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特装设计师:霍达老师和她丈夫亲自选定,十月文艺美编设计

出品方:北京出版集团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 茅盾文学奖经典作品 三十五年独家授权
★ 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

★ 这是一部穆斯林的圣洁诗篇,充满悲剧的美感。这部书场面十分阔大、头绪那样纷繁(本来人生就是阔大而纷繁的),通过一个玉器世家的几代盛衰,唱出一曲人生的咏叹。

★ 《《穆斯林的葬礼35周年纪念》(特装版)》 当当独家限量发售

★ 特装设计霍达老师和她丈夫亲自选定

★ 封面工艺:封面选用一种优雅的白色热熔纸,有烫金、烫黑、压凹等工艺 典雅精美

★ 书口工艺:精美刷边花纹

★ 特装版限定加赠:高清复印件手稿、金句书签、藏书票

★作者霍达老师私章钤印

★礼盒:精美典藏礼盒(五面精美函套)


【内容简介】

三十五年独家授权 正版销量突破500万册
致每一个想要超脱自己命运的人

一个穆斯林家族,六十年间的兴衰,三代人命运的浮沉
一代“玉王”的人生起落
是对玉的痴迷,还是沦为玉的奴隶?
两段交错扭结的爱情悲剧
是信仰与人伦的背叛,还是真爱与自由的坚守?
人生的舞台上,悲剧,喜剧,喜剧,悲剧,轮番演出,无休无止……

人可以失落一切,唯独不应该失落自己。


【作者简介】

国家一级作家,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著有多种体裁的文学作品约六百万字。代表作有《穆斯林的葬礼》《补天裂》《红尘》《未穿的红嫁衣》等。其中长篇小说《穆斯林的葬礼》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长篇小说《补天裂》获第七届五个一工程奖;中篇小说《红尘》获第四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穆斯林的葬礼》于1987年8月29日创作完成,发表于《长篇小说》;1988年12月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1989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小说连播》栏目全文播出。1991年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


【目录】

目 录

序 曲 月 梦

第一章 玉 魔

第二章 月 冷

第三章 玉 殇

第四章 月 清

第五章 玉 缘

第六章 月 明

第七章 玉 王

第八章 月 晦

第九章 玉 游

第十章 月 情

第十一章 玉 劫

第十二章 月 恋

第十三章 玉 归

第十四章 月 落

第十五章 玉 别

尾 声 月 魂


【免费在线读】

管闲事的人都给轰走了,他只在家里坐等真正的买主儿,也不到房地产交易场所去费唇舌。

他相信这等房产决不会卖不出去,总会有识货又趁钱的主儿上门!

忽一日,有人叫门。老妈子引进来,让客人坐在倒座中的外客厅等候,才从里边请了主人出来。侦缉队长朝他一瞥,此人年纪约在三十岁上下,身穿灰布长衫,脚穿青面布鞋,头戴礼帽,身材虽然高大,却显得瘦弱;面色黧黑,宽脑门儿,中分头,眉弓略高,双眼微微内陷,幽黑闪亮,炯炯有神,一副精明、干练的模样儿。侦缉队长只需这一瞥,凭着多年和各色人等打交道的经验,已经大体把来人看透,那样子想必是个小职员、教书匠之类,充其量不过是个账房而已,当然不会是来买房子的,许是在官司上来疏通什么关节。想到这里,心里便已厌烦,冷冷地问:“找我什么事儿啊?”连个称呼都没舍得给。

“听说府上的房子不够住了,要换换?”来客说。他说的“换换”其实就是“卖”,换一种

说法,就显得对卖主儿尊重。

“嗯。”侦缉队长答应了一声,心里倒觉得有些意外,就吩咐老妈子说,“沏茶!”

“不必了。”来客却说,“我们还是先谈房子……”

侦缉队长心里又是一动:这个人倒是直来直去,买得这么急!其实,他心里也急,就挥手让

老妈子下去,单刀直入地对客人说:“好,闲言少叙,书归正传。你是替谁来看房子的?他为

什么不自个儿来啊?”

客人微微一笑:“我这不是自个儿来了嘛!”

“噢?”侦缉队长一愣,心说刚才怎么没看出来?这个人哪儿像有资格买我这房的主儿?但人家既说要买,他也不得不另眼相看,“你……您贵姓?”他这才想起问问对方的姓氏,并且把不够礼貌的“你”换成“您”。

“敝姓韩。”客人欠了欠身。

“韩先生,”侦缉队长用了个尊称,但财大气粗、居高临下的态度并没有多少改变,“您先看看房,还是先听听价儿?”

“不必看了,”客人却说,“府上的房子,早在您住这儿之前,我就看过。现在既然您要乔迁,我也就正好要买下了,只听您说个数目……”

侦缉队长不由得暗暗吃了一惊:这个人早就相中了这地方了,不看就买,好痛快!这无论对买主儿还是卖主儿,都抬高了地位!侦缉队长心里高兴,看来这房子确实是好啊!如果不是那个“声音”在他心里闹腾,没准儿这会儿就不舍得卖了。可是,非卖不行,他无论如何也要躲开这个鬼地方,能遇见这么个真心想买的主儿决不能放过!他在心里把原来想好的价钱又加了两成,才说:“跟痛快人打交道,咱不来虚的,你给一万袁大头吧!”

他观察着对方能不能接受这个数目,并且准备讨价还价。

没想到对方二话没说,回答得爽快,只有一个字:“成。”

侦缉队长又是一愣,想再抬价,已是不可能了,灵机一动,又补充说:“可有一条,韩先生!我卖的只是房子,二道门里的那四扇黄杨影壁,可没打在里头,我得搬走!”

“这……影壁也是房子的一部分嘛,”买主儿沉吟着说,“我买这房,也买这影壁,价钱可以商量。”

“那您就再出两千!”侦缉队长摸透了对方的心理,自然就不客气了。

“成。”买主儿一言为定,“您就准备乔迁吧!”

买卖说成就成了,侦缉队长没料到会这么快。“您得等我搬利落了再搬进来,”他担心买主儿半截儿发觉了他的秘密而变卦,“您不也得准备准备钱吗?”

“等几天倒是不碍事,您尽可从容,”买主儿说,“钱嘛,您现在就可以派人跟我到柜上去取一万,算是订钱吧,余下的两千,等您搬完了,再清账。您以为如何?”

侦缉队长简直被惊呆了,谁见过这样的买主儿?他说出个价儿来,人家一个子儿不还嘴,当天就给一万,买卖行里哪儿有过这样的先例?预付三成的订钱就说得过去了!这个人……他有多少钱?他是谁啊?

“您贵姓?”慌忙中他又重复了前面已经问过的话。

“敝姓韩。”

“请问台甫……”

“韩子奇。”

“哎呀!”侦缉队长听到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不禁惊叫起来,“您就是奇珍斋的韩老板?

久仰,久仰!怪不得……”他并没说出怪不得什么,双方却都心里明白,哈哈一笑,接着说,“这房子归于您手,真是货卖识家了!”


【书摘与插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