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第1章 如何处理干扰学习的情绪
  正是对于老师的记忆——包括我喜爱和我厌恶的老师,使我决定做一名教师。
  我脑子里曾有一页长长的列表,那上面是我永远不会对学生说的刻薄话语,以及绝不会对学生做的恶毒事情。我想象自己是极富耐心且善解人意的老师。上大学时,我一直坚信我能够用孩子们想学的方式去教他们。
  “真正的”教师生涯开始的天我就完全蒙了。尽管我做了周全的计划和准备,可当面对32名六年级学生时,我就像完全没准备一样。32名孩子嗓音宏亮,精力旺盛,求知欲异常强烈。课上到一半时,声嘀咕开始了:“谁偷了我的铅笔?!”……“别挡着我了!”……“闭嘴,我要听课!”
  我假装没有听见,继续上课,但是喧闹不断:“为什么我要跟他坐一起?”……“我不明白我们到底要做什么。”……“他打我!”……“她先动手的!”
  我的头开始痛了,教室里的喧哗继续升级。诸如“要耐心、要相互理解”之类的话已无济于事,这个教室需要一位有控制力的老师。于是我说:
  “别吵了,没有人偷你的铅笔。”
  “你得跟他坐在一起,因为是我说的。”
  “我不关心谁先动的手,我想该结束了,就现在!”
  “你不懂是什么意思?我刚刚已经解释过了。”
  “我简直不能相信!你们的表现像是一年级。你能否坐好!”
  一个男孩对我的话毫不理会,离开座位,径直走到削笔器前,站在那里,直到把自己的铅笔削得只剩下一个笔头。我坚决地命令道:“够了,回你的座位去!”
  “你不能什么事都不让我做。”他说。
  “我们放学后再谈这个问题。”
  “不行,我要乘校车回家。”
  “那好,我给你父母去电话,请他们来处理。”
  “你找不到他们的,我们家没有电话。”
  到下午三点时,我已经筋疲力尽了。孩子们一窝蜂冲出教室,向街道跑去。他们可真是精力超强呀!现在该由他们的父母来管,我下班了。
  我跌坐在椅子上,看着空荡荡的课桌。我怎么了?为什么他们不听我的?我怎样做才能走进孩子们的内心世界呢?
  初的几个月,天天如此。早上我满怀着希望去,下午拖着疲惫之身离开,我不得不将那些乏味又枯燥的课程拖到后。但是更糟糕的是,我正在变成我永不想做的那种老师——易怒,专横,看不起人。并且学生们也变得越来越不爱说话,越来越抵触。当这个学期终于结束时,我怀疑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隔壁的简?戴维斯老师把我从困境中拯救了出来。那天,当我向她倾诉心怀之后,她来到我的房间并递给我一本翻旧了的书:《如何说孩子才会听怎么听孩子才肯说》。“我不知道它是否对你有用,”她说,“但书中的技巧对我在家中与孩子们理智相处帮助很大,在学校,也确实大大改善了我与学生们的关系。”
  谢过她之后,我将书放进公文包,然后忘得一干二净。一周后我感冒了,躺在床上,百无聊赖之余,我翻开了这本书。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几行斜体字:
  孩子的情绪直接影响他们的行为。
  当他们情绪良好的时候,他们的表现也好。
  如何帮助他们获得良好的情绪?
  接纳他们的情绪!
  我靠在枕头上,闭上眼睛。我是否接纳了学生们的情绪?我在脑海中回放了那一周跟学生们的交谈:
  学生:我不会写。
  我:你撒谎。
  学生:可我想不出有什么可以写的。
  我:你想得出来。不要抱怨,开始动笔写。
  学生:我讨厌历史。谁关心一百年前发生了什么事?
  我:你应该重视,了解你自己国家的历史是很重要的。
  学生:可它太枯燥了。
  我:不,一点儿也不枯燥。如果你专心听讲,你会发现其实它很有趣。
  真是讽刺。我总是对孩子们宣扬每个人都有发表自己观点和表达自己情感的权利,然而实际上,每当孩子们表达他们的感受时,我总是驳回,跟他们争论。我在潜意识里说:“你这样想是不对的,应该听我说。”
  我坐起来,努力回想我的老师是否也这样对待过我?那是在高中时,我次考试不及格,数学老师激励我说:“没什么可难过的,丽兹,并不是你缺乏数学天赋,只是你没有用功而已。你得下决心好好学,你的问题在于学习态度不正确。”
  或许他是对的,我知道他是好意,可他的话让我感到我很愚蠢和不舒服。我什么都没听进去,只注意着他的胡子上下抖动,等着他说完了我好走。我的学生对我是否也是这样的感觉?
