路上固然是碰壁了,固然是溃不成军、丢盔弃甲,但其余九路照样可以开疆拓土。
相比之下,李莫愁就不行了,除了感情,她的生命里别的东西一概没有,活得很窄,遇到一次恋爱不成功,就受重伤,又无法回血,最后就只有自怨自艾、喋喋不休,等于别人一个圈扔过来就把自己套死了。
虽然我的主要工作是解读金庸的小说,但我还有另一项工作,就是给孩子们讲解唐诗。你会发现,这些道理放到诗人的身上也是一样的,越是深情之人就越要活出宽度。
比如杜甫和孟郊,这两个唐代大诗人同样是深情之人,两人的遭际也很类似,同样的贫穷、考试不第、生活潦倒,而且也都经历了丧子之痛。他们二人的痛苦是相当的。可是,你总能感觉杜甫活得更“宽”,生命的内容更大,写的诗内容也大,而孟郊的精神状态就差很多,写的诗也逼仄很多。
又比如苏轼和宋之问,一个宋代词人,一个唐代诗人,两个人都官场失意、被贬谪流放,可是他们的差距更大了,苏轼活得远远比宋之问“宽”,生命更精彩,气场更强大。宋之问被贬谪之后写诗就只有一个题材了,就是自怜自伤,而苏轼还可以写千山万水、气象万千,还透出一分写意、潇洒、旷达。这就是所谓的人生要有宽度。
由此来看,如果一个人活得很“窄”,活不出足够的宽度,那么与其深情,还不如薄情,别太敏感,就像李敖说的“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就好。否则,多半要沦为一个自怜自伤、喋喋不休的人,凡事都想不开,出去相亲,对方瞪他一眼,他就想不开气死了。(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