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纪念弘一大师圆寂80周年,《民国清流》作者汪兆骞先生追述弘一大师力作!

这部弘一大师的传记发韧于汪兆骞先生和著名学者邵燕祥的一次交谈。邵燕祥对汪先生说:“你应该写本李叔同传,他是风华绝代的才子,又是拈花一笑的云水高僧,他虽然可能不在乎身后的毁誉长短,但人们应记住这位大师。”

汪兆骞先生的独特经历让这部书有了别于其他关于弘一大师传记的感性温度。

汪兆骞的童年,是在天津意奥租界一栋意大利风格带花园的别墅度过的。梁启超先生的饮冰室,曹禺故居,都在这一片别墅区。他以这一童年百草园为圆心,辐射开去,与中国近代史的诸多闻人都有直接或间接的接触和联系。汪先生就读的学校,出校门往北,一箭之遥便是粮店后街60号李叔同故居。

在本书中,作者从与李叔同亲友、学生的交往回忆中,寻访弘一大师鲜为人知的人生踪迹。

作者以心写史,致力于呈现李叔同丰富、复杂而和谐的精神人格,还原了他凡事认真、勇猛而精进的一生,摹画百年中国由传统向现代转型中的生动侧影。

★他是林语堂、丰子恺、张爱玲等人推崇备至的心灵导师,鲁迅日记有载:“从内山君乞得弘一上人书一纸”,一个“乞”字对高傲的鲁迅,是罕见的;

★他出身世家,其父与李鸿为同年好友,少年时便名动京津;

★他才情绝代,是中国现代戏剧实践和现代美术教育的先行者,首开人体写生课,惊动各大学府;

★他在继承中国传统诗词的基础上,汲取西方音乐的营养成分,不仅带有音乐的现代技法,而且蕴含丰富的思想,一首《送别》传唱至今,仍不过时;

★他的书法“弘一体”天朗气清,天地广阔,脱离了世俗的审美境界,达到了宗教与道德融为一体的境界;

★他持律精严,力振戒律不修,僧格委地的颓风,用生命修佛,追求灵魂的大圆满,成为律宗中兴大德;

★国难当头,他的一句“殉道应流血!”振奋中国僧俗界的抗战意志;

★他自觉地继承了中国“士”的文化精神,不分儒、道、佛,凡具备善意良知,高尚人格者,本着随分的因缘,都取其精华,圆满完成华严境界。并使中国传统文化的意义超越狭义的宗教范畴。

作者对关于李叔同身上的一些传奇经历和流言也进行了梳理和考证,给出了自己精到见解。

如李叔同与杨翠喜的情感往事,李叔同是否参加过同盟会,李叔同《半裸女像》和《自画像》原迹的百年寻找;在《中国文学史》中,有关南社的记述中,只字未提李叔同;李叔同出家为僧的真正缘由,规劝高级军官远离杀戮事实真伪等。

随书赠送汪兆骞先生精选、精讲李叔同所作歌曲及歌谱。


【内容简介】

李叔同是新文化运动的先驱,开现代艺术启蒙教育之先河。他在国学、诗词、音乐、美术、戏剧、书法、篆刻等方面都具有极高的造诣,是一位中国20世纪前半叶光耀一时的艺术家和风华才子。后来,他斩断尘缘,又成为一位拔乎其萃的佛门代表人物,被誉为僧德昭昭的云水高僧。

可以说,无论入世还是出世,他都向世人呈现了他凡事认真、勇猛而精进的一生。

作者汪兆骞先生从与李叔同亲友、学生的交往回忆中,从纷繁庞杂诸多史料的考伪辨正中,寻访李叔同鲜为人知的人生踪迹,和隐秘曲折的心路历程,力图还原一个真实、有温度、去神化的弘一大师,呈现了他将丰富、复杂和谐统一于一身的人性特质,摹画出百年中国由传统向现代转型中的生动侧影。


【作者简介】

汪兆骞

生于194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编审,《当代》原副主编兼《文学故事报》主编。中国作协会员。

代表作有经典史诗级民国大师集体传记《民国清流》系列七卷本、《文学即人学》、《我们的80年代》、《启幕》、《别来沧海事》、《香盈碧莲花》、《春明门内客》等,深受读者好评。


【媒体评论】

我曾经想过要当精神李叔同,不过因不信佛教,少了清冷之气,只能徒然高山仰止。他与天涯五友,还有别离歌《送别》,光听听故事,就无限苍凉。此君太难写了,汪老师竟然写了出来,很多内容都是真正的手资料,让人敬佩。

——王旭烽(著名作家,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得主)

近日读汪兆骞先生新著《李叔同传》,终于使我在汪兆骞先生三月柳长莺飞般的文字行间里读到了一个不同于以往传记里的李叔同,一个有血有肉的李叔同,一个闪着文化精神辉泽的李叔同,一个灵魂高古的李叔同。

——牧夫(散文家、诗人)

汪先生广览博取,集纳选粹,融通智张,把李叔同的一生给予了新的呈现,是一本了解认识,感受体会传主的好传记!李早年的创造,中年的苦闷,晚年的悲欣交集,正说明他其实一生都未彻底告別与平静,反而是一种失落与落寞的状态!弘一法师的伟大在于,他将一切都自我收纳隐忍了,给人以静寂的状态,给人以可以自找归回的诱惑!把有价值的东西败坏了给人看,恰是深刻惊人的悲剧!

