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日式惊悚天花板,阴冷诡异得令人心里发毛!

◆ 江户川乱步是日本推理小说之父,东野圭吾、岛田庄司也深受他影响!

◆ 通读江户川乱步全部作品,筛选出8篇zui好看的惊悚杰作!其中《芋虫》还被列入禁书!

◆ 当怪人藏身你家椅中,当丈夫失去四肢,当推理作家亲手实施完美犯罪……8个精选名篇,带你直窥人心隐秘的角落

江户川乱步亲自修订底稿 趣味随笔 大事记,还原鲜活真实的乱步世界!
◆ 再现内文情节的手绘插画 赠送精美藏书票 竺家荣翻译的生动内文,打造zui强乱步作品!

◆ 日本推理史上有如此高成就的,只有乱步一人。——岛田庄司(知名推理作家)

◆ 翻开本书,挑战阴冷诡异的日式惊悚世界

◆ 认准读客读悬疑,本本都是大师级。(读客悬疑文库)


【内容简介】

“世上在人们看不到的角落,究竟发生着怎样诡异恐怖的事,完全超出人们的想象。”

《人间椅子》当你家沙发里蜗居着一个图谋不轨的陌生男子;

《芋虫》当妻子必须日日面对失去了四肢和听说能力的丈夫;

《阴兽》当推理作家亲手实施自己笔下的完美犯罪;

《目罗博士》当同一套房的入住者接连上吊……

……

本书收录8个江户川乱步日式惊悚经典作品,篇篇直窥人心隐秘的角落!


【作者简介】

江户川乱步 Edogawa Ranpo(1894—1965)

本名平井太郎,日本推理小说之父。江户川乱步的笔名源自美国著名推理作家埃德加·爱伦·坡名字的日语谐音。

江户川乱步是日本推理的开宗立派者。《二钱铜币》的发表,标志着日本本土推理小说的诞生,同时标志着本格派推理的诞生;《人间椅子》的发表,开启了变格派推理的新时代;《D坂谜案》的发表,创造了家喻户晓的名侦探明智小五郎的形象。江户川乱步也是日本推理文学的推动者和守护者。他推动了侦探作家俱乐部的成立,该组织发展为日本当代权威推理组织——日本推理作家协会;他还出资设立了江户川乱步奖,为日本推理小说界培养了大批人才。因此,人们尊称他为“大乱步”。

江户川乱步以《人间椅子》为代表的猎奇作品堪称日式惊悚的天花板,这些作品改编的动漫、影视剧等层出不穷。阴森诡异的氛围、荒诞离奇的设定,以及对幽微人性的极致呈现,将日式惊悚的阴冷诡异发挥到了极致。


【媒体评论】

——岛田庄司(知名推理作家)

——诸冈卓真(日本推理研究者)

——豆瓣读者

——读者书评

——横沟正史


【目录】

人间椅子

芋虫

阴兽

镜地狱

目罗博士

防空洞

火星运河

携带贴画旅行的人

乱步谈乱步

一页自传|害怕的东西|变身愿望|江户川乱步大事记)


【免费在线读】

人间椅子》(节选)

夫人:

突然收到陌生人的来信,夫人一定非常意外。这样冒昧地给夫人写这封信,自知唐突,还望多多包涵。

我下面要说的内容,恐怕会惊吓到夫人,但是,我必须向您坦白自己犯下的世所罕见的罪行。

这几个月来,我从人世间隐形遁迹,一直过着恶魔般的生活。当然,这广大的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知道我所做的事。如果没有意外,或许我永远不会再返回人世。

然而,zui近我的心情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我不能不为自己的罪孽忏悔了。只是,我这么说夫人一定感到困惑不解,所以请夫人务必耐心读完这封信。读过之后便能明白我为什么会这样苦恼,又为什么恳请夫人倾听我这番忏悔了。

那么,从哪儿开始说起好呢?由于此事过于离经叛道,而且离奇古怪,在用这种人间通行的信件诉说时总觉得难为情,因此写信的过程中,我常常不知该如何下笔。但是再为难也不能不写。不管怎么样,我就从头开始,按时间先后顺序来写吧!

我是个天生奇丑无比的男人,这一点请夫人千万要记住,否则您若是同意了我冒昧的见面请求,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看到了我本就丑陋,又因长期不健康的生活变得更惨不忍睹的容貌而受惊的话,我是无法原谅自己的。

我这个人是多么不幸啊!虽然相貌丑陋,内心却燃烧着不为人知的炽热情感。我忘记了自己长着怪物般丑陋的面容,也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极其贫穷的工匠的现实,不知天高地厚地憧憬着甜蜜而奢侈的眼花缭乱的“梦”。

