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新都的建设工作从一开始就命途多舛,施工进程反复搁浅,时断时续。选址确定后不久,华盛顿和他任命的3位首都管理委员会委员隆重宣布,政府将举办一场公开拍卖出售新城的大批土地。拍卖会当天下起了雨,但华盛顿、杰斐逊、麦迪逊均到场出席。尽管参与投标者大都获得了颇为慷慨的信贷支持,但当天仅仅售出35块土地。投资收益的前景看上去不言自明——毕竟这里将是合众国的首都;但即便如此,仍然很少有人愿意真金白银地将宝押在这片荒凉的土地上。
  后来,有3位富有的投资者组合成了一个辛迪加,共同开发新城。但到了1797年,这个辛迪加便宣告破产。几位合伙人都被投进监狱,而留下的大量烂尾楼则成了这次投资失败的纪念碑。杰斐逊作为华盛顿的国务卿,受命监督首都的建设工程;眼看华盛顿找不出几幢能作办公居住之用的建筑,杰斐逊不由暗暗担心,国会的众议员和参议员们可能“要像牲口一样露宿田野了”。
  华盛顿任命法国著名建筑师皮埃尔·查尔斯·朗方进行新城的设计规划。尽管朗方给出了一个大师级方案,并被采纳为首都的建设蓝图,但他和首都管理委员会的委员们却一直争吵不休,从工程融资到设计项目,几乎无所不争。后,朗方干脆拒绝向委员们报告工作。1792年,华盛顿命令杰斐逊炒掉了他的城市规划师。
  直到1800年,作为尚未完工的总统府和国会大厦所在地,华盛顿市仅有3210位居民——大约500户人家,109幢砖房,263幢木屋。即便囊括乔治敦、亚历山德里亚以及华盛顿市的整个首都地区,总共也只有14093位居民——其中大约10000名白人,3200名奴隶,以及大约800名自由黑人。
  参加国会大厦建设的工人有奴隶、爱尔兰移民以及来自世界各国的劳工。他们的临时棚屋或宿舍直接安扎在城市中央。这里遍地都是污泥,特别是连接国会大厦与总统府的宾夕法尼亚大道(如此命名主要是为了安抚失去首都的宾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