——李炳银(文学评论家,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原常务副会长、中国报告文学研究会会长)

民国多奇事奇人,弘一法师李叔同更是奇中之奇。汪老师是文坛大家,行文流畅,言辞典雅。把李叔同传奇的一生,写的跌宕起伏,妙趣横生。民国文化是座宝库,兆骞老师是执着有毅力的挖宝人。当往事被擦去尘埃,当月亮开始升空,大地上会出现一个手握巨笔的民国文化书写者,他的名字叫汪兆骞。

——孙晓飞(著名作家,中国老年杂志社副总编辑)

人文社编审、《当代》杂志原副主编汪兆骞老今年81周岁,退休21年写了《民国清流》等16部著作400万字,且大都畅销,成就傲人!

——向继东(作家、知名出版人)

拜读完《李叔同传》的卷了。诗意的情节,诗意的故事,诗意的构思,诗意的语言,让人在诗意的汪洋大海里尽情遨游。诗意的笔触真实生动地再现了风流才子李叔同前半生的生活轨迹。像如此优美如此富有诗意的人物传记还是次读到,幸哉!

——叶梅珂(编审)

汪先生大作《李叔同传》一口气读完,写的好哇!语言清丽,史料丰富,复活了一位大师和高僧,一年时间竟成如此宏篇,了不起!绝笔“悲欣交集”出自《楞严经》卷六,阿难几番问佛后已悟成佛法门,其感“心迹圆明,悲欣交集”。我以为弘一绝笔亦是已悟成佛法门。

——李多宽(著名书法家)

近读汪兆骞先生所著《李叔同传》,发现这本书的写作线索,即是想弄明白李叔同的出家原因。这一线索草蛇灰线般贯穿始终,但也偶露峥嵘——在其中的一个章节里,作者暂时脱离传记书写者的隐匿身份,以当下人的姿态站了出来,态度鲜明地表示,李叔同与红尘一刀两断的动机,很难成立。曾写作过七本《民国清流》的汪先生,对民国文人了若指掌,他否定了李叔同在书信与言谈中所说过的出家理由,并含蓄地指出,起码在这点上,李叔同也许并不打算告诉世人真相。

——韩浩月(著名文化评论人,作家)


【目录】

卷 风华才子:李叔同的前半生

第 一 章  出身津门官宦家,乃父被尊“李善人” 002

第 二 章  有小忿不废懿身,兄长开蒙教小弟 020

第 三 章  写《辛丑北征泪墨》,风流才子醉红尘 036

第 四 章  探赜求学到日本,美术戏剧动东瀛 064

第 五 章  携日籍妻子归沪,执教办报入南社 090

第 六 章  浙江师范育良才,学堂乐歌唱中华 110

第 七 章  绝情断义弃娇妻,所积珍品赠友人 136

第二卷 云水高僧:李叔同的后半生

第 八 章  放教鞭皈依佛门,日籍伴侣悲离别 164

第 九 章  灵隐寺隆重剃度,法名演音号弘一 188

第 十 章  四十不惑苦修行,云水渐东血写经 19

第十一章  婉言微语批灭佛,晚晴山房白马湖 224

第十二章  泉州童子荐韩偓,厦门嘱办修正院 248

第十三章  撰《惠安弘法日记》,抱病南普陀讲经 268

第十四章  南闽十年之梦影,愿与危城共存亡 286

第十五章  徐悲鸿为师绘像,自渡六十周甲寿 308

第十六章  郭沫若求师墨室,弘一圆寂晚晴堂 328

跋 341


【免费在线读】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即使在物欲横流的当下,仍有人悄悄地流连于这温润清雅的文字里,如在大漠中邂逅绿洲甘泉。该词的作者李叔同是新文化运动的先驱,开中国现代艺术启蒙教育之先河。他在国学、诗词、音乐、美术、戏剧、书法、篆刻等方面具有极高的造诣,成为20世纪前半叶光耀一时的艺术家和风华才子。后来,他斩断尘缘,青鞵布衲,情系故乡,爱国卫教,普度众生,成为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师,被誉为僧德昭昭的云水高僧。

因缘萍水,亦非偶然。我与李叔同结缘是在天津。余生也晚,20世纪中期,我的童年在津门意奥租界别墅里度过,负笈读书于由大佛寺改成的二十六小学。出校门往北,一箭之遥便是粮店后街六十号李叔同故居。更巧的是,同班中有李叔同远亲叔侄二人,语文老师曾与李叔同谋过面。于是,那座门口高悬“进士第”大匾的宅第就成了我的乐园。经岁月风雨的剥蚀,那个“田”字形有近百间房舍的清代院落,已经有些破败,但其昔日错落有致的遗韵犹存,精巧的垂花门、游廊、园林尚在,李叔同少年时的一些遗物仍存。有时,语文老师会带着我们到大院里上课,在李叔同读书的“洋书房”里教我们李叔同的诗和歌,如一湾流水、疏林晚钟、飘然落叶,让我常常泛起想象的涟漪。于是,我便有了与李叔同心灵邂逅的契机。

