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黑虎山直播,他原本想多做几期,而“石屋探险”也是后的压轴节目。可计划赶不上变化,如此平淡的内容,要是再多来几期,肯定会遭到网友吐槽。
苏亮心里估摸着围观人数差不多到了峰值,于是他手一挥,径直朝山窝中的那几间石屋走去。
“从外观看,屋子有年头了,其中一间石屋外有烟熏痕迹,说明这里曾有人居住过。”苏亮边走边介绍,他的弟弟则举着自拍杆,顺着苏亮的指向把实时的画面呈现在网友面前。
苏亮径直往前,一个用石片垒起的坟包引起了他的注意:“坟地修在石屋附近,坟头有燃烧的痕迹,这里葬的应该是石屋的主人。”
跟随镜头,苏亮走进了第二间石屋,就在光线把屋内照得忽明忽暗时,他发现新大陆似的指着房梁:“大家有没有注意到那些发黑的东西?那就是我们村里人爱吃的腌肉。这种腌肉的制作工艺很复杂,只有本地人才会。
腌肉可以存放很长时间,不光可以烹炒,还能生吃。没想到在这荒山野岭还能发现这个,我来数数有多少:1、2、3、4……乖乖,竟然有十好几块,少也是半头猪的分量。看来石屋的主人日子过得还挺滋润。”
弟弟遵从指令,从墙角搬来了一个木凳,房梁并不高,有木凳垫脚,触手可及。苏亮掏出一把折叠刀说:“我取下一块给大家看看。”接着便将刀刃架在了拴肉的麻绳上。“绳子还挺结实。”画面里,苏亮的声音继续传来,“终于取下来了,给大家来个满屏。”弟弟将手机屏幕拉近,苏亮继续介绍:“咱们可以通过肉上的盐斑来判断年限,如果肉的表面长满绿毛,腌制时间少在3 年以上,这种年份的肉可以直接生吃。我手上这块还没长毛,盐层用手能搓掉,肉质紧实,差不多腌制了1 年。腌肉我们家以前经常做,不过我实在想不起来这是猪身上的哪块肉,你们知道吗?”
“你都认不出来,我们怎么可能认出来?”
“不是猪肉,是不是其他野生动物的肉?”
“我怎么感觉像是干尸呢?我在考古队工作,这种干尸我见过。”
后一条弹幕让苏亮大惊失色,他放下腌肉,把手电筒调至亮,房梁上的其他肉块,被他一一扫过,突然,一串内脏让他寒毛倒竖,猪的内脏他见过,可这一串,分明超过了他的认知,他惊叫道:“难道真是干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