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在线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第一章阿留申人来到海豚岛阿留申人驾船来到我们岛那天的情形我还记得。起初那船浮在海面上像一个小小的贝壳,后来渐渐变大,像一只收起翅膀的海鸥。最后在初升的太阳中显出它的本来面目——原来是一艘挂着两张红帆的红船。我和弟弟来到峡谷口上,这条峡谷蜿蜒而下,一直伸展到一个名叫珊瑚湾的小海湾。那里春天生长许多块根植物,我们正是去采集这种野菜的。我弟弟拉莫还是个小孩儿,只有我一半大,我当时才十二岁。对那些活过许多岁月的人来讲,他真是小得可以。他手快脚快,像只蟋蟀,兴奋起来也正好跟蟋蟀一样愚蠢。正因为这个缘故,为了让他多帮我采集一些野菜,不要到处乱跑,我对我看到的贝壳或是收起翅膀的海鸥,都闭口不说。我用削尖的木棍在灌木丛中挖个不停,好像海上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即使当我确定那只海鸥原来是一艘挂着两张红帆的大船时,我也没有吭声。可是世界上什么事情都很少瞒得过拉莫的眼睛。他有一双黑得像蜥蜴一样的眼睛,很大很大,而且跟蜥蜴的眼睛一模一样,有时候看上去睡眼蒙咙,其实这正是它看东西看得最清楚的时候。拉莫的眼睛现在正是这样,半睁半闭,跟一只蜥蜴躺在石头上,正准备弹出舌头去捕捉苍蝇时完全相像。“大海那样平静,”拉莫说,“就像一块光滑的石头,没有半点裂缝。”我弟弟总喜欢把一样东西故意说成是另一样东西。“大海不是没有裂缝的石头,”我说,“它现在不过是一片没有波浪的水。”“在我看来它是一块蓝色的石头,”他说,“在它很远很远的边上是一朵小小的云,身子坐在石头上。”“一朵云不会坐在石头上。不管石头是蓝色的,黑色的,还是别的什么颜色。”“这朵云就是坐在石头上嘛。”“云也不会坐在海上,”我说,“海豚坐在海上,海鸥、鸬鹚、海獭和鲸鱼也坐在海上,就是云不坐在海上。”  “那说不定是一条鲸鱼。”拉莫来了个金鸡独立,接着换了一只脚,还是金鸡独立在那里,看着船渐渐驶近。他不知道那是一艘船,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船呢。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船,不过我知道船的样子,因为我听别人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