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章 新社会 原始材料和其他文献 宫廷的历史就是国家的历史。①但是据我所知,关于这个问题还没出现过令人瞩目的研究成果。我要专门提及的只有海因里希·劳贝的三卷本著作《法国的避暑行宫》(曼海姆,1840年)。这部并不知名的著作被认为是生动的历史报告之一。我们从该书中对法国宫廷的了解,比从绝大多数乏味的大部头史著(兰克的书也不例外)中获得的要多。劳贝通过集中描述每位法国国王统治时期的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城堡,试图再现整个时代的风貌,他也像G.富雷塔克在其《德国往日的情景》中描绘德国那样,(在更小的尺度上)描绘法国。一本正经的“历史学家们”会认为劳贝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 我的《现代资本主义》是描述中产阶级财富形成过程的抢先发售尝试。① 在资本主义时代早期阶段,社会上层演变的历史包括内外两个方面:外在的方面展示给我们的仅是家谱上的事情②。这包括大量家族史的专门文献,这类文献在英国尤其丰富。对此叙述全面的是下列这些由乔治·爱德华·科凯恩新近出版的著作:《全部准男爵,1611-1800年》(埃克塞特,1900-1909年),6卷;《全部贵族》(伦敦,1910年—),12卷。 在那些对这一问题而言很好重要的旧著中,我要提及下面这些:阿瑟·柯林斯的《英国贵族》(伦敦,1735年),3卷,(伦敦,1812年),9卷;《英国准男爵》(伦敦,1720年),2卷;《英国男爵》(伦敦,1727年);弗兰西斯·汤森的《1600-1760年的骑士名录》(伦敦,1833年);R.A.查尔斯·卡顿的《英国贵族》(伦敦,1790年),3卷;托马斯·沃克利的《新编名录》(伦敦,1652年),8卷。 关于贵族等级,有C.R.多德的《封号指南》(伦敦,1842年)。关于结构方面的问题,有R.格奈斯特的《英国的贵族和骑士阶层》(柏林,1853年)及该书中提及的那些著作。 法国的家谱史著作远不及英国的丰富。一般性著作中重要的一部是德奥齐埃编的《贵族词典》。 法国大量的社会历史论著可以弥补上述不足。其他国家尚未有像诺尔芒、蒂里翁、博纳费等人所著的那样的著作,我将不断提到这些著作。 这些著作也涉及了问题的另一方面——社会心理方面。不过,我不知道是否有关于近几世纪里社会上层内在演变的综合性解释。在这项研究中,我们必须从各部分文献中提取材料。因此,不必编制专门的文献索引。读者将从能提供更多信息的引文中找到大量被征引的书。 一、宫廷 在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意义上,大宫廷的兴起既是中世纪晚期欧洲各国政治和军事结构发生根本性变化的原因,也是变化的一个重要结果。 和在其他许多方面一样,红衣主教是后来发展起来的王公的先驱和原型。阿维尼翁可能就是个“近代宫廷”。在这里人们发现,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里确立的所谓“宫廷社会”形成过程特征的两种特殊类型的人,有史以来抢先发售结合到一起。他们就是除了为宫廷利益服务外不从事其他活动的贵族和“常常在风度和气韵上出类拔萃”的漂亮女人。这些女人(我们在以后还将看到)赋予宫廷生活以鲜明的特征。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