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宗吾战战兢兢地推开了大门。他想好了,如果被人发现,就说自己的帽子被风吹了进来。
     他踏进大门,打量着偌大的房子。那是一栋好像外国电影中出现的两层楼房,虽然没有游泳池,但庭院很大。
     他低头看着脚下,发现石板铺的路通往玄关。他将视线从玄关稍微移向旁边,看到了自己的帽子。帽子掉在房子的墙边,旁边刚好有一个窗户。
     会不会有人在里面?他观察着窗户,悄悄走了过去,发现窗户的窗帘敞开着,可以清楚地看到屋内的情况。窗边插着玫瑰,是红色的玫瑰。
     他弯下腰,捡起了帽子,再度看向旁边的窗户。
    窗户并不高,只要踮起脚,就可以看到里面。他站在窗户下方,抓住了窗框,稍微踮起了脚尖。
     他看到天花板上的吊灯,又看到墙上的挂钟。当他伸长脖子,想要再往下看时,看到有一个人。他吓了一跳,立刻缩起了脖子。
     他之所以再度探头张望,是因为他发现刚才看到的是一个女孩,而且睡着了。
     他探出脖子,发现果然没错。一个身穿红色毛衣的女孩坐在轮椅上睡着了。
     小女孩的年纪和宗吾相仿,白皙的脸庞、粉红色的嘴唇和长长的睫毛,胸部微微起伏,似乎可以听到她均匀的鼻息。
     他忍不住纳闷,为什么女孩坐在轮椅上?难道她的腿不方便? 宗吾离开了窗前,走向大门。回到路上后,他关上大门,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踏上了回家的路。
     那天之后,那个女孩的样子就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他会不经意地想起她白皙的肌肤,想起她像花瓣般的嘴唇,想起她那双有着长长睫毛的眼睛。这是他有生以来, 有这样的感觉。
     无论如何,都想再见她一次——每次经过那栋大房子前,他都有这种想法。虽然上次也不算是见面,只是在窗前偷瞄到而已。
     他思考着是否可以再用捡帽子的借口,但如果不是风大的日子,谎言会立刻被识破。
     有 ,他想到了一个妙计。因为他发现不一定要用帽子。宗吾做了纸飞机,站在大房子前,确认四下无人后,把纸飞机丢进了围墙内。
     然后,他按了门铃。只要自己说要捡纸飞机,房子的主人应该会让自己进去。
     但是,他等了一会儿,却没有人来应门。宗吾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轻轻推了推大门,没想到门竟然开着。
     他探头向门内张望,里面似乎没有人。宗吾刚才丢的纸飞机在通往玄关的石板路中央。他捡起纸飞机后,缓缓走向房子,走向那扇窗户。 窗户拉着窗帘,所以站在远处时,看不到窗户内的情况。
     他站在窗户下方,像之前一样踮起脚,把脸贴在窗前,隔着窗帘,隐约看到了屋内的情况。
     宗吾很失望,因为那个女孩似乎不在那里。
     他离开了窗户,心灰意赖地准备回家。但是,当他走向大门时,大门突然打开了。
     一个女人推着轮椅进来。女人立刻发现了宗吾,满脸惊讶地停下了脚步,眼神中充满了责备——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P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