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1.3 他们从未忘记你 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可能会不认识你,但他们并未 忘 记你。如果我们说“他不记得你了”,这样的态度显 得太 消极。你需要明白,她不认识你,是因为她觉得你应 该 还是孩子或者是她年轻帅气的丈夫。
     布德先生的夫人是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他带着夫 人 一起去年轻时经常去的公园,靠近夫人并且抚摸着她 的 脸颊说:“我爱你。”她却说:“先生,对不起,我 的心只 属于布德。”如果持悲观的态度,你会想:“她居然 都不 认识我了!”可是如果从积极的方面考虑,你可以想 :“她 仍然爱着我!” 对于父母是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孩子们,我想要 你 们知道,他们从未忘记你们。
     我有个朋友的母亲是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朋友的 愿 望仅仅是母亲能叫她的名字:维吉妮亚,她想知道母 亲 并没有忘记她。有一次,养老院的工作人员告诉她, 她 母亲拿着一个布娃娃,叫它维吉妮亚。这真的是对她 大的安慰——知道母亲在抱着“她”! 另一个惊奇的发现是他们不会忘记一个人的嗓音 。
    即便到了疾病的晚期阶段,他们也会辨认出你的声音 , 但前提是你不要出现在他们的视线内。
     一个儿子去看母亲,一边走进客厅一边叫:“妈 !” 老太太回答:“拉里!拉里!”可是当他走到老太太 跟前, 老太太却说并不认识他。
     一个妹妹去看哥哥,她一直站在哥哥背后给他揉 背, 让他回忆起童年时代的美好时光,他们的交谈非常愉 快。
    可当她走到哥哥面前让他看到她的脸时,哥哥却说不 认 识她,马上拒绝与她交谈。
     现在,我想让你想象一个经常发生的场景:一个 患 有阿尔茨海默病的老太太在自己家里,由老伴负责照 顾 她。当她坐在椅子上,看到家里有个陌生的男子,她 会 怎么想?当然是会受到惊吓,然后急忙跑到邻居家打 报 警电话说家里有个陌生男子。结婚50多年的老伴不认 识 自己、对她悉心照顾她却大打出手,你能想象如果一 个 不理解这种疾病的人遇到这种情况会有多难过吗?让 我 给你讲一个故事,故事里的这位丈夫遇到这种情况时 处 理得非常好。
     我知道我太太不认识我了,每次她叫我的时候, 我 都会先出门去站5分钟,然后从大门走进来,像往常一 样说:“亲爱的,我回家了。我要去趟车库。”只要 她看 不见我的脸,这个办法就非常奏效,因为她能听出我 的 声音,然后知道我在家里,她就踏实了。
     ——一位丈夫 我们反过来想象一下一位妻子照顾她患阿尔茨海 默 病的丈夫。他坐在家里,环顾四周,看到一位系着围 裙 的老太太。首先会想,“今天晚饭有好吃的了”,然 后微笑。
    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只知道他们现在看见的情景。那个 系 着围裙的白头发老太太是谁?奶奶。谁让我们有安全 感? 奶奶。谁做的饭好吃?奶奶。所以说更多的情况下, 男 士照顾一个患病的妻子更困难,因为身边这个陌生的 男 人让她没有安全感。
     另外一个故事更让人痛心。一位女儿哭着告诉我 , 当她去看母亲时,母亲大声叫嚷着把她赶出家门,所 以 她和父亲只能在另一间屋子里远远地看看母亲。我可 以 想象,一位母亲不认识自己的女儿,是因为女儿在她 的 记忆里,还是个小女孩,所以这个进了家门的人并不 是 她的女儿。如果这位女儿不理解其中的原因,这样的 事 情还会再次发生,你可以想象终她会怎么看待她的 母 亲?但是如果她能从母亲的角度出发,理解母亲为什 么 会这样,就可以换一种更好的方式去看母亲。比如买 一 束鲜花,让父亲写个纸条“我爱你”。然后,以朋友 、邻 居或者送鲜花的快递员的身份和母亲交谈。
     女儿们,相信我,好的方式还是给你们的母亲 打 电话。当然,你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你的弟弟从 外 地打来电话,和母亲聊得非常愉快,然后跟你说:“ 妈没 事啊,听起来挺好的。”其实,这是因为母亲可以识 别他 的声音,她认为自己在和儿子聊天。你可以建议弟弟 过 来和母亲住一周,他便会知道事实并不像他想象的那 样。
     有一位女儿照顾患阿尔茨海默病的母亲。白天母 亲 经常对她大嚷大叫,态度非常不好。但是晚上关灯以 后, 她坐在母亲床边,母亲会转过身问:“你近去哪了 ?” 这时她知道母亲还是认得她的。她白天看见母亲下巴 上 长了几根很难看的汗毛,如果是白天想帮她拔掉,她 肯 定会叫嚷着不让她动,而在晚上,当她说:“妈妈, 我看 见你下巴上长了几根汗毛。”母亲马上回答说:“快 点帮 我把它拔掉。”然后母亲感谢女儿帮了她,一切都和 正常 的时候一样。
     所以,儿女们,当你们来看母亲时,记得带上一 张 小时候的照片,和母亲说话的时候要蹲下,像个孩子 , 也许母亲会回忆起你是谁。要直接叫你母亲的名字, 而 不是说:“妈,你还记得我吗?”一旦你叫她妈妈, 她会 很困惑。“爱丽丝,我在阁楼里找到了这张金妮的照 片, 她像个假小子一样,喜欢穿着你给她做的粉裙子爬树 。” 金妮这样说,可以让母亲马上回忆起她,听母亲说起 许多 她以前都不知道的故事,而且可以听到母亲说“我爱 她”。

     他们可能会不认识你,但是他们从未忘记你! ——乔琳·布瑞奇 P12-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