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性格维度

 

我们进化了将导致人类灭亡的特征,因此,我们必须学会如何化解它们。

——克里斯汀·德·迪夫

 

为什么培养性格品质?

从远古时代开始,教育目标一直是培养自信和具有同情心的学生,使他们成为学习成功者,为社区作出贡献,作为有道德的公民为社会服务。性格教育是关于获得和强化美德(性格)与价值观(信念和理想)的教育,它培养学生为圆满的生活和繁荣的社会作出明智选择的能力。

直面21世纪的挑战要求持续不断地努力促进个体健康发展,锻炼他们作为全球公民履行社会与社区责任的能力。为了判断世界发展状态,千年计划(The Millennium

Project)在全球范围内跟踪了30个指标的变化状况[1],辨识“我们的成功、失败和不明确/微小改变之处”。

非常令人担忧的领域,诸如环境问题、腐败、恐怖主义和收入不平等,折射了人性的丧失,是伦理与性格造就的显著后果。(见图5.1)

 

同时,科学和技术进步是一把双刃剑。虽然它们为全球合作和进步提供了更多的机会,但是它们也创造了新的伦理危机,例如能源消耗、杀虫剂、基因转变和更广泛意义上的追求物质进步的现代价值范式。[2]

全球雇主也坚定地相信性格教育的重要性。隶属于经合组织的商业和工业咨询协会(the Business and Industry Advisory Council,

BIAC)开展了一项全球调查[3],其调查对象为雇主组织,他们来自奥地利、澳大利亚、巴西、丹麦、法国、匈牙利、爱尔兰、意大利、韩国、拉脱维亚、墨西哥、新西兰、瑞士、斯洛文尼亚、英国和美国。80%的受访者表示,性格教育正在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100%的受访者反映,教育体系应该采取行动改进性格教育。

正是通过强烈的个人和伦理责任意识,学生——我们未来的公民才能更好地作出聪明的决定,解决我们时代的危机。

 

性格教育的目标

有三个经常被引用的、广泛的性格教育目标——它们能够:

·建立终身学习的基础

·支持家庭、社区和工作场所的成功的人际关系

·发展可持续参与全球事物的个人价值和美德

我们人类的相互依赖性是我们的长处,也是我们的短处。诺贝尔奖获得者克里斯汀·德·迪夫(Christian de Dure)说:“我们进化了将导致人类灭亡的特征(例如群体的自私),因此,我们必须学会如何化解它们。”[4]实际上,我们共同的幸福建立在我们个人的意识上。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未来论坛所强调的[5]:“我们完全有理由再次强调道德和文化维度的教育……这个过程必须通过……知识、沉思和自我批判的实践,从自我理解开始。”

作为当代教育目标的性格发展有时候和所教授的宗教相混淆,因为它们具有一些共同的目标。宗教的视角对教授性格品质不是必然的,注意到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虽然宗教研究可能支持性格教育,但是它有可能给今天日益多元化、世俗化和全球化的世界平添复杂性和争议性。在有些国家,正规的公立教育和宗教发展是完全分开的,而在另一些国家,它们则紧密相关,还有很多国家处于这两者之间,各自偏向不同。

有人可能认为,教授儿童优秀性格品质的工作应该由宗教领导者和家庭承担。然而,学校不可能回避发展儿童的社会和伦理价值观,它们是儿童教育发展不可或缺的部分,意识到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在教育维度中强调的价值观与现代社会的所有人相关。的确,家庭生活和校外活动经常体现出这种教育价值观,但是我们相信,鉴于性格品质在学生迎接21世纪挑战中的重要性,教授和学习性格品质理所当然成为官方课程的优先组成部分。

研究表明,除了知识和技能的学术学习,学生的能力是学业成就的重要预测变量[6],对工作和市民生活的成功具有基础性的作用。某些知识和技能在将来工作中可能用不上,然而性格品质必将展现在广泛的职业领域、家庭与社区的日常生活中。

 

六种性格品质

我们完全有理由再次强调道德和文化维度的教育……这个过程必须通过……知识、沉思和自我批判的实践,从自我理解开始。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1世纪国际教育委员会1996年报告[7]

 

首先,我们立马想到的是:性格包括能动性、态度、行为、性情、思维习惯、人格、气质、价值观、信念、社会和情感技能、非认知技能和软技能。[8]性格,虽然有时候被认为具有非教育的含义,但所有文化均认可它是个简洁和具有包容性的术语。