  以后的几个星期,我开始关注学生们的情绪,并作出恰当的反应:
  “选取一个你想写的题目是不容易。”
  “我了解你对历史课的感受,你在想人们为什么要了解那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
  确实管用,我注意到孩子们的表现立刻变得不同。他们点点头,看着我的眼睛,跟我说得也更多。可有一天,爱丽克斯宣称:“我不去上体育课,谁也别想让我去!”够了,我一刻也没犹豫,立即用冰冷的口气说:“你要么去上体育课,要么去办公室!”
  接纳孩子们的情绪为什么这么难?吃午饭时,我大声地问简以及同桌的其他人这个问题,并告诉他们我正在读的那本书,以及我的思考。
  玛丽亚?伊兹,一位父母志愿者,跳起来为老师们辩护说:“有这么多孩子要教,你怎么能指望自己注意到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
  简若有所思。“也许能。”她说,“小的时候,如果大人们能关注我们说的每一句话,我们今天就不会这么无知。还是让我们正视这个问题吧。我们是过去的经历造就的产品,现在我们又以当初我们父母和老师跟我们说话的方式跟孩子们说话。我知道,即便对于我自己的孩子,我也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做到不重蹈覆辙。对于我来说,从认为‘没什么大碍,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擦伤而已’到‘小小的擦伤也是伤害’,这是观念转变的一大步。”
  科学老师肯?沃特森不解地问:“我是不是听漏了什么?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区别。”
  我竭力去想,希望能找到一个例子让他自己去体会其中的不同。这时听见简说:“肯,想象你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刚刚被选进校队,比如说篮球队,足球队什么的……”
  肯笑着说:“足球队。”
  “好吧,”简点点头,“现在假设你满腔热情去参加次训练,可教练把你叫到一边,告诉你说你被除名了。”
  肯叫起来。
  “过了一会,”简接着说,“在大厅里你看见了班主任,告诉了她发生的事情。现在假设我就是那位老师,我将以各种方式对你的遭遇作出不同的反应,为了增加趣味性,在我作出不同反应之后,把你的感觉和想法速记下来。”
  肯咧嘴一笑,拿出笔来,伸手拿了张餐巾纸准备写。
  下面就是简使用的不同方法:
  否定的情绪
  “你没有必要生这么大的气。这世界不会因为你没有参加某个校队就末日来临了,忘了这事吧。”
  哲学式的反应
  “生活并不总是公平的,你得学会迎接各种挑战。”
  建议
  “你不能被这种事情打倒,试试别的球队。”
  疑问
  “想想你为什么被开除?是不是其他的球员比你出色?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为他人辩护
  “试着从教练的角度想想,他要训练出一支能获胜的球队,让他决定谁去谁留,也是件不容易的事。”
  同情
  “噢,可怜的孩子,我真为你难过。你付出了很大的努力进入足球队,可你踢得还是不够好。现在其他的孩子都知道了,你一定感到很没面子。”
  心理分析
  “难道你没有想过你被球队开除的真正原因是你心里并不想踢球吗?我想潜意识里,你不想留在这支球队,所以你故意把一切弄糟。”
  肯手一挥说:“行了!我明白了。”
  我问肯是否可以看看他写的东西,他将餐巾纸扔给我。我大声地读了起来:
  别告诉我应该怎么想。
  别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你永远都不会理解。
  面对这个问题,你能做什么?
  我被大家抛弃了。
  我是个失败者。
  这是后一次,我再也不跟你说任何事了。
  “噢,天哪!”玛丽亚说,“简刚才对肯说的许多话我都对我儿子马可说过。不这么说,又怎么办呢?”
  “接纳孩子的沮丧情绪。”我立刻说道。
  “怎么接纳?”玛丽亚问。
  我一时语塞,看着简,寻求帮助。简转向肯,眼睛盯着他:“肯,当你确信你已入选校队,却又被刷了下来时,你一定非常的震惊和失望!”
  肯点点头:“的确。很吃惊,也很失望。老实说,终有人能明白这个简单的事实,我感到很宽慰。”
  从那以后,我们彼此有说不完的话。玛丽亚也吐露,在她成长过程中没有人接纳过她的情绪。肯问道:“我们怎么能给予学生们我们自己都不曾拥有的东西?”显然,如果我们要适应这种新的对待学生们的反应方式,就需要更多的训练。我主动提出带些学校的范例来说明如何接纳孩子们的情绪,下面就是几天以后,我带给午餐伙伴们的例子,我是用卡通的形式表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