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试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 第二章 |

遵古法,好——循规

 

 

翻开任何词典,“墨守成规”这个成语都给人不好的印象,因为它指的是 :凡事照旧的方法来做,不需改变,也不去考虑外在环境是否已与从前不同。于是当我们说某人墨守成规时,通常意味着这个人不是太固执,就是太懒太笨,甚至是迂腐不知变通,再不改的话,就该换人了。

但把这句成语用到墨的制作上,可就再正确不过。这是因为墨的历史虽然超过两千年,但直到晚清,在许多墨上却还可看到“仿某某法造”的字样,反而没看过标榜新制法或新配方的。换句话说,即使墨肆在制作方法上有所改变创新,他们却只强调那没变的古法部分。

在悠久的制墨历史里,有独到创新的制墨家,何止百千。但就像许多秘方已失传一样,现在看得到的古早制墨法并不多。而他们之间的差异,以现代的眼光来看,其实不大。因为他们的制程大致相同,所用的原材料也大同小异。那么现存的制墨古法有哪些?它们之间有何异同?

先看所用的材料。构成墨的首要不可或缺的原料,是称为“烟”或“烟炱(音 tái)”的黑色粉尘,它是燃烧松树干后所得的“松烟”,或是燃烧油脂后得到的“油烟”。另一必要的原料,是用来黏合这些烟的胶。胶通常是熬煮动物的皮骨所得,古早时有过鹿角胶、鱼膘胶、牛皮胶等。

有了烟和胶,就可以黏合制成墨。但两者的比例如何?怎样让它们黏合?这可是各家的营业机密。此外,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墨的要求越来越高。于是能让墨好闻的香料、更坚挺并发亮的物质和能防蛀防腐的药材等就不断被发掘出来。随着各家研发不同配方的逐渐优化,制墨法也百花齐放。现在我们身边也有不少是标榜按照某某古法制造的墨。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些制墨的成规。

 

韦仲将 :松烟、好胶加鸡蛋,捣三万次

根据秦朝墓的考古发现,当时已有用烟和胶糅合的人工墨。而从东汉墓出土的一锭松塔形墨,更证明了当时已用简单墨模来规范墨的造型。另外据东汉时的文献记载 :负责文书的官员,每个月都配发有墨。从这些事实可推知制墨业在当时已有规模。只是当时的从业者,大致是工匠之流,社会地位不高,因此没人想到把他们的制墨法记下来。

这种情况,一直到曹操的孙子曹叡(魏明帝,公元 206—219 年间在位)时,才有所改变。先来看这锭“见真吾斋书画之墨”(图一),墨背面篆书的后几个字“按魏韦仲将十万杵法制”,清楚表明这锭墨是按照魏朝时候的韦仲将的制墨法,并且经过十万杵的捶打后制出。

韦仲将是谁?他的制墨法有什么特别?

没听过他的大名?不意外,但你听过或引用过他的名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可是他首先说出,而被后人认为经典,从此广泛引用。

从多方面来看,韦仲将非常杰出。他名诞,仲将是他的字,在魏明帝时官至光禄大夫,是皇帝的顾问近臣。他擅长书法及制作笔墨,魏明帝很欣赏他的字,有回在为新建的宫殿题字时,特别要他来写。没想到他对朝廷准备的笔墨纸张看不上眼,回奏说,必须是好的笔墨纸才能写出他好的字。“……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若用张芝笔、左伯纸及臣墨,兼此三具,又得臣手,然后可以逞径丈之势,方寸千言。”这句话里提到的张芝和左伯,分别是当时的制笔和造纸高手。显然韦仲将对自己的书法和所制的墨非常自负。而“工欲善其事”这句名言,也因此流传千古。

就是这种在皇帝面前也敢表态的自负,再加上他显赫高官的身份和超群的技艺,才终于有人正视制墨,并把他的制墨方法记录下来。

北宋状元苏易简写的《文房四谱》里,叙述了韦仲将的墨法,重点如下

 

1. 取上好纯净的松烟,捣细并筛去杂质。

2. 每一斤松烟配以好胶五两,而胶得先用梣皮汁浸过,好化解干胶。

3. 再取五个鸡蛋的蛋清,外加捣细滤筛过的珍珠和麝香各一两。

4. 把所有材料调和在铁臼里,用力捣三万杵,多多益善。

 

配料里的珍珠,能使墨色光亮,于是有“仲将之墨,一点如漆”的美誉。但是,“见真吾斋书画之墨”的背面说它是捣过十万杵,超过韦仲将墨法所要求的三万杵很多。这是什么原因?请看下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