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在线读

get_product_contenthtml

作者序|FOREWORD

这本书迟到了二年多,在更早之前的2012 年,那时已与总编辑论及此书的方向,恰巧因为自己本身对于植物的认识有了瓶颈,认为有必要再经历一段时间磨练之后,才能朝着更精进的方向前进,于是决定让此书暂时维持于酝酿状态。

也许是经过这种酝酿的过程,才让本书得以更完美的付梓,这也要感谢麦浩斯出版重视本土自然生态的推广,及对大自然的关心,甘愿付出心力与毅力,努力催促成书,居功者首推社内优秀编辑团队,她们才是本书的幕后推手及扮演画龙点睛的重要关键。

记得十年前我刚走进植物世界时,为了想认识更多的植物,举凡花市、公园、菜园都成了我认识植物的好地方。一方面我也尝试栽种各式各样的花草,但种植过程总是令人心碎,植物不是被淹死就是不知原因枯竭而死,这对喜欢植物的我来说,犹如恶梦一场。

也因为这种不舍的心情一直存在,“种植植物”这门学问,很自然的与我产生了隔阂。有人说:“当上帝关了一扇门,必定会再为你打开另一扇窗”,对我而言,这窗确确实实打开了!在婆娑之洋、苍翠之岛上,福尔摩沙总是处处留下一抹惊艳。从观赏植物到野地里的花朵,无论何时何地,我都想要用另一种保存方式(摄影)留下美丽,永远保留心爱植物的四季风华。

我并非本科系出身,不曾学过植物基础分类学,甚至连园艺系、森林系、生命科学系等相关科系我都摸不着边,更没有别人的天资聪颖。

认识植物的开端,只是为了一种“证明”,接着努力去相信自己,永远抱持着执着与坚持。

认识千百种的野花其实并不难,虽然我从不认为能认识很多植物也算是一种“成功”,但我相信做任何事情,就算遇到再困难的挑战,只要努力就可以做得到。

野地里的花有一种“野性之美”,它们可能生存在你家附近、道路旁、野溪、郊区,甚至深山野地,这些野花虽然没有温室里的花朵那般娇艳贵气,但每每见及,总会让人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野花们就像一群放荡不羁的小孩,不受任何约束,哪怕风吹、日晒、雨淋,总能悠然自得。

《原来野花这么美》中,从低、中、高海拔到滨海地区,从热闹的居家环境四周到深山野岭,请跟着我一起静下心,欣赏四季不同的台湾之美。