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1 料亭旅馆“辰芳”的退房时间是上午十一点,今天最后动身的是一对来自保加利亚的老年夫妇。两人身材高大,并排在换鞋处一站,衬得玄关有些拥挤。 芳原亚矢子走到格子门外等待两人。天空湛蓝,空气干燥,此时享受秋日出游的快乐了。 来自异国的夫妇也走出旅馆。那位先生满面春风,用英语对亚矢子说着什么。如果亚矢子没听错,对方说的应该是:“很好感谢,料理很美味,我们享受到了优质的服务。”于是亚矢子也用英语答道:“客人满意是我们的荣幸,请务必再度莅临。”这些话近年来几乎每天都挂在嘴边,所以亚矢子对答如流,只是对发音没什么自信。 “FUKU,”那位太太说,“很好吃。”她说的是河豚。①昨晚他们追加了双份河豚刺身。 “谢谢。下次我会为两位准备十人份。” 夫妇二人笑了,应该是听懂了这句玩笑。 “再见。”那位先生说完,与妻子并肩离开。亚矢子低头致意,然后目送他们离去。 这时,和服衣襟下响起手机的来电提示音。亚矢子看了看液晶屏,上面显示“户田医生”。她倒吸一口凉气,一丝不祥的预感在心中掠过。“您好,我是芳原。” “我是户田。请问现在方便通话吗?”一个低沉的男声问道。 “可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刚才病人说胸口痛,痛感比平时强烈。我做了常规处理,现在情况还算比较稳定。不过,”户田继续说道,“考虑到这几天病情的变化,我有事想先和您商量。您今天能过来一趟吗?” “没问题。”亚矢子立刻答道,“我现在马上过去,可以吗?” “那太好了。我和护理中心沟通一下,您过来的时候和工作人员打个招呼就行。” “好的。” “我在这里等您。” “多谢。”亚矢子挂断电话,做了个深呼吸。户田想商量什么?那个人的病情已不可能好转,或许是时候做最坏的心理准备了。 亚矢子回到旅馆,寻找副经理的身影,只见他正在前台和员工说话。听完她的说明后,副经理白净的脸一僵,只说了一句“这样啊”。此时此刻,想必他也不好随意发表感想。 “听医生的语气,不像两三天能解决的事情,我想还是先做些准备比较好。你整理一下发生紧急情况时需要联络的名单吧。” “明白了,我会处理。” “拜托了。” 亚矢子打开前台内侧的门,穿过办公室,进入走廊。这条走廊穿过辰芳,通向旅馆背后她自己的家。 她回房间换上长裤,走出玄关,招手拦下一辆路过的出租车。 出租车进入二十二号县道后便一路南下,路上花了二十多分钟。平时亚矢子会自己开车,但今天她没有心思悠闲地握着方向盘。 亚矢子从包里掏出手机拨号,两次呼叫音后电话便接通了。 “您好,这里是胁坂法律事务所。”一个女声说道。 “百忙之中打扰,很好抱歉。我姓芳原。请问胁坂律师在吗?” “胁坂外出了。您有急事吗?” “倒也不算。等他回来后,您能否转告有一个姓芳原的人来过电话?” “好的,没问题。” “拜托了。”亚矢子挂断了电话。她知道胁坂的手机号码,不过胁坂可能正在面见客户,她不想打扰对方。 亚矢子眺望窗外,思绪万千。她试着想象户田将要告诉自己的事,不由得紧张起来。她又转念一想,堂堂辰芳的老板可不能因为父亲生病而惊慌失措,毕竟人生在世,难逃一死。 出租车驶过小桥,在十字路口右转,一栋白色建筑很快映入眼帘。这栋楼高大方正,的确很有大型综合医院的气势。 亚矢子在正门前下车,大步踏入医院。缓和医疗楼的入口在右后方的走廊尽头。她乘电梯来到三层,向护理中心的柜台走去。身穿淡粉色制服的年轻护理师抬起了头。 P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