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1 抬眼望向墙上的时钟,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到晚上十点了。并木祐太郎一边在后厨暗自想着今天差不多也该打烊了,一边隔着柜台朝店里望去。此时,店里只剩下两位结伴前来的中年女客。她们刚一进店,其中一位便流露出了许久没有来的怀念之情,想来应该是曾经光顾过的客人。并木悄悄地打量着她们,二人看起来确实有几分眼熟,但也很可能只是他的错觉。总之,她们并非熟客。 不久,其中一位女客招呼着店家结账,正在并木旁边洗碗碟的真智子应声走了出去。 “多谢款待,菜很不错。”女客说道。 “谢谢,欢迎您再来。”真智子答道。 “一定会再来。其实我很久之前来过的,大概是五六年前吧。” “啊,是吗?” “那时候店里还有个很可爱的服务员,问了才知道是店主的女儿,当时好像还在念高中。她现在挺好的吧?” 正收拾菜刀的并木一下子停住了手上的活儿。尽管很是心酸,他还是竖起了耳朵,想听听妻子会如何回答如此直白的问题。 “嗯,还行吧,马马虎虎。”真智子语气平淡,听起来内心没有一丝波动。 “那就好。她还会回店里来吗?” “不回了,她已经离开家了。” “哦,这样啊。她是个懂事的孩子,可不像我家那几个,不知道要和父母撒娇到什么时候,想想都让人头疼。” “那不也挺好的吗?” “是啊,都说有人在跟前撒娇也是种福气。” “是啊。” 真智子与两位女客朝门口走了过去。哗啦一声,推拉门被打开,随即传来了真智子“谢谢光临”的送客声。 并木放下菜刀,转身来到了柜台外面。 真智子摘下门帘准备进屋,二人四目相对,她微微侧头道:“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听见你和客人说的话了。”并木挠着后脑勺说道,“你表现得挺平静的。不,我的意思是,你心里当然没有这么平静。” 真智子的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啊,这不算什么,毕竟我干这行也几十年了。” “话是这么说……” 真智子将门帘靠着墙放好,转身再一次望向丈夫道:‘‘你还没有习惯吗?”真智子身材娇小,面庞也同样小巧精致,但一双眼睛自年轻时起就颇具威慑力,凛凛目光甚至能逼得人倒退三分。 “习惯什么?” “佐织已经不在了这件事。我倒是早就习惯了。你一直在厨房忙活可能不知道,刚才那样的对话已经发生过许多次了。估计夏美也一样,不过那孩子不爱抱怨,她也应该早就习惯了。” 夏美是并木夫妇的二女儿,开学就要读大二了,没事时会来店里帮忙。 并木沉默不语。 真智子向并木道歉:“对不起。说你没有习惯,并不是要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不想让你太过担心。” “嗯,我知道。” “那你能帮忙收拾一下厨房吗?我上去办点事。”真智子伸出食指,指了指天花板——楼上是并木家的起居室。 “嗯,好。” “那我先上去了。”真智子沿着店内一角的楼梯走了上去。 并木用力地摇了摇头。他没有心情马上收拾,于是拉开身旁的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他的后背不自觉地蜷成了弓形。女人果然很坚强啊——他曾经无数次产生的想法再一次出现在脑海之中。 佐织是并木夫妇的个孩子。还在襁褓中时,她的模样便如粉雕玉琢一般,一双大眼睛机灵可爱。夫妻俩本想着个孩子优选是个男孩,但自从生下了佐织,这个想法便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他们将佐织捧在手心视若明珠,甘愿为了她献出一切。 对“并木食堂”来说,无论是掌勺还是待客,真智子都可谓是一把好手。在她生下佐织重返餐馆之后,店里店外便成了她照顾孩子的地方。真智子对其中的艰难早有准备,却没有料到竟会有人向她伸出援手——在她忙得抽不开身的时候,熟客们便会抱着孩子逗笑玩耍。多亏这样,夫妻二人才会在佐织迎来一岁生日时,有了再添一个孩子的打算。 在众人的精心呵护下,佐织健康平安地长大了。她还在读幼儿园时,就会在上学的路上遇到许多人与她打招呼。“能听见佐织大声地问好,感觉很开心。”每每听到有人这样说时,并木都会感到十分自豪。 不管是在小学还是初中,佐织都是学校里的红人。班主任在家访时曾经对真智子提到:“这孩子的优点是待人亲切开朗,乐观向上。” 佐织的学习成绩不算太好,但并木和真智子并不怎么在意分数,觉得只要她不学坏就很知足。夫妻二人都对自己的教育方式深信不疑。佐织生性率真,几乎从未顶撞过父母,还将小她三岁的妹妹照顾得很好,堪称一个好姐姐。 虽然学业不出众,但佐织有一个闪光点——唱歌。佐织从小就喜欢唱歌,但直到小学四五年级,她的才华才开始显露。不管多难的歌曲,她只要听一遍就能记得八九不离十,音程也从未弄错过。并木在这个时候第一次知道了“保证音感”这个词,而佐织具有的,正是这样的能力。 秋季祭典的到来使佐织闪耀的才华终于有了大放异彩的机会。虽说祭典的重头戏是规模宏大的变装巡游,但让众人一展歌喉的金曲大赛是本地人更为期待的内容之一,佐织在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