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Chapter 2
  天黑了以后,菲利靠着他那绿色的枕头进入梦乡。在浑浑噩噩的梦境里,菲利偶尔会惊醒,张着惺忪的睡眼茫然地看看四周,等到知道自己在哪里以后,才又闭上眼睛。蒙眬中,他倾听着时钟的滴答声、冰箱的轰隆声、水管的咕噜声;伸个懒腰,然后继续睡觉。猫咪们都是这样的:他们睡得越沉,听觉就越好。听到的东西并不比清醒时更多,而是要少一些。也就是说,时钟的滴答声、冰箱的轰隆声、水管的咕噜声以及家人的脚步声,他其实是听不见的。可是,重要的声音他却不会漏听。没有一只老鼠敢在他睡觉的时候轻举妄动,即使是从远处的房间偷偷跑过,菲利都能立刻醒来,蹑手蹑脚地尾随在后。
  这时,在屋里当然没有什么老鼠会偷偷跑过,所以菲利睡得又香又甜,也没做什么梦,直到一个细微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那一定是从谷仓旁的田地里传出来的,肯定是只公猫,而且正朝这儿走来。没错。
  接着他听见声音从花园里传出来。就是近这几个晚上经常呼唤他的那个声音;轻轻的、带点混浊的喉音,有一种抵抗不了的霸气。而且叫他的也不止一只,而是两只,有时甚至三只。
  “你已经长大了,”他们叫道,“如果你想在这一带混下去,就必须出来亮亮相,让我们知道你的本事。”
  “今天不行。”菲利搔搔耳后说。今天晚上他只想舒舒服服地靠在他的绿色枕头上睡个安稳的好觉,不被谁打搅,也不必向谁显示他的本领。“失陪啦!”他说,然后又搔搔另一只耳朵后面。
  “你磨磨唧唧干什么?”他们又在门外喊,“要我们整晚在外面等你吗?
  看来我是不得不出去了,他一边想,一边走到门前,叫了声,“喵!”
  “别又想出去,菲利。”躺在沙发上看书的男主人咕哝着。
  菲利在门前坐了下来。
  “我知道你只想安静看书,”菲利说,“但没办法,你得先帮我开门。”
  那群公猫又在门外叫嚣了。
  男主人不说话。
  菲利也不说话。三分钟,他想,多五分钟。我不会等更久。然后男主人一定会叹口气,站起来开门。
  男主人真的叹了口气。然而他并没有站起来开门,而是说:“自己开门出去吧。”
  “哼!”菲利说。
  “其他的猫都会。”
  “哼!”菲利说,“我知道,其他的猫都能跳上门,把门打开。你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但我就是我。我觉得开门这种事,并不是我这样的猫该做的。那看起来也太滑稽。”
  男主人又叹气了。
  “拜托下,帮我这个忙吧。”菲利温和而亲切地说。
  “菲利呀,菲利!”男主人叹口气,起身开门让菲利出去了。
  菲利可是猫中的硬汉。他蹑手蹑脚地,在心跳声伴奏下走进透着微光的夜色中。有两只公猫是他认得的,斑点坐在篱笆后面,而白毛靠得近一点。见面的问候仪式就像他所想的那样,神经紧绷,充满威胁。他们将目光稍微移开,让菲利可以靠近一点。看着这些猫坐在自己的花园里威胁自己,菲利的心情当然一点儿都不会愉快。
  不过菲利操心的并不是花园问题。他想要证明的是,其他猫休想一次又一次地把他打倒。自从他长大以后,其他的猫就都不再跟他玩了,连友善的问候也没有了。现在有的就只是打架。其他的猫也没有比他大多少,只是他们经验老到,知道怎么欺负菜鸟。这些家伙没资格对我蹬鼻子上脸,别以为我还像以前那样好欺负,菲利想。
  “有种就来吧!”菲利转头对白毛说,“如果你以为你比我强,那你就错了。”
  从这一刻起,时间开始过得很慢。白毛将屁股翘得高高的,好让自己显得高大些。他尾巴僵硬地朝下,神情坚定地举头向前,耳朵朝外转了转。虽然只是很轻微的转动,菲利却明白他的意思。菲利让自己不要害怕。白毛会的,他也会。于是,他们俩一起站起,往前走了两步,而且不让对方离开自己的视线;然后他们停住。当白毛在离菲利大约只有一米远的地方停住时,菲利将头偏向一边。白毛的喉咙呼噜呼噜地响着。
      他们越靠近彼此,就走得越慢。每往前走几步,就看看其他地方。终于他们走到高度相同的位置,一步步向对方进逼。然后,几乎是同一时刻,他们一起停步,稍微蹲低,全神贯注,蓄势待发,只有尾尖在越来越有力地颤动着。
      突然间,白毛跳了起来,想用牙齿咬住菲利的后背,可是菲利也跳到他的背上,前爪紧紧地抓住他。白毛也几乎是同时用爪子抓向菲利的身体,两个都尖叫着翻倒在地上。突然,他们又站起来扑向对方,开始了下一个回合。
      这样转战到第四回合,菲利觉得受够了。他坐下来,垂下耳朵,休息喘气,然后看看别的地方。白毛又威胁了一会儿,然后也转过头去,开始在地上嗅嗅闻闻。另一边,斑点若无其事地坐在篱笆旁,偶尔投来无聊的目光。菲利等着看白猫想怎样,越等越生气。当白毛带着威胁的神色,以胜利者的姿态一跛一跛地从他身边走过时,菲利心想:哼,以为自己打赢了?连走路都有问题!
      卖弄力气的蠢蛋,菲利想。我看我还是坐远一点好,这样可以悄悄地放下尾巴,待会儿还可以趁机溜掉。但是旁边那家伙好像还在猫眼看猫低。既然这样,我就不放下尾巴,也不溜走。我偏偏就坐在这儿,爱怎样怎样。不过菲利越坐越烦。他走到他的树下,对着树干洒了泡尿,然后又踱步到花园的篱笆边。
      在那儿,他看见了第二只猫,斑点。斑点站起身来直视菲利的眼睛,菲利立刻就接受了挑战。这次我绝不手下留情,他想。他们面对面站着,夹紧臀部蓄势待发,用狭长的瞳孔凝视彼此。菲利的耳朵朝外转了转。这次,是他先朝斑点扑去的。他扑向斑点的腹部,斑点尖声惨叫,前爪扫向菲利的脸部,后腿也随即踏上猛踩。菲利跳到一旁,又发动了攻击,他的肚子贴着斑点的肚子翻倒在地上。他全力防卫斑点的撕咬,阻挡斑点狠狠攻击的前掌和朝他耳朵疾扑的利爪。他不在乎疼痛,也没注意到眼睛已经流血了。他发出轰隆隆的攻击声,而斑点也不停地吼叫,吐口水,露出尖牙利齿及凶恶的目光,试图将菲利击退。菲利慢慢地站起来,用威胁的神情看着对方;这场战斗他可不能输。结果,斑点坐了下来,垂下耳朵,把头转开,并且不再看着菲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