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在线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恼人的派蒂姨妈 当派蒂姨妈将我们接到罗利镇来的时候,第一件 事就是带我们去买新衣服。“小可爱装”,她总是这 么说,把我们当成洋娃娃一样。其实,她满脑子只有 条纹T恤和白棉衣,还有那些被称为露营短裤的东西 ——裤管宽松、底口收拢,上面还有许多口袋。
小妹和我完全没有表达自己好恶的机会,也就是 说,除非派蒂姨妈问起,否则我们绝对不能表示自己 的意见,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她付的钱,而她是永远不 会开口问的。派蒂姨妈非常清楚地知道该让我们穿些 什么。
当她采购完毕,我和小妹白头顶到脚底下踩的皮 凉鞋,这身打扮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派蒂姨妈的缩小翻 版。她将我们身上原本穿的衣服全部扒光,只让我们 穿着小内裤光溜溜地站着,然后开始对我们进行改头 换面的工作,仿佛我们身上所穿的那身衣裤,已经有 一个礼拜没有清洗似的。她蹑着手脚将它们全部打包 丢进纸箱里,束之高阁,不准我们再碰那些衣服。
“你们不觉得自己就像小纽扣一样可爱吗?”当 我们将一身新装穿戴完毕时,派蒂姨妈得意洋洋地说 。
“谢谢你,派蒂姨妈!”我面无表情地回答。我 知道自己至少该表现出一点儿感谢的热情,但是说真 的,我这辈子从来没想过自己要像颗小纽扣一样可爱 ,况且,那双皮凉鞋已经把我的脚指头磨出泡来了。
“你不觉得她们看起来就像是两枚闪亮的新铜板 吗,霍伯?”派蒂姨妈问。
霍伯姨丈从报纸后面探出头来,“嗯,像两枚新 铜板,也像两个胖水饺。” 派蒂姨妈似乎对每个人都这样专制,甚至连霍伯 姨丈也不例外。说到霍伯姨丈,他实在不太喜欢人家 叫他霍伯。妈妈说,这个称呼竟是派蒂姨妈叫响的, 她从高中的时候就这么叫姨丈了,没过多久,每个人 也都开始霍伯长、霍伯短地叫个不停,听起来就像是 童话故事里的小精灵。不过,霍伯姨丈后来也就习惯 了,因为他真的就像小精灵一样和蔼温柔。
然而妈妈说,可悲的是,派蒂姨妈从来没有为人 母的经验,换句话说,她从来就没有生过小孩。可是 就我个人来看,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可悲的,当了她十 三年的外甥女,我完全看不出来派蒂姨妈有为孩子任 劳任怨的心肠,她只不过是想要个可以让她穿衣打扮 的洋娃娃罢了。
就在我们上街购物的那一天,派蒂姨妈带我们去 一家餐厅吃午餐。餐厅里的热食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 的美食,有炸鸡、肉片、煮青豆,还有渗透着浓浓汤 汁的肉丸子,这些都可以随意取用。此外,在冷食区 里也有成摞的三明治摆在盘子里,而且每一份三明治 都用干净透明的塑料袋包裹着。
小妹和我都决定只拿一份三明治,因为我偷偷地 跟她说,三明治可能比较便宜,况且,今天已经让派 蒂姨妈花了不少钱。于是,我拿了一份鲔鱼三明治, 为小妹挑了花生果酱三明治。
“哦,不,千万不要随便在外面吃鲔鱼三明治, 它可能会不新鲜。”当派蒂姨妈看见我们所挑的三明 治时,又开始唠叨起来,“最好吃火腿奶酪三明治, 这比较保险。” 接着,她又转过头去,在小妹的耳边低语:“你 要不要吃火腿奶酪三明治?如果你只挑花生果酱三明 治,别人还以为我们吃不起更好的呢。” 现在,我终于搞清楚派蒂姨妈警告我不要吃鲔鱼 三明治的原因。我很庆幸她能够告诉我这些,因为我 从来就不知道外面的鲔鱼三明治吃起来不太保险,很 显然,外面还有很多东西也吃不得,这件事我倒是没 有认真地想过。但是,如果单单是为了想要证明我们 花得起钱而放回花生果酱三明治,那实在就有点儿愚 蠢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默不作声,敬老尊长是一种礼 貌,这点儿道理我还懂。至于小妹,她乖乖地啃着掺 了芥末的火腿奶酪三明治,虽然她恨透了芥末。
