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一、可以尽情倾吐了——抗战已使自由复醒
  伟大的作品可以在压迫之下产生,但决不能在感情的限制状态之下出现。我们民族反帝斗争二十多年来没有能在文学领域里产生出几部伟大的作品,原因虽然很多,但反帝斗争的感情长期是在一种被限制的状态之下,这不能不是重要原因之一。这限制的一部分或由于我们当时环境不得不如此的苦衷;不过无论如何,客观方面我们文学在反帝斗争的表现上是受到严重的阻碍了。许多表现反帝民族斗争的文学作品不能或不能完整地在刊物或书本中露面,许多作品的反帝民族斗争表现都是不完全的,过于转湾抹角的,这些情形,加上我们文学上技术的比较落后,就都不能不影响到反帝民族斗争文学质量的低减上去。
  但抗战起来后,这种限制统统取消,我们文学马上便在一种空前地解放的状态中了。文学上失去已久的反帝民族斗争表现的自由,已被神圣的抗战夺回,而且在集中表现反对日本帝国主义无理侵略的一点上,还被它特别鼓励着了。在今天,我们作家已用不着绕个大圈才来表现我们对于日本的憎恶、愤怒,已用不着遮遮掩掩来反对日本的侵略。反之,我们已可用任何爱用的方法来写作抗日的文学,我们已可用任何爱用的字眼、声音,来表现我们对日本帝国主义野兽军阀们的痛恨。在反抗日本的压迫和残杀这一点上,我们文学不仅已用不着一切顾忌,反而是惟恐我们不能创造出更动人更有力的形式,因为如果我们文学能有更多的有力的形式,我们就能把永远跟我们同在的这次抗战的正义,表现得更清楚、更明白;我们就能把同胞们的敌忾之心呼喊得更高涨、更热烈;同样我们也就能把日本帝国主义野兽军队的野兽行为,和他们欺骗世界欺骗它国内绝大多数民众的罪恶,描写得更真切、更确实;这一切,都足以给日本侵略者更重大的打击,都足以越发表现出我们文学在抗日战争中巨大的武器作用的力量。
  今天,我们可以尽情地倾吐了——向祖国,也向我们最兽性的敌人。向祖国,我们尽情地献出我们的爱,向野蛮的日本军阀,我们尽情地说出我们的憎和恨——我们一定要消灭它!而当我们文学已可以这样尽情地表现我们所有的一切真正感情后,我们文学在实际上是已向它未来的伟大成功迈进一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