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战争结束整整三年了。 她出生在秋田县的一个小村子里,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务农的家庭算不上富裕,但她无灾无病、健健康康地长大了。 她的一些同学在初中毕业后便按照安排集体就业,家人却让她在当地念完了高中。一毕业,她就自己做主,去了千叶的纺织厂工作。表面上是为补贴家用,实际则是想摆脱贫困的农村生活。东京奥运会过后,东京都市圈①在她的想象中变得流光溢彩。 遗憾的是,工厂坐落在郊外,相邻的女工宿舍也被田地环绕。不过,到了休息日,她还是会和朋友花上近一个小时前往东京。穿着迷你裙、阔步走在与故乡截然不同的繁华街道上,她便心潮澎湃。 愉快的日子似水流逝,她几乎没有再回过故乡。最初,她还会在新年和盂兰盆节回去,但只感到百无聊赖,兄弟姐妹们毫不遮掩地伸手要钱也让她厌烦不已。渐渐地,她托词不再回乡。 就这样过了两年,她习惯了都市生活,也学会了享乐。她年过二十,喝酒也已不成问题。 那是一个周日,她正在银座附近一家进口商店的橱窗前独自观瞧,一个黑影悄悄靠近。她刚要回头,左胳膊夹着的手包就被抢走了。她失声喊了出来,却为时已晚,那个身穿夹克衫的男人已经跑远了。是抢包的。 “抢劫!”她叫喊着追上去,脚上的高跟鞋却绊住了她。周围的人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茫然地站在原地,好一会儿,终于无力地蹲了下去,脑中一片空白。钱包还在手包里,现在她连住处都回不去了。 就在这时,她感到有人停在了面前。那是一双黑色皮鞋。抬头一看,是个身穿时髦衬衫的年轻男子,看起来比她年长一些。 “这个,是您的吗?” 看到男子递来的东西,她屏住了呼吸。那正是刚才被抢走的手包。她慌忙起身接过,打开一看,钱包也还在。 “我把那个大叔放走了。本来应该把他送到警察局去的,但太麻烦了,而且包也还回来了。还希望您不要介意。” “啊……您是追上去抓住他了吗?” “不是。我正走在路上,那个大叔从对面跑了过来。看他拿着一个女包,我就知道肯定是抢来的,哈哈。我一伸腿,他就摔了个大跟头,包也没拿住。他大概也顾不上捡,就逃走了。我拿着包一路寻找主人,结果就看到您垂头丧气的样子……” “非常感谢,您帮了我一个大忙。”她深深低头致意。 “请您小心些。近来还有人骑自行车或摩托车抢劫呢。” 男子正要离开,看到了一旁的店,便走了过去。“请给我一盒hi-lite。” 她掏出钱包,跑上前去。“那个……请让我来付吧。” “哎,为什么?”男子一脸惊讶。 “是谢礼——请让我表示谢意。” “不用,不用。” “不,得到帮助,一定要表示感谢,这是我父母说的。”她看向店内,“hi-lite多少钱?” “七十日元。”听到老板娘这样回答,她不由得愣住了。说是谢礼,也未免太廉价了。 男子却大笑起来。“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她付了钱,不觉涨红了脸。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请客吧。去喝杯咖啡怎么样?”男子把放进胸前的口袋。 “啊……那多不好意思,何况咖啡比贵。” “没关系,没关系的。咖啡原价用不了七十日元。” “原价?” “您来了就知道了。” 她被带到了一家酒吧。酒吧位于一座小楼的三层,店门紧闭,男子打开了锁。店内有个吧台,墙边并排摆着四张桌子。 男子绕到吧台后面,开始准备咖啡。据他说,这是为不喝酒的客人准备的。 他自称矢野弘司,是这家酒吧的调酒师。这天是周日,店里不营业。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