我倘若出身于富有之家,或许能凭借财力沉溺于五光十色的享乐之中,来排遣因龌龊的丑相而产生的悲伤。或者,我如果有艺术天分,也能写写优美的诗歌来忘却人世的凄凉。不幸的是,我没有任何天赋的才能,只是一个可悲的家具工匠之子,靠着跟家父学的手艺,勉强维持生计。

我的手艺是制作各式各样的椅子。我做出来的椅子,无论多么挑剔的客户都会满意,因此在商会里,我也受到另眼相待,我拿到的都是高级客户的订单。由于是高级客户,自然要求也特别苛刻,有的客户对椅子靠背或扶手部分的雕刻提出各式各样别出心裁的要求,有的客户对坐垫的弹性及各个局部的尺寸有特别的偏好,因此制作者为此耗费的心血,外人实在难以想象。不过付出的辛苦越多,做出成品后的喜悦就越是无法形容。这么说或许有些自鸣得意,我的心情可以说和艺术家完成杰作时的喜悦心情一样。

每做完一把椅子,我都要自己先坐一坐,感受舒适与否。在枯燥无趣的工匠生活中,唯独这个时候,我才会感受到说不出的得意与满足。不知以后坐在这把椅子上的是多么高贵的绅士,或是多么美丽的淑女,既然是定做如此昂贵的椅子的有钱人家,宅子里肯定有着与这把椅子相匹配的豪华房间,墙上一定挂着名人的油画,天花板上垂吊着犹如宝石般耀眼的水晶吊灯,地上必然铺着名贵的地毯,在和椅子配套的桌上,会绽放着令人眼前一亮的西洋花草,散发出浓郁甘美的香气。我沉浸于这样的幻想中,感觉自己成了那奢侈房间的主人。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却感到无比愉快。

我虚幻的妄念不断地膨胀着。我这个贫穷、丑陋的小小工匠在空想的世界中化身为风流倜傥的贵公子,坐在自己制作的华丽椅子上。而且我身边坐着常在梦中出现的美貌女郎,她娇媚地微笑着,专注地听我说话。不仅如此,我们还握着彼此的手,互相诉说着甜蜜的爱的絮语。

然而,每当我沉浸在幸福得一塌糊涂的玫瑰色美梦中时,马上就会被街坊大妈刺耳的说话声,或是生病孩子歇斯底里的哭闹声吵醒,丑恶的现实又在我面前袒露它灰色的尸骸。回归现实后,我看见的是与梦中的贵公子毫不相似、丑陋得可悲的自己的模样,刚才对我微笑的美丽女子也不知所终…… 这些东西到底都跑到哪里去了?就连附近跟孩子玩得浑身是土的脏兮兮的女仆都不瞧我一眼。只有我制作的椅子孤零零地留在原地,犹如美梦的残片。而这把椅子,过不多久也将被送到和我生活的地方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去。

就这样,每完成一把椅子,我就会产生无尽的空虚感。那难以形容的、让人厌恶至极的心情,随着岁月的流逝,逐渐发展到不堪忍受的程度了。

“与其天天过这种蛆虫般的生活,还不如干脆死掉!”

我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来。即使在工作间里敲着凿子、钉着钉子或是搅拌着刺鼻的涂料时,我也执拗地想着这件事。

“等一下,既然能下决心一死了之,难道就没有其他路可走吗?比如……”

我的想法渐渐朝着可怕的方向发展了。

恰巧在那时,我接到一份订单,客户要求我制作一批从未做过的大号皮革扶手椅。这批椅子要交货给同在Y市的一家外国人开的饭店,这家外国饭店一向从自己国家购进椅子,但雇用我的商会向饭店推荐,说日本也有手艺好的椅子工匠,做出来的样子并不比舶来品差,才好不容易拿下了这份订单。由于机会难得,我也是废寝忘食地投入到制作中,称得上是不遗余力、殚精竭虑。

完工后,我看着这些椅子,感到从未有过的满足,连我自己都觉得椅子完美得令人陶醉。像往常一样,我从四把一组的椅子中搬出一把放在光照好的木地板房间里,然后缓慢地坐了下来。这椅子坐着真舒服啊!不软不硬的坐垫,触感舒适而且特意不染色的灰色鞣皮,适度倾斜、微微托起背部的丰满靠背,饱满鼓起而且弧度优美的扶手,这些匠心使得整个椅子不可思议地完美协调,浑然一体地展现了“安乐”这个词语。

我深深地坐靠在椅子上,两手抚摩着浑圆的扶手,沉醉其中。然后,我又犯了妄想的老毛病,无边无际的空想犹如彩虹,带着耀眼的色彩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这些是幻觉吗?由于内心所想过于清晰地浮现在眼前,我甚至害怕起来,心想我是不是已经疯了。

沉醉在幻想中的我脑中忽然冒出一个奇思妙想。所谓恶魔的声音,大概就是这样的吧!这个念头尽管如梦幻般荒唐无稽、无比恐怖,却用难以抗拒的魅力蛊惑着我。


【书摘与插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