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在线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第一章新人家要搬来了  田鼠威利跳到鼹鼠脊的尽头,尖声吹着口哨,“鼹鼠,”他喊着,“鼹鼠,出来!新闻哪!鼹鼠,有新闻哪!”鼹鼠昂起头,从土里钻出来,把他那瞎眼的脸转向威利,尖鼻子颤动着,他说:“哦,威利啊,唉!什么事这么高兴?有什么新的消息吗?”  “大新闻,”威利喘不过气地大叫,“噢,鼹鼠,真是大新闻啊!每个人都在谈论,有新人家要来啦!鼹鼠,新的一家人要来啦!在那栋大房子里,新人家……大家都说他们是庄稼人。鼹鼠,工具房可能又会有种子了,种子和鸡饲料,它们会从裂缝里掉出来,整个冬天我们都可以尽情吃了,就像夏天一样;还有,地窖里会有暖气,我们可以在墙边挖洞,这样就能住得温暖舒适了。说不定他们会种百合,鼹鼠啊,噢!要是现在能有一个脆脆的百合根,让我拿什么去换都行啊!”  “哦,又是那套老把戏,”鼹鼠忍俊不禁,“我知道,我一直挖,你就跟在后面吃百合根,对你是很好啊,但是我得到了些什么?除了挨骂以外,什么都没有,那就是我的收获。”  “何必嘛,鼹鼠,”威利很伤心地说,“何必嘛,鼹鼠,你太不公平了。真的,你想,我们是什么样的朋友?应该分享所有东西的。何必嘛,鼹鼠,我答应……”他有点儿呜咽地说。  鼹鼠笑了起来,用他那宽大厚皮的手掌拍拍威利的背,“好了,好了,”他笑着说,“不要老是这么敏感嘛!我只不过开开玩笑罢了。没有你我怎么过日子啊!我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能看得见?我要看东西的时候,都是怎么说来的?”  威利停止了啜泣,“你说:‘威利,作我的眼睛。’”  “就是啦!我就是这么说的,”鼹鼠开心地说,“我说:‘威利,作我的眼睛。’你真的是我的眼睛嘛!你告诉我东西的样子,它们的大小、颜色,而且,你说得真好,没有人能说得比你好。”  威利现在已经不伤心了。“如果有人布置了捕鼠夹,我也会通知你,是不是?还有,在毒饵放了出来,或者在他们要碾这片草地的时候;虽然,很久没有人来割草了。”  “当然,当然,”鼹鼠笑着,“好,擤擤鼻子去跑跑吧!我要来找我的晚餐了,最近,这里的小虫好少。”他钻回自己的小地道里。威利看见突脊慢慢伸展到草地上,在草地尽头处随着鼹鼠挖掘的动作起伏、摇摆,他跑了过去,拍着地面,“鼹鼠,”他喊,“他们来的时候,我会作你的眼睛,我会说得很好的。”  “你当然会。”鼹鼠的声音从地下模糊地传出来,“你当然会——,如果有百合根,我也不觉得奇怪。”  臭鼬鼠菲伟站在松树林边,俯视着那间大房子,旁边一阵细小声响,出现了一只红鹿。“晚安,先生,祝你好运,”菲伟说,“新人家要来了。”  “我知道,”红鹿说,“我知道,也该来啦!不过,这和我没什么关系,我是到处打游击的,但是小山上给小动物们的食物太少了,实在太少了。”  “是的,你到处打游击,”菲伟回答,“但是,你不是偶尔也吃些园里的蔬菜吗?”  “哦,是的,如果刚好在附近,”红鹿承认了,他轻轻地嗅了嗅,“喂,菲伟,你可不可以移过去一些,到下风处好不好?就是那里,嗯,这样好,太感谢了。我刚刚说过,有时候是喜欢吃些蔬菜的,一根莴苣,或者一些嫩花菜,很嫩的——老的会让我消化不良——不过,当然我真正想吃的就是番茄啦,你要是吃一个新鲜的熟番茄——”  “你吃吧,”菲伟打断他的话,“除了替你们担心,我自己才不在乎他们是不是庄稼人呢,菜园对我的生活毫无价值,我期待的是他们的剩菜!”  “你的胃口这么小啊,菲伟,”红鹿说,“哎呀!风向好像转了,你好不好——?对,好了,谢谢,我刚刚说——”  “小胃口没意思?”菲伟生气地回答,“你不了解剩菜的好处,到处有剩菜就好像到处有人一样,有些人家的剩菜就不适合——嗯,不配叫作剩菜,但是另外有的啊,呕,你找不到更好的东西了!”  “我能!”红鹿坚决地说,“好多了!对了,换个话题吧!狐狸希望有小鸡,可能还有鸭子呢,你该感兴趣了吧!”  “鸡不错——要小的,”菲伟承认,“鸭也不错,但是话又说回来啦,剩菜——”  “噢,天啊!”红鹿咕哝着,“风向又转了!”他退回树林里去了。  冰冷的地上还留有一层寒霜,糖蛾们的爷爷伸伸懒腰,舒展僵硬的关节,他的声音细小沙哑,但是却要用来叫醒他成千上万只冬眠的子孙。  “新的一家人要来啦!”他嘶嘶地说,“新的一家人要来啦!”声音传遍了那堆熟睡的糖蛾,慢慢地,一阵颤动流过他们难看的身体,他们缓缓地伸直身子,开始这段漫长的路程——爬出湿冷的土地,到地面上去等待新鲜的嫩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