性格品质(我们的言行举止和为人处世的方式)和技能(有效应用所知的能力)不同。21世纪的技能(4C,即创造性、批判性思维、互动和合作)[9]是习得和应用知识、取得工作成就和进行公民生活的基础[10],但知识和技能完全不足以为学生迎接未来的挑战作好准备,而性格品质可以更好地预言学生未来学习、富有成效的工作与职业、积极承担公民责任等方面的成功。[11]

为什么是性格品质?“品质”(traits)一词使人联想到坚定(fixed)和永恒(immutable)。神经心理学的研究表明,学习可高度塑造和调节我们的大脑,在不同程度上形成和发展很多性格品质。[12]因此,性格品质是教育目标不可或缺的部分——它们能够且应该通过训练被掌握和得到磨炼。和其他类似的框架,如“大五人格”(Big 5)[13]不同,我们认为这些性格品质通过体验(exposure)和训练在一生中是可变化的。我们感兴趣的是认知机制,而不是描述人格特征的跨文化视角的术语。

迄今为止,在性格品质维度的可行性教育目标方面,人们尚没有找到一个可满足所有标准的综合与清晰的框架。由此,课程重构中心综合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许多框架,包括:

·伦理与品格促进中心(Center for the Advancement of Ethics and Character,CAEC)

·品德至上联盟(Character Counts! Coalition)

·性格教育网(CharacterEd.Net)

·性格教育伙伴(Character Education Partnership)

·中国*(China Ministry of Education)

·直面历史和我们自己(Facing History and Ourselves)

·知识就是力量项目学校(KIPP Schools)

·21世纪学习伙伴(P21)

·皇家艺术学会(Royal Society for the Arts)

·新加坡*(Singapore Ministry of Education)

·韩国* (South Korea Ministry of Education)

·成功基因(Success DNA)

·瑞典*(Sweden Ministry of Education)

·泰国*(Thailand Ministry of Education)

·杨氏基金会(Young Foundation)

课程重构中心的性格框架还体现了一些思想领袖的教育哲学,如霍华德·加德纳(Howard Gardner)[14]、罗伯特·斯腾伯格(Robert

Sternberg)[15]和埃德加·莫兰(Edgar Morin)[16]的。他们的主要思想体现在表5.1中。

 

2014年底,我们收集了全球500多位教师的观点,再次对性格维度的要素进行了修正。

表5.2是课程重构中心研究的六个基本品质和许多与之紧密相关的术语。[17]有必要明确的是,这些术语无法穷尽,文献研究还表明相同的术语经常用于表述不同的品质(不同的术语也用于表示相同的品质),这使得该领域的研究一直处于学术争论中。

 

在接下来的部分中,我们将重点讲述与这六个性格品质相关的文献研究。第七章“简述如何实施四个维度的教育”将概述如何教授这些性格品质。

心智觉知

 

心智觉知的实践来自东方的灵性哲学(Eastern spiritual philosophy)。1784年,英国学者将它从梵文翻译成英文,对各领域的西方思想者均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美国,二战之后,特别是禅宗佛教激发了知识分子和普通民众的兴趣和行动。[18]除了发挥精神作用,心智觉知还成功地被用于临床治疗(治疗压力、慢性疼痛、焦虑、抑郁、边缘型人格障碍、饮食障碍和成瘾),教育者也逐渐在实践中用它来帮助学生减轻压力和增强注意力,提高学生的日常生活质量。[19]

心智觉知的定义是“当下有意识地、不加评价地观察时时刻刻产生的全部体验时涌现出的一种意识”[20]。虽然通过沉思技术训练心智觉知很常见,但是它们不应被看作是一件相同的事情,因为心智觉知可以通过任何日常体验进行训练,如吃饭、步行和开车,等等。

哈佛大学心理学家艾伦·兰格(Ellen Langer)公开指出,传统观点中的“一分辛劳一分收获”——学习伴随着反复的训练,持续的学习和长期的关注——适合完全静态的和可预测的情境。对于我们现在所处的不断变化的环境而言,心智觉知教育与其更相关,实施效果更好。[21]研究表明,心智觉知训练可以提升注意力和关注度,改善记忆力、自我接纳、自我管理技能和自我理解[22],尽管效果经常受到争议。它还与“更高的积极情感效果、活力、生活满意度、自尊、乐观主义和自我实现”有关,也与“更大的自主性、竞争力和亲密感”有关[23]

。还有些研究认为,心智觉知是一种应对苦恼的机制[24],是与全球危机抗争的方法,是因为缺乏将知识转化为个人和集体行动的更好方式而无奈应对迫在眉睫之危机的举措。[25]即使是短暂的心智觉知沉思训练也可减少疲劳和焦虑,改善视觉—空间加工、工作记忆和执行功能。[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