20世纪50年代后期,我转学到北京六十六中学读高中,语文老师林逸君是佛学家、因明家、诗人和书法家虞愚的夫人,他们的两个女儿是我的同班同学。语文老师喜欢我,常常带我去她家里辅导写作。我便与虞先生熟悉起来,得知他20世纪30年代从厦门大学毕业后,一度师从李叔同学因明,习书法,得弘一法师真传。这让我对李叔同有了真切的认识。

到了大学读中文系,至我忝列文学队伍,阅读李叔同的诗文,烟云过眼,印象日深,更受到无形的陶冶。到青春不再,双鬓染霜,对李叔同的阅读,仍余情不了。每唱到“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时,便卷起对大师李叔同的无限怀念。李叔同在艺术园地的辛勤耕耘,在教坛鞠躬尽瘁的精神,节制淡泊、明其道不急其功的入世态度,踏实、持正、勤勉、厚容的心灵跋涉的文化人格,一直影响、激励我的人生。

但是,为李叔同作传,另有机缘。我完成七卷本《民国清流》后,赠书给诗人、杂文家邵燕祥老哥,请他指教。一次,邵燕祥夫妇请宴于新侨饭店,席间,邵燕祥突然说:“接下来,你应该写一本李叔同传,他是风华绝代的才子,又是拈花一笑的云水高僧,他可能不在乎身后的毁誉长短,但人们应该记住这位大师。”我表示自己智不能谋,力不能任,无法驾驭这一题材。邵燕祥老哥一笑:“下下人有上上智,《六祖法坛经·行由》里这么说。”

说实在的,这一题材对我太有诱惑性,历史为李叔同的传记留下了许多可阐述的空间,值得我去搏一下。

我在按计划完成并出版了《文学即人学:诺贝尔文学奖百年群星闪耀时》《启幕:中国当代文学与文人》之后,不揣简陋,在2021年10月初开始动笔,写作《李叔同传》。

历史远去,宿草径荒,墓木成拱,法师圆寂已八十载,我无缘与其谋面,得耳提面命,只能利用活化资料,在大量卷帙、琐言缀说中,揽吉光片羽,寻雪泥鸿爪,识别考据上的疑难,以史料为佐证,以客观、严谨、求实的态度研究李叔同,一个有常人复杂丰富的灵魂,又有“高山仰止”的圣者容貌,便伫立在我的面前。

写传记,宋人张孝祥在《浣溪沙》词中说得要紧:“妙手何人为写真,只难传处是精神。”要再现人物的本真面貌和精气神,忌附会猜测、妄腾口说,并要“求个与人不同处”,即写出独特的“这一个”。

本传叙述了李叔同的功成名就,力求呈现李叔同丰富、复杂的和谐统一于一身的人格特质。

李叔同身上充满艺术气质,举手投足都有一种美感,超越传统文人的优雅,他以儒雅、谦默、柔弱的生命形态,蕴含着强大的生命力量,在泰山压顶之时,岿然不动。

李叔同一生有多次转折,生命多姿多彩,充满悬疑与想象,总让人雾里看花,不识庐山真面目。

在人格艺术上,李叔同的价值当然在于不拒新思潮,唯其能在举世趋新的潮流中,不忘持守清者的收敛沉潜性格与自律,治学、教育从不急功近利。

以艺术与佛学而言,李叔同的学养博大和理解圆转,既喜涉深事务而又不忘情俗世之精神品格,十分耐人寻味。这种形式合理性与价值合理性的对立,能和谐统一于他的身上,不得不让人产生一种思考的精神倾向。

当然,这种丰富、复杂的性格,与个人禀赋、时代际遇、传统背景等若干因素碰撞而形成合力塑绘出的并非单纯的色彩有关,也是近现代百年中国史由传统向现代选择的转型中产生的一个生动的侧影。

李叔同一生躬行“博学于文”和“行己有耻”,一面不苟且遁世,一面又“明其道而不急其功”,自然算不上时代的先锋。他又宁肯放弃当主角的机遇,甘愿皈依佛门,承受寂寞,而沉寂于一种心灵的跋涉。选择的矛盾,联系当时知识分子的忧乐穷达,这须有一个干净的精神境界。当然,这不能视为一种逃避,而是“绚烂至极归于平淡”。

李叔同终以“花枝春满,天心月圆”完成了传奇的人生。不管江湖魏阙、水流云度,他的德范,他那心如秋月、通达晓畅、随缘而行的心灵境界,及静穆又磅礴的个性精神,将与青史永存。

2022年适逢弘一法师圆寂八十周年,谨以此书纪念致敬这位风华才子、云水高僧。


【书摘与插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