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上午七点刚过,锦重工业小牧工厂的正门前仍没有人影。在太阳的照耀下,灰色的柏油路面明晃晃的。 一穿过正门,汤原一彰就把单厢旅行车停了下来。一旁门卫室里的门卫不明所以地伸出头来。汤原抬手打了个手势,走下车。 脖子上缠着毛巾的门卫走了出来。他的头上夹杂着一些白发。他大概也是自卫队出身吧,汤原猜测。不只是各处的门卫,就连单身宿舍的楼长、停车场的管理员等,所有的职位都被退役的自卫队员占据了。职员们私下都在议论,这种情况也算一种“空降”吧。 汤原从胸兜里掏出ID卡递给门卫。门卫对比着上面的照片和他的脸。若是再晚一点儿,跟其他职员一样徒步通过大门,应该不会受到如此严格的检查。 “车里是谁?”门卫用下巴指指旅行车。雇用那些退役的军人倒也没什么,可起码得雇个会问话的才是,每次与他们打交道时汤原都会这么想。 笃子正不快地坐在副驾驶席上,后座上的高彦则从靠背之间探出头来。 “是我的妻子和儿子。”汤原答道,“想看看直升机试飞。已得到许可。” 车内的笃子不失时机地从手提包里取出文件。是。汤原将其递给门卫。 门卫瞥了一眼文件,露出一副早已不感兴趣的表情。“知道停车的地方吧?请不要随意乱停车。” 汤原点点头,钻进车里。 “每天早晨都会对所有上班人员进行严格的检查吗?”笃子问道。 “对外面的人还是很严厉的。毕竟是防卫厅管辖的地盘。如果是平常的上班时间,对职员也很宽松。只要出示一下ID卡,一般是不会被叫住的,也不会核对本人跟照片是否相符之类,就像出示月票过检票口时一样。” “那就是说,也可以使用别人的ID卡喽?” “差不多是吧。” “小题大做。” “所以啊,这玩意儿得天天带在身上。”汤原拍拍胸兜。 锦重工业小牧工厂的占地面积为一百二十六万七千平方米。其中有一处人称飞机事业本部的单位,从事与飞机相关的研究,生产制造飞机产品及零部件。实际上,这个事业部几乎所有交易都是以两个资产近乎无限的组织为对象的。其一是防卫厅,另一个则是宇宙开发事业团。 汤原向门卫出示的ID卡上,就印着“飞机事业本部技术本部旋转翼机研究开发科”字样。即以新型直升机的开发为主要工作,因而他们的大主顾自然就是防卫厅。 穿过正门,一条笔直的道路伸向前方,两侧是一排排的厂房。汤原驱车直行。这个时间果然连个行人都没有。当然,现在这工厂里并不是真的一个人都没有。为了**的活动,应该还有其他人也跟汤原一样早晨来上班。即使没有这次活动,技术大楼研究室的窗户也很少全都变黑。因为身为研究者,他们总是要处理一些紧急的问题。 不久便到了一处丁字路口。横在眼前的马路对面就是试飞机场。 汤原在机场前的停车场停车。一下车,高彦就扒在铁丝网上往里窥看。 “什么也没有啊。”他不乐意地说,“爸爸的直升机到底在哪儿啊?” “还在机库里呢。” “哪个?” “那个。”汤原指着*前面的机库。 锦重工业飞机事业本部共有大小十个机库。他所指的是第三机库,主要用于大型飞机。 “哦。”高彦双手抓着铁丝网点点头。 背后传来轻轻的鸣笛声。回头一看,只见一辆白色的皇冠车在汤原的车旁停了下来。这是一辆好多年前的老式皇冠,蜡打得格外光亮。大概因为**是个特别的日子吧。看来是山下,汤原想。 “早上好。啊,太太,上次真的十分感谢。”山下一下车就频频点头致意。也许是略胖的缘故吧,脸颊上转瞬就开始冒汗。他感谢的是他搬家时汤原家帮忙的事。山下贷款二十五年买下了一栋四室一厅的独栋楼房,他在单位里逢人便炫耀,说自己家的阳台是拱形的。 一名身穿浅色罩衫的骨感女子和一名穿着短裤的少年从后车门下来。是山下的妻子真知子和独生子惠太。惠太比高彦小一岁。趁着大人们寒暄的空当,两个少年并排扒在铁丝网上,猜测着待会儿将会有多厉害的飞机在眼前这空荡荡的机场上亮相。 “我们现在要去技术大楼那边,你们能不能先到那边休息一下?试飞开始前再来叫你们。”汤原跟笃子说道,指着前面数十米处的一座细长的建筑。那是福利中心,一楼是商店,二楼往上则是会议室和谈心会用的和室。“商店恐怕还没有开门,不过卖饮料的自动售货机之类还是有的,还能看电视。” “*主要的是开着空调呢。”山下边用手绢擦着额头边说。 “直升机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啊?”笃子向丈夫问道。当然,她对直升机是不可能有兴趣的。一定是担心孩子们无聊时不知怎么应付他们才这么问。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