其实,那一天当中还是有好事降临。当我们正在 逛街的时候,我发现了一间巧克力专卖店。事情的经 过是这样的,当时我们刚好走过一家大门开启的商店 ,浓郁的香甜气味不断地从里面飘散出来,一时间, 我无法辨认出那是一家什么商店,只知道橱窗里摆满 了洋娃娃、纸花、书本和一张放了一组茶具的小桌子 。
我故意放慢脚步,让派蒂姨妈和小妹走在前面, 然后掉头走回那家商店,在它开启的大门前流连徘徊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嗅着飘散在空气中的香甜味 儿。当我凝视着店里的玻璃橱柜时,仿佛觉得在自己 面前的是一家点心烘焙店,因为玻璃橱柜中摆满了浅 盘,浅盘中则装着成堆的看似棕色小冰块儿的东西。
在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些小东西以前,就被派蒂姨 妈发现我已经从她身边消失了,她转过身,朝着我大 叫。
“绝对不可以这样不声不响地从我身边消失,薇 拉。”她可能不是故意要这么吼的,但是派蒂姨妈只 要一激动起来,嗓门儿就会特别大。“不要让人家觉 得你好像一辈子没见过糖果店。”她说。
这阵子,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应付派蒂姨妈的吼叫 了,最好的方法就是学霍伯姨丈,把声音压低,安静 片刻,如此一来,过不了多久,派蒂姨妈就会跟着镇 定下来。于是,我用平常那种在图书馆里说话的声调 对她说:“派蒂姨妈,这可不是一间普通的糖果店。
” “好吧,也许不是。”派蒂姨妈浏览着橱窗说。
“闻闻那种味儿。”我很快地搭腔。
“不晓得那组茶具卖不卖。” “进去问问看。”我提议。因为派蒂姨妈想要买 那组茶具,这使得整个局面全然改观。派蒂姨妈非常 热衷于装点桌面,而且喜欢收集瓷器,尤其是那些可 爱的小瓷偶。
结果,她不但买了那组茶具,还给每个人买了一 块巧克力。“我想,一块巧克力应该不会有什么坏处 吧!”派蒂姨妈说。小妹和我拼命摇头,表示完全没 有坏处。
派蒂姨妈将她的那一份留给霍伯姨丈。“我有这 组茶具就够了,”她说,“而且,这块巧克力会直接 变成我屁股上的肥肉。”我完全同意派蒂姨妈的说法 ,因为那的确是她最不应该再多长肉的地方。不过, 我当然一个字也没敢说。
“这是我吃过的最棒的巧克力了,”在伸手去摸 派蒂姨妈手中那团包着巧克力的卫生纸以前,我还先 舔了舔自己的手指,“也许,我们应该跟店员买一整 盒回家。” “巧克力会蛀光你的牙齿。”派蒂姨妈说。
“你现在才这么说。”我顺口回了一句。妈妈如 果在这里,她也一定会这么说。虽然后来我有点儿想 收回这句话,可是已经太迟了。派蒂姨妈以前就完全 无法领会妈妈所说的笑话,甚至在看喜剧《千面女郎 》的时候,都不曾开怀大笑过。
“薇拉,这次就姑且饶过你,”派蒂姨妈紧抿着 双唇,一副打算责骂我的模样,“因为我知道这种话 是从你妈妈那里学来的。” “对不起。”我诚心诚意地道歉。没有人告诉我 ,我们必须和她在一起住多久,所以,如果还想彼此 相处融洽的话,我最好谨守分寸。
“我觉得我们应该去试穿一些新鞋子,是不是? ”派蒂姨妈的语气虽然还有点儿激动,可是却面带微 笑,这让我得知自己已经被原谅了。当然,此时此刻 ,我就更不能对那双奇丑无比的皮凉鞋再发表任何意 见。
不过,我真的恨透了那双咖啡色的皮凉鞋。
P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