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在线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摘自《一百条裙子》
就这样,佩琪和玛蒂埃像两个人侵者一样闯入课堂。等到那种忐忑不安的心情稍微平静下来之后,她俩便转身向教室后面张望,发现旺达的座位果然是空的,她的课桌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看来好像她昨天就没有来过。仔细想了一下,昨天确实没有看到过她。昨天在上学的路上,她们也曾等了她一小会儿,但到了学校以后就把她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她俩经常会像今天这样在路上等着旺达?佩特罗斯基,好拿她开个玩笑什么的。
旺达住在靠近波金斯山山顶的地方。波金斯山不是什么适合居住的地方,但却很适合在夏天去郊游,采几朵野花。但你得一直屏住呼吸,直到走过老斯文森的黄屋子之后才“安全”。镇上的人都说老斯文森这人不怎么样。他不工作,更糟糕的是,他的房子和院子都脏得要命,生了锈的铁皮罐头盒随处可见,甚至还有他的破草帽。他独自一人生活着,与他的狗和猫为伴。“也难怪,”镇上的人都这么说,“谁会愿意跟他一起过日子呢?”关于他的传闻还有很多,这些传闻使得人们即使是在大白天路过他的房子也都会加快脚步,生怕会碰见他。
除了斯文森的房子,还有几间简易房子散落在周围,旺达?佩特罗斯基和她的爸爸、哥哥就住在其中的一间单。
  ……

摘自《扑克游戏》
康斯坦斯拆开了小礼包,发现里面是一副扑克牌,其他同学的礼物也是一样的。扑克是一种纸牌,其中有四种花色:红桃、方片、梅花和黑桃。
  “这么说,这个学年我们要玩扑克牌吗?”贝蒂大声问道。她想起了自己的爷爷,他一天到晚都在玩扑克牌,还教会贝蒂玩一种叫作“勃洛特”①的纸牌游戏。不过很快,贝蒂就第一个意识到,新老师并不是真的要和他们一起玩扑克牌,因为每张纸牌的背面都画着扑克中的“大王”,而正面的文字各不相同。老师轻轻拍了拍查理的课桌,示意他念出纸牌正面的文字。查理感到很奇怪:难道我们已经穿越到史前时期了吗?怎么老师不说话,光靠肢体语言来交流呢?但他只是做了一个吃惊的表情,还是服从了老师无言的命令。于是他大声念道:
  “一张牌可以睡个懒觉。
  一张牌可以逃学一次。
  一张牌可以迟到一次。
  一张牌可以没带作业。
  一张牌可以不写作业。
  一张牌可以忘带文具。
  一张牌可以不听课。
  一张牌可以上课睡觉。
  一张牌可以抄同桌的作业。
  一张牌可以不去黑板作答。
  一张牌可以免一次受罚。
  一张牌可以在上课时吃东西。
  一张牌可以发出噪音。”
  查理念到这儿,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相信自己的声音。惊慌之下,他打了个喷嚏。于是,新老师给贝蒂做了个手势,让她继续往下念:
  “一张牌可以随时随地放声歌唱。
  一张牌可以在上课时跳舞。
  一张牌可以在上课中途退堂。
  一张牌可以扮一次小丑。
  一张牌可以说一次谎。
  一张牌可以亲吻一次老师。”
  念到这儿,连贝蒂也不自觉地惊呼了一声。于是,新老师让玛玛尔接着念:
  “一张牌可以抱抱你喜欢的人。
  一张牌可以慢慢做事。
  一张牌可以延长课间休息。
  一张牌可以把书本忘在教室里。
  一张牌可以延长假期。
  这就是我们的扑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