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变.轨
  云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2012届   王子元
  (云南省高考文科总分状元,现就读于清华大学)
  猴群因屡受高压水的教训而再也不敢去碰香蕉,这是科学实验,更是一则寓言。如同这群猴子,人类社会也总因既定规矩的限定而进入某一轨道,并在这条路上越走越深。
  中国的封建社会存在了两千多年,自秦始皇登基的那天起,中央集权就不断得到巩固:从汉代削藩,到唐代设三省六部;从宋代设参知政事以割相权,到明代罢丞相而立内阁。步入封建轨道的中国社会不断强化专制,而千百年来,忠君思想控制下的中国人也习惯了依赖封建的路径前进,几乎从未产生偏轨的想法。
  雍正年间,军机处的设立使中央集权达到。但物极必反,工业革命的汽笛声在西方响起,资本主义浪潮涌向中国。被坚船利炮打醒的人们,开始还沿着“听天由命”的旧思维,期待天子能带领自己走向一条新路。可在旧轨道上的车厢里享受惯了的皇亲国戚怎能愿意摆脱对这条路的依赖?于是,拒绝继续在“法令出一”、“天下为家”的环境下生存的人们,选择用革命的方法将社会的列车强行调向另一条轨道共和。辛亥革命以暴力方式让中国摆脱了对封建制度的路径依赖,实现了社会的变轨。
  然而,并非一切路径依赖都是一种恶性循环。如果实验中,笼里的猴子开始受到的驯化,是团结协作就可取到高挂的香蕉,那么日复一日,它们习惯的就是合作而非互相惩罚。闻一多在《五四断想》中写道:“旧的悠悠退去,新的悠悠上来,一个跟一个,不慌不忙,那天历史走上了演化的常轨,就不再需要变态的革命了。”而共和制可以让社会悠悠演化,大多数人这般认为。虽说在封建轨道上旋转了两千多年的车轮变轨到共和轨道上的时日刚满百年,对这条新路并未完全适应,但只要这条路能引导社会的列车在拐弯处平和变轨,而无需血与火的斗争,它便是一条值得我们依赖的路径。
  比起一个庞大的社会,我们自身要幸运得多,因为改变自己从不需要通过暴力打倒自己。我们要做的,是让自身的轨道尽量与时代的轨道保持一致。在追求人文主义的19世纪,伊莎朵拉邓肯沿着自然自由之路,从贫家女成长为世人景仰的现代舞大师;在追求效率的今天,戴尔沿着直销之路,从一名送报员成长为一家全球领先的计算机公司的创始人。如果原来的道路已使自己处处受限,难以在快速发展的社会中行进,那么,变轨到一条能使自身良性循环的路径,无疑是一个尊重自身成长的选择。
  “世无一成不变之法”,如何变轨,变到什么样的轨上,值得我们仔细思索。找到适合自身的轨道,从而利用路径依赖的积极效应,实现长久的安乐平和,或许是我们对社会和对自己美好的祝愿。
  【教师点评】
  此文从中国历史发展的角度谈路径依赖与社会变革。作者对历史材料相对熟悉,抓住中国历史发展中几个重要的时期作为典型论据,由古及今,熔古今为一炉,阐释了作者关于社会发展于“不变”中求“变”的“变轨”观点。观点鲜明,材料翔实,论述得当,入题较快,一针见血。
  蒋.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