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首先申明,这并不是对某些事实的陈述,而是有 关我个人经历的记录,同时也是对数以百万的囚徒经 历过的事件的记录。这是由一名集中营的幸存者亲口 讲述的故事。故事的焦点不是大家常听到的有关集中 营的恐怖遭遇,而是一些小的磨难。换句话说,就是 想要回答一个问题:集中营的日常生活是如何反映在 普通囚徒的思想中的? 文中所描述的多数事件并不发生在诸如奥斯维辛 这样 的大集中营,而是一些小的集中营,事实上 死亡大多发生在这些小集中营。本书的主人公不是平 日里受人景仰的大英雄、烈士,也不是那些有名的囚 头——就是狱中充当临时财产托管人并享有特权的囚 犯——或者一些有名的囚徒。本书不是名人的受难记 ,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些不为人所知、没有记录在 案的遇难者所遭受的磨难和死亡。书中讲述的正是这 些普通的囚徒,他们没有戴着表明身份和特权的袖箍 ,却时常遭到囚头的轻视。当普通囚徒饥寒交迫时, 囚头们却衣食无忧。不夸张地说,许多囚头在集中营 的日子甚至要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好。与看守相比,这 些人 为凶狠,在鞭打囚徒时 为残忍。当然,集中 营挑选这一类人也有自己的标准,那就是性格要适合 这份工作,而且,一旦这些人没有遵照指令完成任务 ,那么他们的职位也会不保。不久,他们就会变得与 纳粹的看守一样。人们可以以纳粹看守的心理来判断 这些人的心理状态。 对于没有经历过集中营生活的人来说,很容易对 有过这种经历的人抱有一种错误的同情心态。外人对 于囚徒之间为了生存的残酷斗争一无所知。这是一场 为了每天的面包、为了生活、为了朋友的斗争。 首先让我以一次转移为例:有时集中营会将某囚 犯转移到另一集中营。但通常情况下,这种迁徙就是 一次死亡之旅,终点站是毒气室。转移的囚犯多半是 那些基本丧失劳动力的体弱多病者,他们会被送往设 有毒气室和焚烧炉的中心集中营。谁将成为死亡之旅 成员的选择过程,意味着囚徒个人之间或者群体之间 将会为了争取自由和生存而斗争。其中, 重要的是 将自己或朋友的名字从旅客名单中划去,尽管每个人 心里都明白,自己或朋友的胜出就意味着另一个的死 亡。 每次转移都会转走一定数量的囚徒。这没有什么 值得大惊小怪的,所有的囚徒都只是某个号码而已。 在进入集中营时(至少在奥斯维辛如此),他们所有 的个人文件或财产就被全部没收,因此,所有人都有 机会提供虚假的个人信息,事实上,出于种种原因, 很多人都是这样做的。监狱当局关心的只是犯人的号 码。这些号码通常会刺在囚徒的皮肤上,并且还要缝 在裤子、茄克或上衣的某个醒目位置。看守如果想要 指控某人,只需轻轻瞟一眼对方记住号码就可以了( 可以想象我们是如此害怕这一瞟吧!)。他们从不会 去问囚犯姓甚名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